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穿越者》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祖神不和(即將完本)(04-19)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抗擊打術(04-19)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智取神獸(04-19)     

最強穿越者692 現學現賣


  十三倍外骨骼機甲開啟戰斗模式是什么概念?
  如果一個人的推力是一百公斤,那么,當十三倍外骨骼機甲開啟了戰斗模式之后,那么,至少也是一千三百公斤。
  事實上,戰斗模式并不是按照十三倍計算,因為,它是把人的爆力加上機甲的爆力疊加,通常,當十三倍的外骨骼機甲開啟戰斗模式的時候,其力量最少也要過兩千公斤乃至更多。
  兩千公斤的力量,可以輕易的把一個人拋飛數十米,而且,皓月可是颶風冒險團的成員,本身的實力就不容小覷,比起一般的撒哈拉星人,力量更是不知道強了多少,疊加十三倍,其力量更是不可想象,但是,面前這個年輕人,只是倒退了數米,而且,絲毫沒有受到重創。
  皓月表情凝重是有原因了,在數月前,皓月與被人生了爭執,曾經把一個同樣身穿十三倍外骨骼機甲的機甲師退飛了足足二十多米,對方倒在地上之后便是口吐鮮血,無再戰之力。
  從面前那年輕人拍灰塵的從容不迫可以看出,那兇悍的推力對他沒有絲毫的影響。
  最為關鍵的是,對方居然還沒有穿外骨骼機甲
  皓月不知道,王蠢其實也很驚訝,他剛才雖然沒有催動靈氣,但也可是卯足了力氣,卻是沒有想到依然被對方推得凌空倒飛摔在地上。
  一直以來,王蠢都以為撒哈拉星人脆弱得不堪一擊,哪怕是穿上了外骨骼機甲也是不堪一擊,但剛才皓月的表現讓他對外骨骼機甲有了全新的認識。
  如果有一副外骨骼機甲,自己的力量豈不是翻了十倍?
  此時,王蠢開始對外骨骼機甲動了覬覦之心。
  “來,戰!”皓月的強大反而激了王蠢的熊熊戰意,施施然爬起來之后,猛然一聲暴喝。
  “戰!”
  王蠢那如同霹靂一般的暴喝讓皓月也是熱血沸騰。
  這一次,王蠢先動,身體如同離弦的箭一般射向皓月,度迅猛狂野,周圍的人出一陣驚呼聲。
  好兇猛的度!
  皓月心中一凜,連忙錯身一讓,雙腳遽然力,借著外骨骼機甲的助力,身體居然旱地拔蔥,一下凌空竄起數米。
  “咦”王蠢想不到皓月的彈跳能力居然如此之強,一下撲了個空。
  “噠!”
  在空中的皓月一個令人血液逆流的變向,如同獵鷹一般撲下,風馳電掣。
  “好!”
  “好好!”
  “好!”
  周圍的人看到皓月那神乎其神的變向,紛紛叫好鼓掌,為他助威。
  對于彭城的居民來說,自然是希望皓月贏,畢竟,皓月可是彭城的驕傲,而王蠢,則是名不見經傳。
  當然,這里的人雖然不認識,但王蠢在訓練大樓的挑戰全息影像已經正在以裂變的方式在整個撒哈拉星域傳播,可謂是一鳴驚人。
  可惜,這里的人不知道。
  “來得好!”
  眼看著皓月風馳電掣的撲下來,王蠢哈哈大笑,猛然昂挺胸,一拳朝天上轟去。
  這一拳迅猛狂野,充滿了勢不可擋的威風。
  “蓬!”
  在無數雙圍觀的眼睛之中,皓月的拳頭和王蠢的拳頭相撞,出一聲驚天動地的悶響,憑空刮起一陣狂風。
  席卷的狂風一路勢如破竹,讓周圍的人感覺臉上仿佛被刀割一般。
  “啊!”
  新月出一聲尖叫,因為,就在兩人拳頭相撞的一瞬間,皓月的身體如同流星一般射向了天空,飛躍了天橋,朝彭城下面茂盛的森林掉了下去。
  所有人都是一臉呆滯的看著皓月掉落在了森林里面。
  沒有人會想到皓月居然無法承受這個陌生年輕人的一拳。
  太出乎人們的意外了。
  在很多人眼里,皓月簡直是的無敵的象征,至少,在他們所認識的人里面,還沒有人是他的對手,但是,只是一拳,就被面前這個年輕人擊飛掉落在了彭城下面的森林,這實在是太匪夷所思了。
  難道這個年輕人身穿著十五倍的外骨骼機甲?
