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穿越者》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祖神不和(即將完本)(04-14)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抗擊打術(04-14)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智取神獸(04-14)     

最強穿越者619 畫風不對

頃刻之間,八個植入者已經尸橫荒野。
  當王蠢最后一個動作停止之后,五個監控室又陷入了一陣令人窒息的安靜之中,每一個人都屏住呼吸,死死的盯著屏幕上的尸體。
  “哇……”
  有人開始在監控室里面嘔吐,有了一個人開頭,立刻很多人控制不住干嘔起來。
  屏幕上的一幕,實在是太血腥了,而高清攝像頭又把畫面完整的傳播到了監控室的屏幕上。
  幾具尸體,致命部位都在腦袋上。
  植入者的腦袋并不是塌陷之類的,而是完全爆裂。
  可以想象一下頭顱完全被一拳爆裂腦漿四射是多么慘烈的畫面。
  不過,令人吐血的是,當事人王蠢對周圍的尸體一點反應都沒有,先是側耳傾聽了一下,然后,居然一屁股坐在一具尸體上,脫下了身上的忍者服飾,又換上了自己的衣服。
  看到王蠢不慌不忙的換衣服,突然之間,王家的人想到,王蠢完全可以輕輕松松殺死開始的那些入侵者,但是,他為什么要大費周折的換上忍者的衣服偷襲?
  沒有人能夠明白王蠢內心的想法——除了蘇雪。
  只有蘇雪最了解王蠢。
  王蠢屬于那種極其懶惰的人,只要有捷徑可走,他是絕不會走正途。對于王蠢來說,偷襲要比正面對抗安全省力得多,自然,他就義不容辭的選擇了偷襲……
  ……
  屏幕上,人們可以看到,周圍數十個戰斗植入者正在紛紛接近王蠢,但是,王蠢依然有條不紊的換衣服。
  現在,王家的人已經不替王蠢著急了,經歷了前幾次戰斗之后,人們已經習慣了王蠢在這種驚險萬分的情況之下無厘頭的行為。
  當然,人們已經不認為王蠢是在冒險,而是認為王蠢有著十足的把握和信心才有這種行為。
  莫名的,王蠢那一開始猥瑣的笑容和鬼鬼祟祟的動作,也變得從容自若了。
  就在最近的戰斗植入者靠近王蠢不到五十米的時候,王蠢在“眾目睽睽”之下,總算是把衣服給換好了,然后,好整以暇的提起那把靠在樹干上的漆黑長刀。
  毫無疑問,長刀殺人的效率要比拳頭高得多。
  王蠢曾經研究過古代的冷兵器,在眾多武器里面,長槍和劍是最致命的,往往能夠一擊致命,但是,刀的破壞力往往是最大的。
  刀很難致人于死命,但是,在戰場上,只要被刀砍中,活下來的機會也極為渺茫,哪怕是并不嚴重的傷口。
  原因很簡單,在慘烈的戰場之上,根本就沒有包扎傷口的時間,哪怕是刀傷不致命,如果不及時處理的話,流血也可以慢慢的流死,何況,在古代的時候,醫療條件都是極為艱苦,在戰場上受傷,也就意味著死亡……
  ……
  因為上述的原因,王蠢最喜歡那套黑色武器里面的黑色長刀。
  當然,王蠢選擇長刀,不僅僅是因為長刀的破壞力強大,最主要的原因是,他覺得長刀霸氣一些,很適合裝逼。
  就在眾人期待王蠢下一步行動的時候,突然,王蠢的身體消失在了樹林里面,沒有任何征兆的消失了。
  眼看王蠢莫名其妙的消失,五個監控室里面都發出驚呼。
  “快放慢鏡頭,快!”在極為短暫的騷動之后,王杰立刻下令。
  “是。”
  王家的計算機高手紛紛動手,立刻,監控系統形成了天羅地網,而此時,早就有幾架無-人機在周圍待命。
  很快,計算機就搜索到了王蠢的身影。
  原來,王蠢突然上了樹。
  就在眾人疑惑王蠢為什么上樹的時候,突然,屏幕上出現王蠢一張放大的臉,臉上的毛孔都能夠看的清清楚楚。
  他在干什么?
  從屏幕上看,王蠢似乎是發現了隱藏在樹上的高清攝像頭,正在研究著什么,研究了半晌,也沒研究出所以然。
  “老爹,我臉上是不是很多血……靠!”
  王蠢一句話還沒有落音,一個戰斗植入者恰好到了樹下,王蠢的聲音暴露了他的位置。
  王杰抹了一把額頭上的汗水,“是”字掛在嘴邊,硬生生的吞了回去。
  好險!
  監控室里面的人都盯著王杰,顯然,大家都看出,如果不是有人偷襲王蠢,此時,王杰已經暴露了他們一直監控著王蠢。
  好狡猾的王蠢!
  幾乎是所有的人都被王蠢的狡猾和機智所深深折服。
  眾人的目光又落在了那副大屏幕上,此時,王蠢已經落在了地上,那準備偷襲他的植入者已經被那把漆黑的長刀穿了個透心涼,死于非命。
  不過,王蠢的日子似乎也不好過,他已經被數十個植入者重重包圍在其中。
  剩下的幾十個植入者都趕了過來,在森林里面形成了一個巨大的包圍圈。
  植入者清一色的穿著黑衣黑褲,手拿彎刀,顯得極有組織有紀律的團隊精神,給人一種視覺上的壓迫力……
  ……
  四十多個戰斗型植入者!
