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穿越者》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祖神不和(即將完本)(04-18)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抗擊打術(04-18)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智取神獸(04-18)     

最強穿越者645 誰怕誰


  “撲通!”
  慘劇沒有生,在眾目睽睽之下,原本一副視死如歸的五少直挺挺跪在了地上。
  面對王蠢的強勢,五少已經沒有任何選擇。
  事實上,被割掉一只耳朵,已經足夠讓五少看清形勢,他只是想讓王蠢給他一個臺階,但是,王蠢壓根就沒有臺階給他,除了屈服,他沒有第二個選擇。
  “好好,我就喜歡你這種能屈能伸能忍胯下之辱的人!”看著眼前跪的整整齊齊的一群年輕人,王蠢意氣風的哈哈大笑道:“以后,這地盤被我罩了,看你一次打一次,咦,不是打,見一次割掉你一樣東西,先從耳朵開始。”
  五少牙齒都快咬碎了,但是,形勢沒人強。
  “我們走。”
  王蠢朝歐陽媚媚揮了揮手,立刻,一群擠成一團的少女急忙跟隨著王蠢離開了。
  此時,酒吧門口,已經聚集了至少三百多人,人們膽戰心驚的目送著王蠢這個心狠手辣的家伙離開。
  一路上,悍馬車里面安靜得令人窒息。
  一群少女都不敢看王蠢,唯獨,歐陽媚媚一臉得意洋洋的表情,顯然,王蠢的表現為她掙足了面子。
  自始至終,秦府都沒有出聲。
  對于秦府來說,王蠢剛才的表現實在是太小兒科了,事實上,秦府非常不滿王蠢這種做法,在他看來,最好的辦法就是斬草除根,以絕后患。
  當然,沒有人知道秦府的想法,也沒有人在乎秦府的想法,因為,絕大部分的時候,沒有人會注意到秦府,他就像一個透明的人,人們總是忘記他的存在。
  秦府只有在出手的時候,才會引起別人的重視。
  “我們住在這里?”當悍馬停在一座酒店門口的時候,王蠢問道。
  “是的,我已經開好房間了。”歐陽媚媚點頭。
  “好吧,各位美女,今天就到此為止吧,以后,大家還是不要在酒吧混了,因為,蠢哥沒有住在帝都,幫你們一次只是一次,那五少不會善罷甘休的,肯定會伺機報復,你們最好還是回避一下。”
  一群少女連連點頭。
  事實上,哪怕是王蠢不交代,一群少女短時間也是絕不會去酒吧玩耍了,畢竟,今天生的事情實在是太恐怖了,完全出了她們的思維范疇。
  此時,王蠢已經現,這群少女的膽子并不大,比起當初的小太妹歐陽媚媚來說,根本就不在一個級別,很顯然,不是她們帶壞了歐陽媚媚,而是歐陽媚媚帶壞了她們。
  目送著一群少女離開之后,歐陽媚媚帶著王蠢和秦府進了房間。
  開了兩個房間。
  原本,兩個房間是歐陽媚媚一間,王蠢一間,歐陽媚媚沒有想到王蠢還帶了秦府。
  當然,這并不影響,因為,歐陽媚媚壓根就沒有想一個人睡一個房間,她絞盡腦汁費盡心思,就是為了制造與王蠢單獨相處的機會。
  安頓好了秦府之后,歐陽媚媚帶著王蠢到了另外一個房間里面,剛進房間的門,歐陽媚媚反身一下緊緊的抱住了王蠢的虎軀,一張貌美如花的臉靠在王蠢的寬厚的胸膛上。
  “蠢哥,我好想你。”歐陽媚媚輕輕的呢喃著。
  “媚媚,我們不能這樣……”王蠢僵硬著身體,克制著強烈想要抱住歐陽媚媚的欲望。
  “抱抱也不行嗎?”歐陽媚媚嘟著嘴,抬頭看著王蠢。”……可以。”
  看著歐陽媚媚可愛的樣子,王蠢終究還是克制不住,輕輕的攬住了歐陽媚媚嬌柔的身子,他感覺到,歐陽媚媚的身子在微微顫抖著。
  “蠢哥!”歐陽媚媚突然輕輕的抽泣起來。
  “啊……媚媚,你干嘛?是不是有人欺負你了?”王蠢嚇了一跳。
  “沒有,我只是太激動了,我以為……我以為再也見不到你了……”歐陽媚媚仰望著王蠢,潔白無瑕的臉上,留下兩行清淚。
  “我又沒有死。”
  “不是……我以為……以為……沒事……沒事了……我知道蠢哥對我好,我知道了……我知道了……”歐陽媚媚抹著眼淚,還掛著淚花的臉上笑得無比的開心。
  “你故意鬧事?”王蠢心中一動,讓從歐陽媚媚的畫外音中聽出了端倪。
  “……沒有沒有。”歐陽媚媚連連搖頭。
  “媚媚,我把你當妹妹一樣……”
  “我呸,你姓王,我復姓歐陽,我才不是你妹妹呢。”歐陽媚媚兩根白皙的手指頭放在王蠢的嘴唇上面。
  “可是,我和你姐……”
  “我才不管你和我姐,哪怕你是我姐夫,我也不是你的妹妹,最多算是姨妹子,嘻嘻,不是說姨妹子的屁股姐夫要占一半嗎?”歐陽媚媚咯咯笑道。
  “我可沒興趣。”王蠢苦笑。
  “你再說一次!”歐陽媚媚一臉嫵媚的看著王蠢,“上次是誰把我給睡了?!”
