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穿越者》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祖神不和(即將完本)(04-19)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抗擊打術(04-19)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智取神獸(04-19)     

最強穿越者570 魔術表演

“哦,找到了……魔術是以不斷變化讓人捉摸不透并帶給觀眾驚奇體驗為核心的一種表演藝術,是制造奇跡的藝術更簡單的說,他是一種違反客觀規律的表演。它是依據科學的原理,運用特制的道具,巧妙綜合視覺傳達、心理學、化學、數學、物理學、表演學等不同科學領域的高智慧的表演藝術。抓住人們好奇、求知心理的特點,制造出種種讓人不可思議、變幻莫測的假象,從而達到以假亂真的藝術效果……不懂。”
  秦府一臉茫然的看著蘇雪。對于一個年前多年前的古人來說,實在是無法理解什么科學道具心理學化學之類內在含義。一個年前多年前的老古董要想蛻變成一個現代人,絕非短時間能夠做到的,哪怕秦府是一個修真者。
  “……忽略前面的,只要注意到最后一句話就行了。”
  “從而達到以假亂真的藝術效果?”
  “是的。”
  “還是不懂。”
  “秦大哥,你不停的拿出一些字典,這位大校以為你是玩魔術……”
  “不明白……”
  “他不是在玩魔術,他有一個空間戒指,能夠放下很多東西。”蘇雪嘆息了一聲,她沒有王蠢的能力,也沒法說清楚,現在,她只能讓大校明白。
  “哦,我明白了。”
  “空間戒指!”
  秦府突然一臉恍然大悟,明白的大校的問題。而大校則是一臉震撼的表情,就連那一直沉默不語的老先生,也是一臉不可思議的表情。
  中國有很大一部分人都知道空間戒指是什么東西,而這一部分人就包括了大校和老人,不過,知道并不表示看到,就像是中國人知道盤古斧一樣,但真正看到的一個都沒有。
  在人們眼里,空間戒指就是神話傳說中的寶物,而現在,這神話傳說中的寶物,匪夷所思的出現在了人們的眼前……
  ……
  “秦先生,您的空間戒指能夠放下很多東西嗎?”此時,大校的語氣明顯變得敬重起來。
  “是的。”
  “這個能夠放下嗎?”大校想了想,周圍看了一下,恰好有個女護士推著車路過,大校順便從上面拿起一瓶生理鹽水。
  “能。”
  秦府剛接過玻璃瓶,玻璃瓶就立刻憑空消失。
  “啊……能夠放大一點的嗎?”大校驚得合不攏嘴。如果說那些字典是秦府的東西有可能作假,但剛才那瓶生理鹽水,可是這里的物品,護士也是這里的護士,不可能當托。
  “能。”
  “這輛車能夠放進去嗎?”大校指著堆滿了藥品器物的推車。
  “能。”
  秦府大步走到推車邊,手一擱在推車上面,推車便憑空消失了。
  大廳里面的人都是一臉石化……
  ……
  “還有東西嗎?”秦府見眾人一臉驚訝的表情,也玩得很開心。
  “我們已經信了,信了。”大校此時臉上的表情已經從尊重變成了崇拜之色。
  “我的車。”一邊的護士見推車不見了,手足無措的看著秦府。
  “哈哈哈哈哈哈哈……”
  看著護士那一臉呆滯的樣子,眾人先是一愣,然后,爆發出一陣爽朗的哈哈大笑聲。
  氣氛突然緩和了很多,再不復劍拔弩張,人們開始有說有笑,受到的感染的秦府居然主動向大校請教一些詞匯的意思。
  當然,人們更多的是聊到王杰,只是,沒有人認為王杰的雙腿能夠康復。
  與此同時,人們并沒有忘記剛才曾經發生過恐怖的一幕,每每有人目光掃到金屬柱上那清晰的拳痕,一個個便背脊發冷,看向秦府的目光,越發充滿了敬畏之心……
  ……
  王蠢并不知道外面發生的事情,他正在催動著靈氣為王杰療傷。
  與外面的人想法一樣的是,王杰同樣也不相信自己的雙腿能夠治好,他沒有抗拒抵抗是因為他對現在的感覺很好。
  在王杰的夢中,不知道有多少次夢到和王蠢促膝談心,而今天,他實現了夢想,他喜歡這種感覺,他喜歡這種氣氛,他希望時間能夠停留……
  ……
  時間一點一點的流逝。
  王杰和王蠢拉著家常。
  王杰問王蠢小時候的生活,而王蠢,則是問王杰的生活,兩人雖然并沒有無話不談,但是,這讓彼此之間的距離拉得越來越近。
  “王蠢,我的腳很癢……”王杰的話才說到一半,突然剎住了,因為,他想起來,他的腳,早就失去了知覺。
  “忍忍就好。”
  聽到王杰說腳癢,王蠢頓時大喜過望。
  靈氣在體內奔騰咆哮,源源不斷的通過王蠢是手掌貫入了王杰的身體里面,不停的煉化著那顆晶瑩剔透的攔腰丹丸,與此同時,還為王杰疏通著奇經八脈。
  感受到小腹中一絲絲生機注入到了王杰的體內,王蠢這才明白為什么要三個小時的原因,因為,那藍色丹藥在肉白骨的過程之中,還必須要不停的建立新的血脈和肌肉,畢竟,王杰原有的血脈肌肉已經被完成摧毀。
  哪怕是不建立新的奇經八脈,光是修復那些殘損的肌肉都是一個繁復浩大的工程。
  晶瑩剔透的藍色藥丸在一點一點的煉化吸收,而王蠢就要用靈氣為王杰建立打通新的經脈。
  難怪需要一個修真者幫助!