  王家的人心臟都跳到了嗓子眼,一個個都為王蠢捏了一把汗。
  王蠢雖然厲害,但王家的人并不看好王蠢,畢竟,雙拳難敵四手,雙方的人數差距實在是太大了,何況,戰斗型植入者的強項就是戰斗,且是悍不畏死的戰斗,只要有一個拖住王蠢,王蠢就會被撕為碎片。
  從高清監控屏幕上可以看到,王蠢此時已經無路可逃了,他無論是朝那一個方向逃走,都至少要受到十個以上的植入者圍攻。
  另外,王蠢除了身邊有一棵樹,周圍都很空曠,哪怕是他要想跳上樹冠逃走,也不可能。
  讓王家人奇怪的是,王蠢似乎絲毫不驚慌,他的那把漆黑長刀,依然深深的插在那植入者的胸膛上。
  人們看到,王蠢嘴角露出了一絲猥瑣的笑容。
  如果是異空間的野蠻人看到王蠢這猥瑣的笑容,必定是知道他的敵人要倒霉了,可惜的是,王家的人還不知道王蠢發出的信號。
  數十個植入者的包圍圈越縮越緊了。
  以王蠢為中心,直徑已經不到五十米,也就是說,離他最近的植入者,只有二十五米。
  二十五米!
  無論是王蠢還是植入者,對于他們來說,二十五米是一個極度危險的距離。
  植入者們已經意識到王蠢是個不好對付的人,一個個神情緊張,每一步都是如履薄冰。
  氣氛變得劍拔弩張。
  空氣之中,仿佛被火藥塞滿,只要一點點火花,就會引發天崩地裂的爆炸。
  監控室里面的人一個個屏住呼吸,等待著王蠢發動雷霆萬鈞的攻擊。
  有了之前的經驗,王家的人多少已經掌握了一些王蠢的習性,在這種情況之下,王蠢一般都是先下手為強。
  自始至終,王蠢都是一副好整以暇的表情,好像正在等待什么。
  時間一秒一秒的過去了。
  數十個植入者一個個神經緊繃,一步一步的靠近著王蠢,人們相信,只要王蠢有絲毫異動,將招致瘋狂的攻擊。
  王蠢杵在黑色長刀上的手突然一松。
  王蠢這個動作,就像在火藥桶里面扔了一根火柴,立刻,數十個植入者從四面八方紛紛的撲了過來,殺氣仿佛穿透了屏幕,撲入了監控室。
  就在王家的人以為一場慘烈的戰斗即將拉開序幕的時候,不過,接下來的畫風有點不對。
  王蠢的手中,突然多了兩把沖鋒槍。
  沒錯,是兩把沖鋒槍!
  當王蠢手中出現沖鋒槍的時候,無論是看著屏幕的人還是包圍王蠢的植入者,大腦都出現了短暫的空白。
  為什么會有槍?
  這不是冷兵器之間的戰斗嗎?
  人們的大腦比不上子彈的速度,就在人們思維出現一瞬間停頓的時候,王蠢手中的沖鋒槍吐出了憤怒的火舌。
  密集的子彈如同冰雹一般傾瀉在一群植入者身上。
  太突然了。
  事情變化得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
  王蠢開槍的一瞬間,數十個植入者正在朝他沖過來,相距不到十米,等于是迎著子彈沖鋒。
  王蠢雙手各端著一把沖鋒槍,朝著周圍射了一個圈,嘴里發出桀桀的怪笑聲,只是數秒,兩支沖鋒槍里面的子彈已經被射得干干凈凈,而地上,遍地都是哀嚎的植入者。
  因為距離實在是太近了,哪怕是以植入者的速度,也無法躲避密密麻麻的子彈,運氣差的植入者,直接就被子彈打死;運氣好一點的植入者,只是受傷,當然,王蠢的射擊也有死角,因為那棵大樹,有幾個漏網之魚逃走了。
  受傷的植入者運氣其實也不好,射光了沖鋒槍的子彈后,兩支沖鋒槍直接就砸在了兩個受傷的植入者腦瓜子上,立刻腦漿飛濺,緊接著,王蠢抽起了插在尸體上的黑色長刀,如同一道閃電一般掠向地上的一些受傷的植入者。
  “嗤嗤……”
  監控室里面,王家的人能夠聽到長刀切割肌膚發出的驚秫聲音。
  王蠢的刀法無比的精準,毫不心慈手軟,每一次落下,必定有頭顱伴隨著鮮血飛上天空。
  屏幕上面的森林,已經成了人間地獄。
  原本兇神惡煞的數十個植入者,只是頃刻之間就成了任人宰割的羔羊。
  沒有像樣的反抗,只有一邊倒的殺戮。
  看著高舉長刀如同屠夫一般的王蠢,監控室里面的人忘記了畫面的慘烈,腦海里面突然浮現出了兩個字——卑鄙!
  太卑鄙了!明明是冷兵器的戰斗,為什么要突然弄出兩把沖鋒槍?R10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