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穿越者》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祖神不和(即將完本)(04-14)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抗擊打術(04-14)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智取神獸(04-14)     

最強穿越者582 偷襲圣騎士

八將軍遇到了平生以來最大的勁敵,那一身銀甲的圣騎士就像一座大山般盤桓在八將軍的面前。
  千里奔襲失敗了!
  八將軍嘴角泛起一絲苦笑。
  摧毀十字軍的飛船基地是這次千里奔襲最重要最關鍵的一環,如果白巾軍不能摧毀上帝城的飛船基地,那么,接下來的時間,十字軍的飛船將會像幽靈一般如影隨形,讓白巾軍疲于奔命無路可逃。
  人類的雙腿,終究跑過飛船,哪怕是跳躍力驚人的狼人,在飛船面前,那一點優勢也將蕩然無存。
  現在,這個銀甲圣騎士打破了八將軍的計劃。
  只要有這個銀甲圣騎士在,八將軍就不可能短時間突入到十字軍的飛船基地,哪怕是八將軍最后殺死了這位圣騎士,事情也將不可挽回,原因很簡單,八將軍在與圣騎士戰斗的這段時間,十字軍將會如同潮水一般涌入飛船基地。
  白巾軍的現在的優勢就是出其不意攻其無備,一旦在這城墻之下消耗了太多的時間,奇襲的效果將大打折扣……
  ……
  “殺!”
  八將軍已經是騎虎難下之勢,嘴里發出一聲驚天動地的咆哮聲,手中的巨大鐵錘刮著呼嘯的風聲砸向那身穿銀甲的n,w★ww.↗et圣騎士。
  八將軍是一個精神力駕馭者。
  八將軍也是九殿大將軍最推崇的年輕一代的將軍,其武力可謂是勇冠三軍,據說,有人看到過八將軍徒手摧毀一艘飛船。
  八將軍有著絕對的把握殺死面前這個圣騎士,但是,八將軍很清楚,他沒有足夠的時間,現在的每一分每一秒,對白巾軍來說就是生命。
  “蓬!”
  一聲巨響,八將軍的鐵錘重重的砸在了銀甲圣騎士的銀色盾牌上面,發出一聲震耳欲聾的聲音。
  “蓬!”
  “蓬!”
  “蓬!”
  ……
  八將軍已經陷入了瘋狂之中,每一次攻擊都是傾盡全力,手中的笨重鐵錘如同雨點一般落在那銀色的盾牌上面,發出山崩地裂的聲音。
  銀甲圣騎士那張嚴峻的臉越來越冷峻,步伐也越來越沉重,他甚至于都無法舉起右手的長劍來攻擊八將軍,八將軍的力量實在是太驚人了,他必須要用全身的力量來迎接八將軍那恐怖的鐵錘……
  ……
  銀甲圣騎士的銀色盾牌上面出現了如同蜘蛛網一般的裂痕,但是,他依然沒有后退,那修長的身體如同驚濤駭浪之中的礁石,巍然不動。
  從八將軍那不計一切的瘋狂之中,銀甲圣騎士看出了一絲端倪。很顯然,誰堅持得更久,誰就是勝利者!
  一錘!
  二錘!
  三錘!
