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穿越者》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祖神不和(即將完本)(04-14)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抗擊打術(04-14)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智取神獸(04-14)     

最強穿越者643 狠角色

看著那胖子逼過來,王蠢長嘆了一聲,這個世界,永遠不缺少不知死活的白癡。
  王蠢沒有動,靜靜的看著胖子走過來,就在這個時候,他身邊的秦府大步走向了胖子。
  “秦大哥!”
  王蠢大驚失色,一把抓住了秦府的胳膊。
  就在王蠢抓住秦府胳膊的一瞬間,胖子手中的水果刀刺入了王蠢的腰部。
  世界仿佛突然之間安靜了一般。
  整個酒吧門口變得落針可聞,所有看熱鬧的人都是一臉驚訝的看著眼前的一幕,就連胖子的一些同伴,都是一臉不可思議的表情。
  沒有人想到胖子會突然出手。
  甚至于,胖子自己都沒有想到,當他手中的水果刀刺入了王蠢的腰部的時候,他的表情一下呆滯了,半晌,才反應過來自己闖禍了,肥胖的身體連續的后退,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啊……”
  歐陽媚媚先是一愣,旋即發出一瞬間超分貝的尖叫聲,發瘋的撲向王蠢,而此時,那把水果刀,還刺在王蠢的腰部。
  歐陽媚媚尖叫的聲音如同平靜的湖面扔進了一顆炸彈一般,那胖子的一些同伴清醒過來,一哄而散,生怕惹上官司。
  看著歐陽媚媚那傷心欲絕的表情,王蠢嘆息了一聲——剛才他沒有躲避,為的就是給她一個深刻教訓。
  想到這里,王蠢抓住秦府的身體變得搖搖欲墜。
  王蠢現在可是金丹期的高手,別說是一刀,哪怕是千刀萬刀,也不一定能夠殺死他,他希望能夠給歐陽媚媚這種惹是生非的性格一個警醒。
  沒有人知道,王蠢扶住秦府的手,其實是牢牢抓住秦府,不讓他出手傷人。
  秦府知道王蠢的底細,自然是沒有把王蠢的傷勢放在眼里,感覺到王蠢不想讓他出手,也就懶得出手,屹立不動,看著王蠢演戲。
  “快打電話!”歐陽媚媚沖背后的一群少女歇斯底里的大聲咆哮。
  “不用,我們直接去醫院。”
  王蠢憋著一股氣,讓臉上看起來慘白無色。
  “蠢哥,對不起……”歐陽媚媚抽泣著。
  “沒事……”
  就在此時,那一屁股坐在地上的胖子爬了起來,一溜煙的朝圍觀的人群外面跑出去。
  “蓬!”
  一聲悶響中,胖子被一腳踢中,猝不及防,不停的后退,一直退到王蠢的身前,然后,撲通一下摔在了王蠢的腳下,如同一條巨大的蛆蟲在扭動掙扎。
  一陣令人窒息的安靜。
  在人群之中,走出來一群人。
  為首的是一個身材高大,身穿一件黑色風衣的年輕人,在他的身后,跟隨十幾個穿著講究的年輕人。
  “五少。”歐陽媚媚聲音顫抖著喊了一聲。
  王蠢發現,歐陽媚媚臉色都變得了,身軀也在微微發抖,而那一群少女臉上也露出了驚惶之色。
  “你們在這里干什么?”被稱為五少的年輕人從容不迫的走到王蠢面前,上下打量了一眼王蠢后,目光落到了歐陽媚媚的身上。
  “我……我們……我來喝酒的……”歐陽媚媚支支吾吾道。
  “喲,我說的話是放屁嗎!為什么還要在這里喝酒?”五少陰陽怪氣的看著身后的那個皮衣皮褲的少女。
  “我們……”少女不敢看五少的眼睛,低垂著頭說不出話來。
  “五少,我朋友受傷了,我們得先去醫院,下次……”
  “這種窩囊廢死了就死了,管他作甚。”
  “五少……”
  “媚媚,正主兒是他?”一直冷眼旁觀的王蠢突然開口問道。
  “啊……”歐陽媚媚沒有想到身受重傷的王蠢居然會說話,一下沒有反應過來。
  “哈哈哈哈哈……原來他是你們叫來的幫手,哈哈哈哈……”五少先是一愣,旋即反應過來,仰脖子哈哈哈大笑起來,一臉狂妄。
  “媚媚,既然被我遇上了,就幫你一次,說,是怎么一回事?”王蠢淡淡的看著歐陽媚媚。
  “蠢哥,你……你……”
  “我沒事,說吧。”
  “我們每次都是在這酒吧喝酒,五少叫她陪酒,然后,我們發生了幾次沖突……之后,五少說,見我們一次就打一次……”
  “……”
  王蠢一臉苦笑。
  歐陽媚媚雖然說得含糊不清,但是,他能夠猜出一個大概的狗血情節,估計也就是一群少女在這里喝酒,被五少看上了,但一群少女也是帶刺的玫瑰,壓根就不把他放在眼里,結果是,發生了幾次爭執之后,一群少女不是五少的對手,而五少沒有俘獲芳心,也是惱羞成怒,不讓少女們在這一片混,問題是,一群少女不服輸,而王蠢的電話恰好又被歐陽媚媚接了,事情,便發展到現在了,至于捅自己一刀的胖子,完全是個意外的插曲……
  ……
  “就是他要欺負你?”秦府看了一眼那皮衣皮褲的少女。
  “是……是的……”皮衣皮褲的少女看了一眼五少,嚇得一下躲在了秦府的背后。
  “秦大哥,我來……”
  可惜,王蠢遲了。事實上,王蠢哪怕是出手,也是拉不住秦府的。
  王蠢話音未落之際,秦府已經大步朝那五少走了過去,頭上的長發在空中飛揚。
  “你是什么東西……”
  看著一臉白皙的秦府,五少渾然沒有放在心上,不過,還沒有等他一句話說完,秦府那白皙的拳頭,已經擊在了他的小腹上,他感覺自己的身體就像被一輛重型卡車撞上一般,然后,凌空飛起,重重的撞在路燈柱上面,然后,從路燈柱上滑下來。
  跟隨在五少身邊的一群年輕人大驚失色,連忙沖到五少身邊,把五少扶起來。
  “你……你……噗……”
  五少一臉兇狠的盯著秦府,嘴一張,一下噴出一口鮮血。
  “噗……廢了他!”
