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穿越者》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祖神不和(即將完本)(04-14)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抗擊打術(04-14)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智取神獸(04-14)     

最強穿越者615 猥瑣本色

一絲危險的氣息撲面而至。
  警兆突生,原本神游萬里目光有些呆滯的王蠢突然變得無比的清明,微微下蹲的身體輕輕一晃,如同風中擺柳一般。
  奪奪奪奪奪奪!
  一陣令人心悸的聲音在王蠢身側響起,電光火石之間,王蠢還不忘回頭一看,只見剛才所站的樹干上,留下十幾枚藍汪汪的蝴蝶鏢,從那顏色就可以看出,那那蝴蝶鏢絕對是見血封喉的劇毒飛鏢。
  “操!”
  王蠢暗罵一聲,接連變換了幾個位置,拉開了與那兩個忍者的距離。
  是守株待兔還是主動攻擊?
  就在王蠢猶豫著采取何種方式處理這兩個棘手人物的時候,五個監控室里面都是一陣令人窒息的安靜。
  所有人都被剛才千鈞一發的瞬間所震撼。
  王蠢不知道,就在他神游萬里的時候,至少有超過百雙眼睛盯著他和兩個忍者。
  兩個忍者悄無聲息的靠近王蠢無比清晰的出現在屏幕上面,而王蠢那神游萬里的呆滯樣子,更是被高清攝像頭捕捉到,清清楚楚的傳送到了各個監控室的屏幕上面。
  當兩個忍者掏出蝴蝶飛鏢的時候,人們的心臟都懸在了嗓子邊。
  人們必須控制住通知王蠢的沖動。
  稍微有點的常識的人都知道,高手過招的時候,最忌有人在旁邊干擾,像王蠢現在這種情況,如果貿然通過對講機耳麥通知他,反而會讓他的反應力突然出現短暫空白。
  在瞬息萬變的戰場上,稍微一點點干擾,都有可能帶來萬劫不復的災難。
  人們實在是無法理解王蠢在那種生死一線的環境之下居然還走神。
  有些人暗地里都在大罵王蠢是蠢貨。
  至于王杰,更是恨鐵不成鋼。
  此時,王杰知道,王蠢的一舉一動都被五個監控室的人看著,他的每一個動作和表情都會被放大,自然,他希望王蠢能夠表現神勇一點,哪怕是不神勇,至少也要看起來像那么一回事嘛,那知道,王蠢居然站在樹林里面發呆。
  是可忍孰不可忍!
  就在王杰郁悶的時候,兩個忍者交叉射出了致命的毒鏢,在那一瞬間,王杰悔恨交加,他應該要通知王蠢的。
  可惜,一切都已經遲了!
  接下來,讓所有人一臉不可思議的是,在那種幾乎不可能的情況之下,王蠢的身體只是輕輕一晃,便躲過了致命的毒鏢……
  ……
  人們一臉不可思議的看著屏幕上的王蠢。
  此時,王蠢已經與兩個忍者保持了一定的距離,一雙眼睛骨碌碌的轉,突然,嘴角泛起一絲猥瑣的笑容。
  沒錯,是猥瑣的笑容!
  看著王蠢那猥瑣的笑容,剛才還在慶幸王蠢大難不死的王杰此時想死的心都有——你有事沒事笑什么啊!
  就在王杰心情郁悶的時候,屏幕上面,王蠢突然掏出一把漆黑的匕首,先是用手左右的丈量,然后,彎腰在地上挖坑……
  ……
  他不會是在這個時候設置陷阱吧?
  眾人目瞪口呆的看著屏幕上面專注挖坑的王蠢。
  坑不大,剛好能容下一只腳,也不知道王蠢把那些挖出來的土放那里去了,總之,那坑的周圍沒有土。
  在上百雙目光注視之下,王蠢一臉奸笑著在坑上面覆蓋枯枝枯葉,活脫脫的一個大反派,讓人總是忍不住想在那張臉上揍一拳的沖動。
  搞定之后,王蠢拍了拍手,然后,貓著腰,往另外一個地方偷偷摸摸潛行,動作無比的鬼祟。
  兩個忍者顯然已經察覺到了王蠢的動向,沿著王蠢的身后跟蹤,尋找著偷襲的機會。
  近了!
  雙方都在利用密集的大樹掩護自己的行蹤。
  眼看著其中一個忍者朝王蠢設置的陷阱方向靠近,人們莫名的激動起來。
  不過,人們很快就變得一臉失望,因為,按照那忍者行走的軌跡,根本不可能靠近王蠢所設置的陷阱。
  就在人們失望之際,前面鬼鬼祟祟潛行的王蠢突然變向,原本磨磨蹭蹭的身體如同一道閃電一般掠到了另外一棵樹邊。
  幾乎是沒有絲毫考慮的,其中一個忍者朝王蠢的方向追了過去。
  “啊!”
