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穿越者》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祖神不和(即將完本)(04-18)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抗擊打術(04-18)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智取神獸(04-18)     

最強穿越者659

當然,這只是指以修真者的等級衡量雙方的實力,而王蠢不僅僅是修真者,他的肉身之強悍,可以媲美以武入道者,加上王蠢曾經在異空間錘煉,歷經了無數次的生死搏殺,可謂是刀槍里面打滾,身體刀槍不入,如果沒有中毒,真要戰起來,鹿死誰手還真不好說……
  ……
  呼!
  修真者出手了,那只潔白無瑕的手掌如同虛空的一道閃電,猛然劈向了王蠢。
  仿佛平刮起一道狂風,席卷了整個廣場。
  修真者的長袍獵獵作響,他的手中劈了出去之后,便收回,然后,好整以暇的看著王蠢。
  詭異的力量。
  猛烈的狂風席卷過來,王蠢忍住劇痛催動靈氣抵御,但是,讓他奇怪的是,狂風之后,什么事情也沒有發生。
  就在王蠢疑惑之間,狂風之后,是一股陰柔的力量滲透入了王蠢的四肢百骸,大有摧毀王蠢肉身的跡象。
  “不好!”
  感受到股陰柔的力量在身體里面橫沖直撞,王蠢大駭,一聲暴喝,發出一聲驚天動地的咆哮聲,催動靈氣,讓五臟六腑變得如同鋼鐵一般瓷實。
  嗤嗤嗤嗤……
  在一陣古怪的聲音之中,王蠢身上穿的衣服,居然冒出一陣黑焰,然后,化為灰燼,整個人變得**裸的,如同一尊雕塑屹立在廣場之上。
  好強壯的體魄!
  看著王蠢那如同鋼板一般雄渾完美的肌肉,修真者下意識的退后了一步。
  修真者知道王蠢也是修真者,但是,他從來沒有看過身體如此強壯的修真者。
  沒有人比他更清楚剛才那股陰柔的力量有多么恐怖,別說是人體的血肉之軀,哪怕是真的鋼鐵之軀,也足以化為灰燼,但是,面前這年輕人,雖然上上下下的衣服化為灰燼,但是,身軀卻是毫發無損。
  “小人藏雞-雞,君子坦蕩蕩。老子和你拼了!”
  王蠢逃過了一劫,也顧不得渾身“坦坦蕩蕩”,發出一聲怒吼,揮舞著拳頭撲向修真者。
  此時,王蠢唯一的武器就是拳頭,因為,他中毒,只要略微催動靈氣,便是煉獄之苦,如果不催動靈氣,他原始的戰斗力依然在,干脆也就放棄了用靈氣法力,決定用蠻力與修真者戰斗。
  王蠢的想法非常簡單,哪怕是死,也要拖上這個陰森森的修真者一起共赴黃泉。
  “哼!”
  眼看著王蠢嚎叫著撲過來,修真者冷哼一聲,那白皙的手掌迎向了王蠢的鐵拳。
  在修真者看來,王蠢只要無法使用靈氣戰斗,等于就是沒有了牙齒的老虎。
  修真者錯了,大錯特錯。
  就在他的手掌接觸到王蠢鐵拳的電光火石之間,他就意識到自己犯下了一個重大的錯誤。
  兇猛浩瀚的力量從那鐵拳奔涌而出,那恐怖的力量,就像一輛重達數百噸的卡車,不,不是卡車,而是火車。修真者感覺自己就像一個普通的人類站在高速奔馳的火車頭前面……
  ……
  “蓬!”
  一聲令人心悸的悶響聲中,王蠢和修真者同時倒飛出去,重重的摔倒在地上。
  “哈哈哈,你也只不過如此!”
  眼看著那修真者被摔得嘴角流血,一臉狼狽,王蠢頓時哈哈大笑,,陰晦之氣一掃而空,豪氣沖天,雙腳接連錯動,**裸如同雕塑一般的身軀如同閃電一般撲向修真者,一雙鐵拳,狠狠的砸向修真者,氣勢駭人無比。
  “去死吧!”
  修真者一聲怒喝,雙手一揮,長袖飛舞,兩只潔白無瑕的手掌在空中如同兩道耀眼的閃電。
  “蓬!”
  王蠢的身體還沒有接觸到修真者,身體便倒飛了出去,不過,修真者似乎也受到了王蠢的野蠻沖擊,身體一陣搖晃,臉上也是慘白無血色。
  讓修真者一臉恐懼的是,王蠢倒飛摔在地上之后居然立刻翻身躍起,悍不畏死的沖他沖鋒過來。
  “蓬!”
  這一次,修真者的雙手居然無法把王蠢的抗拒在外,被王蠢接觸到了身體,兩人再一次同時倒飛出去,修真者的嘴角,流下了一絲血跡,很顯然,王蠢的鐵拳已經給他造成了重創。
  “好好,老夫就超度你吧!”
