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穿越者》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祖神不和(即將完本)(04-18)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抗擊打術(04-18)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智取神獸(04-18)     

最強穿越者652

“決定了嗎?”這一次,漫長的沉默是偉人打破,他的聲音依然充滿了威嚴,哪怕是詢問,也會讓王蠢產生一種被命令的錯覺。
  “為什么你會認為我在思考帶你離開這里?”王蠢深深的呼吸一口氣,盡量讓自己的思維冷靜下來,面對這個歷史上翻云覆雨的人物,他務必要保持鋼鐵一般的意志力。
  “當你愿意放開神念讓我進入你的思維的時候,你已經在考慮這個問題。”
  “如果我拒絕呢?”王蠢緊盯著那雙如同深潭一般的眼睛,他知道,那是一雙虛擬的眼睛,但是,他依然希望透過那雙眼睛看到對方的內心活動。
  “我會很失望。”偉人嘆息了一聲。
  “然后呢?”
  “沒有然后,你走你的陽光道,我繼續等待下一個人。”偉人搓了搓手,眉宇皺在了一起。
  “你沒有其它的選擇?”
  “有。”
  “為什么不用?”王蠢一雙手,不停的撫摸著那漆黑的煉妖壺。
  “你既然不愿意,且有恃無恐,我又何必堅持,再說,哪怕我讓你屈服,后面,還有很漫長的路……”偉人停頓了一下,“我有的是時間,我堅信,終有一天,會有人愿意帶我離開這里。”
  “我很好奇,如果我帶你離開,你會去哪里?”王蠢盯著偉人那張看起來很厚實的臉。
  “呵呵,我想了四十年。”
  “嗯?”
  “我不知道。”偉人搖了搖頭。
  “哪有何必出去?”
  “至少,我可以到處看看。”
  “看看之后呢?”
  “之后……之后,隨著時間的流逝,我的信徒會越來越少,慢慢的,我會成為秦皇漢武一樣的歷史人物,到了那個時候,維持我精神力的信仰之力逐漸消失,不朽的精神力也會逐漸消失,靈魂,也會湮滅在虛空之中……”偉人的聲音有些黯然。
  “你不想復活?”王蠢終于問出了自己想問的問題。
  “復活?哈哈哈哈……哈哈哈……我不是修真者,憑我自己的力量,是無法復活自己的,這個世界上,有誰復活我?你嗎?”
  “我……我……”
  “就是你想復活我,我也不會答應。”
  “為什么?”
  “人終有一死,何必拘泥于形式,再說,我的一生,已經足以自傲,難不成,真的要統一地球?有時候,年紀大了,想法會很多很多,也會反省一些,過去的,無論對錯,都讓他過去吧。”
  “好胸襟!”王蠢贊嘆,他一直以為偉人會放不下一下東西,卻是沒有想到他居然如此豁達。
  “如果你每天看到千千萬萬人的思想,如果你被禁制在一個地方四十年,你就會想很多很多,你曾經在乎的,曾經重視的,其實都是微不足道的。”
  “這個……我還很小……沒辦法領悟。”
  “你慢慢會領悟的,因為,你是修真者。”
  “咦,對了,你是被誰禁錮在這個地方?難道是因為肉身被困?”王蠢好奇的問道。
  “我自己。”
  “啊……”王蠢一臉目瞪口呆。
  “是的,我自己,當初,我只有用這種方式,才能夠獲得足夠的信仰之力來維持不朽的精神。”
  “哦……我明白了我明白了,你不是修真者,必須要在固定的地方吸收信仰之力,所以,你選擇了肉身所在地,但因為你不是修真者,靈魂無法固定在一個地方,所以,你選擇被禁錮在這里,接受來之于信徒的信仰之力……但是,我還是不明白,既然你自己留在這里,理論上,你是可以離開的啊!”
  “當初幫我的修真者出了意外。”
  偉人眉宇之間,露出一絲慍怒,當王蠢看到那怒意的時候,莫名的,他想起了一句話——天子一怒,伏尸百萬!
  “什么意外?”膽戰心驚的王蠢問道。
  “他瀕臨死亡,傳信來說被教廷伏擊。”
  “教廷!又是教廷!!”王蠢咬牙切齒道。
  “你和教廷有仇?”
  “有,不共戴天!”
  “你知道當年我為什么要發動破四舊的運動嗎?”
  “為什么?”
  “新中國建國之初,愚昧者眾多,各類廟宇林立神州大地,神祗千奇百怪,宗教在中國可以說是一盤散沙,一個道士,一個和尚,一座道觀,一座廟宇,就是一個宗教,就是一個傳承,大家打著宗教的旗號,卻沒有宗教的凝聚力,而教廷就不一樣,他們有組織,有紀律,有資金,以當時愚昧的環境,如果不破而后立,那么,整個中國,很快就會淪陷……”
  “原來是這樣……”王蠢合不攏嘴。
  “無神論破四舊打壓的本土宗教信仰,摧毀了大量的文化古跡,造成了文化斷層,但效果也是顯而易見的,在那種大環境之下,教廷的勢力被完全隔絕在外,為中國本土宗教打造了一個發展空間。”
  “原來如此。”
  王蠢一臉恍然大悟,他想起了當初通過蘇雪找他的人,據蘇雪說,他們都是宗教管理局的人。
  如果偉人的意圖是真的,那么,很有可能,宗教管理局事實上就把中國本土宗教擰成一股繩來對抗教廷的入侵。
  對于偉人的話,王蠢也不敢盡信,畢竟,當年蔣光頭就通過日記洗白自己,偉人也很有可能通過這種方式來為自己當初犯下的錯誤找借口。
  當然,是真是假王蠢并不感興趣,他只關心結果。
  查看資料可以看出,偉人時代,教廷在中國的影響力幾乎為零,而最近幾十年的改革開放,教廷的發展和中國的經濟發展一樣迅猛,這是鐵一般的事實。
  在凝聚力上,中國本土的宗教遠遠不如教廷,這也是殘酷的現實……
  ……
  “決定了沒有?”就在王蠢思忖之間,偉人淡淡的問道。
  “決定了。”
  “如何?”
