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穿越者》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祖神不和(即將完本)(04-18)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抗擊打術(04-18)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智取神獸(04-18)     

最強穿越者623 誰是黃雀

就在王漢琥一臉震撼的時候,毫無征兆的,秦府出現在了他的面前,就好像一直站在他面前一樣。
  王漢琥驚恐的看著秦府,因為,他看到了秦府目光之中冷冰冰的殺氣。
  與此同時,王漢琥感覺自己的身體居然動彈不得,就像被一道無形的枷鎖束縛住了一般。
  王漢琥渾身一陣發冷,就像墮入了冰窖一般。王漢琥也是修真者,他知道,秦府已經形成了自己的領域,也就是說,任何比他弱小的人一旦進入到他的領域,就要任其宰割。
  此時,王漢琥已經看出,秦府想殺他,而且,毫不掩飾赤裸裸的殺機。
  “知道為什么嗎?”秦府冷冷的看著王漢琥。
  “知道。”王漢琥艱難的張嘴回答,他很清楚秦府為什么要殺他,原因很間的那,因為,他對王蠢不太友好,甚至于充滿了敵意。
  “我不殺你。”秦府雖然嘴里說著不殺王漢琥,但是,眼神依然冷冰冰的,仿佛要刺穿王漢琥的靈魂一般。
  “謝謝。”
  “知道為什么嗎?”
  “不知道。”王漢琥感覺呼吸困難,他相信,在過一會兒,他就會窒息死亡。
  “王蠢說過,你已經是王家唯一的修真者,一定要保護你的安全,不能無謂的犧牲。”秦府一字一頓。
  “……”
  王漢琥張了張嘴,沒有說話。
  此時,王漢琥心中百感交集,一陣難以言喻的愧疚,只從王蠢回到王家之后,他一直就把王蠢當成了最大的威脅,而王蠢,其想法卻是與他完全不一樣。
  理論上,王蠢應該要把他視之為威脅。
  “哼!”
  王漢琥只聽到秦府冷哼一聲,眼見已經空無一人。“呯”的一聲,王漢琥一下癱軟在了地上,他終于可以呼吸一口新鮮的空氣了。
  秦府身上的殺氣實在是太強大了,在他面前,王漢琥感覺自己就像螻蟻一般的渺小。
  如果不是王蠢,他此時已經橫尸荒野了。
  王蠢!
  赫然,王漢琥猛然想起了王蠢。
  遠處傳來密集的撞擊聲,聲勢雖然沒有秦府那樣駭人,但也令人膽戰心驚。
  王漢琥深深呼吸一口,調整了一下,身形一晃,便朝王蠢與超人戰斗的地方狂奔而去。
  王蠢正和那超人打得熱火朝天,而秦府,則是站在遠處靜靜的觀看,看他那冷冰冰的表情,似乎沒有要出手的跡象。
  相較于一開始,王蠢已經變得更加狼狽,身上的衣服千絲萬縷的,到處都是傷痕累累。當然,那超人也不好過,很多地方的肌膚都裸露出了下面的金屬結構,看起來就像一個機器人蒙上了一層人皮,顯得無比的詭異。
  此時,王家和植入者的戰斗已經結束,監控室里面的人都紛紛出來了,除了必須的警戒人員,幾乎所有的人都圍攏過來,形成了一個巨大的圓圈。
  “蓬!”
  王蠢和超人對轟了一拳,兩人的身體同時倒飛摔在了地上。
  “秦大哥,你看什么看啊,快動手啊!”
  王蠢在地上連滾帶爬的站起來沖著一邊觀戰的秦府大喊。
  秦府沒有出手,只是搖了搖頭。
  “嗚嗚……秦大哥,我受傷了,我受傷了啊!”王蠢竭嘶底里的哀嚎。
  “不會死。”秦府淡淡道。
  “我靠……啊……狗日的,居然偷襲!老虎不發威,當我是病貓啊!操!”
  就在王蠢朝秦府呼救的時候,原本萎靡不振的超人從地上爬起來之后,居然很快就恢復了體力,看了一眼周圍的人群,立刻沖王蠢撲了過去。
  王家很多人都奇怪超人為什么不趁王蠢呼救的時候逃走。
  人們不知道,當超人看到秦府返回之后,他就知道逃走已經無望了,反而,與王蠢戰斗,成了唯一生存的機會。
  從秦府的表情看,他似乎不想參與到他與王蠢的戰斗,那么,只要他打敗了王蠢,趁機綁架王蠢,利用王蠢威脅那長發中年,這才有逃走的一線希望……
  ……
  王蠢已經意識到秦府不想幫他,只好提起精神戰斗。
  當然,王蠢很清楚,秦府肯定不是不想幫他,而是想鍛煉他,畢竟,這可是千載難逢的機會。
  只是,秦府不知道,王蠢在異空間的修煉就是玩命,可以說是尸山血海里面趟出來的,這種戰斗,對他的修煉意義并不大。
  王蠢一時之間也無法向一番好心的秦府解釋,只能打起十二分精神提防著不要陰溝里翻船,雖然秦府在一邊督戰沒有什么生命危險,但在王家面前丟臉,總歸是不好,畢竟,他才正式的被納入王家。
  其實,王蠢不知道,他的一舉一動都已經被高清監控攝像頭拍了下來,就在他在監控攝像頭面前拉尿之后,“臉面”這玩意兒,早就沒有了下限。
  “戰!”