  王蠢暗自思忖,算是想明白了。
  別說是王杰無法煉化藍色的丹藥,哪怕是丹藥能夠自行消化,他也不可能建立新的血管經脈之類的,更別提無中生有的修復肌肉,因為,王杰不是修真者,所以,這個浩瀚復雜的工程就需要王蠢來完成。
  一開始的時候,王蠢還能夠一邊為王杰療傷一邊和他聊天,到了后面,王蠢越來越專注,已經全身心的投入其中。
  所有的一切,都在秦府的預料之中,也正因為這樣,他才守在門口為王蠢護法。
  此時王蠢不能受絲毫的干擾,因為,人體極其復雜,不說成千上萬的經脈,光是肌肉纖維就令人嘆為觀止。
  因為王杰不是修真者,而那晶瑩剔透的藍色丹藥是修真者之用物,所以,肉白骨這種說起來簡單的事情也變得無比的復雜,丹藥只是肉白骨,但它還是需要外力配合才能夠完成這一點……
  ……
  王杰呆呆的看著雙腳,一臉震撼不可思議的表情。
  原本肌肉壞死的雙腿,此時已經開始變得紅潤光潔起來,最令人驚奇的是,那殘缺不全的雙腿居然正在以肉眼看得見的速度復原。
  這是一種很奇妙的感覺,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雙腿上缺損的肌肉一點一點的長出來,那肌肉的邊緣,仿佛有著澎湃的生命力在涌動。
  王蠢和王杰都忘記了時間的流逝。
  王蠢是沉浸在那浩瀚的人體組織之中,這是一個全新的世界,一個修煉的過程。王蠢不停的催動靈氣同時,他還要參考自己的人體結構來為王杰重新塑造新的經脈。
  對于王蠢來說,這是一次升華,一次蛻變。
  王蠢從來沒有對人體如此的了解。
  在這種專注的修復和塑造之間,王蠢莫名的想到了哪吒。
  當年,龍王到陳塘關興師問罪,為了不連累父母,哪吒三太子割肉還母、剔骨還父,當場自戕。但李靖卻總不能諒解,對他的魂魄繼續進行無理逼迫。這使哪吒無法容忍。而后,哪吒三太子在被其父李靖阻撓,復活不成的情形之下,太乙真人用蓮花蓮藕給哪吒造了一個新的**。
  太乙真人所用蓮花蓮藕,很可能是比那晶瑩剔透的藍色丹藥更高級形式的靈丹妙藥,能夠直接把人類的靈魂貫入其中,從而達到復活重生的目的。
  如果說是以前,王蠢絕對認為用蓮花蓮藕復活哪吒只是個傳說,而現在,王蠢相信這個傳說是有根有據的,因為,他現在就干著類似的活兒。
  理論上,只要擁有肉白骨的靈丹,復活人類根本是不費吹灰之力,當然,這也只是理論上存在的,畢竟,人類不僅僅是一個軀殼,還擁有一個偉大的靈魂。
  像王杰這樣的康復,和太乙真人復活哪吒完全不是一個級別,要知道,太乙真人那可是無中生有……
  ……
  癢!
  隨著時間的流逝,王杰越來越激動,因為,他看到,自己的雙腿已經成型,皮膚光滑如同嬰兒一般,沒有絲毫的瑕疵,而且,他試著動了一下腳趾頭,他發現,自己居然能夠有意識的控制腳趾頭。
  王杰不知道,就在一門之外,對于他的雙腳能否康復一直都在爭論進行中。
  主治醫生是堅定的反對者,他認為王杰的雙腳實際上已經失去了生命,以人類的醫學水平,根本就不可能治好。
  大校則是堅定的擁護者,他的擁護理由很簡單——他信任秦府。
  蘇雪是半信半疑。
  而那老人則是很矛盾的表現,他相信主治醫生的話,但他卻希望王杰康復,他雖然寡言少語,幾乎一直都是在聽,但從他那溢于言表的關心之色可以看出,他與王杰之間的友誼非常深厚。
  沒有人知道,就在門后,偉大的奇跡正在誕生……
  ……10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