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穿越者》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祖神不和(即將完本)(04-18)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抗擊打術(04-18)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智取神獸(04-18)     

最強穿越者571 秦府的嗜好

科學無法解釋修真,但很多時候,科學與修真并不相悖。
  在俗世眼里,用靈丹輔以靈氣就能夠重塑肉身,這只能在神話故事之中出現,但用科學的理論來詮釋,兩者之間,似乎有著必然的聯系。
  人類從出生開始,就要不停的吃,而對于修真者來說,這個吃的過程,其實就是一個修煉過程,人類在吃的過程之中,變得更高更大更有力。
  修真者在修真者的時候,也需要通過修煉來轉化成自己的力量,而這個修煉過程與吃有殊途同歸,譬如靈氣,譬如靈藥,這些都能夠讓修真者變得更強。
  俗世的吃和修真者的修煉,有一個相同的本質,那就是通過身體把外界的力量轉化成自己的力量,而這力量,可以稱之為能量。
  食物能夠轉化成能量。
  靈氣靈藥也能夠轉發成自己的能量,區別在于,兩者一個是通過人體的功能消化,一個是通過特殊的手段來煉化積累……
  ……
  這次為王杰療傷的經歷對王蠢的影響可以說是極為深遠。
  在這種反復的疏通經脈與修復肌肉的過程之中,王蠢對人體結構的了解又有了一個全新的認識。
  此時,王蠢就像一個刀法精確的外科醫生,不同的是,他不是在切割人體器官,而是在把一些損失的器官和經脈完全修復。
  稍微有點常識的人都知道,破壞比建設更困難。
  外科醫生雖然也是療傷,但是,他的是前提是破壞人體組織,那么,可以形容為破壞;而王蠢現在所做的事情就是建設,他就像在給一棟擁有骨架的建筑物一點點的豐滿……
  ……
  隨著身體的血液輸入,王杰雙腿肌體的顏色從開始的粉嫩鮮紅變成了正常的顏色。
  這是一種奇妙的過程。
  能夠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身體一點一點的修復,這個世界上可以說是絕無僅有。
  充沛的靈氣在王蠢身體里面如同長江大河一般輸入到了王杰的四肢百骸之中,然后,以那晶瑩剔透的藍色丹藥為媒介,形成了細膩的肌肉組織。
  這是能量的轉換。
  天下萬物,都是能量的轉換。
  陽光讓大樹發芽。
  植物讓動物獲得食物。
  這是一個天地循環萬物生長的能量轉換。
  王蠢用靈氣和丹藥,為王杰那壞死的肌體重生,其能量的轉換更加直接有效……
  ……
  “好了。”王蠢長長松了一口氣。
  “可以站起來了嗎?”王杰的聲音有些顫抖。
  “試試。”王蠢也沒有把握,扶起王杰坐起來。
  “嗯嗯……”
  王杰扶住王蠢強壯的胳膊,那一雙腿慢慢挪動到了床下。
  “咦……老爹,你覺得身上少了點什么嗎?”王蠢一臉奸笑的盯著王杰的身下。
  “啊……”
  王杰低頭一看,頓時一臉通紅,因為,他的下身為了方便治療,只是搭了一塊白色的步,剛才從床上下來,那塊白布已經掉落,下面那玩意兒空蕩蕩的露在了外面。
  “很小。”王蠢瞄了一眼,搖了搖頭,嘆息了一聲。
  “……”
  王杰連忙手忙腳亂的找衣服,但是,這病房里面根本就沒有衣服,無奈之下,只好抽掉床單圍在身下。
  “我可以走了嗎?”
  “老爹,你已經在走了。”
  “啊……”
  王杰這才意識到,剛才他自己動手把床單抽出來,是自己在走動。
  “我能夠走了,我能夠走了,我能走了……”王杰慢慢的扶住床沿站起來,老淚縱橫。
  “感覺怎么樣?”王蠢走前一步,扶著王杰。
  “我能走,能走了……”
  王杰興奮的推開王蠢,慢慢的,一點一點的挪到了門邊,拉開了房門。
  門毫無征兆的突然被打開了。
  此時,正爭論著王杰是否能夠復原的人目光都落到了王杰身上,一個個臉上充滿了無以復加的震驚表情,特別是那主治醫生,更是驚得合不攏嘴,一雙眼睛瞪得像銅鈴,死死的盯著王杰露出來的半截腿,充滿了不可思議的表情。
  “怎么樣?”