  此時,幾乎所有的人都認為,王蠢是穿著隱身的十五倍外骨骼機甲。
  所謂的隱身外骨骼機甲,就是利用次空間的原理,讓外骨骼機甲藏在空間按鈕里面,與身體的力量產生聯系,只要是在神力力的狀態之下,外骨骼機甲激,自動貼身穿戴,外人根本就看不到。
  天橋之上,突然變得安靜。
  眼看著王蠢一拳就把皓月擊飛,在遠處觀戰的趙老大和兩個手下都是一臉驚悸之色。
  這人到底有多大的力量?
  此時,趙老大才算是明白一向兇殘的刀疤兵為什么會服軟離開。莫名的,趙老大暗自慶幸沒有和王蠢生矛盾。
  這年輕人連皓月的面子都不給,如果和他生了矛盾,恐怕店子都會被他夷為平地,就更別提后面和他做生意賺錢了。
  趙老到越想越后怕,忍不住看了一眼兩個手下,只見兩個手下也是一臉心有余悸的表情
  “我們走。”
  王蠢朝一臉合不攏嘴的孟強和越越打了聲招呼,當先朝訓練大樓走去。
  “啊!”
  就在王蠢剛走出幾步,突然,森林里面傳來一聲穿云裂石的咆哮聲,而且,那嘯聲越來越近。
  “哥哥!”原本淚流滿面的新月驚喜的大喊。
  此時,圍觀的眾人也是一臉驚喜。
  就在眾人驚喜的時候,原本朝大步離開的王蠢突然轉身,朝背后天橋的邊緣沖了過去,身后掠起無數的殘影,如同一頭矯健的獵豹,狂野靈動。
  在無數雙目光之下,王蠢沖到天橋邊,猛然出拳。
  令人驚奇的一幕出現了,就在王蠢出拳的電光火石之間,皓月飛射而起的身體恰好出現在了天橋邊,被王蠢一拳轟過去,連忙猝不及防的出拳迎戰。
  “蓬!”
  又是一聲令人膽戰心驚的悶響。
  在悶響聲中,身體剛剛冒出天橋的皓月又被擊飛數十丈,再一次如同流星一般落在了茂盛的森林之中。
  “還來不來?”王蠢沖著天橋下面的森林哈哈大笑。
  “啊!”
  森林下面,遙遙傳來一聲歇斯底里的咆哮聲,在咆哮聲中,一個小黑點如同一炮彈一般射了上來。
  此時,圍觀的人一個個都是心驚肉跳。
  無論是王蠢還是皓月,他們之間的戰斗已經出了他們的思維范疇。
  從天橋到森林下面,有百米之遙,而皓月居然能夠從百米的地下面躍上天橋,其力量,已經強大到難以置信了。
  這才是皓月真正的實力。
  長嘯聲剛起,王蠢的身形也突然動了,就像離弦的劍一般射向天橋的另外一側,身形奔跑之間,如同緊繃的弓。
  出拳!
  拳頭帶起呼嘯的風聲擊出去。
  當王蠢接近天橋的電光火石之間,皓月那強壯的身體恰好出現在了天橋一側,王蠢的拳頭,狠狠的砸想皓月,而皓月沒有選擇,只能強行出拳迎戰。
  “蓬!”
  沒有任何懸念了,皓月再一次被擊飛掉落在了森林下面。
  周圍一陣令人窒息的死靜。
  沒有人明白王蠢為什么能夠知道皓月跳起來的方位。
  “哈哈哈哈,來啊,來啊,蠢大爺等著你上來!”王蠢撲在天橋上俯視著森林下面哈哈大笑的挑釁。
  “我要殺了你!”
