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穿越者》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祖神不和(即將完本)(04-18)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抗擊打術(04-18)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智取神獸(04-18)     

最強穿越者647 不朽的精神

秦府就是個威力十足的火藥桶。
  王蠢很清楚,秦府雖然對這個世界充滿了好奇心,但是,他卻絲毫沒有想要融入這個世界的想法,更沒有絲毫的敬畏之心,他只是想了解這個世界,然后幫助始皇帝征服這個世界。
  在數次的試探之中,王蠢發現,秦府復活始皇帝可以說是心堅似鐵,哪怕是毀滅地球的核武器,也無法掐滅他瘋狂的想法。
  王蠢也相信,任何只要挑動了秦府的利益,他都會毫不遲疑的出手殺人,在他眼里,根本就沒有法律,哪怕是有,也絕不會是現代的法律,而是大秦帝國的法律。
  也正是上述原因,王蠢帶著秦府,總有一種坐在火藥桶上的感覺,生怕不慎便點燃。
  唯一能夠約束秦府的方法就是讓他不要因為一些小事打亂復活秦府的節奏,復活始皇帝,才是秦府最關心的大事。
  現在,王蠢最想知道的就是秦府在大秦帝國時候的身份。
  知己知彼百戰百勝!
  只有知道了秦府的真實身份,才能夠投其所好,或者說利用其弱點加以應變,而目前,王蠢對秦府的身份一無所
  在生活之中,王蠢也曾經下工夫注意過秦府,但是,沒有任何意義,秦府這個的生活枯燥無趣,整天除了看書還是看書,最讓王蠢郁悶的是,他關注著關注著,就會忘記了秦府的存在,秦府總是能夠讓人無視他,變成一個透明隱形的人……
  ……
  告別了秦府,王蠢直奔歐陽媚媚提供的地址。
  王蠢雖然來過帝都,但對帝都的概念就是一些高層建筑物和如同蜘蛛網一般的道路,其中,就包括氣勢磅礴的鳥巢。
  對于交通,王蠢更是兩眼一抹黑,也不知道坐地鐵,他唯一的辦法就是叫上一輛的士,報上自己的目的地。
  不過,王蠢對帝都的的士司機印象還不錯,一個個很熱情,而且健談善侃,有問必答,知道很多道聽途說的小道消息,總是會讓你忘記旅途的寂寞。
  慣例,王蠢叫上了一輛的士。
  “哈哈哈,兄弟,你這地址可遠了,而且會堵車,還要經過廣場,如果坐地鐵的話,前前后后加起來,估摸著也就一個小時,你還是坐地鐵去吧,便宜,快捷。”的士師傅看了一眼王蠢的地址笑道。
  “要經過廣場?”王蠢心神一動,他想到了狼人所說的偉人。
  “是的。”
  “師傅,沒事,如果堵車,我多給你點錢,雖然來過幾次帝都,還真沒好好看過帝都一眼,就當開開眼界吧。”王蠢嘿嘿笑著把幾張紅色的人民幣遞給的士師傅。
  在這個物欲橫流的社會,只要你舍得花錢,總是能夠讓你得到頂級的服務。
  “好吧,既然你這么想,那就恭敬不如從命。”的士師傅自然是不會拒絕發一筆小財。
  沿途,王蠢基本也沒有看什么風景,除了偶爾瞄一眼那些造型特別的建筑物,基本是和司機師傅侃大山,司機師傅約莫四十歲左右,不僅僅是熱情,知識的涵蓋面也極為豐富,似乎,什么事情他都能夠說幾句。
  王蠢不知道,帝都的的士師傅長期耳濡目染,每天都要聽到無數的小道消息,在這種環境之下,眼界自然是要比別的地方的士師傅要開闊得多。
  萬幸的是,堵車并不嚴重,一路雖然走走停停,但還算順暢。
  當然,哪怕是順暢,到達廣場的時候,也走了足足一個多小時。
  “前方就要到紀念堂了。”的士司機一如既往的熱情介紹著沿途的風景和知名建筑物。
  紀念堂!
  王蠢連忙催動靈氣,立刻,神念如同一張大網一般朝外面延伸。
  幾分鐘后,循著的士師傅的目光,王蠢看到了一座雄偉的建筑物。
  建筑物主體呈正方形,有數十根黃色花崗石建筑的明柱,柱間裝有廣州石灣花飾陶板,通體青島花崗石貼面。屋頂有兩層玻璃飛檐,檐間鑲葵花浮雕。基座有兩層平臺,臺幫全部用四川大渡河旁的棗紅色花崗石砌成,四周環以房山漢白玉萬年青花飾欄桿,顯得莊嚴肅穆,氣勢磅礴。
  車輛無法完全靠近。
  王蠢連忙催動靈氣,神念鋪天蓋地的罩向紀念堂……
  ……
  一陣陣奇異的感覺在王蠢的神念之中蔓延。
  隨著神念越來越靠近紀念堂,王蠢感應到了磅礴的力量在涌動,形成了一堵厚厚的無形的墻。
  信仰之力!