  “很抱歉。”
  “不用,年輕人,再見!”
  偉人笑了笑,大步離開,在消失之際,轉身朝王蠢揮了揮手,就在那揮手之間,王蠢感概萬千,他有一種時間倒流的感覺,那揮手的動作,與偉人曾經站在城樓上朝千千萬萬人揮手的姿態神態都是一模一樣。
  偉人離開了王蠢神念。
  當感受到偉人的精神力徹底消失之后,王蠢一陣莫名的失落。
  王蠢沒有想到偉人居然會如此的坦然接受他的決定,甚至于,他都沒有問原因,那轉身的動作,也沒有絲毫拖泥帶水……
  ……
  堵了足足兩個小時的車流終于動了。
  王蠢一直到那宏偉的建筑物消失,這才扭回頭,心中總是有那么一絲淡淡的惆悵。
  “師傅,開快點。”
  王蠢又回頭看了一眼那棟宏偉建筑物的方向,催促了一下的士司機。
  沒有人知道王蠢剛才與偉人交流時候需要多么強大的意志力才能夠控制住帶走那偉人靈魂的沖動。
  果然厲害!
  回憶著剛才交流的過程,王蠢突然有一種驚心動魄的感覺,他發現,至始至終,他都被偉人左右著說話的節奏,而在對話之中,偉人又有意無意之間為以往犯下的一些錯誤開脫。
  很顯然,他試圖說服王蠢。
  “奶奶的,還好老子有鋼鐵一般的意志力。”王蠢嘿嘿一笑,摸了摸手中的煉妖壺。
  其實,也并不是王蠢有多么堅強的意志力,最主要的是,他手中的煉妖壺能夠讓他的大腦保持一絲清明……
  ……
  一路胡思亂想,的士到達了目的地——丁家府邸。
  “咚咚咚咚咚咚……”
  王蠢敲門敲得震天響,但是,半天沒有人開門。
  “老頭子這是干嘛呢?
  王蠢郁悶的撥打丁老的電話,讓王蠢郁悶的是,丁老的電話倒是打通了,但是,卻沒有人接。
  看來,只有打丁智慧的電話了。
  想到丁智慧那飽滿婀娜的身材,王蠢忍不住舔了一下嘴唇。
  “我靠,電話呢?”
  讓王蠢想死的心都有的是,他的手機里面居然沒有丁智慧的電話。至于是不是忘記儲存了丁智慧的電話還是壓根就沒有她的電話,王蠢已經忘到九霄云外了。
  怎么辦?
  王蠢想了想,也無處可去,干脆坐在聯排別墅對面的一棵香樟樹下面等。其實,王蠢是不等不行,因為,遲些時候所長就會過來拜訪丁老,如果他不在這里,丁老肯定會把所長拒之門外。
  這一等,居然等到了下班的時候,這才看到丁智慧一手提包,一手提著水果蔬菜匆匆忙忙的走了過來。
  “美女,一個人嗎?”看到丁智慧后,王蠢連忙起身繞到丁智慧的背后,輕輕攬住丁智慧那纖纖玉腰。
  “啊……”
  丁智慧嚇得尖叫聲,回頭一看,氣得把手中的蔬菜一股腦的往王蠢頭上扔了過去。
  “喂喂,你不用這么激動吧。”眼看著蔬菜水果鋪天蓋地的砸過來,王蠢連忙催動靈氣,把蔬菜水果一股腦的收入了空間戒指里面。
  “人嚇人會嚇死人的好不好。”丁智慧嗔怒的看著王蠢,沒好氣道:“我的蔬菜呢?”
  “在呢在呢,進去之后給你。”
  王蠢一臉諂媚的摟住丁智慧的腰肢,丁智慧拍了王蠢的手兩下,王蠢不松,便也不管他,自顧自的走到別墅門前,掏出鑰匙打開門。
  “我都來了快兩個小時了,丁老呢?”
  “他在家里啊!咦……肯定是在地下室,你為什么不打電話?”
  “大姐,我打電話了,沒有人接。”
  “哦……那肯定是把手機忘上面的,嘻嘻……手機在這里!”丁智慧帶著王蠢走到客廳,果然,丁老的手機擱茶幾上面。
  “你們家不是有個保姆的嗎?”王蠢問道。
  “她女兒生了,請了一個月的假,不想換人,所以,就沒有請人……咦,我的菜呢?”
  “我們去廚房。”
  “干嘛?”丁智慧臉上莫名的一紅,她想起了上次被王蠢在廚房非禮的情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