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穿越者》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祖神不和(即將完本)(04-18)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抗擊打術(04-18)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智取神獸(04-18)     

最強穿越者638

王蠢雖然郁悶,卻也是無可奈何。
  已經毫無疑問了,歐陽媚媚不僅僅是關了自己的手機,還關了她姐姐是手機,估摸著歐陽卿卿一時半會是不會知道自己的手機被關了。
  王蠢只好摒除雜念,開始修煉。
  王蠢發現,獲得《無上仙道》對修真的好處并不是很明顯,因為,《無上仙道》與其它的修真秘笈并沒有什么明顯的區別,而區別最大的地方,就是能夠獲得最佳修煉時間,但現在中卷還沒有破解,王蠢也只能循序漸進的修煉。
  目前,在歐陽卿卿的幫助之下,王蠢已經完全破解了《無上仙道》上卷的最佳修煉時間。
  也就是說,王蠢已經掌握了上卷所有的最佳時間。
  根據上卷顯示,除了每天早晨的最佳修煉時間,暫時數十年沒有什么值得特意要記住的最佳修煉時間,最近的時間,也是在兩年以后,而且,從數據上顯示,那也是很平淡的最佳修煉時間。
  最近,王蠢遇到過兩次最佳修煉時間,一次是參加太陽山武林大會的時候,一次是在吸血鬼古堡里面與親王戰斗,當時,王蠢就是借助一次最佳修煉時間把許纖纖救了出來……
  ……
  王蠢服用了秦始皇送的丹藥之后,總算是從心動期進入了金丹期。
  心動后的平穩,步入真正修真的最后階段,符咒等已經頗懼靈驗,可以幻化形體,展現萬千幻想,法術等威力大漲,永駐容顏。開始與武道界有本質上的區別。修性命,心如水。平穩的波動是跨入金丹期的前提。達到此境界的修士足以被稱為大能金丹真人了,已經可以構建思維投影,虛假記憶于識海之中,對于天地萬物的理解達到一個新的高度。順便一提,此境界的修士的壽元將大幅增長。古人云“金丹大道”所指的就是一個圓滿的道行。
  按理說,天有三十三重,丹有三色:金光耀世,紫光氤氳,無色萬千。凡求丹者,無不心境圓滿,金丹期的修者所擁有的不僅僅是一個圓滿的心境,更是一顆“不畏世間渾濁”的燦燦金丹。
  王蠢的金丹壓根就看不到三色,因為,他的金丹被蛟龍內丹所包裹。
  蛟龍內丹在上次的沖撞之后破碎為千千萬萬的小丹丸,那些小丹丸如同浩瀚的星辰一般把王蠢的金丹層層疊疊的包圍其中。
  金丹期之后是元嬰期。
  蓮花心臟育成一個本相嬰兒,真正步入修真殿堂。
  到達了元嬰期之后,就可以使用飛劍飛行,法術道術進入一個嶄新的階段。符咒等已經具備某些實體的性質。丹田處有個處于更高維度的嬰兒,法術威力大漲,已能溝通天地,推演萬物之始轉終,神游太虛,渺渺大羅,指日可待。
  此境界的心境將無比自信與強大,壽元翻倍,元神處于增長狀態中,隨時可以跨入下一個境界。
  真正可以被稱為大能的境界,肉身與元嬰可分可合,穿梭物質界與靈魂界,“我眼中的世界,可以二分”。道家的元嬰之所以強大,其根源來自于修士自身的三魂七魄,所謂陽神就是可以出竅了的元嬰,但是想在物質界顯化出陽神所需要的魂力十分龐大,差不多相當于一個凡人一生的魂力,因此今世的元嬰大能幾乎不可見。但是,一旦嬰成,就將擁有“神游太虛”“天眼通”“推演萬物”的無上神通,其中“神游太虛”可以讓你在不同次元遨游,“天眼通”可讓你足不出戶預知天下事,區分陰陽,“推演萬物”知吉兇,每一個元嬰期的大能幾乎在最后都平靜了下來,經歷了人生的起起伏伏跌跌蕩蕩最后所余之物就是這顆平靜的心。
