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穿越者》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祖神不和(即將完本)(04-14)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抗擊打術(04-14)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智取神獸(04-14)     

最強穿越者618 我住隔壁我姓王

“哈哈哈!蘇雪,感覺到蠢哥的殺氣了嗎?”王蠢一刀殺敵,意氣風發,擺了一個自認瀟灑的動作,對著耳麥大聲問道。此時,得意忘形的王蠢又忘記了這對講機耳麥是公共頻道。
  “感覺到了。”蘇雪雖然知道很多人在旁聽,但也不得不應聲。
  “北風吹,秋風涼,誰家嬌妻守空房?你有困難我幫忙,我住隔壁我姓王……啊……不好,這是公共頻道!”
  原本手舞足蹈的王蠢突然反應了過來,連忙捂住了自己的嘴。
  “……”
  監控室里面的人都是一臉目瞪口呆的看著屏幕上王蠢仿佛做賊被發現般的表情,一個個哭笑不得。
  現在王家兵臨城下,王蠢居然還能夠自娛自樂,這得有一顆多么強大的心臟啊!
  這廝到底是有點傻還是真的能夠臨危不懼談笑風生?
  人們自然是不知道,王蠢在異空間,早就喜歡了兵臨城下,像這種數十個人的戰斗和異空間動輒數萬乃至是數十萬的戰斗,實在是太小兒科了。
  “啊……”突然,監控室里面響起一聲尖叫。
  “不要一驚一乍!”
  王杰皺眉看了一眼正在不停操縱保安系統的王家后輩。
  “你……你……你看……”那年輕人結結巴巴的指著大屏幕右邊的小屏幕。
  “怎么啦……”
  王杰看上去,頓時驚得合不攏嘴。
  小屏幕上,是王蠢開始用長刀砍的那根樹,此時,那根樹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倒下了,在樹干一米高左右的位置,有個整整齊齊的切口,如同鏡子一般,沒有絲毫拖泥帶水。
  監控室里面一陣安靜。
  落針可聞的安靜。
  人們內心的震驚無以復加。
  數十雙目光死死的盯著那屏幕上面倒下的樹,那棵樹旁邊,有一具尸體,人們可以用那具尸體作為參照物,推測出那棵樹的大小。
  目測,那棵樹至少也要兩人合抱。
  一刀砍斷兩人合抱的大樹是什么概念?
  那需要多大的力量?
  需要多快的速度?!
  莫名的,人們倒抽了一口冷氣。(WWW.mianhuatang.CC好看的小說
  難怪王蠢能夠輕輕松松一刀就把那植入者腰斬,難怪那植入者毫無抵抗之力。
  和那棵大樹比起來,植入者的身體實在是太脆弱了。
  想到這里,王家很多人下意識的摸了一下自己的腰……
  ……
  “老爹,老爹!”監控室里面又響起了王蠢的聲音。
  “嗯。”
  “嚇死我了,你突然沒聲音,我還以為你被殺了。對了,秦大哥在你身邊嗎?”
  “……在。”
  “好好,有他在就沒事。”
  聽了王蠢的話,王家的人忍不住回頭看了一眼一直站在王杰身后看書的秦府。此時,人們覺得有必要從新審視秦府,畢竟,能夠讓王蠢這種高手推崇的人,絕不是良善之輩。
  此時,王家的人已經把王蠢定義為高手了。
  不過,讓人們無法理解的是,自始至終,秦府都站在王杰身后,要嘛是閉目養神,要嘛就是低頭看書,似乎,他對外界的事情沒有一點興趣,哪怕是王蠢正在樹林里面殺得熱火朝天,他也好像漠不關心。
  “老爹,我看到有些樹上有攝像頭,你能夠看到我嗎?”王蠢問道。此時,屏幕上王蠢正瞅著一個攝像頭觀察。
  后知后覺的王蠢終于算是發現了攝像頭。
  “……”
  “攝像頭都年久失修,看不到。”就在王杰剛準備回答的時候,那個負責控制監控系統的年輕人連忙答道。
  “那就好那就好。”屏幕上面,王蠢長長的松了一口氣。
  監控室里面的氣氛很奇怪,居然沒有人反對那年輕人的回答,甚至于,就連王杰也沒有反對。
  事實上,大家都想看王蠢最真實一面的表情,如果讓他知道被監視,其意義就大不一樣了。
  不過,接下來一幕,卻讓王杰后悔得要死,因為,王蠢解開了褲襠,對著攝像頭拉尿。
  最讓王杰痛不欲生的是,王蠢一邊尿還一邊念念有詞,出口成臟。
  “想當初,日狼日虎日豹子,開著飛機日燕子。上日天下日地,趴到地上日螞蟻。日蟑螂,烤馬蜂,鉆進洞里操長蟲。門板日個洞,平地日成坑。想以前,一夜八炮不用歇,今日尿尿用手捏。想當年,豪情壯,隨便頂風尿三丈。現如今,中了邪,順風使勁尿一鞋。想當年,就是爺,一夜八回不用歇。現如今,沒法說,三月一次用手撮……”
  “一日抖三抖,活到九十九!”