  最先反應過來的居然是那一只沉默的老人,一個箭步走到了王杰身邊,扶著了王杰。
  “將軍,我好了,好了……”王杰淚流滿面,死死的抓著老人的胳膊
  “好了就好,好了就好。”老人眼睛里面也浸滿了淚水。
  “秦大哥,謝謝你!”王蠢大步走到秦府身前。
  “嗯。”秦府淡淡的點了點頭。
  “秦大哥,為了感謝你,我決定,今天晚上給你找幾個小姐。”王蠢摟抱著秦府的肩膀,嘿嘿奸笑道。
  “小姐……當今這個詞還有指利用青春及肉體從事色-情行業的女性,不分年齡、婚否的意思……色-情是什么意思?”秦府翻閱了幾本字典后,沒有得到“小姐”的確切答案,抬頭對王蠢問道。
  “啊……咳咳咳……”王蠢頓時老臉一紅。
  “你知道色-情的意思嗎?”此時王杰正逐一感謝,恰好走到了秦府面前。
  “……”王杰嘴張了張,硬是不知道如何回答。
  “你知道嗎?”秦府很好學,不恥下問,目標對著了蘇雪。
  “我……”蘇雪臉上一紅。
  “秦大哥,色-情就是圈圈叉叉的事情。”問題最后還是得靠王蠢來回答。
  “圈圈叉叉的事情是什么事情?”秦府一臉茫然。
  “這個……圈圈叉叉就是男女之間的那事兒。”王蠢只能硬著頭皮給秦府解釋了,順帶著還做了幾個下流動作示范,搞得唯一的女性蘇雪連忙轉頭假裝看風景。
  “哦……我明白了,你準備晚上給我找兩個小姐圈圈叉叉是不是?”秦府一臉恍然大悟。
  “……是的。”王蠢尷尬的看了一眼周圍。此時,饒是王蠢臉皮厚,也恨不得找個地縫鉆進去。
  “好吧。”
  秦府很鄭重的點了點頭。
  “……”
  看著秦府那嚴肅認真的表情,王蠢臉上一陣發燒。
  因為王蠢和秦府這一鬧,原本令人感動的畫面硬是變得無比的滑稽,一個個哭笑不得……
  ……
  接下來,主治醫生為王杰進行了全面的檢查。
  王杰的檢查結果讓整個地下基地的人都為之震驚不已。
  只是三個小時的時間,王杰的一雙腿,已經完全康復了,沒有絲毫的后遺癥。當然,因為王杰的肢體是靈氣和靈丹肉白骨,雖然有王蠢疏通經脈,但還是有些僵硬,需要一些物理上的器械輔助適應過程。
  王杰和王蠢溝通之后,當晚,決定在這地下基地完成物理上的輔助適應過程,等徹底康復之后再“重出江湖”,東山再起。
  不過,王蠢做夢也沒有想到,因為要留下來,他無法完成對秦府的承諾,使得秦府大發雷霆。
  秦府鬧情緒,可不是好玩的,整個人雖然不說話,但渾身散發出一股冷冰冰的死亡氣息,令人背脊生寒,真個是生人勿近。
  面對鬧情緒的秦府,王蠢也沒有辦法,讓大校把蘇雪支開后,半夜駕車往近百公里之外的市區趕……
  ……
  “我們現在去找小姐嗎?”秦府興奮的問王蠢,那白皙的臉上變成了潮紅之色。
  “……是的。”
  看著迫不及待的秦府,王蠢哭喪著臉道,但想想這家伙已經憋了兩千多年,王蠢又有點釋懷。
  “同志,等會你要幾個小姐?”秦府問正在駕車的大校。只是在地下基地幾個小時,秦府已經知道稱呼大校為同志了。
  “我不要。”
  大校那漆黑的臉膛上苦悶無比,他做夢都沒有想到居然會有一天被人抓著當司機光明正大的找小姐。
  毫無疑問,大校是個一生正氣的人,這種事情在平時想都不敢想,更別說付諸于行動了。
  最讓大校郁悶的是,他無法理解秦府這么一個嚴肅認真,渾身散發出一股冷血的男人居然對找小姐這事兒毫不避嫌。
  “首長,找兩個,陪陪秦大哥嘛。”看著大校那張正氣凜然的臉,王蠢臉上充滿了淫-蕩的笑容。
  因為山路蜿蜒曲折,速度很慢,三人連夜驅車,足足開了二個多小時,才趕到最近的一座小城市。
  王蠢在KTV干過保安,這種事兒,輕車熟路,隨便問了個的士司機之后,便直奔當地最大的KTV,開了一間最大的包廂,媽咪進來之后,直接就在她身上砸了幾千,暗里叮囑了幾聲,胖乎乎的媽咪發出一陣令人頭皮發麻的淫笑出去了,只一會兒,就帶了二十多個如花似玉的美女過來了。
  “秦大哥,你自己挑吧。”
  “嗯。”
  讓王蠢大跌眼鏡的是,秦府這個兩千多年前的老古董居然是風月老手,毫不客氣的點了六個最漂亮的女人。
  “首長,你呢?”王蠢看著正襟危坐的大校。
  “不。”
  大校端坐紋絲不動,搖頭拒絕。
  “真不要?”王蠢朝媽咪使了個眼色,媽咪立刻帶著一群美女擁到了大校的周圍,一時之間,活色生香。
  “我不要!”大校赫然站起,一臉鐵青。
  “不要就不要嘛,別嚇著花花草草了。好了好了,姐妹們先走吧。”
  王蠢把早就備好的錢每人發了幾張,一群美女嘻嘻哈哈的走了。
  就在王蠢剛把一群女人打發走,轉身一看,整個人都不好了,因為,他只是轉了一個身,秦府已經左擁右抱了,一雙大手左右開弓,真可是放浪形骸,就連王蠢這見過了世面的人也是連連搖頭……
  ……
  原本,王蠢還準備先唱唱歌醞釀一下氣氛什么,但看到秦府那如狼似虎的樣子,估摸著這時間是等不下去了,要不然,可能就要現場表演了。
  思忖之后,王蠢連忙讓媽咪在附近酒店幫忙開了個套房。
  就在這安排之間,一群女人先走,這讓秦府又不高興了,王蠢解釋了半天他才明白。
  好在的是,因為KTV旁邊就是酒店,等待的時間并不長。
  等媽咪安排好之后,王蠢帶著秦府直奔酒店房間,而秦府挑中的幾個女人已經換好了衣服在房間里面等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