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穿越者》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祖神不和(即將完本)(04-14)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抗擊打術(04-14)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智取神獸(04-14)     

最強穿越者589 三十八年后的相見

看著大步走過來的王蠢,小倩目光之中的淚花終于控制不住流淌了下來。周圍的百姓都是一臉呆滯的表情,這數十年來,人們只看到過祭祀大人一臉永恒不變的冷若冰霜,何曾看到過她流淚。
  在野蠻人之中,神殿大祭司絕對是超越世俗的存在,她在百姓之中,有著至高無上的地位,因為,她代表著黑暗之神。
  “小倩……”
  王蠢張開雙臂朝小倩擁抱過去,卻是拉開了手中的鎖鏈,鐵鏈橫在了兩人中間,動作頓時凝固在了空中,一臉尷尬的看著小倩。
  “你這是干嘛?”眼睛里面還浸著淚水的小倩看著王蠢手腕上的金屬鎖鏈,先是一愣,噗嗤一笑。
  “我打不開。”看著小倩那如花的笑容,原本苦惱的王蠢心神一蕩,心臟劇烈的跳動起來。
  “我幫你。”
  小倩伸出黑袍之中如雪的皓腕,輕輕在王蠢雙腕上輕輕一撫,那連王蠢這個金丹期高手也無法摧毀的堅固的鐵鏈只是在小倩揮手之間,便化為一堆破銅爛鐵。
  “你身上的毛沒有了。”王蠢驚訝的盯著小倩那張如同精雕細琢的雪白臉頰,他現,原本覆蓋上面濃密的白色絨毛已經消失了,代之的是嬌嫩如雪一般的肌膚,讓王蠢有咬一口的沖動。
  “我花了三十八年。”看著王蠢那色授魂與的樣子,小倩并沒有生氣,反而嫣然一笑。
  “我想抱你。”王蠢盯著小倩脖子上被黑袍襯映得像雪一般的肌膚。
  “你已經抱著我了。”小倩那雪白的臉頰上,泛起一絲令人想入非非的酡紅。
  “啊……”王蠢這才意識到,自己的居然下意識的摟抱住了小倩的腰肢,他感覺到小倩凹凸有致的嬌軀在懷中輕輕顫抖著,似乎,她很緊張。
  “三十八年了。”小倩輕輕的擦拭著臉頰上的眼淚,螓輕輕靠在王蠢寬厚的肩膀上。
  “我才二十多天……”王蠢輕輕的拍著小倩刀削一般的肩膀,感概萬千,他有一種天上一日地上一年的感覺。王蠢可以想象到小倩在這里是多么的孤獨,因為,她是石頭城唯一的人類,也是唯一的修真者。
  如果王蠢不來,小倩就沒有交流的對象。
  對于小倩來說,王蠢是她唯一的親人,因為,當年,白毛女魃是因為蘊含有王蠢鮮血的骨珠而復活,在她的身體里面,流淌著王蠢的鮮血,她對王蠢的依戀,就像吸血鬼許纖纖對王蠢的依戀一樣,她在一定的距離之內,能夠感應到王蠢的存在……
  ……
  在數十萬人的注視之下,王蠢和小倩緊緊擁抱在一起,久久不放開,兩人的身體,恨不得融為一體一般。
  直到現在,很多人還不知道王蠢的身份,因為,王蠢實在是太年輕了,年輕到一點都不像傳說中神勇無敵的黑暗之神。
  看著受萬民敬仰的神殿大祭司被王蠢緊緊摟抱在懷里,八將軍的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他很想抽自己幾耳光,看看自己是不是在做夢。
  八將軍沒有抽自己耳光,而是狠狠的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大腿傳來一陣劇烈的疼痛。
  不是做夢。
  這不是做夢!
  一千多白巾軍也是目瞪口呆的看著王蠢。
  這太不可思議了,這么一個猥瑣的家伙居然把敬若神明的祭祀大人緊緊的抱在懷里,而且,那一雙手好像還在有意無意的揉捏,這已經出了他們思維的范疇。
  “先生。”
  阿達那顫顫巍巍的喊了一聲王蠢,他不得不提醒王蠢,因為,王蠢的一雙手看起來有點不老實,在這千千萬萬雙目光之下,實在是有傷風化。
  “啊……你是?”王蠢松開小倩,看著面前的阿達,依稀之間,他覺得這老人有一些熟悉。
  “是我,阿達,先生。”阿達低垂著白蒼蒼的頭,一臉恭敬之色,渾濁的眼淚忍不住流了下來,要知道,他以為在他有生之年是看不到黑暗之神了。
  “啊……你是阿達?”王蠢一臉震撼的看著阿達那張老淚縱橫的臉。
  “是我,先生。”阿達內心的激動無以復加,干癟的嘴皮子顫抖著。
  “阿達,哈哈哈,我親愛的阿達,你還活著,你還活著,太好了,太好了,哈哈哈……”
  王蠢雙手叉在阿達的腋窩,一把把枯瘦的阿達舉起在半空之中,接連打了幾個圈才把阿達放下來,看得周圍石頭城的軍民一個個目瞪口呆。
  阿達是什么人?