  對漢語元嬰期,王蠢也只能想想而已,做夢也沒有想到在短時間突破,畢竟,很多強悍的修真者窮其一生也無法突破。
  對于修真者來說,能夠突破元嬰期,在俗世之間,幾乎是已經無敵的地步,因為,元嬰期的一些神通,在凡人眼里,已經是神仙一般的存在,譬如符咒已經進入了實質階段,而神游太虛和天眼通,已經道家的推演萬物等神通已經能夠測算吉兇。
  王蠢現在只能老老實實的煉化那幻化為成千上萬的蛟龍內丹。
  那蛟龍壽陽已經過了兩千年,雖然不是神獸,但其修為,已經無限接近神獸,其內丹并非俗物,被撞碎之后,感覺是好煉化了一些,但其堅韌的生命力卻絲毫不減,成千上萬的小丹旋轉之間,很容易讓王蠢無法靜下心來。
  王蠢不得不打起十二分精神煉化那成千上萬的蛟龍內丹。
  在修煉之中,讓王蠢感覺奇怪的是,那些蛟龍內丹不僅僅是無窮無盡,還會滲透到血液細胞里面,讓王蠢產生一種渾身都被蛟龍內丹所占據的錯覺……
  ……
  天明時分,最佳修煉時間一過,王蠢便結束了修煉。
  陽臺被晨曦籠罩。
  王蠢看著東方的魚肚白,又看了一眼旁邊的陽臺,時光仿佛倒流,又回到了曹酥酥每天在陽臺上等他的時候。
  物是人非。
  院子里面幾乎沒有什么變化,但是,曹酥酥那充滿了青春氣息的婀娜身軀已經不見。
  曹酥酥不知道怎么樣了?
  王蠢掏出手機,看了一眼曹父曹母的電話,克制住強烈打電話的欲望。
  王蠢很清楚,如果曹酥酥有所好轉,曹父曹母絕對會給他打電話,既然沒有打電話,那么也就是說,曹酥酥依然還是晶體人狀態。
  “該死的王漢朝!”
  王蠢嘆息了一聲,一陣惆悵。
  如果曹酥酥知道他放過了王漢朝,會怎么想?
  王蠢狠狠的搖了搖頭,摒除腦海里面的曹酥酥的形象,掏出手機,給歐陽卿卿打電話。
  王蠢需要用其它的事情來轉移自己的注意力。
  現在,追悔思念都沒有任何意義,要想讓曹酥酥復活,唯一的辦法就是讓自己變得更強大。
  讓王蠢吐血的是,歐陽卿卿的電話依然沒有開機,再撥打歐陽媚媚的電話,一樣也沒有開機。
  怎么辦?
  王蠢有些著急,因為,如果今天他沒事可做,他就必須要和秦府去西安。
  王蠢雖然有了煉妖壺,但是,他并不敢把煉妖壺作為儀仗,畢竟,這煉妖壺并不是傳說中的煉妖壺,只是能夠收攝孤魂野鬼的魂魄而已,萬一無法收服秦府之下又和秦府翻臉,那事情可就大條了。
  王蠢希望能夠在去西安之前破譯《無上仙道》的第二卷,到時候,哪怕是煉妖壺不起作用,也多了一層保障……
  ……
  “不管了,先去再說。”
  王蠢想了想,立刻用訂購了兩張機票。
  秦府的身份,王杰早就為他弄了幾個假身-份證,訂購機票沒有一點問題。
  就在王蠢剛訂購機票之后,歐陽卿卿打電話過來了。
  “卿卿,你總算是給我打電話了……”
  “是我。”電話里面想起了歐陽媚媚的聲音。
  “姑奶奶,別玩了,算蠢哥怕你了,我找你姐真有急事啊!”王蠢只能連連討饒。
  “什么時候飛機?”就一趟飛機,估計下午四點左右到。
  “好,我接你。”
  “啊……不用不用……”
  “不用給我姐打電話了,我把她的手機拿走了。”
  “……”王蠢一臉目瞪口呆。
  “好了,就這樣。”歐陽媚媚掛斷了電話。
  “等等……”
  王蠢還沒有來得及說話,歐陽媚媚已經掛斷了電話。
  “孔子的話果然沒錯!”