  王蠢太熟悉這股力量,因為,在異空間的時候,每每有信徒祈禱的時候,就會散發出這種強大的力量。
  信仰之力可是好東西,王蠢想不到在路上居然還能夠撿到信仰之力,頓時大喜,連忙催動靈氣,試圖吸收信仰之力。
  現在,王蠢的信仰之力只是在身上周轉一下,立刻被,目前,信仰之力對于王蠢來說沒有絲毫的意義,最多,也就是為他人作嫁衣裳。
  當然,王蠢可不這么想。
  王蠢的想法很簡單,如果能夠早點把小黑喂飽,等小黑進化成為真正的窮奇不需要信仰之力后,信仰之力就是屬于他的好東西了。
  靈氣催動之間,浩瀚磅礴的信仰之力如同長江大河之水洶涌過來,勢頭之兇猛,無與倫比,就像千軍萬馬狂奔而至。
  好兇猛的信仰之力!
  感受到那滂湃雄渾的力量,王蠢想也沒想,立刻準備接納,甚至于,他還用金丹期的映像提醒了小黑。
  小黑似乎也感受到了磅礴的信仰之力,無比的興奮,一臉貪婪之色,做好了準備吸收信仰之力的準備。
  蓬!
  那浩瀚的信仰之力猛然撞上了王蠢的身體,讓王蠢驚駭的是,他的身體居然無法吸收那信仰之力,信仰之力直接與他發生了相撞,浩瀚的力量讓他五臟六腑好像被百噸卡車沖撞一般,饒是他鋼鐵一般的身軀也無法承受這突然而至的力量,猛然一下噴出了一口鮮血。
  “嘎!”
  鮮血噴在的士的擋風玻璃上面,嚇得的士師傅一跳,猛然剎住了剎車。
  “你怎么啦?”的士師傅緊張的看著王蠢。
  “沒事沒事,你繼續開。”
  此時,那浩瀚的力量循著王蠢的神念瘋狂的涌過來,王蠢嚇得魂飛魄散,連忙切斷神念,找的士師傅要了一塊抹布,擦拭擋風玻璃上的血跡。
  “真沒事?要去醫院嗎?”
  “沒事,快點走。”王蠢一臉心有余悸,因為,他感受到,空氣中充斥的信仰之力仿佛在搜索一般,飛速的移動,席卷了整個廣場。
  “放我出來!”
  隱隱約約之中,王蠢聽到那棟雄偉建筑物里面似乎傳來聲音,聲音雖然很小,卻有一種莫名的威嚴和壓迫力。
  “你聽到聲音了嗎?”王蠢連忙問的士師傅。
  “什么聲音?”的士師傅一臉茫然之色。
  “有人喊的聲音,說放我出來。”王蠢一臉驚訝的看著的士師傅,他無法理解,那聲音雖然微弱,但卻非常清晰,沒有道理的士師傅聽不到。
  “沒有。你是不是病了?”的士師傅皺眉看著王蠢。
  “咳咳……可能是吧,沒事,你走吧,可能是最近失眠,有些幻聽。”
  “年輕人,你這年紀,要注意保重身體啊!”的士師傅似乎想緩和一下氣氛,調侃道。
  “呵呵……”
  王蠢干笑兩聲,并沒有繼續說話。
  的士師傅不知道,此時王蠢內心的震驚可謂是翻江倒海,無以復加。
  當初,狼人說任何人都不能在紀念堂這一帶橫著走,王蠢還不以為然。王蠢是個修真者,他很清楚,一個凡人擁有再強大的精神力,只要衰老或死亡,其力量都會逐漸的消失,這是自然規律,無人可以逆轉。
  事實上,異空間的九殿已經證實了這一點。
  想當年,九殿可是胳膊上跑馬的漢子,但是,年老體衰之后,再也不復當年之勇,就連操縱一艘飛船,也是力有未逮,這足以說明了問題。
  但剛才王蠢所遇到,卻完全顛覆了他對精神力的認知。
  一個人的精神真的能夠不朽?
  突然,王蠢想到了一個問題。
  精神不朽,勢必要有很多人崇拜敬仰,似乎,這還真不沖突,因為,信仰之力為精神力提供了延續的土壤。
  難道那偉人的魂魄一直以精神力的形式存在在這個空間?
  想到這里的時候,王蠢感覺嘴里咸咸的,下意識的用手抹了一下,只見受傷盡是觸目驚心的鮮血。
  好強悍的精神力量!
  看著手上的鮮血,王蠢臉上泛起一絲苦笑。
  只從達到了金丹期之后,王蠢對自己的力量可謂是充滿了自信心,但今天,可是讓他受到了打擊,他還沒有和正主兒碰面,就被那浩瀚的力量擊得口吐鮮血,潰不成軍。
  想到剛才那磅礴無匹的力量,王蠢依然心有余悸。
  不對!
  我和他無冤無仇,他為什么要攻擊我?
  難道想占有我的軀殼?
  也不對,無論是信仰之力還是精神之力,都沒有奪殼的能力,哪怕是散仙小倩,也無法隨意奪人軀殼。
  難道他被困在了這里?
  難道他要我救他出來?
  突然之間,王蠢恍然大悟,因為,他當時依稀聽到有人喊放我出來,很顯然,那不朽的精神力量被困在了這里……
  ……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