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穿越者》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祖神不和(即將完本)(04-19)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抗擊打術(04-19)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智取神獸(04-19)     

最強穿越者687 貪婪

是那頭烈焰獅王出手的時候了!
  所有的目光都落在了那頭體型健碩的烈焰獅身上,烈焰獅王沒有讓人們失望,就在機甲轟然倒下的時候,它已經悄無聲息的沿著一側的金屬墻壁撲向倒在地上的橘黃色訓練機甲。
  烈焰獅王的速度并不快,小步前進,它似乎在觀察訓練機甲的反應。
  烈焰獅王似乎瞅準了空當,猛然加速,身子凌空躍起,張開血盆大口,直接撲向機甲的頭部,如同一道火紅的閃電,速度之快,令人背脊發冷。
  如果三頭烈焰獅王都撲上機甲的頭部,很難保證不被咬壞機甲敏感的光腦和纜線,一旦機甲癱瘓,被困在駕駛艙里面的挑戰者將成為任它們宰割的獵物。
  “啊!”。
  人們雖然知道挑戰者并不是在野外,有著絕對的生命安全,但依然異口同聲的發出一聲驚呼。
  不過,就在人們的驚呼還沒有落音的時候,突然,那正掙扎著準備站起來的機甲毫無征兆的抬起了左臂,那只機械手掌伸得筆直,而就在此時,那張開血盆大口的烈焰獅王恰好落下,那伸得筆直的機械手掌直直的插入了烈焰獅王的血盆大口之中,然后,烈焰獅王發出一陣嗚咽聲音,那龐大的身體痛苦的扭曲了幾下便不動了,很顯然,那機械手掌不僅僅是插入了它的嘴里,還刺入了它的腦組織……
  ……
  時間和空間同時凝固。
  全息屏幕上面的畫面仿佛定格了一般。
  人們呆滯的看著全息屏幕上面,只見那橘黃色的機甲無視兩頭發瘋啃咬的烈焰獅,右臂護住懸掛在機械臂上的烈焰獅,小心翼翼的站起來,大步走到金屬墻壁的一角,非常輕柔的把懸掛在機械手掌上的烈焰獅尸體放在地上,那過程,那動作,仿佛是在放下一尊價值連城的寶貝一般。
  他這是干什么?
  除了孟強和越越,沒有人明白挑戰者的動機,不過,聯想到開始挑戰者用工具敲掉烈焰獅的牙齒就猜測到,這家伙應該是想保持烈焰獅的完整。
  想到這里,人們恍然大悟。
  “蓬!”
  就在橘黃色的訓練機甲放下烈焰獅王的尸體之后,突然做了一個極為迅猛的變向動作,原本攀附在機甲身上悍不畏死啃咬的兩頭烈焰獅一下就被抖落在地上。
  被抖落的兩頭烈焰獅似乎知道了眼前機甲的厲害,嘴里發出“嗚嗚”的哀鳴,與訓練機甲保持著一定的距離,在偌大的挑戰室里面兜圈子。
  大廳里面又是一陣嘩然。
  人們被王蠢那迅猛的變向動作所折服。
  在撒哈拉星,人類不能大規模的駕駛機甲主要原因是人類的體能無法完成一些機甲的戰斗動作,就像王蠢剛才那迅猛的變向動作,一般人想都不敢想,因為,在完成那劇烈變向動作的時候,人體無法承載反作用力的負荷,脆弱的體能會讓大腦處于一瞬間的空白狀態,很容易釀成大事故。
  貼身的外骨骼機甲的出現的確是彌補了人類在體能方面的不足,但是,在一些機械動作引起的壓力負荷上面,其起到的作用并不大,所以,駕駛機甲,依然局限在極少的一部分之中,特別是重型機甲和大型機甲,至于駕駛宇宙飛船,更是普通人不敢想象的……
  ……
  整棟大樓的人都被挑戰者的全息影像所吸引了。
  當訓練室的工作人員打開全息影像,看到王蠢從訓練機甲上面跳下來敲掉烈焰獅牙齒的時候,他們一下就認出了這個“菜鳥”。
  當然,現在訓練室的人沒有把王蠢當成菜鳥了,就連那教官,也改變了對王蠢的看法。
  和其他人所擔心的不一樣,當訓練室的工作人員看到王蠢的時候,他們壓根就不擔心王蠢的安全。
  和在訓練空間大戰數十萬鬼面鼠比起來,和三頭烈焰獅的戰斗實在是太小兒科了。
  果然,不出眾人所料,那“菜鳥”輕而易舉的就干掉了烈焰獅王,當人們看到王蠢又故伎重演,小心翼翼的把烈焰獅放到角落,一個個頓時一臉無語的表情,他們對王蠢帶走金毛鬼面鼠的一幕可謂是記憶猶新啊!
  訓練機甲與兩頭烈焰獅對峙著,似乎進入了膠著狀態。
  自始至終,那橘黃色的訓練機甲都沒有主動攻擊,而是一副穩坐釣魚臺的靠著金屬墻壁站著。
  兩頭烈焰獅似乎嗅到了危險,在偌大的挑戰室里面走來走去,不時發出低聲的悲鳴。
  這次,是訓練機甲沉不住氣了。
  人們看到,那訓練機甲大步朝其中一頭烈焰獅走過去,烈焰獅連連后退,但后面是堅固的金屬墻壁,退無可退。
  挑戰室的空間雖然很大,如果訓練機甲以慢動作逼過去,回旋的余地反而不大了,畢竟,訓練機甲的個頭實在是太大了,那重達數十噸的龐大身軀所能夠攻擊的面積非常之大,何況,烈焰獅的體型接近地球上水牛的兩倍,這種體格,根本就不可能逃避機甲的攻擊。
  事實上,設計這間挑戰室的人也考慮到了某一方會逃避,所以,把空間的限制非常巧妙,讓攻防雙方都無法產生安全的距離。
  沒有安全的距離!