  眼看著王蠢掙扎著站起來又要沖鋒,修真者一臉獰笑,手掌在懷里一摸,手掌之中,便出現了一個紫金缽,紫金缽比巴掌略小,散發出紫金色的光芒,在哪怕是在流光溢彩的夜晚,也是依然奪目。
  空氣之中,一股毀天滅地的力量在涌動。
  王蠢看到,天空居然變色,仿佛有狂風暴雨一般,給人一種山雨欲來風滿樓之勢。
  修真法器!
  王蠢心神一緊,心臟一陣劇烈的跳動。
  如果是能夠催動靈氣,王蠢自然不會把對方的法器放在眼里,要知道,他空間戒指里面的法器可是堆積如山,隨便拿出一樣都可以抵擋一會,但問題是,王蠢現在無法催動靈氣,也就意味著無法驅使法器,完全只能撲街肉身硬抗。
  為什么以武入道的修真者無法與真正的修真者抗衡,主要原因就是真正的修真者能夠用靈氣驅使法力,而以武入道者全憑肉身戰斗,這就像是兩個地球人一個拿刀一個拿槍的差距。
  當然,當以武入道者達到了一定的境界之后,強悍的肉身本身就是法器,通常,到了這個時候,以武入道者的戰斗力又要比真正的修真者強,就像孫悟空被太上老君的丹爐淬煉之后,很多法器在他身上都失去了作用。
  “殺!”
  在生死攸關之際,王蠢無疑是個殺伐果斷之人,知道多想于事無補,立刻卯足了力氣,傾盡全力朝那修真者沖鋒過去。
  天空烏云壓頂。
  修真者托著紫金缽,法相莊嚴。
  修真者已經動了真怒,決定用法器把王蠢直接擊殺,不,不僅僅是殺死,還要神魂俱滅,永不超生!
  王蠢的身體如同離弦的箭一般射了過來。
  修真者臉上露出一絲獰笑。
  空氣中紫金缽聚集的力量宛如實質一般,他相信,只要王蠢靠近,立刻就可以把王蠢的肉身連同三魂七魄都化為灰燼……
  ……
  呼!
  一股無匹的力量從紀念堂的方向沿著廣場的地面如同潮水一般奔涌而來。
  好強悍的力量,那力量好像要把整個失控摧毀一般。
  不好!
  修真者那充滿信心的臉上赫然色變,猛然雙手抓住紫金缽護住胸口,一雙腿連連后退,但是,他的速度沒有地面那席卷的力量速度快。
  “蓬!”
  修真者手中的紫金缽首當其沖,一下化為了無數的碎片向四處激射,不過,碎片還沒有激射出去,便又化為了紫色的霞光,化為烏有。
  “啊……我的寶貝……”修真者發出一聲撕心裂肺的嚎叫,但是,他的嚎叫硬生生的被切斷,因為,他看到,王蠢的身體就像一顆流星一般射了過來。
  王蠢知道太祖出手了,自然是要把握這好時機干掉對手。
  “蓬!”
  又是一聲令人心悸的悶響。
  這一次,修真者變成了流星,整個人拋飛在天空,射向夜空。
  落井下石趕盡殺絕痛打落水狗可是王蠢的拿手好戲,還不等修真者落地,他強悍的肢體凌空彈起,一腳踢向空中的修真者,修真者發出慘叫,身體再一次朝后面飛去。
  “哼!”
  就在王蠢剛要乘勝追擊的時候,突然,空中遙遙傳來一聲冰冷殘酷的聲音,緊接著,一股浩浩蕩蕩的力量迎頭撞向空中追擊的王蠢。
  “蓬!”
  王蠢被那浩浩蕩蕩的力量撞了個正著,仿佛被山岳撞中,饒是他鋼鐵一般的身軀,一樣被撞得滾落在地上,就在他跳起來準備奮起追殺受傷的修真者時候,突然,廣場的地面又是一股雄渾的力量如同潮水一般朝那遙遙的聲音席卷而去。
  太祖終歸還是無法容忍別人在他的地盤囂張。
  王蠢身體沒有動彈,好整以暇的看著遠處極速射過來的黑影,潮水一般的力量瞬息之間便到了那黑影面前,“轟隆隆”的一聲巨響,那黑影被那浩瀚無比的信仰之力撞得噗嗤吐出一口鮮血,發出一聲驚呼,然后,一把撈起地面受傷的修真者,發瘋一般的逃離了廣場,與開始氣勢洶洶的樣子判若兩人……
  ……
  廣場陷入了一陣極度的安靜之中。
  王蠢看了一眼周圍,他發現,周圍的一些警察,目光之中似有清明之色,很顯然,他們正在逐漸恢復知覺。
  “你太弱了。”王蠢的腦海之中,想起了那熟悉的厚重聲音。
  “我中毒了。”王蠢爭辯,畢竟,誰都不想被人看不起,何況是被中國近代史第一偉人看不起。
  “如果你強,就不會中毒。”偉人淡淡道。
  “我……”王蠢發現,他居然無法反駁。
  “你受了重傷,下次聊吧。”
  “啊……”
  王蠢一愣,旋即,他感覺腦袋一種天昏地轉,猛然一頭栽倒在了地上,就在他栽倒在地上的一瞬間,他看到,周圍的警察紛紛朝他圍攏了過來。
  我會坐牢嗎?
  昏迷的最后一秒鐘,王蠢正在思考上述的問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