  ……
  只是短短數息之間,八將軍已經砸出了五十多錘,那面鏤雕著漂亮花紋的銀色盾牌已經被砸得凹凸不平,面目全非,但是,那銀甲圣騎士依然屹立不倒。
  銀甲圣騎士已經從八將軍的反應看出,此時乃是生死存亡的時候,只要他倒下,八將軍背后的士兵將會如同潮水一般把飛船基地淹沒,沒有了飛船的十字軍,就是沒有了牙的老虎。
  只從上次王蠢離開異空間之后,十字軍在異空間的發展極為困難,生存空間也極為狹小,因為,十字軍除了謀略兵法上的優勢之外,在體能上面,無論是狼人還是野蠻人,都可以秒殺他們,但飛船出現后,十字軍與聯盟軍之間出現了逆轉,他們通過對飛船的改良,很快,十字軍的飛船性能占據了上風。
  唯獨讓十字軍郁悶的是,野蠻人在精神力駕馭者的數量上面依然占據著絕對的優勢,如果不是十字軍缺少精神力駕馭者,整個異空間早就被十字軍統治了……
  ……
  聽著城門下面傳來一聲聲震耳欲聾的巨響,王蠢就知道,八將軍遇上了勁敵。
  “奶奶的,還是要老子出手。”王蠢暗罵了一聲,催動靈氣,猛然一聲暴喝,身體拔地而起,冒著如同蝗蟲一般的箭雨飛向城墻。
  “啪啪啪……”
  王蠢手中的鐵鏈在空中狂舞,形成了一道道屏障,鋪天蓋地的利箭落在上面,發出如同炮竹一般的爆炸聲音,聲音不絕入耳,驚心動魄。
  “殺!”
  王蠢的身體落在了城頭之上,如同降臨人間的惡魔一般,雙手揮舞著手中的鐵鏈,鐵鏈發出一陣令人驚秫的聲音,一時之間,血雨紛飛,腦漿四射。
  鎖住王蠢的鐵鏈其功能是把他鎖在鐵椅子上,現在鐵椅子被八將軍扯斷之后,鐵鏈多出了一截,整體長度足足一米有余,此時,這堅固到連八將軍和王蠢都無法摧毀的鐵鏈成為了殺人利器。
  呼!
  鐵鏈的每一次橫掃,城墻上都會倒下一大片的十字軍,堅固的鐵鏈加上狂野的力量,鐵鏈已經被王蠢賦予了生命,就像被喚醒的猛獸一般,撲殺著眼前一切的生命……
  ……
  說來話長,其實都是在電光火石之間,從八將軍沖入城門到王蠢飛躍上城墻,也只是數息之間。
  眼看著王蠢在城墻上縱橫沖殺,所向披靡,城墻下面的白巾軍一個個目瞪口呆,甚至于都忘記了戰斗,他們做夢都沒有想到這個總是露出猥瑣笑容的年輕人居然這么神勇無敵。
  鐵鏈的威力實在是太兇猛的,如同犁田一般,只是幾個來回,城墻上黑壓壓的人頭便消失了,空氣之中,充斥著一股濃烈的血腥味和死亡的氣息。
  “黑暗之神,戰無不勝!”王蠢立在后城城墻之上,大聲喊道。
  “黑暗之神,戰無不勝!”
  “黑暗之神,戰無不勝!”
  “黑暗之神,戰無不勝!”
  ……
  在雄壯的口號之中,數百白巾軍沒有了箭雨攔截之下,如同潮水一般涌入了城門。
  不過,當數百人涌入城門之中后,停住了腳步,因為,有兩個絕世高手屹立在門洞之內戰斗。
  銀甲圣騎士那雪白的臉上沒有絲毫的血色,但是,他依然如同山岳一般屹立,他的嘴角,溢出了一絲鮮血,在那雪白的臉頰映襯之下,觸目驚心。
  “蓬!”
  “蓬!”
  “蓬!”
  ……
  八將軍發瘋的攻擊著,他已經感覺到對方已經是強弩之末了,但是,對方依然寸步不讓。
  突然,借著微弱的光芒,八將軍看到一張猥瑣的臉出現在銀甲圣騎士的背后。
  王蠢雙手提著鐵鏈,躡手躡腳鬼鬼祟祟的靠近魏然屹立的銀甲圣騎士背后,在數百白巾軍目光的注視之下,一下把鐵鏈套在了銀甲圣騎士的脖子上,然后,狠狠的一拉,巍然不動的圣騎士脖子發出“咔嚓”一聲,便癱軟在了地上。
  八將軍呆呆的看著一臉怪笑的王蠢,如果不是他親眼所見,給他簡直不敢相信剛才還如同山岳一般屹立的銀甲圣騎士已經被王蠢輕輕松松的干掉了。
  “兄弟們,還等什么?名垂千古的時候到了!”