  看著忍者向那陷阱沖去,人們臉上露出了不可思議的驚訝之色。
  似乎,王蠢完全掌握了那忍者的動向。
  立刻,人們反應過來。
  很顯然,王蠢通過突然的快速移動身體,讓那忍者來不及思考,一種本能的肢體反應,墮入了王蠢的圈套……
  ……
  “啊……”
  果然,那忍者一腳踩空,發出一聲驚呼。
  與此同時,王蠢身體赫然凌空飛起,一腳狠狠的蹬在一顆樹干上,借著巨大的反作用力,王蠢的身體就像離弦的箭一般射向那忍者的方向。
  那忍者身手倒也是了得,發出驚呼之后,立刻拔腿,也是一腳蹬在樹干上,借著巨大的反作用力,身體倒射。
  五個監控室里面,上百雙眼睛死死的盯著空中的王蠢,人們看到,王蠢居然莫名其妙的射出去了手中的漆黑匕首,而匕首的前方,明明空無一物。
  接下來的一幕,讓所有人背脊發冷。
  就在年輕漆黑的匕首劃出一道線條要釘在地上的一瞬間,忍者那靈活敏捷的身子突然出現在了匕首的前方。
  匕首直接插入了忍者的頭顱,沒至柄,忍者直挺挺的倒在了雜草叢生的樹林之中,從高清監控視頻上可以看到,他甚至于連慘叫聲都沒有發出就死于非命……
  ……
  森林里面,突然陷入了一陣死靜之中。
  同樣,無處監控室里面,也陷入了一陣死靜。
  人們目光盯著屏幕上一動不動的尸體,無不是震撼之色。從王蠢挖坑到突然移動身體引誘忍者,然后又突然飛躍起來投擲匕首,說來話長,其實也就是在數十秒之間,但是,屏幕上所展露出一環扣一環,沒有絲毫的紕漏。
  此時,人們明白了王蠢一開始為什么眼睛會骨碌碌的轉,也明白了王蠢為什么要用手丈量。
  原因很簡單,他在計算周圍的環境,以及推測忍者墮入陷阱之后的反應。
  好恐怖的思維。
  好縝密的計算!
  ……
  屏幕上,王蠢側耳傾聽了一會之后,居然一反常態的大搖大擺靠近那忍者的尸體,先是抽出插在忍者額頭上的匕首,然后,在忍者身上把匕首上的血跡擦干凈。
  接下來,王蠢所干的事情讓所有人目瞪口呆。
  在“眾目睽睽”之下,王蠢開始收刮那忍者身上財物武器,上上下下收刮一遍后,讓人目瞪口呆的是,他居然開始剝下了忍者身上的衣服,只是幾下,便把忍者脫得赤條條了。
  最讓吐血的是,王蠢大大咧咧的脫光了自己的衣服,就剩下一條紅色的短褲了,露出了一身強健的肌肉,然后,穿上了忍者的衣服……
  ……
  就在王蠢剝掉忍者衣服的時候,就在數十米開外,另外一個忍者正靠在數背后,一雙眼神之中,充滿了無盡的恐懼之色。
  是忍者沒有發現王蠢?
  還是王蠢沒有發現忍者?
  此時,就連王家的人都替那忍者著急,因為,此時王蠢在換衣服,正是偷襲的最佳時機,而這忍者就是一動不動,錯失良機。
  很快,人們就發現,王蠢并不是不知道忍者,當他大大咧咧的換完了衣服之后,便徑直朝那忍者的方向走去。
  此時,那忍者額頭上流下了豆大的汗珠。
  沒有人明白發生了什么,屏幕上的一幕,顯得無比的詭異。
  人們不知道,就在王蠢殺死那忍者,確定了忍者的身份之后,他便沒有把還活著的忍者放在眼里。
  同時,王蠢外放了瘋狂的殺氣。
  王蠢的殺氣可是在尸山血海之中培養,忍者雖然厲害,但他們也是普通人,就連植入者也比他們厲害,如何抗得住王蠢那洶涌澎湃的殺氣,根本無力攻擊王蠢,這也是人們為什么看到忍者額頭上滾落豆大汗珠的原因。
  殺氣在森林里面彌漫。
  靠在樹背后的忍者身體瑟瑟發抖,此時,他整個人已經濕透了,如同從水里面撈出來一般,他感覺背后仿佛有一頭洪荒猛獸正在靠近他一般,那種撲面而至的殺氣,讓他呼吸都困難……
  拼了!
  在監控室的屏幕上,人們能夠清晰的看到忍者一雙眼睛的變化,那是絕望的眼神,那是充滿了無邊恐懼的眼神,人們可以想象到他臉上的肌肉肯定已經扭曲變形了。
  就在人們無法理解的時候,王蠢已經大步走到了那忍者的樹后。
  與此同時,忍者猛然一咬牙,從樹背后沖了出來,做垂死掙扎。
  時間空間好像突然凝固了一般。
  就在忍者突然沖出來的電光火石之間,王蠢手中的匕首突然抬起,恰好就刺入了忍者的脖子,忍者張開的雙臂凝固在了空中,就像一尊沒有生命的雕塑。
  太突然了。
  屏幕上的畫面仿佛也被定格了一般。
  王蠢突然抬起手中的匕首,忍者突然沖出來,兩人之間的動作就好像演練了無數次,配合的天衣無縫。
  每一個人都很清楚,這不是演練,更不是配合,因為,那把漆黑的匕首已經刺入了忍者的脖子,忍者不可能拿自己的生命來配合王蠢。
  唯一的解釋就是,王蠢已經計算到了這種可能……
  ……
  在一陣令人窒息的死靜之中,王蠢開始有條不紊的收刮戰利品,忍者身上亂七八糟的小玩意兒找出了一大堆,然后,一股腦的放進了空間戒指里面。
  看著一件件東西莫名的消失,王家的人總算是明白了過來——王蠢是有空間戒指的。
  面對王蠢這種連尸體也不放過的行為,王家的人只能擺頭,這實在是有失王家人的身份。
  在王家人眼里,王蠢十足像個收破爛的,配上那占了大便宜的猥瑣笑容,令人莫名的想沖上去抽他幾耳光……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