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穿越者》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祖神不和(即將完本)(04-19)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抗擊打術(04-19)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智取神獸(04-19)     

最強穿越者600 魔鬼武器

氣氛太詭異了。
  這壯觀恢弘的教廷里面不可能沒有人,因為,當初在戰斗的時候,王蠢就嚴令聯盟軍進入上帝城的教堂,怕的就是造成不必要的傷亡,畢竟,上帝城的教堂類似于石頭城神殿一樣的存在,肯定有大批的高手。
  現在,這教廷里面,卻散發著一股戰斗之后的死亡氣息,偌大的教堂,沒有絲毫的生機。
  誰在這里戰斗過來?
  王蠢催動靈氣,神念如同八爪魚的觸角一般,開始朝教堂里面延生,抓捕著每一個角落……
  ……
  突然,一股熟悉的氣息在涌動。
  小倩!
  不好!
  王蠢心神一震,身體毫無征兆的彈射而起,直撲那關閉的厚重大門。
  “蓬!”
  王蠢揚起鐵拳,氣吞山河,狠狠的轟在了沉重的大門之上,大門發出驚天動地的爆炸聲音,在眾人驚悸的目光之下,兩扇厚重的大門居然凌空爆炸,千千萬萬的木屑在空中飛射,仿佛飛沙走石一般。
  千千萬萬雙眼睛盯著王蠢,目光之中射出無比狂熱的光芒。
  八斤半雙手緊握拳頭,心臟瘋狂的跳動,目光之中,充滿了無邊的敬畏。一直以來,八斤半對王蠢還有些不服氣,直到現在,他才意識到,他根本就不是黑暗之神對手,黑暗之神一根小指頭都可以輕易的殺死他……
  ……
  “小倩!”王蠢驚呼。
  “大祭司!”九殿和八將軍也是異口同聲。
  大門坍塌,塵埃落定,在門后,一個身穿黑色長袍的身影靜靜的站著,一動不動,宛若一尊沒有生命的雕塑。在那身影一邊,半躺著一個身穿紅袍的男人,那男人顯然身手重傷,奄奄一息,身下一大灘的血。
  大祭司。
  所有的人都看出,那身穿黑色長袍的女人是黑暗神殿的大祭司。
  “蠢哥……”
  靜立不動的小倩突然朝王蠢莞爾一笑,身子搖搖欲墜,嘴角溢出大團大團的黑血,黑血從嘴角一直流到脖子上,在那雪白的肌膚襯映之下,顯得格外的觸目驚心。
  “你什么時候過來的?”
  王蠢一個箭步跨到小倩身前,扶住搖搖欲墜的小倩。
  “我想幫你。”小倩一臉慘白,一雙清澈的目光癡癡的看著王蠢。
  王蠢看了一眼周圍橫七豎八的尸體,苦笑一聲,沒有說話,朝身后一招手,立刻,有人抬了擔架過來。此時,王蠢算是明白了為什么上帝城殺得熱火朝天,而教廷沒有絲毫動靜的原因。
  如果沒有小倩出手,鹿死誰手還真不知道,至少,不會如此順利。
  “小倩,你先休息休息,等會我給你療傷。”王蠢惡狠狠的看了一眼正在地上掙扎著要站起來的紅衣大主教。
  “嗯。”受傷的小倩此時一點也不像是肅穆莊嚴的大祭司了,很乖順的點了點頭,自己坐到了擔架上面,立刻,在大批高手的保護之下離開了現場。
  “嘿嘿,你也有今天啊!”王蠢盯著紅衣主教,一臉獰笑到。
  “我認識你。”紅衣大主教終于站了起來。
  “你認識我?”王蠢一愣。
  “你是王蠢。”紅衣大主教那深陷的眼窩里面閃爍著狡詐的光芒。
  “你是如何認識我的?”王蠢情不自禁的問道,但電光火石只見,他從那雙狡詐的眼神之中感覺到了一絲不對勁。
  “果然是你!”紅衣大主教哈哈大笑。
  “臥槽,你訛我!”王蠢怒罵道。
  “你死定了,你死定了!”
  紅衣大主教哈哈哈大笑著,紅色的長袍里面突然出現一根金色的小權杖,權杖閃爍著金色的光芒,奪目令人不敢正視,仿佛像是一顆小太陽一般。
  金色權杖散發出的光芒在空中匯聚,然后憑空消失。
  不好,紅衣大主教正在給地球傳遞信息!
  “去死吧!”
  王蠢吐氣開聲,催動靈氣,鐵拳灌注著狂野原始的力量,一拳朝那紅衣大主教轟了過去。
  “蓬!”
  紅衣大主教居然沒有躲閃,只是一臉獰笑的看著王蠢,王蠢的鐵拳重重的擊打在紅衣大主教的身上,發出一聲毛骨悚然的悶響,然后,紅衣大主教的身體凌空倒射向教堂中間的神像上面,“咔嚓”一聲,那神像被撞得四分五裂,紅衣大主教那萎靡不振的身體直接掉在了神像的殘骸上面。
  “你跑不掉了,你跑不掉了,你跑不掉了……我已經把你的信息發了過去,你會永遠被追殺,永遠……”奄奄一息的紅衣的戰爭一臉瘋狂的盯著王蠢。
  “嘿嘿,那就讓你先去見閻王吧!”