  五少連吐幾口鮮血,歇斯底里的沖身邊一群年輕人大聲咆哮。
  “哼!”
  秦府是什么人,那里把一群普通人放在眼里,眉毛一揚,十指箕張,緩緩朝五少逼了過去。
  空氣中,彌漫著冷冰冰的死亡氣息。
  不好!
  “秦大哥,一群小混混而已,交給我吧,可千萬別壞了您的大事!”王蠢知道秦府動了殺機,一個箭步沖上去,死死的抓住秦府。
  此時,王蠢唯一的辦法就是用復活秦始皇的大事來遏制秦府。
  讓王蠢松了一口氣的是,聽了王蠢的體型,秦府停住了腳步。
  “秦大哥,交給我,保證揍得他們跪成一排叫爺!”王蠢嘿嘿笑道。
  “好!”
  秦府點了點頭,緩緩退了下來。
  此時,幾個年輕人慢慢的朝王蠢這邊圍攏了過來,形成了一個半圓形的包圍圈,他們每一個人手中,都拿著一把雪亮的匕首。
  氣氛突然變得詭異起來。
  在眾目睽睽之下,王蠢緩緩的抽出了腰間的水果刀,令人目瞪口呆的是,抽出了水果刀后,王蠢腰間居然沒有流下一滴鮮血。
  人們發現,這個一開始有些膽怯猥瑣的年輕人,嘴角泛起了一絲令人膽戰心驚的獰笑。
  是獰笑,沒錯!
  “跪下!”令人意外的是,王蠢并沒有動,而是對卷縮在地下的胖子厲聲道。
  “我……啊!”
  胖子只是遲疑了一下,只見刀光一閃,王蠢手中的水果刀已經插在了他手背上,胖子發出撕心裂肺的慘叫聲。
  熟悉王蠢的人都知道,他可是睚眥必報的主,開始被胖子捅了一刀,現在既然動手了,自然是要報一刀之仇。
  “跪下!”
  王蠢緩緩的站起來,伸出舌頭,舔了一下血淋淋的水果刀,一雙兇狠的眼睛死死的盯在胖子臉上。
  胖子已經完全被王蠢的氣勢所攝,那肥胖的身體一下變得敏捷,一下翻過身子,撲通的跪在了地上。
  果然是個慫包!
  王蠢把那把血淋淋的水果刀猛然又插在了胖子開始的傷口,胖子發出如同殺豬一般的哀嚎聲。
  “滾!”王蠢淡淡到。
  胖子立刻抱著還插著水果刀的手掌,連滾帶爬的跑了,地上,留下一溜的鮮血,在路燈下面,觸目驚心。
  此時,一群年輕人已經被王蠢那兇神惡煞的樣子所攝,雖然是包圍著王蠢,但一個個畏懼不前。
  其實,不僅僅五少的一群手下被王蠢所攝,周圍看熱鬧的年輕人都在紛紛后退。
  直到此時,人們才發現,這個看起來好欺負的猥瑣年輕人其實是個狠角色。
  長期在酒吧混的人,雖然不一定都是刀尖上打滾的角色,但絕對都是見過世面的,就在王蠢出手的那一瞬間,人們就已經斷定,這廝絕對是個兇殘的家伙,渾身透著一股令人膽寒的兇厲之氣。
  “如果你們跪下,蠢哥會考慮放過你們,當然,這酒吧,以后就別來了,見一次,打一次!”
  王蠢屹立如山,一雙深邃的目光在眾人臉上掃過,如同刀鋒一般。
  “廢了他,我要讓他一輩子坐輪椅!”五少擦了一把嘴角的血跡,歇斯底里的大聲咆哮。
  一群年人互相看了一眼,硬著頭皮朝王蠢緩緩逼近。
  五個人,五把鋒利的匕首。
  王蠢佇立不懂,如同磐石一般。
  五個年輕人感覺王蠢就像一座雄偉的大山盤橫在面前。
  “跪不跪?”王蠢挑釁道。
  此時,王蠢也是被逼上梁山,騎虎難下之勢,因為,他不出手,秦府就要出手,至少,他出手還能夠控制輕重,把沖突控制在可以接受的范圍之內,而秦府出手,很可能就是血流成河——這可不是古代戰場。
  眼看著王蠢獨自面對一群手持兇器的年輕人,歐陽媚媚一臉興奮得無以復加,此時,王蠢被捅了一刀的事情早就忘到了九霄云外。
  另外幾個少女,也是一臉期待的看著王蠢。
  現在的王蠢,總算是與歐陽媚媚所描敘的形象有些相符了,當然,眾人還是有些擔心,畢竟,雙方的人數懸殊太大,而且,對方手中還有兇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