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穿越者》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祖神不和(即將完本)(04-14)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抗擊打術(04-14)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智取神獸(04-14)     

最強穿越者611 王家公敵

“放心,我不會有事的。”
  王蠢這二十多年,母親除了讓王蠢吃飽穿暖之外,基本是處于放養狀態,何曾受到過什么關心,當他看著王杰那無奈的表情,不禁心中一暖。
  有父親的感覺真好。
  接下來,是關于防守的問題。
  王蠢聽得昏昏欲睡,干脆把玩異空間里面的羲皇玉簡。只從得到了羲皇玉簡之后,王蠢還沒有仔細研究過,其實,不光是羲皇玉簡,王蠢身上的寶貝太多,都還沒有來得及細細研究,譬如上次在異空間繳獲的教廷權杖。
  神念在羲皇玉簡里面一點一點的探索,讓王蠢奇怪但是,玉簡里面,就像有著無窮無盡的虛空一般,他的神念,居然永遠無法達到邊際。
  更讓王蠢感覺古怪的是,這玉簡里面的空間,像極了上次被那宇宙漩渦吸入的空間里面,周圍都是漆黑一片死靜,沒有任何生命,甚至于連星星都沒有。
  奇怪,這羲皇玉簡乃是當年大禹丈量大地之尺,為何會有如何浩瀚無邊的空間?
  王蠢百思不得其解,不停的用神念探索……
  ……
  就在王蠢探索羲皇玉簡的時候,一個人一直都在關注著王蠢的一舉一動——王漢琥。
  王漢琥關注王蠢是因為,他也是一個修真者。
  任何一個修真者都很清楚,修真,其實就是燒錢,隨隨便便一樣靈丹妙藥,都需要龐大的資金支持,如果家族給予的支持越大,修真的成就將越高。
  對于王漢琥來說,王蠢是他在王家里面地位的唯一挑戰者。王漢琥相信,如果沒有王蠢,身為王家唯一的修真者,他將受到王家的重視,也更容易獲得王家資金上的支持。
  毫無疑問,王蠢成為了王漢琥在王家最大的競爭者。
  足足花了兩個小時的時間,王家的布置才算是完成。
  王蠢也懶得問具體的細節,等到會議散了之后,便和秦府商量。因為有秦府這個變態高手坐鎮,王蠢其實并不擔心敵人來犯,甚至于,他還有些期待。
  “秦大哥,我負責主動出擊,你負責這別墅區的安全。”
  “為什么?”秦府皺眉看著王蠢。
  “王家不能再死人了。”王蠢嘆息了一聲。
  “你呢?”秦府盯著王蠢。
  “嘿嘿,秦大哥放心,我可是金丹期的修真者。”王蠢嘿嘿笑道。
  “金丹期很危險。”秦府搖了搖頭。
  “秦大哥……”
  “咦,忘了,你還有窮奇。”
  “對對,我還有小黑,萬一打不贏了,我就把小黑給召喚出來。”王蠢見秦府同意,頓時大喜。
  “好,我幫你看著這里,只要我秦府還活著,就沒有人能夠越雷池一步!”秦府聲音平淡,但卻充滿了一種強大無比的自信。
  “謝謝秦大哥……蘇雪,你和秦大哥在一起,我要出去一趟。”
  “你一個人?”蘇雪立刻明白。
  “是的。”王蠢的目光落到了大校的身上,“長官,這里就靠你了。”
  “放心,我們的大部隊很快就會來。”大校腰桿如同標槍一般挺直。
  “嗯嗯,走了。”
  王蠢朝眾人揮了揮手,便朝森林公園的一側走去。
  王蠢相信,如果有人試圖偷襲別墅區,肯定會從森林公園的方向入手,畢竟,那方向可是莽莽林海,哪怕是藏身數十萬人都不在話下,可謂是進可攻退可守。
  此時正是中午,春天暖融融的陽光穿透一片一片落葉樹林,投下斑駁的陰影。
  離開了別墅區之后,王蠢頓時感覺渾身一松。
  王蠢并不喜歡開會的那種壓抑氣氛,他也不喜歡和王家的人打交道,他能夠感覺到他們身上那種濃濃的優越感。
  事實上,正如王蠢所猜測的一樣,王家很大一部分人的確是把王蠢當一個土包子看待。
  就在王蠢在森林里面閑庭信步的溜達時候,王漢琥和王漢珀,以及他們的一群擁躉,都守候在一間監控室里面。
  在這一片別墅區,為了確保能夠無死角的監控周圍的動向,像這種造價驚人的監控室至少有五處,而其中四處,平時是封存的,只有在非常時期才會啟用。
  為了發揮信息上的優勢,王家開啟了所有的監控設備。
  目前,王家的人利用這些監控設備,把防御劃分成五大塊,分享信息,互相支援,也就是說,任何一方受到攻擊,另外四方都會第一時間掌握動向,從而做出最精準的反擊……
  ……
  “他在干什么?”一個和王漢珀差不多的年輕人看著王蠢在森林里面無所事事,忍不住問道。
  “不知道。”
  一眼冷峻的王漢琥搖了搖頭。
  一開始,大家都以為王蠢會深入到樹林里面去搜索,但是,讓眾人吐血的是,王蠢只是離開了別墅區,進入森林之后,便找了一處空曠一點的地方,躺在一棵巨大的落葉樹下面曬太陽。
  如果王蠢僅僅只是曬太陽也罷,問題是,他居然還在和蘇雪打情罵俏。
  王蠢也是保安出身,知道有些耳麥是可以選擇頻道的,所以,在離開之前,他就和蘇雪秦府把耳麥調試到了一個頻道。
  王蠢在開會的時候開小差研究羲皇玉簡,壓根就不知道大家并不是呆在一些特定的位置,而是守候在監控室等待命令,他想當然的認為,就他和蘇雪還有秦府在一個頻道
  “雪兒,你在干嘛?”
