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穿越者》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祖神不和(即將完本)(04-19)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抗擊打術(04-19)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智取神獸(04-19)     

最強穿越者653 兩老暴斃

“幫你把蔬菜找出來。”王蠢一臉怪笑。
  “我先去地下室看看。”丁智慧被王蠢那火辣辣的眼神看得發燒,心如鹿撞一臉羞紅連忙推開王蠢,如同情竇初開的少女一般蹦蹦跳跳的跑向地下室。
  “看老鷹抓小雞咯。”
  王蠢起身假裝作勢欲追。
  “你追不到我。”丁智慧回頭朝王蠢莞爾一笑,發出一陣銀鈴般的笑聲,人已經沖到了地下室的通道。
  “哈哈哈,狐貍精,哪里逃!”
  看著那婀娜的身子消失在樓梯間,原本只是裝裝樣子的王蠢一陣心猿意馬,連忙加快速度追了過去,剛到樓梯口,王蠢心中赫然升起一絲警兆。
  “丁智慧,站住!”王蠢一聲暴喝。
  “別大呼小叫的好不好,我爸在試驗。”已經步入了樓梯間的丁智慧站住,回頭白了一眼王蠢,一臉嬌嗔之色,很顯然,她不想與王蠢的曖昧被丁老知道。
  “不對,這密室的入口為什么敞開著?”王蠢臉上的表情變得凝重起來,他有一絲不祥的預感。
  王蠢已經達到了金丹期,達到此境界的修士足以被稱為金丹真人了,已經可以構建思維投影,虛假記憶于識海之中,對于天地萬物的理解達到一個新的高度,其對危險的預知能力已經是一種本能,與第六感覺醒有異曲同工之妙。
  如果以前的王蠢覺醒的第六感對危險特別的敏感,那么,現在的王蠢,已經不僅僅是對危險擁有一定的預知能力,還對生機有了不凡的認識。
  “怎么啦?”丁智慧也被王蠢的表情嚇到了。
  “過來。”
  “嚶。”丁智慧看出事態嚴重,連忙走到了王蠢身邊,一雙手緊張的抓住王蠢。
  就在兩人牽手沿著樓梯小心翼翼往地下室走的時候,王蠢的身體突然停住,他看到,在樓梯上,倒伏著一個女人,那女人仰面倒在地上,七孔流血,樣子極為恐怖。
  “啊……”丁智慧發出一聲刺耳的尖叫。
  “她不是請假了嗎?”王蠢立刻認出來,這女人是丁家的保姆。
  “她說這幾天來。”丁智慧渾身顫抖,雙腿發軟,身體搖搖欲墜。
  “沒事,沒事。”
  王蠢扶住丁智慧發軟的婀娜身體,此時,他根本無心揩油,提起十二分精神,一步一步的向地下密室逼近。
  與此同時,王蠢的神念如同潮水一般奔向密室,搜索著密室的每一個角落。
  王蠢心越來越沉了,因為,他感覺到,地下室沒有絲毫的生機。
  沒有生機,也就意味著,地下室沒有活人。
  確定地下室沒有人之后,王蠢扶著丁智慧,加快步伐,數息之間,便已經到達了亮如白晝的地下密室。
  地下密室一切如舊,空中,彌漫著藥香味,一個爐鼎倒翻在地上,爐子上面還燃燒著微弱的火焰,換氣扇也在工作,但是,地上,卻倒斃著兩具尸體——丁老和馮老。
  和那保姆一樣,兩人也是七孔流血,看起來無比的恐怖,身邊還散落著一地的丹藥。
  “爸爸!”
  丁智慧先是一臉不可思議的愣了一下,旋即,沖到丁老的尸體邊,歇斯底里的哭泣起來。
  王蠢一個大男人也不知道如何撫慰,只能走過去輕輕的拍其香肩,他看到,地上有幾個血淋淋的大字——空氣有毒,快走!
  字跡是丁老臨死之際所寫,可以清晰的看到,他的手指頭都磨破了,從他那扭曲的身子可以看出,他寫這幾個血字的時候是多么的痛苦。
  “我們先離開這里,空氣有毒……”
  王蠢剛準備提醒丁智慧,這才發現,丁智慧已經沒有了動靜,這一下,可是把王蠢嚇了一跳,以為丁智慧中毒,連忙催動靈氣為她檢查,發現她只是悲傷過度暈了過去,這才松了一口氣。
  空氣有毒?
  為什么自己沒有感應到?
  難道是換氣扇把有毒的空氣都排走了?
  此時,王蠢已經確定空氣中沒有毒了,為丁智慧輸入靈氣,疏通經脈,終于,丁智慧幽幽的醒來。
  “王蠢……爸!”
  丁智慧睜開眼睛,看著自己居然躺在王蠢的懷里,臉上一抹羞紅,旋即一下想起來,一下翻身撲到了丁老的尸體上哭泣起來。
  “別傷心,或許我能夠救活他……”
  “啊……真的?”眼淚汪汪的丁智慧看著王蠢。
  “或許有一線生機……不過,你不能亂了方寸,要冷靜,冷靜,我們先搞清楚事情
  “嗯嗯,我冷靜,我冷靜。”
  丁智慧仿佛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一般,身體不停的抽搐著嗎,拼命的克制著自己的情緒,眼淚卻是遏制不住的流下。
  “我很久沒有來了,不了解這里的環境,你冷靜下來,我們先看看,到底發生了什么,好嗎?”