  森林下面,傳來一聲怒吼,緊接著,皓月的身體再一次飛射而且,不過,他這一次依然無法逃脫被王蠢一拳擊落的下場。
  對于皓月來說,他飛射到百米的上空,已經力竭,根本就不能抵擋王蠢那石破天驚的拳頭。
  反復幾次之后,皓月已經筋疲力盡,再也無法飛躍到天橋之上,只能眼睜睜的看著王蠢一邊狂笑著揚長而去
  “我哥會殺了你的,他可颶風冒險團的。”就在王蠢確定皓月再也無法跳上來準備離開的時候,新月惡狠狠道。
  “咦,差點忘記你了。”
  王蠢嘿嘿笑著走到新月面前。
  “你你你想干什么?”新月被王蠢那不懷好意的樣子嚇得花容失色,連連后退。
  “我在考慮是先奸后殺還是先殺后奸。”王蠢臉上表情突然變得殺氣騰騰。
  “啊”
  “蠢哥。”越越摟抱住王蠢的胳膊,一臉可憐兮兮的看著王蠢。
  “算了,老子懶得和你一般見識,記住,下次可別惹我!要不然,嘿嘿”王蠢走到新月面前,伸出兩根指頭,挑起新月光潔的下巴,一臉猥瑣的表情。
  “我”
  “也順便告訴你哥,蠢哥我可是手下留情了。”
  王蠢朝新月啐了一口,轉身揚長而去。
  孟強連忙追了上去。
  越越跑到新月的身邊對她耳語了幾句,新月一臉不可置信的表情,然后,又是一臉震撼無比的表情。
  “你告訴她了?”等越越追上來,王蠢皺眉看著越越。
  “啊你你你怎么知道?”越越一臉驚恐的看著王蠢。
  “我當然知道,我可是無所不知的外星人。”王蠢冷笑一聲。
  “我讓她保密的”越越弱弱道。
  “你覺得,讓一個女人保守秘密靠譜嗎?”王蠢一臉無語的表情。
  “”越越張了張嘴,硬是說不出一句話來。
  “算了算了,冤家宜解不宜結,多一個朋友總是好的。我們走吧,時間不早了。”
  無數人的注目禮之下,三人一路往訓練大樓走去。
  當三人走進訓練大樓的時候,頓時被眼前的一幕嚇到了。
  在大廳里面,密密麻麻全部是人,目測,也過了一萬,把偌大的大廳擠得水泄不通。
  好在的是,當三人出現在門口的時候,大廳里面的人如同潮水一般讓出了一條路,就像上萬人正在夾道歡迎一般,顯得極為隆重。
  孟強乃是社會底層人物,何曾見過這種場面,頓時局促不安起來,渾身的肌肉緊繃,緊張得無以復加。
  越越雖然家庭條件優越,但也未曾見過這么龐大場面,更沒有被上萬人注視過,亦步亦趨的跟隨在王蠢身后,一臉通紅,連頭都不敢抬。
  王蠢倒是無所謂,這種場面,他在異空間見多了,別說是上萬,哪怕是數十萬的場面他也見過。
  在無數雙狂熱的目光注視之下,王蠢昂挺胸的走向了挑戰室
  挑戰室。
  這是B1機甲師資格證的挑戰室。
  當王蠢走進挑戰室的一瞬間,他一下子愣住了。
  在挑戰室里面,是堆積如各種各樣的零件,從那些零件的樣子可以看出,這些零件都是機甲的一些部件。
  “請把這些零配件組裝成一架機甲。”電子提示音響起。
  “啊我靠!”王蠢整個人都傻眼了。
  “請把這些零配件組裝成一架機甲。”電子提示音再一次提醒。
  “我的媽啊,能不能換個挑戰?難點都無所謂!”王蠢哭喪著臉道。
  “請把這些零配件組裝成奕劍機甲。”電子提示音沒有絲毫感情的又一次提醒。
  “嗚嗚我放棄吧”王蠢一臉沮喪的看著成千上萬的零件。
  “”
  大廳里面上萬的人都是一臉目瞪口呆。
  在人們眼里,組裝機甲是最簡單的事情,因為,對于撒哈拉星的任何一個機甲師來說,維修機甲都是必修課,也就是說,只要是機甲師,就必須要掌握機甲維修這么技術。
  在撒哈拉星域,除了星際與星際之間的穿越,機甲是最重要的交通工具,但是,在環境惡劣的一些星域,機甲的故障率也非常之高,任何一個機甲師,都必須要掌握一些基本的機甲維修技能,以便遇到危險的時候自救。
  當全息屏幕上的王蠢出現在了機甲維修室的時候,有些人還以為挑戰室的工作人員是在照顧王蠢,要知道,對于擁有c1機甲師資格證的人來說,等于是白送的一關。
  撒哈拉星的機甲已經展成為了模塊式,組裝并不等同于維修,其實是非常簡單的,只是把一些零配件按照步驟組裝就可以了。
  王蠢哀嚎的時候,人們才意識到,王蠢壓根就不會組裝機甲。
  “老大,他不會組裝機甲。”挑戰室的一個工作人員哭喪著臉道。
  “這這”
  卡爾此時想死的心都有。
  正如大家猜猜的那樣,卡爾還真是特意照顧了王蠢,安排了B1里面最簡單的一關,他做夢都沒有想到,聰明反被聰明誤。
  “老大,怎么辦?”
