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穿越者》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祖神不和(即將完本)(04-18)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抗擊打術(04-18)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智取神獸(04-18)     

最強穿越者610 主攻

因為王杰意外的康復,爭奪王家族長的事情直接被攪黃了。
  會議跳開了選拔族長,直接開始議事。
  “王蠢……想必大家認識吧。”
  王杰開門見山的給大家介紹,眾人一陣沉默。其實,在座的人有一部分年齡略大的人都見過王蠢,一些年輕人則早就有所耳聞,畢竟,王蠢這個私生子的事情已經在王家傳得沸沸揚揚。
  “大家好。”王蠢連忙站起朝大家彎腰鞠躬,一臉阿諛之色。
  “坐下吧。”王杰對于王蠢的作風很不待見,他更希望王蠢是不卑不亢,而不是阿諛奉承。
  在王杰看來,王蠢可是金丹期的修真者,已經有足夠的資格坐在這里,何況,王蠢還是他王杰的兒子,撇開金丹期修真者的身份,光是王杰兒子這個身份,坐在這里也沒有任何問題。
  “他來干什么?”王蠢剛坐下,王漢琥身邊的一個年輕人難了。這年輕人,是王漢琥的弟弟王漢珀,在王家,算是非常活躍的一個年輕人。
  “這次王家遭受沉重打擊,我們需要團結……”
  “王家淪落到需要外人幫助了嗎?”王漢珀不依不饒道。
  “你有什么意見不妨直說。”王杰何等人物,人情世故通達,雖然心中惱怒,卻依然從容不迫。
  “這是王家的家族會議,先,不是王家的人都要出去。”王漢珀目光掃了一眼王蠢背后閉目養神的秦府。王漢珀的用意再明顯不過了,明顯就是項莊舞劍志在沛公。
  “他們……”
  “你是在說我嗎?”一直閉目養神的秦府突然睜開眼睛,打斷了剛準備說話的王杰,一雙冷冰冰的目光盯住王漢珀。
  “我是說你們不是王家的人……”王漢珀被秦府威勢所懾,聲音都變得小了很多。
  與此同時,一直端坐的王漢琥雙手突然放在了會議桌上面,渾身的肌肉緊繃,就像一頭獵豹一般。
  氣氛突然變得劍拔弩張起來。
  “大家有話好好說,我是不是王家的人不重要,不過,現在大家都在一條船上……”王蠢生怕秦府暴起傷人,連忙出來打圓場。
  “誰和你一條船?”王漢珀冷笑一聲。
  “呵呵,看來有人很不歡迎我,如果我王蠢沒有在這里,自然也懶得管王家的破事,問題是,我已經在這里了,所以,也就是在這條船上了,除非,我們能夠活著離開這里。”王蠢嘿嘿笑道。
  “什么意思?”王蠢話音剛落,立刻有幾個年輕人怒視著王蠢,異口同聲的質問,顯然,他們都誤以為王蠢是在威脅他們。
  “告訴大家一個不好的消息,我們已經被敵人包圍在這里了。”王蠢聳了聳肩,一臉無辜的表情。
  “啊……”
  “糟糕……”
  “……”
  人們紛紛站了起來,一個個臉上露出驚慌之色,而王漢珀,則是直接跑到了門口。
  只從上次王家遭受巨變之后,王家的人也變成了驚弓之鳥,稍有風吹草動便逃之夭夭。當然,也不能怪他們怕死,畢竟,被視為王家保護神的兩個修真者都被敵人殺死,他們這些普通人,除了跑路,沒有別的選擇。
  “坐下,你們看看自己的樣子!”王杰怒叱道。
  被王杰一罵,人們紛紛回到自己的座位上,臉上都是通紅。
  “哎喲,不配姓王的人坐在這里,姓王的人比兔子還跑得快啊!”一直沉默的王苑開啟了群嘲模式,但是,硬是沒有一個人反駁,一個個低垂著頭。
  “你……”王漢珀怒視著王苑,畢竟,這話很明顯是針對他。
  “你什么你?瞧你那沒出息的樣子,不拿你和別人比,你看看你哥就行了。”王苑諷刺道。
  “……”
  王漢珀看了一眼穩如泰山的王漢琥,臉上露出一絲羞愧之色,張了張嘴,沒有出言反駁了。
  “好了,大家安靜,今天,我們將作出一個重大的決策!”
  王杰站起,張開手臂,會議室立刻安靜了下來。
  沒有人說話。
  此時,人們都很清楚,既然王杰沒有變成殘疾人,那么,他將是王家說一不二的族長,他的地位和權威依然沒有人能夠撼動。
  “我們王家不是羔羊,是該我們露出牙齒的時候了!”王杰握緊拳頭,狠狠的一拳砸在桌子上面。
  會議室一陣令人窒息的安靜,人們臉上露出了狂熱之色。
  沒有響亮的口號,沒有煽情的號召,王杰只是用一句話,便讓王家的人變得群情洶涌。
  是的,王家不是任人宰割的羔羊!