  “嚶嚶……好……好……”丁智慧接過王蠢遞過來的紙巾,擦拭臉上無法控制的眼淚。
  “保姆信得過嗎?”王蠢目光掃視著地下密室的每一個角落,問道。
  “信得過。”丁智慧肯定的點頭。
  “嗯,如果保姆信得過,那空氣中的毒應該不是保姆放的,如果是她放的,她也不會死在這里……咦,這爐鼎是看到過嗎?”
  王蠢環視著周圍的目光落到了倒在地上的爐鼎之上,這爐鼎乃是青銅所鑄,樣式古樸精美,上面遍布著古老的文字,從那斑駁的綠銹一看就是時間遙遠的古物。
  “沒有。”丁智慧肯定的搖了搖頭道:“昨天都沒有。”
  “事情出在這爐鼎之上。”
  王蠢仔細看了一下爐鼎備用的草藥,他可以確定,熬制丹藥的物品都非有毒之物,哪怕是胡亂攪合在一起,也不可能中毒。
  接下來,王蠢又檢查了一下丁老和馮老身邊散落的丹藥。
  王蠢發現,他們身邊散落的丹藥都是救命的丹藥,而且,兩人臨死之際嘴里都含有大量的丹藥,這說明,兩人所中之毒,普通丹藥根本無法治療。
  從兩人在臨死之際的自救來看,兩人已經意識到了中毒,但四肢已經無力逃走,而丁老則是拼著最后的時間寫下了血書,提醒自己的女兒。
  保姆為什么會死在樓梯口?
  只有兩種可能:第一,保姆本身就是在地下密室協助兩人煉丹,一起中毒;第二,保姆臨時下來找丁老,發現不對,想要逃走,但也中毒,倒斃在了樓梯口。
  對于第一種可能,王蠢認為很難成立,因為,如果保姆協助丁老馮老煉丹的話,要死也會死在密室里面,而不會死在樓梯間。
  很顯然,保姆是喊丁老上樓有事,或者是喊兩人吃飯,下來之后,看到兩人中毒身亡,便出去呼救,卻還沒有來得及跑上一樓,便斃命在樓梯間。這個理由是很符合環境,畢竟,保姆是普通人,而那劇毒之物居然連兩個德高望重的藥師也無法抵御,哪怕是換氣扇排走了絕大部分的毒氣,依然足以毒死保姆這種普通人……
  ……
  現在,所以的問題都集中在這古樸的爐鼎身上。
  丁智慧說昨天的沒有看到爐鼎,那么也就是說,丁老今天才獲得爐鼎。
  丁老和馮老極少出門,除了偶爾去鶴年堂,絕大部分的時間都是在這地下密室之中煉丹,理論上,他根本不可能出門收購爐鼎。
  哪怕是要收購的話,也絕不可能是短時間能夠交易,還有,這么大的交易活動,丁智慧沒有道理不知道蛛絲馬跡,畢竟,丁老也就她一個女兒,如果是巨大的財產交易,肯定會告知丁智慧。
  從丁老與馮老的尸體溫度看,兩人已經死亡了很長的時間,很可能,他們是在吃午飯之前就中毒死亡了,而那保姆,估計是把飯做熟后,來喊丁老和馮老吃飯的時候死于非命。
  如果上述成立,從時間上推敲,也就是說,就在丁智慧上班之前,丁老和馮老都沒有爐鼎,而中午的時候,兩人就中毒死亡。
  很明顯,丁老和馮老獲得爐鼎的時間是在丁智慧上班之后的上午,然后,兩人便迫不及待的試用新的爐鼎。
  懷疑的目標再一次落在了保姆身上。
  毫無疑問,保姆是最大的嫌疑人。
  從時間上推算,保姆符合上述所有的特征,如果是這樣,那么,爐鼎是保姆帶回來的。
  但是,保姆為何要毒死丁老和馮老?
  最為關鍵的是,保姆如果想毒死丁老和馮老,她自己就不會被毒死,很顯然,就連她自己也不知道爐鼎是能夠毒死人的。
  看來,保姆是無心之失。
  現在的問題來了,保姆是如何得到這青銅爐鼎?
  王蠢雖然對古董沒有什么研究,但上次他獲得了大量秦始皇時期的寶物之后,惡補了很多相關知識,特別是在出售了幾件古董之后,王蠢對古董有了一些全新的認識。
  王蠢相信,像這種精美的青銅古董,最少也要賣幾百萬,稍事炒作一下,便是千萬級別,保姆這樣的低沉人物,根本不可能擁有這樣的古董。
  哪怕是保姆有這種古董,也絕不會等到今天幫丁來帶過來。
  綜合上述,保姆想毒死丁老是不能成立的,而且,她也不可能持有這種精美的古董。
  唯一的可能就是,保姆被人下了圈套,把爐鼎帶到了丁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