  王蠢一個懶驢打滾,躲過了超人一腳,爬起來之后,猛然一腳頓在地上,發出一聲驚天動地的咆哮聲。
  “蓬!”
  王蠢想在王家的面前樹立形象,這一腳,傾盡全力,大地猛然一陣,地面上,居然出現了一個深坑。
  超人咬著牙,無視王蠢這示威的一頓,返身在地上一掃,那腿,如同鐵棍一般。
  不,不是如同鐵棍,其實,就是鐵棍,因為,當初兩個超人被女神雇傭兵團埋下的炸彈炸得七零八落,很多器官已經丟失,這個超人的一條腿完全被炸得粉碎,所以,腿部就是用鈦合金結構,結合了植入者與大狗機器人,其靈活程度與人類沒有區別,但其強度卻是人類的百倍千倍。
  想想,如果被一條鈦合金的腿掃中的話會是什么結果?其實,這個問題不用回答,哪怕是個幼兒園的小朋友都知道后果很嚴重。
  “呼!”
  超人的腿掃向王蠢,發出呼嘯的風聲,兩人中間的一叢灌木直接被蕩平,空中,木屑碎葉被狂風吹拂,聲勢駭人無比。
  眼看著那橫掃千軍如卷席的氣勢,王家的人神經為之一緊。
  “蓬!”
  就在所有的人都認為王蠢會躲避這鋒芒畢露的一腳,王蠢原本頓入了大地的腳猛然一踢,厚厚的泥沙連同植入的根莖都被踢起,形成一幕土墻撲向超人。
  反應好快!
  看著王蠢豐富的戰斗經驗,就連秦府都點了點頭,而王家的人,則是紛紛叫好,有一些早就在監控室看過王蠢戰斗的年輕人甚至于熱烈的鼓掌。
  王漢琥也在鼓掌,而在他身邊,王漢珀一臉呆滯的看著他的哥哥,他無法想象孤傲的哥哥居然會拉下臉面為王蠢叫好,這實在是太不可思議了。
  王漢珀不知道,如果不是王蠢一句話,他此時早就變成了一具尸體。而因為秦府的一句話,無形之中,消除了王漢琥和王蠢之間的隔閡。
  當然,這并非秦府意料之外,而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王蠢低估了秦府。
  一直以來,王蠢都把秦府當成了一個很容易忽悠的古代人,他忽略的秦府的出身。想想,能夠在始皇帝那種殘暴的君王手下受到重用的人,其玩弄權術的智商,絕非王蠢這種能夠想象的。
  這段時間,秦府看似一直在看書,其實,他一直在觀察王蠢,也在觀察王家。
  秦府希望王蠢在王家受到重用。
  只從秦府對現代社會的深入了解之后,他已經意識到,他要想復活始皇帝的話,一個王蠢還不夠,他需要的是整個王家的協助。
  要想讓整個王家為他服務,唯一的辦法就是讓王蠢在王家獲得重用。
  王蠢做夢都沒有想到,秦府不僅僅是一個冷血軍人,還是一個老謀深算的權術高手……
  ……
  說來話長,其實都是在電光火石之間。
  就在王蠢一腳起漫天塵土的時候,超人那石破天驚的一腳太突然收回,身體急劇后退,拉開了一個安全距離。
  在這種被包圍的環境之下,超人不敢冒險,因為,只要他露出一點破綻,將淪入萬劫不復之中。
  “哈哈哈,來吧來吧,看你的鐵拳厲害還是我的長刀厲害!”
  塵土落下,王蠢手中已經多了一把漆黑的長刀,一臉囂張跋扈的看著超人。
  超人沒有出聲,他身體很多部位都是鈦合金,根本就不懼冷兵器,何況,他還有著普通人類數十倍的愈合能力。
  在上百雙目光之下,超人一步一步的朝王蠢走了過去,動作不快,但卻是步步驚心,每一步,大地都是一震,就好像是一頭大象路過一般,充滿了威懾力。
  超人正在凝聚力量,他不想浪費太多的精力,他想通過非常的手段盡快結束戰斗——哪怕是挨上一刀!
  王蠢長刀拖在地上,身軀如同磐石一般,巍然不動,威武不凡。
  超人的腳步雖然不快,但依然拉近著與王蠢的距離。
  十米!
  八米!
  六米!
  五米!
  ……
  就在兩人相距不到四米的時候,超人那露出金屬的臉頰上浮現一絲獰笑。
  與此同時,王蠢臉上,也露出了一絲意味深長的猥瑣笑容。
  兩人的笑容,被很多人看到,但是,人們不明白他們為什么會發出那種詭異的笑容。
  似乎,那笑容好像是很高興看到對方墮入了自己的圈套。
  問題是,到底是誰墮入了誰的圈套?
  秦府也不知道,不過,此時他已經力貫雙臂,只要王蠢有絲毫的危險,他就會毫不遲疑的格殺超人。
  如果是在異空間,野蠻人看到王蠢那猥瑣的笑容,立刻會載歌載舞大聲尖叫,因為,王蠢的猥瑣笑容,就意味著勝利的到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