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穿越者》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祖神不和(即將完本)(04-18)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抗擊打術(04-18)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智取神獸(04-18)     

最強穿越者644 殺機凜然

“快點!”
  五少催促一群年輕人動手,一群年輕人顯然也是騎虎難下,畢竟,五少是他們一群人的老大,現在五少被傷了,他們如果不動手,以后也就別混了。
  “動手!”
  一個年輕人咬了咬牙,低吼了一聲,當先沖向王蠢。
  “蓬!”
  王蠢腳下微微一動,側身躲過了鋒利的匕首,劈頭一拳砸在那年輕人臉上,一聲令人心悸的撞擊,那年輕人仰面倒在了地上,滿臉鮮血,慘不忍睹。
  就在那年輕人沖上來的一瞬間,其他的年輕人也嗷嗷直叫的沖了上來,只是,還沒有等他們近身,當先的年輕人已經被王蠢一拳干翻在了地上,一個個臉上的表情頓時石化了。
  “過來啊!老虎不威,當老子是病貓啊!”
  王蠢桀桀怪笑著朝眾人走過去,眾人紛紛后退。
  “跪不跪?!”王蠢徑直走到了那鮮血披面的年輕人面前,一腳踩在年輕人的一根小指頭上,陰森森的問道。
  “不跪!”
  “咔嚓!”
  王蠢腳下輕輕用力,只聽到一聲骨頭破碎的聲音,緊接著,是那年輕人撕心裂肺的哀嚎聲。
  “跪不跪?”
  王蠢的腳并沒有停,慢慢的移到了另外一根手指頭上。
  “我……”
  “咔嚓!”
  又是一聲令人心悸的骨頭破碎聲音,年輕人拼命的掙扎著,想抽出自己的手,但是,王蠢的那只腳,仿佛有萬鈞之重,任憑他哀嚎掙扎,紋絲不動。其實,不僅僅是那只手,年輕人感覺,自己的身體都好像被一股無形的力量控制著。
  “跪不跪?”
  這一次,王蠢的腳移到了年輕人的手掌上。此時,圍觀的人背脊都是一陣冷,就是和歐陽媚媚一起的一群少女,都下意識的后退了幾步,臉上露出了驚恐之色。
  無論是歐陽媚媚一行人還是五少一群年輕人,他們都算是見過世面,動刀動槍的不是沒有見過,打架斗毆更是家常便飯,但是,他們在惹是生非的時候,多是腦袋熱的殺來殺去的,像王蠢這種慢吞吞的折磨,還是第一次見到,人們感受到了一股深入骨髓的恐懼和害怕。
  “跪跪跪跪……”
  年輕人已經嚇得魂飛魄散,嘴里連連狂喊。
  “跪好了!”
  王蠢緩緩的松開腳,一臉獰笑的盯著那年輕人。最新章節全文閱讀www.Mianhuatang.cc
  “撲通”那年輕人毫不遲疑的跪下了,他從王蠢那猙獰的笑容看出,只要他有絲毫的遲疑,對方就會毫不遲疑踩碎他的手掌。
  “你們跪不跪?”
  王蠢兇殘的目光落在了一群嚇壞了的年輕人身上。
  此時,王蠢就像一頭充滿了野性的草原雄獅,而一群年輕人,則變成了瑟瑟抖的小羊羔。
  事實上,王蠢的強大遠遠過了雄獅,而一群年輕人與王蠢的差距,根本不是獅子與小羊羔的差距。
  王蠢在異空間,可是在尸山血海中爬出來的,地球上的混混和他比起來,根本就不是一個位面。
  “拼了!”
  一個年輕人朝眾人望了一眼,然后,互相點了點頭,然后,很有默契的一點一點的逼向王蠢。
  不得不說,這群年輕人還是有些打群架的經驗,他們從一開始那個年輕人一拳就被王蠢放到就看出,王蠢是練家子的,碰上這種人,要嘛是一哄而散,要嘛是一起上抽冷子來一下。
  正所謂是雙拳難敵四手,英雄難敵人多,幾個年輕人一起上,哪怕是一個人被王蠢放到,其他的人也可以趁機干翻王蠢。
  此時,人們已經王蠢,王蠢可是被那胖子捅了一刀連一滴血都沒有流。當然,胖子捅王蠢的時候,五少一群人并沒有在現場,他們不知道。
  五少一群人沒有看到,但是,圍觀的人都看到了。
  現在,所有的人都不看好五少一群人,因為,他們曾經看到過王蠢被捅了一刀沒有一點事……
  ……
  “自作孽不可活!”
  眼看著一群年輕人緩緩逼過來,王蠢深邃的眸子掃了眾人一眼,箕張的十指慢慢收緊,骨頭出一陣“噼噼啪啪”的聲音,駭人聽聞。
  此時,圍觀的圈子越來越大了,很多酒吧里面的人都跑出來看熱鬧。
  很多人都認識五少,沒有看到開始的人都為王蠢捏了一把汗。
  在這個酒吧混的,哪怕是不認識五少,也是知道五少這個人。
  五少很有錢,這是無須質疑的,因為,他身邊長期帶著一群馬仔,以他馬是瞻。
  五少很有勢,這也是無須質疑的,因為,他經常在酒吧惹是生非,但是,他從未曾被抓進去過。
  綜合上述兩點,五少平素在這一帶,不僅僅是這間酒吧,都是橫著走的,附近學校的一些女生深受其害,就連酒吧的老板也是委曲求全,生怕惹怒他……
  ……
  就在眾人為王蠢捏了一把汗的時候,一直屹立不動的王蠢反而大步向幾個年輕人走了過去。
  “上!”