  “和王苑在一起。”蘇雪沒有參加王家的會議,也不知道她和王蠢的對話會被無數人圍觀。
  “就是那個死了兩個哥哥又死了老爹的喪門星王苑?”王蠢嘿嘿笑道。
  “是啊。”蘇雪看了一眼正在窗戶邊用狙擊步槍觀察外面的王苑,她不知道,此時,王苑的瞄準鏡,正觀察著躺在樹根上面睡覺的王蠢臉上。
  “快錄下錄下,嘿嘿,等會放給王苑聽。”王漢珀聽到王蠢說王苑是喪門星,頓時大喜。
  不過,令人失望的是,王蠢接下來再也沒有提到王苑。
  “好無聊啊。”王蠢躺在樹根上,呆呆的看著樹干上面的枝丫,此時,已經開春,很多枝丫上面冒出了綠色的嫩芽,春天的氣息在森林里面彌漫。
  “你在干嘛?”蘇雪走到窗口,用望遠鏡望搜索著樹林。
  “睡覺。”
  “你不是要出去主動出擊嗎?”蘇雪一愣。
  “太早了,對方肯定沒有那么快,還不如抽空休息休息。”
  “哦。”
  “你無聊不?”王蠢問道。
  “有點。”蘇雪看了一臉身邊專注的王苑。
  “要不,我給你說個笑話聽聽。”王蠢嘿嘿笑道。
  “好啊。”
  “某日公車上來了一位小姐,手上提了一瓶鮮奶。當公車駛到了一個大站,眼看人越來越多,擠得連喘氣都有困難……不一會小姐拿的鮮乳竟然被人潮擠破了鮮乳沾滿了她的絲襪。小姐氣極敗壞的說:討厭!!不要擠啦!人家的奶都給你擠出來了……”
  “就知道你會說這些低俗的。”蘇雪吃吃的笑道。
  “行,那我就說個高雅的……話說有位風月老手林先生的太太生日,要求林生帶她到脫衣舞場去開開眼界,林生被纏的沒法子,只得照辦。到脫衣舞場的大門時,侍者彬彬有禮的說:‘林先生,歡迎光臨’。林先生緊張地制止,而林太太卻怒目而視。進脫衣舞場,領班:‘歡迎,林先生,是不是還坐老位子?’。這次,林太太氣的臉色已開始發青。表演開始,脫衣舞娘扭動著腰肢隨著音樂的節奏,把身上的衣服一件一件地脫下來,嬌聲喊道:‘這一件是誰的呢?’‘當然是林先生!’全場客人異口同聲地說。這時,林太太已氣昏過去。林先生連忙抱起她,坐上計乘車。林太太突然清醒過來氣得大罵:‘你這個騙子混蛋,畜生!’
  計乘車司機聽了說:‘林先生,你今晚找的這個妞兒很潑辣喔!’”
  “咯咯咯……”蘇雪笑得花枝亂顫。
  “好聽不?”王蠢得意洋洋的笑道。
  “好聽,就是低俗了點。”
  就在蘇雪被王蠢逗得笑個不停的時候,五個監控室里面的人都是一臉目瞪口呆。
  因為王杰和蘇雪父親是世交好友,蘇雪很小的時候就在王家走動,基本上王家的人都知道蘇雪,特別是王家的年輕人,幾乎都是把蘇雪當女神一般伺候,當年,為了和蘇雪一起玩,可沒少打架。
  人們做夢都沒有想到,他們心目中的女神,居然會被王蠢這個土包子逗得咯咯直笑,而且,居然還是說的一些低級黃色笑話。
  這實在是太不可思議了。
  王蠢做夢都沒有想到,他只是為蘇雪講兩個黃色笑話,便成為了王家年輕人的公敵。
  當年,王家很多人都曾經追求過蘇雪,但是,蘇雪對每一個人都保持著若即若離的態度,甚至于,當初最有資格成為王家下一任族長的王漢博,也無法獲得蘇雪的青睞。
  這里值得一體的是,蘇子豪一直想讓蘇雪和王家聯姻,但蘇雪一直很排斥,因為,她并不喜歡王家的任何一個人,而且,大家實在是太熟悉了。
  后來蘇雪答應父親去柳大主動接近王蠢,更多的是一種敷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