  王家能夠屹立在世界上數十上百年不倒,是因為王家從來就不缺熱血兒郎。
  “雖然有很多人不愿意承認我是王家的人,但無論如何,我還是姓王,我愿意像王漢朝那樣為了王家犧牲自己的生命,因為,我知道,這是一個令人仰望的家族,能夠為這個家族流盡鮮血,是我的榮幸!”王蠢站起,單手撫住自己的胸口,一臉神圣嚴肅之色。
  莫名的,人們被王蠢那神圣的表情所感染,一個個臉上露出激蕩之色。
  “蠢哥,我愿意和你共進退!”王苑突然站起來。
  “啊……”王蠢一愣,他可不想拖著女人戰斗。
  “我可是王家最出色的狙擊手!”王苑微笑道。
  “好好,蠢哥我一直想有個漂亮的妹妹,想不到天從人愿,還真送了一個妹妹給我。”王蠢大喜。
  ……
  接下來,開始,王家的人開始商量對付敵人。
  因為有了共同的敵人,加上王杰并沒有變成殘疾人,王家的分歧很快便消弭無形,變得眾志成城,共度難關。
  當然,還是有一部分年輕人對王蠢不待見,他們很反感出風頭的王蠢,當然,大家都隱忍著。
  正所謂是樹大招風,王蠢的所作所為,讓習慣了低調的王家年輕人看不慣,此時,大家都等著王蠢出丑……
  ……
  這片別墅群屬于王家的秘密產業,甚至于不掛在王家的產業之下,平時作為度假村營業掩人耳目,就是為了在非常時期使用,類似于“安全屋”一樣的存在。
  因為考慮到躲避災難,在修建這片別墅群的時候,安防工作做得非常細致,到處都是隱藏的監控系統,延伸到了別墅群之外數里的樹林之中,一些重要的位置,甚至于安裝了昂貴的紅外線攝像儀。
  為可便于監控,在一些制高點的建筑物上面,都有高倍望遠鏡。
  可以說,這別墅群雖然稱不上是鐵桶一般,但也算得上是滴水不漏。
  目前,唯一的軟肋就是因為時間倉促,沒有安排足夠的人員防守。
  別墅群占地面積差不多有百畝,連同周圍的森林面積,達到了千畝以上。事實上,這別墅群牽涉的面積遠遠過了千畝,因為,別墅群周圍的森林與附近的一片國家森林公園連接上,而那國家森林公園,則是綿延數百里,地形極為復雜。
  此時,大家都想著共度難關,放下了成見,討論的氣氛很熱烈。
  很快,意見分成了兩派,一派認為王家目前人手不夠,不適宜分散力量主動出擊,應該利用別墅嚴密的監控系統防守,集中力量殲滅侵犯的敵人。
  另外一派則是主張主動出擊。
  主張出擊的理由是王家人手不夠,無法守住這偌大的別墅群,如果讓敵人入侵,很可能會被各個擊破,還不如主動出擊,拒敵于外。
  堅守派以王漢琥為代表。
  而主攻派則是以王蠢為代表。
  當然,所謂的以王蠢為代表,其實也就是王蠢一個孤家寡人的,哪怕是王苑,也不支持王蠢。當然,王苑不支持還是情有可原,畢竟,狙擊手本身就是適合堅守陣地,而不是突擊。
  王蠢很郁悶,因為,王杰也不支持他。
  “王蠢,目前我們的人手不夠,不宜分散力量。我知道你擔心這里的防線被各個擊破,但是,如果我們深入到森林之中,依然有被人各個擊破的風險,還不如……”
  “可是……”
  “我已經決定了,以別墅群為據點堅守,而且,我已經通知了上面,很快就會有政府介入,我們只需要堅持過今晚,很可能,天還沒有黑,我們的援兵就會趕來。”
  “如果我們的援兵趕不來了?”王蠢反問道。
  “你覺得有這種可能嗎!”王杰皺眉看著王蠢。
  “便……老爹,任何時候都不要輕視我們的敵人,王家為此,已經付出了沉重的代價。”
  “呵呵呵呵……蠢哥,這里可是中國,莫非,你認為我們的敵人能夠打贏中國軍隊?”王漢珀陰陽怪氣道。
  “軍隊有很多種,有打仗的軍隊,有吃飯的軍隊,這里是內地,不是邊防,你認為,這里的軍隊能夠幫得上忙?還有,我和王漢朝去過美國五十一區,看到過他們的厲害……”
  “對了,你不是說你是修真者嗎?既然你主張主動出擊,你就主動出擊嘛,我是不會反對的。”王漢珀打斷了王蠢的話。
  “漢珀!”王漢琥皺眉喝止王漢珀,很顯然,他也有點看不慣王漢珀赤裸裸的挑釁。
  “咦,這個建議不錯!就這么決定,你們負責堅守,我負責攻擊!”王蠢猛一拍腦袋。
  “……”
  王漢珀一臉呆滯,他沒有想到王蠢真的一個人主動出擊。
  不過,王漢珀旋即臉上又露出幸災樂禍的表情。
  事實上,和王漢珀一樣想法的人可不少。
  對于王家的絕大部分人來說,他們無法接受王蠢這個私生子。另外,王蠢的出現,也會危及到很多人的地位。
  王杰只有一個女兒,也就說,任何一個人都有可能成為下一任族長,但因為王蠢的出現,這種可能性要小了很多。
  “老爹,秦大哥開始說,他們是從那光學儀器廠跟蹤過來的,說明這地方一開始并沒有暴露,現在他們知道了這里,估計也需要一些時間準備,所以,此時他們陣腳未穩,是最好的攻擊時間。”
  “太危險了。”王杰搖頭否決。
  “沒事的,我可是修真者。”王蠢朝王杰眨了眨眼。
  “那……那好吧,你小心一點。”王杰自然明白王蠢的意思,他是想借這次機會證明自己。
  王杰答應王蠢也是迫于無奈,因為,他很清楚,他根本沒有辦法阻止王蠢,還不如大大方方的答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