  一個年輕人生怕王蠢各個擊破,一聲暴喝,揮舞著手中的鋒利匕朝王蠢沖了過去。
  與此同時,另外幾個年輕人紛紛沖向王蠢。
  這群長期在街頭斗毆,也懂得一些配合之法,就在眾人紛紛沖向王蠢的時候,有一個家伙居然繞到了王蠢的背后,準備偷襲。
  可惜,王蠢就是市井出身的混混,沒有人比他更熟悉街頭斗毆的一些技巧,在他面前玩這些小名堂,無異是關公面前耍大刀。
  王蠢出手了。
  王蠢沒有給他們絲毫機會,也懶得表演那些華麗的動作,他的動作狂野迅捷,干凈利落,一擊即中,拳頭在空中掠出無數的殘影,如同一把如同閃電一般的鐵錘。
  “啊……”
  “啊……”
  “啊……”
  ……
  慘叫聲不絕入耳。
  圍觀的眾人此時感覺一陣眼花繚亂,一群年輕人便被王蠢擊倒在地上,最慘的是那繞到王蠢背后的年輕人,直接被王蠢的鐵拳把鼻梁骨打碎了,鮮血狂奔,一雙手捂都捂不住,不停的出殺豬般的嚎叫聲。
  “跪下!”
  王蠢一腳踩在一個年輕人的手掌上,沒有絲毫感情的聲音仿佛至地獄一般。
  “撲通!”
  那年輕人沒有絲毫的猶豫,直挺挺的跪在了地上。
  “不錯,做人就應該這樣,能屈能伸,方為大丈夫!你,你你,還有你,都過來,和他跪在一起,整齊一點。”
  王蠢桀桀的怪笑著,目光落到了旁邊一群倒在地上的年輕人身上。
  一群年輕人沒有是說話,他們已經失去了挑戰王蠢的勇氣,一個個埋著頭,紛紛爬到一起,整整齊齊的跪成一排。面對王蠢這樣的強者,沒有人愿意做出無謂的犧牲,血淋淋的前車之鑒就在眼前。
  “還有你!”
  終于,王蠢的目光落在了五少的身上。
  “除非你殺了我!”
  五少雙拳緊握,惡狠狠的盯著一群年輕人,胸腔急劇的起伏著,仿佛要爆炸一般。
  “呵呵,殺了你且不是便宜了你,不過,我可以割掉你的耳朵,割掉你的鼻子,再割掉你的耳朵……咦,你不是說要讓我坐一輩子的輪椅嗎?行,我就抽掉你腳筋,嘿嘿……”
  王蠢從地上撿起一把鋒利的匕,慢條斯理的走到五少面前。
  “你知道我爸是誰嗎?”五少一臉兇殘的看著王蠢。
  “哈哈哈哈……我管你爸是誰,肯定沒有我爸有錢,所以,我沒有興趣知道。”王蠢哈哈大笑,拿著匕,彎腰在五少的臉上比劃起來,仿佛是在決定從哪里下刀。
  “你敢……啊……”
  五少一句話還沒有落音,只見王蠢手中刀光一閃,然后,耳朵一涼,便傳來一陣劇烈的疼痛,五少用手一摸,滿手鮮血,他的一只耳朵已經不見了,頓時出一陣撕心裂肺的慘叫。
  此時,周圍的人越來越多,至少聚集了兩百多人,圍攏成了一個巨大的圈子。
  人雖然多,卻是一陣令人窒息的安靜。
  每一個人都是背脊一寒。
  一開始,人們以為王蠢只是嚇嚇五少,卻是沒有想到,只是一句話,王蠢便割掉了五少的一只耳朵,動作干凈利落,毫不拖泥帶水。
  現在,哪怕是王蠢說要割掉五少的腦袋,人們都會相信了。
  一群少女更是嚇得瑟瑟抖,互相抱成一團,她們做夢都沒有想到一開始看起來膽小如鼠的王蠢居然會如此的生猛。
  反倒是歐陽媚媚并沒有什么害怕,畢竟,當初她和王蠢曾經干過殺人的勾當,這種割掉耳朵根本就算不了什么。
  不過,歐陽媚媚此時也是懊悔不已,因為,她也只是想教訓一下五少,卻是沒有想到王蠢會把事情鬧這么大。
  開弓沒有回頭箭!
  ……
  “我還給你一個機會,如果你現在跪下,這只耳朵你可以拿回去,如果你不跪下,我不僅僅是要割掉你的耳朵鼻子嘴巴和抽掉你的腳筋,還要把它們通通帶走,到時候,你哪怕是有錢,也沒有辦法再長出新的耳朵鼻子嘴巴。”
  王蠢一手擰著那只血淋淋的耳朵,一臉燦爛的笑容,當然,在五少的眼里,王蠢的笑容如同魔鬼一般,一點也不燦爛。
  五少咬著牙關,死死盯著王蠢。
  如果目光可以殺死人,此時,王蠢已經被五少殺死不知道多少次。
  可惜,目光是無法殺死人。
  “好吧,不跪就不跪,我也不勉強你。”
  王蠢嘆息了一聲,緩緩舉起手中血淋淋的匕。
  看著王蠢緩緩舉起手中血淋淋的匕,氣氛遽然變得緊張起來,周圍的人心臟瘋狂的跳著,仿佛要從嗓子眼里跳出來一般,很多膽小的,已經閉上了眼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