  “如果更換,恐怕有人不服”卡爾也想不出辦法了。
  “老大,要不,提示他怎么樣?這樣也不違反”
  “提示?”卡爾一愣。
  “那堆零配件里面有一臺光腦,只要遠處啟動光腦,光腦就會有組裝機甲的資料。”
  “問題是,如果他沒有學過維修,提示也沒有用的。”
  “我們也只能幫到這里了。”
  “好吧。”
  就在王蠢一籌莫展的時候,突然,挑戰室里面“滴”的一聲響起,緊接著,空中出現了一幕全息影像,全息影像上面,是密密麻麻的數據流如同瀑布一般的流下。
  “維修機甲手冊!”
  王蠢何等眼力,只是掃的第一眼,就看出了端倪,一雙眼睛頓時死死的盯在了全息屏幕上面,生怕遺漏信息。
  此時,大廳里面的觀眾們都意識到,王蠢是真的不會組裝機甲。
  當全息屏幕上面出現維修信息的時候,大廳里面的人都嘆息了一聲。
  機甲組裝雖然簡單,但是,沒有人相信王蠢能夠即學即裝
  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著,那身材修長的年輕人自始至終都死死的盯在屏幕上面一動不動,就像一尊沒有生命的雕塑。
  他在干什么?
  難道他真的是在學習?
  人們感覺,全息屏幕上的挑戰者正在垂死掙扎。
  時間很漫長,那挑戰者足足看了一個小時,依然紋絲不動。不過,放大的巨型全息影像上面,人們還是看到,挑戰者的目光看著光腦數據流的時候,還不時的看周圍的零配件。人們猜測,他應該是根據維修手冊的提示核實實物。
  此時,全息屏幕上的維修手冊已經循環播放了幾次,挑戰者依然盯著如同瀑布一般的數據。
  “還有一個小時。”電子提示音響起。
  卡爾看著屏幕上一動不動的挑戰者,嘴角泛起了一絲苦笑。
  這一關,算是失敗了,因為,沒有人能夠在一個小時的時間組裝一架機甲。
  如果這一關失敗,也就意味著,接下來的挑戰也不用了。
  無論是c1還是B1,挑戰都要全程勝利,一次失敗,也就意味著全部失敗。
  又過了十分鐘,但挑戰者還沒有動,他的一雙目光,仿佛刺入了那光腦之中。
  大廳里面,也是一陣嘆息。
  孟強和越越,也是一臉失望之色。
  還有四十五分鐘!
  已經沒有希望了,沒有人能夠在四十五分鐘組裝一臺重達數十噸的機甲,哪怕是撒哈拉星的天才人物也無法做到。
  第四十六分鐘!
  突然,那一直紋絲不動如同雕塑一般的挑戰動了,他大步走到了工具箱面前,提起工具箱,直奔一條機械腿。
  挑戰者的雙手開始動了。
  毫無征兆的動力。
  在目不暇接之下,那雙手的頻率極快,人們幾乎看不清楚那雙手的動作,只是數息之間,那原本只是龍骨架的機械腿便逐漸變得飽滿起來。
  王蠢的神情極為專注,讓他原本有些猥瑣的表情變得冷峻剛硬,眉宇之間,仿佛有著一股子狂野的氣息,那雙散漫的眼神也仿佛射出了智慧的光芒。
  王蠢的手,行云流水,仿佛有魔力一般。
  所有的人都被王蠢的手所折服,人們屏住呼吸,好像生怕打擾那雙充滿了魔力的手一般。
  不知不覺間,幾條機械臂和機械腿龍骨架,已經變得飽滿,就連那些細小的傳感器光纜都已經置入其中。
  整棟訓練大樓都陷入了死靜之中。
  每一個機甲師內心的震撼都是無以復加。
  如果不是親眼所見,他們根本無法相信這一幕是真的,這已經出了人類的范疇。
  而一些高手,則是暗自驚駭不已。
  他們現,這個挑戰者居然是采取的頂級組裝方式。
  所謂的頂級組裝方式,也就是度最快但難度最大的組裝方式。當然,最令人震撼的是,那些重大數百公斤乃至上千公斤的零配件,在挑戰者手中仿佛沒有重量一般,他根本不需要借助任何機械設備,舉重若輕的從容,令人背脊莫名的一陣冷
  二十分鐘!
  只是二十分鐘,全息屏幕上,兩條機械臂和兩條機械腿已經成型,就連駕駛艙的外裝甲都已經裝上。
  偷偷摸摸尾隨過來的新月癡癡的看著巨型全息屏幕上的王蠢,芳心砰砰直跳,一雙眼睛,更是射出無比狂熱的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