  “我……我……我……我該死還不行。”王蠢劈頭給了自己一巴掌。此時,王蠢恨不得一頭撞死算了,真個是一失足成千古恨啊!王蠢非常郁悶,他可是自詡為萬花叢中過片葉不沾身,現在卻硬是被歐陽媚媚這個小太妹吃得死死的。
  王蠢相信,歐陽媚媚就是吃定了他,才敢在外面惹是生非,為的就是讓他過來救場。
  “哼,偷吃了就想跑,沒門!”歐陽媚媚嬌笑道。
  “再也不敢了。”王蠢哭喪著臉哀嚎。
  “這次,不是偷吃,是光明正大的吃。”歐陽媚媚捧住王蠢那輪廓分明的臉,一臉癡迷的半閉著眼睛,一副任君采摘的模樣。
  “媚媚,我真不敢了,我找你姐姐有很重要的事,麻煩你……”
  “你不要我,我就不告訴你姐的下落。”歐陽媚媚威脅道。
  “好吧,我自己找還不行。不早了,你早點回家睡覺吧。”
  王蠢此時只想快點把歐陽媚媚這個小妖精打走,再不走,他還真有點控制不住了。其實,如果不是歐陽卿卿,王蠢早就把歐陽媚媚就地正法了,使其成為千人斬之一,但因為歐陽卿卿,寧可錯殺一千也不放過一個的王蠢也有心理障礙——太熟了,不好下手啊!
  “好啊,我現在就給我姐打電話。”歐陽媚媚自顧自坐到床沿邊,掏出手機。
  “啊……不行不行!”
  王蠢頓時大驚失色,一個箭步沖到歐陽媚媚身前搶手機,但是,歐陽媚媚一下把手機往背后一藏,王蠢撲了個空,反而把歐陽媚媚撲到在了床上。
  “你不會撥出去了吧?”王蠢心急如焚,渾然忘記了自己把歐陽媚媚壓在身下,只是想把歐陽媚媚的手機奪過來。
  “撥了。”歐陽媚媚生氣的看著王蠢。
  “姑奶奶,求你了,上次就把你姐給傷透了心,這次不能傷她的心了,媚媚,求你。”王蠢哀求道。
  “親我。”歐陽媚媚明亮的眸子盯著王蠢。
  “媚媚……”
  “親不親?!”歐陽媚媚繼續威脅。
  “我親我親還不行!”
  “還要按摩,像幫我療傷的時候一樣……”歐陽媚媚的聲音如同夢囈一般。
  “媚媚,這樣不好……”
  “蠢哥,我自愿的,我要……”歐陽媚媚低聲的呢喃。
  “我靠,誰怕誰啊!”
  “咔嚓!”
  王蠢赫然如同一頭暴怒的野獸一般撕裂了歐陽媚媚的衣服,露出了雪白耀眼的肌膚,“嚶”歐陽媚媚出一聲蝕骨銷魂的呻呤。
  沒有溫柔,沒有甜言蜜語,有是只是狂野粗暴。
  王蠢如同一頭非洲大草原野牛,在肥沃的大草原上縱橫馳騁著,身下那雪白柔軟的身子婉轉嬌-啼,承受重狂風暴雨一般的侵犯……
  ……
  云收雨歇。
  歐陽媚媚如同一只小貓一般卷縮在王蠢的胸口。
  “我是一錯再錯。”王蠢輕輕撫摸著那光潔如玉一般的肌膚,無奈的深深嘆息了一聲。
  “你不開心嗎?”歐陽媚媚慵懶的眼神看著王蠢,一雙柔軟的雙手在王蠢寬厚的胸膛上輕輕的撫摸著,小鳥依人,無比的溫柔,再不復太妹的刁鉆潑辣。
  “……我……我不知道,我是男人,男人是很難拒絕一個漂亮的女人,但是……但是,你是歐陽卿卿的妹妹,我們不能這樣……”王蠢悔斷肝腸。
  “如果我不是歐陽卿卿的妹妹呢?”
  “啊……”
  “是不是照上不誤?”歐陽媚媚吃吃的笑著。
  “咳咳……看情況啦。”王蠢老臉一紅。
  “回答我,如果我不是歐陽卿卿的妹妹,你會不會拒絕和我上床?”歐陽媚媚無暇的玉臂摟抱著王蠢的虎軀,豐滿的雙峰擠壓著王蠢的胸膛,如同一座熊熊燃燒的火山。
  “我……”
  “回答我!”歐陽媚媚爬在了王蠢的身上。
  “啊!”
  王蠢沒有回答,喉嚨里面出一聲如同猛獸的低吼,猛然翻身,把那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身子狠狠的壓在了身下,強壯的身軀噴著無窮無盡的力量……
  ……
  “蠢哥,你好厲害。”歐陽媚媚嬌柔無力的依偎在王蠢的懷里。
  “還不是你個小妖精太勾引人了。”王蠢惡狠狠的在歐陽媚媚身上狠狠的掐了一把,“這是最后一次,我們不能這樣,如果你姐姐知道了,會恨我一輩子的。”
  “一輩子有多長?”歐陽媚媚幽幽的問道。
  “這……中國人的平均壽命有七十五歲,一輩子,至少也有七十五年。”王蠢遲疑了一下道。
  “人的一生很短暫,如用白駒過隙,轉眼便過去了。”
  “轉眼也有七十五年。”王蠢不以為然,他長期用這一套給別人洗腦,別人給他洗腦用這一套顯然是行不通的。
  “七十五年很長嗎?懵懵懂懂年少無知的時候二十年,拼搏奮斗二十年,為子女后代二十年,剩下十五年,年老體衰,等待死亡。想想,人生,有為自己的時候嗎?”歐陽媚媚嘆息一聲。
  “……媚媚,你太早熟了。”王蠢一愣。
  “如果我不早熟,我們會在一起嗎?”
  “……”王蠢無言以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