  偷襲成功的王蠢見眾人看著他發呆,連忙一聲大喊。
  “殺!”
  “殺!”
  “殺!”
  ……
  八將軍和數百白巾軍赫然清醒過來,發出一陣熱血澎湃的咆哮聲,如同潮水一般涌入了后城的十字軍飛船基地。
  此時,飛船基地陷入了混亂之中,士兵們奔跑著,很多人則是奔向自己的飛船。
  “轟!”
  “轟!”
  “轟!”
  “轟!”
  ……
  數百白巾軍立刻分為五十人一組,開始肆無忌憚的摧毀飛船。
  異空間的飛船絕對是一種畸形科技產物。
  因為工業不發達,異空間的飛船完全是靠能量石飛行,但很顯然,異空間的人類還沒有讓能量石穩定,一旦遇到外力沖撞到能量,很容易就會引起爆炸。
  當然,這里值得一提的是,因為能量的屬性非常特殊,爆炸也會根據所受的撞擊力度而出現延時,就像當初白巾軍那艘運兵船遇到攻擊延時爆炸一樣,而現在,正是這個屬性,卻反而為白巾軍提供了摧毀飛船的機會,畢竟,飛船的能量石爆炸的時候所產生的破壞力極為驚人。
  數百白巾軍在飛船基地瘋狂的破壞著,不停的有飛船爆炸。
  整個飛船基地亂成了一團。
  十字軍陷入了無組織狀態,他們并沒有組織有效的抵抗,反而拼命的沖向飛船,試圖把飛船升上天空,這種一盤散沙的行為,成為了白巾軍絕佳的獵殺目標。
  這里需要說明的是,只有精神力駕馭者才能夠駕駛飛船。
  無論是聯盟軍還是十字軍,飛船駕駛員的生命都是極為珍貴的。
  對于缺少精神力駕馭者的十字軍來說,一個精神力駕馭者的生命價值,已經遠遠超過了一艘飛船的價值。
  石頭城的九殿為了保存實力,也是嚴禁飛船參加戰斗,精神力駕馭者的重要性,可見一斑。
  一個一個的精神力駕馭者倒在了血泊之中。
  一艘一艘的飛船爆炸。
  十字軍的飛船基地火光沖天,照亮了整個夜空。
  王蠢并沒有閑著,他正在和八將軍并肩作戰,兩人一左一右,圍繞著飛船基地專挑人多的十字軍截殺,為那些白巾軍打掃戰場。
  “蓬!”
  八將軍一臉氣憤的砸碎了一個十字軍將領的腦袋。
  “哈哈哈,看我的。”
  王蠢沖八將軍發出諷刺的笑聲,然后,手中的鐵鏈一抖,三個十字軍立刻肝腦涂地,死于非命。
  “你……”
  八將軍怒極,手中的鐵錘如同拍蒼蠅一般,立刻,十幾個十字軍倒在了血泊之中。
  八將軍能夠被野蠻人第一武將推崇,其武力值絕對是恐怖的,就連那銀甲圣騎士也非八將軍之敵,但是,今天八將軍受盡了委屈,因為,王蠢和他比賽殺人。
  比賽就比賽,也沒有什么了不起的,問題是,八將軍沒有趁手的武器,他只能一錘殺一個人,而王蠢借著鐵鏈的長度橫掃,往往一殺就是三個五個,效率比八將軍高得多。
  八將軍也非胸襟狹義之人,但氣人的是,王蠢每次殺人之后,都要沖著八將軍炫耀,發出一陣令人發狂的刺耳笑聲。
  是可忍,孰不可忍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