  王蠢咬牙切齒的一通咒罵之后,搖搖晃晃的在柳大校門口吃早餐去了。
  在早餐店,王蠢碰上了韓冰。
  韓冰雖然和王蠢說話,但動作神情,都與王蠢保持著距離。面對韓冰的疏遠,王蠢也覺得沒有什么意思,寒暄了幾句,便與韓冰告別。
  離開早餐店之后,王蠢突然現,他居然無處可去。
  葉蘭呢?
  想到葉蘭,王蠢心中一熱,連忙打的去也看的咖啡店,趕到咖啡店的時候,咖啡店才剛開門,一個眼生的小伙子正在店里面忙忙碌碌打掃衛生。
  “喝點什么?”小伙子看到王蠢之后,立刻熱情的打招呼,非常陽光,令人頓生好感。
  “葉蘭呢?”王蠢問道。
  “她是個懶蟲,還在睡覺呢。”小伙子笑道。
  “睡覺……”看著小伙子臉上那溺愛的笑容,王蠢有一種怪怪的感覺。
  “您找他嗎?”
  “我……”
  “請問,您是?”小伙子總算是看出王蠢不是客人了。
  “我是王蠢。”
  “啊……您就是蠢哥啊!坐坐,葉蘭經常和我提到您的。”小伙子一臉驚喜的看著王蠢。
  “咦……你是?”王蠢一愣。
  “我是葉蘭的男朋友,馬曉明,別人對叫我小馬,也有人叫我小明。”
  “哦……”王蠢雖然知道葉蘭已經有了男朋友,但依然心中一陣難受。
  “您先坐坐,我先個你沖杯咖啡,馬上就給葉蘭打電話……”
  “不用不用,讓她睡把,我還有點事情,遲些再過來。”王蠢連連擺手,不能馬曉明說話,立刻就退出了咖啡店。
  “干脆去上下五百年素菜館看看。”
  王蠢想了想,決定去素菜館轉一圈。
  原本,王蠢以為大早晨的,素菜館應該只有值班的人,但讓他意外的是,素菜館前面車水馬龍,原來,素菜館有自助早餐吃的。
  走進素菜館,王蠢就看到了喜笑顏開的老道士。
  當王蠢看到老道士的時候,還擔心老道士會找他要煉妖壺,但是,老道士心情非常好,壓根就忘記了他的煉妖壺,看到王蠢之后,立刻拉著王蠢在店子里面晃悠。
  “你看你看,這是貧道明的素菜。”
  “這也是貧道明的。”
  “這個怎么樣?”
  ……
  王蠢現,老道士壓根就不想和他說話,純粹就是為了顯擺自己的手藝。
  在老道士的顯擺之中,王蠢這才知道,從昨天到現在,老道士一直就呆在素菜館,情緒極為亢奮,好像吃了興奮劑一般。
  慢慢的,王蠢也被老道士的情緒所感染。
  王蠢現,素菜館雖然都是素菜,早餐卻是一點也不單調,除了有雞蛋牛奶面包之類的,還有很多中藥熬的湯,王蠢嘗了一下,味道鮮美極了,最讓王蠢感到神奇的是,很多素菜,居然做出了肉的味道。
  一問之下,王蠢才知道,原來,當年老道士在窮鄉僻壤的破落道觀落腳之后,卻是沒有信徒上門,為了吸引周邊的老百姓,老道士刻苦鉆研素菜烹調之術,叫附近的村民過來吃,慢慢的,總算是為那座破道觀吸引了一些信徒,特別是一些年輕人,為了想吃老道士的素菜,隔三差五的會到道觀幫忙做一些粗活……
  ……
  這次開素菜館還真是找對人了。
  看著老道士在素菜館巡視,王蠢不禁沾沾自喜,看來,上下五百年素菜館很快就要開分店了。
  其實,王蠢沒有想到,素菜館一炮走紅,并不僅僅是味道,還有老道士的作用——開光。
  王蠢在素菜館逛了一圈,總覺得自己是個多余的人,因為,老道士忙前忙后,壓根就沒有時間陪他,而肉球道士在廚房里面更是忙得熱火朝天。
  整個素菜館,就王蠢一個人無所事事,一些服務員都用一種奇怪的眼神看著王蠢。
  “好吧,我走還不行!”