  王蠢尿完之后,還抖了三抖,又念出了順口溜。
  除了王杰的監控室,另外四個監控室的人都笑趴了。為了避免被王蠢聽到,人們都切斷了輸出音頻。
  和王苑在一起的蘇雪一臉通紅,而王苑則是一臉古怪的眼神看著蘇雪,很顯然,她無法理解蘇雪這樣的仙女為何會喜歡上王蠢這樣的混混。
  其實,除了發號施令的王杰和蘇雪,現在五大監控室的人早就調整了自己的對講機耳麥,只聽王蠢的聲音,無法對王蠢發出聲音。
  “這家伙挺有意思的。”
  讓王杰也沒有想到的是,王蠢這番真性情“表演”,不僅僅是沒有讓王家的年輕人反感,反而讓大家對他產生了一種難以言喻的好感。
  就連一直對王蠢冷嘲熱諷的王漢珀也停止了他的毒舌,強忍著笑。
  當然,王家的女性則是一個個面紅耳赤,轉頭回避,不過,她們嘴里咒罵的時候,嘴角卻是強忍著笑容,有些笑點低的,直接笑出了眼淚。
  對于王家的人來說,王蠢就是一朵奇葩,因為正因為王蠢這朵奇葩,讓原本緊張的氣氛突然變得輕松起來……
  ……
  不好!
  就在王蠢抖三抖的時候,一個戰斗植入者朝王蠢狂奔而來,在他的手中,握著一把雪亮的彎刀。
  而此時,王蠢正在系褲腰帶,他的那把漆黑長刀還靠在一棵大樹上,要想提刀迎戰已經來不及了。
  就在眾人替王蠢擔心的時候,王蠢突然一腳踢在地上。
  “蓬!”
  監控室響起一聲悶響,屏幕上,王蠢一腳居然把地面踢出了一個深坑,踢起漫天的塵土,塵土直撲那戰斗植入者。
  令人震驚的是,面對那撲面而至的塵土,那戰斗植入者居然沒有絲毫回避的意思,手中雪亮的彎刀直接刺入了漫天才塵土里面。
  “我操!”
  雙手還提著褲腰帶的王蠢發出一聲怒吼,猛然往后,一個懶驢打滾,在監控室人們的驚呼聲中,與那鋒利的彎刀擦肩而過。
  讓人奇怪的是,一擊落空的植入者居然沒有乘勝追擊,而是提到盯著王蠢。
  他為什么不攻擊王蠢?
  就在眾人疑惑之間,屏幕上接連出現了幾個植入者,加上開始那個偷襲王蠢的植入者,足足有八個。
  與此同時,人們也發現,那偷襲的植入者被塵土所傷,渾身上下已經是傷痕累累,臉上更是血跡斑斑,一些沙石鑲嵌在他臉上,慘不忍睹。
  八個植入者把王蠢團團包圍,而王蠢總算是抽空系上了褲腰帶。此時,王蠢后悔得要死,忍者的衣服實在是太麻煩了,早知道不換了,這不是給子添堵嗎!
  氣氛變得劍拔弩張。
  監控室王家的人幾乎都盯著靠在樹干上的那把黑色長刀。
  此時,那把黑色長刀兩邊,已經出現了兩個植入者,從距離上判斷,王蠢已經不可能先于他們的攻擊之前拿到自己的武器了。
  這泡尿的代價還真大!
  王家的人臉上都浮現了一絲苦笑。
  不過,讓王家人不解的是,王蠢臉上沒有絲毫的畏懼之色,除了開始系褲帶被騷擾的時候怒罵了一聲,臉上并沒有他們想象的緊張表情,反而是一臉狂野一往無前之色。
  狂野!
  人們莫名的想到了“狂野”這個詞匯來形容王蠢現在的表情。
  王蠢一開始那猥瑣的表情一掃而空,代之的是一種戰意沸騰的狂野,就像非洲大草原上捍衛地盤的雄獅。
  “殺!”
  一如既往的,王蠢先發制人。
  在生活之中,王蠢還有些優柔寡斷,特別是面對女人的時候,他是個情場老手,但總是無法正確的處理男女關系,但是,在無法避免戰斗的時候,他從來都是先下手為強。
  王蠢的拳頭,就是最厲害的武器!
  屏幕上,王蠢的一雙腿就像彈力充沛的彈簧,只是輕輕一動,身體便移動數十米,身后留下一連串的殘影,速度之快,令人目不暇接……
  ……
  “蓬!”
  “蓬!”
  “蓬!”
  “蓬!”
  ……
  王蠢的一雙鐵拳在樹林中發出驚秫的破空聲,每一拳落下,都會發出驚心動魄的爆炸聲。
  五個監控室里面的人表情都被屏幕上的一幕震驚得如同雕塑一般,渾身上下發冷,如同在冰窖中一般。
  眼前的一幕,實在是太恐怖了。
  王蠢就像地獄的魔鬼一般,他的拳頭落下發出的爆炸聲音是擊碎植入者頭顱發出的聲音。
  屏幕上,一個一個的頭顱被擊碎,腦漿在空中飛濺,仿佛屠場一般。
  人們發現,王蠢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根本無視那些植入者的攻擊,他就像一頭惡狼撲入了羊群,肆無忌憚的撕咬著。
  王家的每一個人都知道,王蠢所面對的并不是羊群,而是一臺臺殺戮的機器。戰斗植入者在世界上,可是出了名的臭名昭著。
  沒有人會幼稚到把戰斗植入者當成任人宰割的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