  王蠢一臉獰笑,身體突然極速后退,掠起無數的殘影,風馳電掣,只是眨眼之間,王蠢已經退出了神殿。
  “開炮!”
  王蠢赫然一聲暴喝。
  王蠢話音剛落,一道白光從那漆黑的炮管里面射出來,然會,形成一個乳白色的光圈,光圈如同漣漪一般,一點一點的擴大,給人一種難以言喻的層次感,就像一個由牛奶形成的湖面,然后,湖面泛起了漣漪。
  說來話長,那光圈的擴大其實都是在電光火石之間,只是眨眼之間,光圈便已經碰上了巍峨壯觀奢華的教堂,光圈就好像水潑在了沙漠里面一樣,與教堂的建筑物融化為一體,沒有發出絲毫的聲音,只看到教廷在那光圈之下波動搖曳,就像水中的倒影一般。
  王蠢是修真者,他感覺到了不可見的能量正在脈動,那能量實在是太瘋狂的,不停的擴張擴張再擴張,仿佛永不停息的漣漪正在海面上擴大。
  一股極度危險的氣息在空氣中彌漫。
  為什么會這樣?
  “退后!”
  赫然之間,王蠢靈光一閃,猛然一聲暴喝,聲浪瞬間席卷了教廷前面的廣場。
  聽到王蠢下令,黑壓壓的人頭極速的退后,不得不說,聯盟軍都是訓練有素,在這種突發情況之下,沒有絲毫的混亂,要知道,此時的廣場上至少有三萬人,包括教堂周圍街道上的人,超過了五萬。
  就在聯盟軍往后面退的時候,眼前出現了驚人的一幕。
  恢弘雄偉的教堂就像被一股無形的力量在吞噬一般,一點一點的消失,沒有發出絲毫的聲音,令人毛骨悚然。
  王蠢死死的盯著教堂里面的紅衣大主教,他看到,紅衣大主教的身體一點點的消失,沒有任何征兆的消失,此時,他臉上是無盡的恐懼。
  當一個人看著自己的手腳變得沒有,而身體還懸在空中逐漸消失的時候,沒有人能夠鎮定下來。
  那一圈一圈的漣漪擴散的速度并不快,但是,卻給人一種整個時空都要塌陷的感覺。
  時空的確是在塌陷。
  那漣漪核心的位置,那高達數十米的教堂塔尖,被一股神秘的力量一點點的吞噬,就像一頭看不見的巨大猛獸正在啃咬教堂,留下一些不規則的齒痕。
  最令人恐怖的是,教堂的消失沒有任何規則,有的地方,底部已經變得透明,但上面的建筑物依然屹立不倒,懸空在上面,顯得極為詭異。
  聯盟軍也意識到了危險,紛紛往上帝城外撤退,如同潮水一般……
  ……
  王蠢做夢都沒有想到,這才只是一個開始。
  半個小時之后,巍峨壯觀的教堂憑空消失了,沒有留下絲毫的痕跡,就好像那地方從未曾有過一座建筑群。
  事情并沒有因為教堂的消失而結束,那白色的漣漪以已經變成了空氣的教堂為核心,依然一點點的擴張,非常的執著,沒有什么東西能夠擋住它的腳步,無論是建筑物還是樹木巖石,或者是一些倒在地上的尸體和遺留的一些武器,只要碰到那白色的漣漪,便開始消失……
  ……
  王蠢和十幾萬聯盟軍站在森林之中,看著遠處空蕩蕩的地面,一個個目光呆滯。
  整個上帝城都消失了。
  與上帝城一起消失的有堆積如山的尸體,還有那巍峨的城墻。總之,所有上帝城里面的東西,都被那白色的漣漪吞噬,包括那門能量大炮。
  人們目睹了整個過程,眼看著上帝城在那白色的漣漪吞噬之下一點一點的小事。
  那是令人驚秫的過程。
  那是令人毛骨悚然的吞噬。
  仿佛,天地間有一頭無形無質,只能夠看到一點點白光的洪荒巨獸趴在大地上,一點點的把上帝城啃噬。
  上帝城有多大?
  上帝城沒有歷史悠久的石頭城大,但是,它的城市規模也非常龐大,以那恢弘的教堂為中心,直徑足足有兩公里,如果包括后城的飛船基地,其長度達到了近五公里,雖然并不是每一個地方都有人居住,但是,它的確是一座人類城市,而正是這么一座城市,在短短二個小時的時間,變完全消失,沒有留下絲毫的痕跡。
  在這恐怖的吞噬之中,除了有超過五萬的戰死的尸體,還有很多居民藏在自己的住宅里面,很顯然,他們隨同上帝城一起消失了。
  十幾萬人聚集在一起,沒有發出絲毫的聲音。
  每一個人都被眼前的一幕給震撼了。
  氣氛壓抑得令人窒息。
  “九殿,這就是你們制造的武器!”王蠢回頭看著發呆的九殿,苦笑道。
  “我……我……也不知道……”九殿還沒有回過神來,結結巴巴道。
  “你們釋放了一頭魔鬼。”王蠢嘆息了一聲。R10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