  王蠢看了一下時間,去機場的時間最少還有三個小時。
  不知道柳大五虎怎么樣了?
  王蠢又看了一下時間,今天要上課,看來,要想和柳大五虎侃大山也是不可能了。
  “新東方武校!”
  王蠢眼睛一亮,立刻直奔新東方武校。
  當王蠢趕到新東方武校的時候,武校的操場上,有數百人正在練習。
  讓王蠢吐血的是,武校里面所有的人都是無比的忙碌,就連錢伯都是風風火火的,把王蠢安頓在辦公室之后,立刻打了個電話乘車離開了。
  王蠢在武校里面逛了一圈,除了享受眾人崇敬的目光之外,基本是沒有人和他說話。
  其實,王蠢在新東方武校的地位就是至高無上的,人們根本就不敢主動和王蠢打招呼。
  問題是,王蠢現在最需要的是找個人聊天。
  蘇雪呢?
  蘇雪此時應該在上課。
  板凳和刀哥呢?
  他們都是夜貓子,估計此時還在睡覺。
  “狼人!”
  王蠢心中一動,他想起了那棟別墅里面的狼人。
  王蠢看了一眼時間,時間還很充足,立刻攔了一輛的士直奔狼人的別墅。
  “哐當!”
  王蠢到了別墅,別墅的門剛好打開著,兩個加起來過了一百五十歲的老人正在打掃著庭院。
  王蠢趁兩個老人不備,一溜煙的沖到了狼人的房間。
  “誰?”王蠢剛站在門口,立刻感應到狼人獨特的氣息。
  “我。”
  門開了,狼人看著站在門外的王蠢,長長的松了一口氣。
  “有仇家?”王蠢立刻從狼人的表情看出了端倪。
  “最近c市活動的牧師很多。”
  “牧師?”王蠢一愣。
  “是的,好像是梵蒂岡派來的。”
  “梵蒂岡?”王蠢身軀一震,他幾乎都快忘記了教廷的存在。
  “嗯。”
  “他們過來干什么?”
  “不知道,但看起來好像是在追殺一個人。”
  狼人把王蠢讓進了房間,開始在茶具上面燒茶。
  “追殺一個人……是男人還是女人?”
  “不知道。”狼人搖了搖頭道:“我只是從他們的行為推測的,具體情況不清楚,為了避免與他們碰面,我已經很久沒有出門了。”
  “會是誰?”
  幾乎是立刻,王蠢想到了女魔頭李珂珂,但旋即,王蠢又想到了許纖纖。
  理論上,李珂珂不應該會出現在c市,那么,剩下的目標就是許纖纖了。
  但是,許纖纖的仇家是吸血鬼,他和教廷之間沒有恩恩怨怨,應該也沒有道理啊!
  “你最近忙什么?很久沒有過來喝茶了。”狼人一邊清洗著茶具一邊問道。
  “閑得慌。”王蠢苦笑道。
  “呵呵,閑就過來陪我喝茶。”
  “今天下午去北京,回來了再找你喝茶。”王蠢點頭道。
  “去北京?”狼人沒有一皺。
  “有問題?”
  “問題不大,不過,像你這種修真者,最好是不要在北京活動。”
  “為什么?”王蠢不禁一愣。
  “北京那種地方,藏龍臥虎,各方勢力盤根錯節,能夠不去最好不去,以前,我認識的很多人都是在北京折翼。”
  “嘿嘿,我只會讓別人折翼。”王蠢嘎嘎笑道。
  “千萬別自大,那地方,乎了你的想象。”
  “我可是金丹期的修真者。”王蠢不以為然道。
  “啊……金丹期,恭喜恭喜!”狼人一臉震驚的看著王蠢,他想不到,短短數十天,王蠢居然進入了金丹期。
  “告訴你,我身邊還有一個高手,我都不是他的對手,在北京橫著走都不是問題。”
  “沒有人能夠在北京橫著走。”狼人搖了搖頭。
  “啊……”
  “北京的修真高手數不勝數不說,就是紀念堂那一塊,都不是你能夠橫著走的地方。”
  “什么紀念堂?”王蠢一愣。
  “毛。”
  “啊……”王蠢瞪大眼睛看著狼人,一臉不可思議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