最強穿越者》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祖神不和(即將完本)(04-19)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抗擊打術(04-19)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智取神獸(04-19)     

最強穿越者713 奪丹

挑戰者穿越了的消息在撒哈拉星爆炸了。
  艦長為了洗脫自己的嫌疑推卸責任,立刻把整個過程的全息影像都播放了出去。
  根據全息影像所記錄的數據顯示,看起來似乎有是偶然,而偶然之中,又有著必然。
  人們看出,挑戰者從進入了撒哈拉星際戰艦之后,便一點一點詢問著穿越的相關資訊,當得知飛船上面有及時穿越機器之后,他眉宇之間的表情明顯變得激動興奮。
  這是一場有預謀的穿越。
  但,無論是有預謀還是無心的,撒哈拉星際戰艦艦長都罪不可赦,立刻,艦長被軍事法庭軟禁。
  和撒哈拉星際艦長一樣倒霉的還有很多。
  因為挑戰者的突然穿越,訓練室和挑戰室的工作人員都受到了牽連,就連刀疤兵禿鷹趙和皓月都被軍警帶走,新月和越越也沒能幸免……
  ……
  王蠢自然是不知道他扔下了一個沒法收拾的爛攤子,因為,那都是他穿越之后的事情,與他沒有了絲毫的關系。
  隨機穿越!
  當及時穿越機器把王蠢拋到了時空之門的時候,和以前的穿越一樣,王蠢的身體被分解成了肉眼不可見的分子結構,他的思想得以保留。
  和穿越到異空間比起來,這一次的穿越要奇異得多,因為,這是一次漫長的穿越旅途,王蠢感覺自己的思維在時空之中游蕩,就像居無定所的幽靈一般。
  就在王蠢進入這種奇異感覺的時候,他突然明白了蟲洞黑洞空間壁壘以及線形空間思維空間多維空間,這是一種無法筆墨來形容的感覺,那些空間在宇宙之中縱橫交錯,或重疊,或平行,令人匪夷所思。
  與此同時,王蠢也明白了宇宙坐標是怎么一回事。
  宇宙浩瀚。
  時間漫長。
  王蠢感覺自己的思考能力越來越差了,有一種魂飛魄散的感覺。
  完了!
  完了!
  王蠢的思維一陣歇斯底里的哀嚎,當然,他發不出聲音,因為,他沒有喉嚨,他所存在的只是一種在宇宙之中游蕩的虛無意識。
  毫無疑問,這是一次失敗的穿越,因為是隨機性的穿越,他沒有宇宙坐標,也就是說,他將迷失在時空的亂流之中,而且,隨著時間的流逝,他被分解成分子的肉身也會慢慢的消失,當肉身分子消失之后,他的思維也將形成無數的記憶碎片散落在宇宙之中。
  現在,哪怕是王蠢想回到撒哈拉星都不可能了。
  或許有一天,有一個強大的文明能夠接受到王蠢碎片式的思維加以研究,甚至于演算出王蠢的身份和修真者的力量,但是,王蠢本人已經不存在了,因為,那是千千萬萬個破碎的記憶,已經無法重新組合在一起……
  ……
  “嗷嗷……”
  就在王蠢心若死灰的時候,突然,虛空之中,傳來一聲震耳欲聾的咆哮聲。
  “小黑!”
  王蠢心神一震,腦域遙相呼應。
  與此同時,王蠢用腦域的神念催動靈氣,當然,這種靈氣的催動乃是精神層面的,畢竟,王蠢已經沒有四肢百骸,壓根就沒有本體,但是,這種催動的意義在于,能夠凝聚力量,發出強烈的感應,類似于大象的次聲波。
  隨著靈氣的催動,王蠢感覺到了身體的存在,他感覺到了化作無數顆粒的蛟龍內丹在身體里面旋轉,形成了一片浩瀚的星云。
  小黑咆哮的聲音越來越清晰,王蠢感覺到了自己肉身的存在,感受到了身體所穿的衣服也恢復,包括空間戒指和掛在脖子上的四相古玉。
  這是一個無比奇妙的感覺,似乎,宇宙之中有一股無形的力量把王蠢所有的東西都變成了另外一種形式的存在,而另外一股力量,則又讓它們恢復到以前的結構。
  “蓬!”
  一股猛烈的沖擊波把王蠢猛然拋棄,就在跑起來的一瞬間,王蠢看到了身下一塊綠茵茵的磐石。
  “咦,這磐石為啥這么眼熟……我的媽啊!”
  王蠢發出一聲凄厲的慘叫,他沒有想到,自己好不容易從宇宙亂流之中回到地球,而地球的時間居然還停頓在那古陣陣眼綠色磐石爆炸的一瞬間。
  當然,電光火石之間,王蠢就反應了過來,他乘坐的可是及時穿越機器,當他回到地球的時候,機器發生了作用,讓他返回了離開的一霎拉之間……
  ……
  撒哈拉星所經歷的一切,就像一場夢,當然,王蠢此時壓根就沒有來得及回味撒哈拉星發生的事情是否真實,因為,他被那綠茵茵磐石所爆炸產生的巨大能量拋射到了空中,他的身體有一種被撕裂的感覺。
  在拋射而起的時候,王蠢看到,小黑被磐石爆炸的力量炸得血肉橫飛。
  “小黑!”
  眼看著小黑被炸得血肉橫飛,王蠢赫然一聲咆哮,猛然召喚出煉妖壺,“噠”的怒喝一聲,煉妖壺射出一道白光,直接把即將要炸得支離破碎的小黑收入了壺中。
  在這生死一線之間,王蠢可不敢有絲毫藏私,煉妖壺祭起的同時催動脖子上的四相古玉,一面黑色盾牌也出現在了手中,保護住身體。
  “蓬!”