  在訓練機甲的步步緊逼之下,烈焰獅似乎有些惱羞成怒,猛然發出一聲低沉的咆哮聲,接連后退幾步之后,赫然一個助跑,猛然沖向訓練機甲。
  好快的速度!
  看著訓練機甲那風馳電掣的速度,人們不禁倒抽了一口冷氣,在這生死攸關的時刻,烈焰獅挖掘出了全部的潛力,其速度,超過了開始的烈焰獅王。
  果然是困獸猶斗!
  就在人們倒抽冷氣的時候,那訓練機甲突然矮身,然后,再又突然站立,沒有絲毫懸念的,那頭烈焰獅被重達數十噸的訓練機甲直接撞飛了出去。
  事情并沒有結束,
  就在烈焰獅撞飛的電光火石之間,訓練機甲一個箭步追了上去,鐵拳刮著呼嘯的聲音狠狠的砸在了烈焰獅的肚皮上,“咔嚓!”,骨頭斷裂的聲音傳播到了大廳里面,人們背脊一陣發冷。
  “呯!”的一聲,變成了一堆爛肉的烈焰獅撞在金屬墻壁上滑落,那光潔銀白的金屬墻壁上,留下一道道的血跡,觸目驚心,如同恐怖片場景。
  大廳里面一陣死靜。
  人們都被訓練機甲剛才那突然暴起傷人的動作嚇到了,剛才的一幕,和一開始的戰斗比起來,實在是太血腥了,那頭烈焰獅壓根就沒有反抗的余地,直接就被擊殺了。
  如果說外行只是看到血腥,那么高手們則是膽戰心驚。
  剛才那訓練機甲的動作看起來簡單,但事實上,哪怕是分解其中的任何一個動作都不容易。從突然矮身到遽然發力沖撞,那看起來簡單的動作卻是蘊藏無窮殺機,把機甲那龐大的身軀和體重慣性完全利用,而且,借助著前傾的動作,完成了一個堪稱完美的追擊。
  很多機甲師大腦之中暗自模擬著訓練機甲剛才的攻擊動作,但是,絕大部分機甲師都發現,他們無法做到如此的完美,因為,光是那蹲下后突然站起的動作,他們脆弱的身體就無法承受那迅猛的反作用力,更何況后面的追擊,越發需要清晰的思維和準確的判斷力……
  ……
  還有一頭烈焰獅。
  當有些恍惚的觀眾們目光落到另外一頭烈焰獅身上的時候,一個個頓時大吃一驚,因為,那頭一開始威風凜凜的烈焰獅居然退到了挑戰室的一角卷縮成團,那火紅的身軀正在瑟瑟發抖。
  沒錯,是瑟瑟發抖,人們可以從擴大的全息屏幕上清晰的看到那頭烈焰獅一雙眼睛之中露出的恐懼。
  喜食人肉的烈焰獅居然會害怕人類!
  人們仰望著全息影像上的一幕,都是一臉不可思議的表情。
  人們看到,那訓練機甲大步走到了烈焰獅面前,俯視著卷縮成一團的烈焰獅。挑戰者似乎在思考著什么,俯視著瑟瑟發抖的烈焰獅,足足站了一分多鐘,這才后退。
  看到訓練機甲后退,大廳里面的人不禁長長的松了一口氣。
  烈焰獅雖然是人類的敵人,但是,人類還是不愿意看到機甲屠殺一頭已經失去了斗志的烈焰獅。
  不過,接下來的一幕,讓整棟大樓都沸騰了,
  在數千雙目光之下,那訓練機甲退后到另外一側的墻壁之后,那駕駛艙的門突然打開了。
  沒錯,是駕駛艙的門打開了,只見,那年輕人鬼鬼祟祟的探頭出來朝那瑟瑟發抖的烈焰獅看了一眼,便順著機甲溜了下來。
  他干什么?
  挑戰室里面可是還有一頭活著的烈焰獅啊!
  那可是最喜歡吃人肉的烈焰獅啊!
  人們感覺自己的腿肚子都在顫抖,但是,全息屏幕上那年輕人卻是沒有絲毫害怕的樣子,大步走到他放在角落里面的那頭獅子的尸體面前,然后,圍繞著烈焰獅尸體走了一圈,一臉糾結的表情。
  孟強和越越互相看了一眼,嘴角泛起一絲苦笑。
  “長官,他不會是想把烈焰獅也帶走吧?”訓練室的一個工作人員一臉目瞪口呆。
  “我想……我想,他應該是這么想的。”教官聳了聳肩,一臉無語的表情。
  “但是……那烈焰獅有差不多兩噸左右,他怎么帶走?”另外一個工作人員一臉不可思議的表情。
  “長官,你讓他帶走金毛鬼面鼠,讓他嘗到了甜頭。”一個工作人員笑道。
  “我就想知道他怎么帶走這頭幾噸重的烈焰獅。”教官嘴角浮現一絲微笑,突然之間,他發現,自己有點喜歡這個貪婪的年輕人了,這家伙,貪婪得實在是有點可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