  如果不把神殿的大祭司算上,阿達可是相當于野蠻人的文明之父,他在野蠻人之中的尊稱地位除了九殿便是無人能及,聯盟軍中一些位高權重的人物要想見他一面都不容易,而現在,就是這么一個德高望重的老人,卻被一個年輕人舉在半空中玩,就像在逗一個兒童一般。
  最令人不可思議的是,阿達絲毫不覺得受到了侮辱,反而顯得很開心很開心,笑得漏風的牙齒都露了出來。
  對于阿達來說,這就是至高無上的榮譽,要知道,當初在刀刃峰的時候,能夠被王蠢拍一下肩膀,都算是一種無上的獎勵和榮譽。
  不錯,能夠被王蠢舉起在空中轉的確就是至高無上的榮譽,一開始沒有被王蠢認出來而受到冷落的九殿見阿達受到了“寵幸”,頓時嫉妒得要死,也顧不得形象,連滾帶爬的跑到了王蠢身邊。
  “先生,我是九殿。”九殿眼巴巴的看著王蠢。
  “九殿……你是九殿?”王蠢瞪大眼睛看著面前這個老人,在他的記憶之中,九殿可是比他還小,精力充沛身體強壯的小伙子。
  “是的,先生。”九殿一臉熱切的看著王蠢。
  “哈哈,好好,好好,九殿,我知道,你是九殿,你的眼神沒有變,你是九殿,哈哈哈哈……”
  王蠢雖然沒有把九殿舉起來,但也狠狠的和九殿擁抱在了一起,這讓九殿無比的欣慰,總算是找回了一點面子。
  看著石頭城的三大巨頭都和王蠢輪番親密擁抱,此時,哪怕是白癡也知道了王蠢的身份。
  “黑暗之神,黑暗之神,黑暗之神……”
  八將軍嘴里念念有詞,目光渙散,而一群白巾軍的高級將領也是呆若木雞,面如死灰。
  想到一路上對王蠢的嘲笑,此時,八將軍和一群高級將領有一種如芒在背,想死的心都有。
  當然,想死的心都有也只是想想,人們更多是想到自己居然和黑暗之神并肩戰斗,一個個頓時精神一振,哪怕是跪在地上,胸膛也挺得更加有力。
  能夠和黑暗之神并肩戰斗,本身就是一種至高無上的榮譽,要知道,這里的人對黑暗之神的故事可是耳濡目染,他們很小的時候,就聽一些老兵吐沫橫飛的吹噓當年與黑暗之神并肩戰斗的歲月。
  無論是在刀刃峰還是在石頭城,只要是和黑暗之神并肩戰斗的老兵,都是一種資歷,一種榮譽,一種吹牛的本錢。
  每每聽到一些老兵吹噓的時候,一些孩子都是一臉神往,想象著未來的某一天能夠和所向披靡的黑暗之神并肩戰斗。
  對于白巾軍來說,他們小時候的夢想已經變成了真的,很多白巾軍已經開始構思以后如何向后輩吹噓和黑暗之神并肩戰斗的日子了……
  ……
  此時,無論是八將軍還是白巾軍將士,都是眼巴巴的看著前面的王蠢,但是,王蠢正和九殿和阿達聊得熱火朝天,壓根就沒有朝這邊看。
  “他不會怪罪我吧?”
  此時,沒有人比八將軍更難受,他的心臟就好像被刀剮一般,一陣一陣的疼。如果世上有后悔的藥,他一定吃個三天三夜,撐死也不后悔。
  如果時光可以倒流,八將軍希望返回到刀刃峰與王蠢第一次見面的時候。
  可惜,世界上沒有如果……
  ……
  “黑暗之神,戰無不勝攻無不克!”
  “黑暗之神,戰無不勝攻無不克!”
  “黑暗之神,流芳千古永垂不朽!”
  “黑暗之神,流芳千古永垂不朽!”
  ……
  在數十萬人吶喊的狂潮之中,王蠢被九殿阿達和大祭司簇擁進城。
  沒有人管還跪在地上的八將軍。
  眼看著黑壓壓的人潮向石頭城涌去,八將軍和一群白巾軍將士一個個垂頭喪氣,似乎,人們已經把他們這支凱旋而歸的英雄完全遺忘了。
  “起來吧。”
  就在八將軍和一群將士萬念俱灰的時候,突然,兩個身穿黑色長袍的祭司走到了他們面前。
  “啊……”
  看著祭司那冰冷的臉,八將軍心神一緊,不會是黑暗之神要報復他吧?想到黑暗之神在上帝城那些卑鄙無恥的行徑,八將軍嘴角泛起一絲苦笑,在他看來,哪怕是王蠢殺了他也屬正常。
  “跟我們走。”
  兩個黑暗祭司看了一眼眾人,點了點頭,然后,轉身朝石頭城走去。
  八將軍回頭看了一眼眾將士,長長嘆息了一聲,只能硬著頭皮跟隨在兩個黑暗祭司的背后……
  ……
  整個石頭城陷入了瘋狂之中。
  人們爭先恐后的涌入石頭城,占據有利的地勢,爭睹黑暗之神的風采,而有些知道傳統的聰明野蠻人連忙慫恿自己的孩子跪在黑暗之神即將通過的道路兩邊。
  人們沒有失望,黑暗之神摸了沿途所有孩子的腦袋,在摸的時候,嘴里還念念有詞,為孩子祈福……【求月票,現在開始,五張月票爆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