  “蓬!”
  “蓬!”
  ……
  黑色盾牌上面傳來密集如鼓點一般的撞擊聲,一股毀天滅地的力量,把盾牌連同王蠢炸飛,如同流星一般。
  “呯!”的一聲,王蠢撞在了八達嶺的一座巨大山峰之上,然后,骨碌碌的滾落在了山谷之中,一路就像保齡球一般不停的翻滾,強壯到變態的身體都被撞得皮開肉綻,衣衫襤褸。
  “啪!”
  如同潮水一般的力量總算是停止了,王蠢重重的撞在了一塊巖石上,硬是愣了半晌,這才發出一聲“哎喲”的聲音。
  “我還活著,我還活著,哈哈哈,我還活著……”
  王蠢長身而起,不顧身上的傷痛,仰天發出一陣陣穿云裂日的長嘯聲,一時之間,風云變色。
  “嗷嗷……”突然,王蠢腦域之中響起了小黑的聲音。
  “啊……我靠,差點忘了。”
  王蠢連忙把煉妖壺里面的小黑放出來,當小黑出現的時候,王蠢差點傻眼了,之間小黑渾身濕漉漉的,原本光滑的黑色皮毛都被腐蝕掉了,就像一頭剃了毛的土狗,當然,體型要比土狗大得多。
  “啊哈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王蠢先是一愣,旋即,爆發出一陣驚天動地的大笑聲。
  大笑之余,王蠢一陣后怕,如果再晚一點,小黑這廝恐怕就要被煉妖壺煉化了。
  這是王蠢第一次使用煉妖壺,他沒有想到煉妖壺的作用居然這么大。
  當然,在修真世界,用煉妖壺救人,恐怕是王蠢開了先河,絕對是前無古人后無來者,要知道,煉妖壺可是殺器,與救人完全是兩碼事。
  “嗷嗚。”
  小黑哀鳴一聲,用猩紅的舌頭舔了舔光禿禿的身體,沖王蠢咆哮一聲,磨著白森森的牙齒,似乎很生氣的樣子。
  “咳咳……小黑,我知道是你救了我,只是,你這樣子,我想不笑都忍不住啊……哈哈哈哈……”王蠢看著丑陋的小黑,又忍不住捧腹大笑起來。
  “嗚嗚……”
  小黑嗚咽一聲,憑空消失了,顯然,它無法忍受王蠢的羞辱,跑到異空間修養生息去了。
  “喂喂,你別走啊,我給你拍張照片……喂喂……哼……我靠!”
  王蠢下意識的在身上摸手機,卻發現身上已經被炸得赤條條的了,連忙從空間戒指里面召喚出衣服鞋子換上,又吞了一把丹藥,吸收了四相古玉的靈氣。
  “奶奶的,老子和你們勢不兩立!”
  恢復了些力量的王蠢暗罵一聲,眼珠一轉,立刻想到了那兩個金丹期的修真者。
  他記得當時自己被炸的時候,兩個修真者就在身后追趕,那么,也就意味著,兩個修真者也被那爆炸的古陣陣眼所傷。
  “嗖!”
  王蠢的身形一閃,如同一縷青煙一般消失。
  足足花了十幾分鐘,王蠢這才趕到現場,心中不禁暗自震驚,要知道,他十幾分鐘可以跑十幾里路,也就是說,他剛才被炸飛了這么遠的距離。
  好大的威力!
  當王蠢到達現場的時候,頓時被眼前的一幕所震撼了,只見那古陣的范圍,已經被夷為平地,就連那些巨大的山丘也被掃蕩得一干二凈,就像核爆一般。
  王蠢的神念立刻展開地毯式的搜索。
  有發現!
  幾乎是立刻,王蠢就在一堆亂石之中發現了兩個金丹期的修真者。兩個修真者都是鮮血淋漓衣衫襤褸,其中一個倒臥在碎石之中,另外一個則是盤腿打坐,應該是在給自己療傷。
  王蠢臉上浮現一絲奸笑,召喚出黑色的長刀,屏住呼吸,躡手躡腳的摸到那打坐的修真者背后,慢慢抬起長刀,猛然一下捅出去,毫無意外的,打坐療傷的修真者被王蠢的黑色長刀捅了一個透心涼。
  就在修真者發出凄厲慘叫的同時,王蠢一個箭步沖到修真者面前,手掌如刀,閃電般的插入了修真者的丹田,掏出了一顆燦燦生光的金丹,王蠢也不啰嗦,直接張開大嘴,把金丹吞入了肚子里面。
  “你你……你……”
  修真者眼珠子的看著自己的金丹被王蠢吞噬,一臉驚恐卻是說不出話來,只是渾身顫抖著。
  “有話慢慢說,不急不急。”
  王蠢嘿嘿一笑,那把還沾滿了鮮血的長刀直接就把躺臥在地上奄奄一息的修真者釘在了亂石之中,故伎重演,一把掏出丹田的金丹,囫圇吞棗一般的扔進了嘴里。
  王蠢擦了擦嘴角的血跡,一臉滿足之色。隱隱約約之間,王蠢感覺到自己有晉級之象,很顯然,兩顆金丹只是吞進去,就起到了作用,如果稍微煉化,必定是事半功倍,上升一個級別也是水到渠成的事情了。
  “味道不錯!好吧,看來,一時半會你們是不會死的,現在,我開始問問題,記住,你只能回答,不能提問,如果不回答,嘿嘿……”
  王蠢蹬了一腳還在長刀下抽搐的修真者一腳,一臉賤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