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穿越者》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祖神不和(即將完本)(04-18)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抗擊打術(04-18)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智取神獸(04-18)     

最強穿越者569 秦府的厲害

秦府感受到了大校的身體散發出來的壓力,他再一次當著眾人把厚厚的字典“變”沒了,然后,冷冽的目光看著大校,就像獵手盯著自己的獵物一般。
  “秦大哥,他們是朋友。”
  看著秦府那充滿了死亡氣息的目光,淡定從容的蘇雪再也穩不住了,連忙走到秦府的面前。
  “朋友……你等等……”秦府一愣,連忙從空間戒指里面召喚出一本拼音字典,“朋友……pengyou……”
  “……”
  看著秦府嘴里念念有詞,蘇雪一臉石化,內心的震驚更是無以復加,她想不到秦府居然已經能夠使用拼音字典了,她依稀記得,秦府也就是請教過王蠢幾次,王蠢怕麻煩,就告訴了一些拼音的技巧以及如何查閱字典,讓他自己去摸索,卻是沒有想到,只是兩天的時間,秦府已經能夠獨自使用拼音,還懂得用拼音查找詞匯的意思了。
  而此時,原本是戰意奔騰的是大校則是被秦府搞得戰意全無,對面這個長發小白臉的做法實在是太匪夷所思了,當然,秦府更郁悶的是秦府居然又弄出了一本不一樣的字典,他感覺胸腔很悶,好像隨時要爆炸一般……
  ……
  “比較有交情的人……戀愛的對象……你是說,我們算是比較有交情的人?”秦府合上字典。
  “是的。”
  “但是,我不認識他。”秦府搖了搖頭。
  “秦大哥,我們雖然不認識他,但是,他們是我們朋友的朋友,也算是我們的朋友。”
  “朋友的朋友……嗯,只是,他為什么很不……很不……很不友好?”秦府想了想,終于想出了一個恰當的詞匯。秦府一直都在學習現代人的對話方式,還在秦朝的時候,他就通過觀察王蠢來學習,而現在,當他得到了一大堆字典后,開始刻意的追求一些精確的詞匯。
  “他只是想和你交流。”蘇雪很耐心。
  “交流……彼此間把自己有的提供給對方,相互溝通。”秦府又召喚出一本字典翻了一下字典,臉上赫然變色:“我為什么要把自己有的提供給他?”
  此時,那大校想死的心都有,因為,秦府當著他的面,不停的“變”出一本本不一樣的厚厚字典,而那其中的任何一本字典,都不可能藏在身上。
  如果現在秦府突然“變”一枚導-彈出來,大校都不會覺得奇怪了。
  “咳咳……不是不是,我是說大校想和你切磋切磋武術……就是武術交流……”蘇雪有點焦頭爛額的感覺,突然之間,她發現王蠢非常厲害,他應付秦府就顯得游刃有余。其實,王蠢對付秦府的辦法就是敷衍和胡說八道,而這對于蘇雪來說是根本不可能的,她會認真的回答秦府的每一個問題。
  “切磋的意思我知道。切磋,中國常用詞匯,源于古代加工獸骨、象牙、玉、石時分別稱為切、磋、琢、磨,經常用到形容人與人之間在喻道德學問方面相互研討勉勵。”
  這一次,秦府沒有召喚出字典,而是念念有詞。
  “嗯嗯,其實,不僅僅是道德學問方面的相互研討勉勵,還可以在很多方面交流,譬如我剛才說的武術切磋。”蘇雪看了一眼周圍目瞪口呆的重任,只能硬著頭皮說。
  “哦,我明白了,他是我們朋友的朋友,但是,他也想和我切磋武術。”秦府一臉恍然大悟。
  “是的是的,不過,切磋就是朋友之間的交流,不可以傷人。”
  “明白。”秦府點了點頭。
  看著秦府點頭,蘇雪長長的松了一口氣。
  和一個兩千多年前的古董交流,絕對不是一件輕松的事情,突然之間,蘇雪對王蠢佩服得五體投地。
  如果是王蠢,就絕對不會這么復雜。
  王蠢這個人,他有個特殊的能力。總是能夠把復雜的事情簡單化。當然,如果有需要的時候,王蠢偶爾也會把簡單的事情復雜化。
  “來吧!”秦府對大校招了招手。
  “干什么?”郁結于心的大校一愣。
  “你不是要切磋武術嗎,可以開始了,我保證,不殺死你。”秦府深邃的目光盯著大校,如同刀鋒一般。
  “你……”
  大校有想吐血的沖動,因為,秦府那表情壓根就沒有把他放在眼里。
  是可忍孰不可忍!
  一直就在控制著情緒的大校這一次終于是忍不住了,雙拳緊握,黝黑的臉膛上洋溢著瘋狂的戰意。
  一直沉默的老人嘴角泛起一絲笑容,向身邊的主治醫生示意了一下,后退了幾步,為秦府和大校提供了一個二十幾個平方米的空間。
  大校雖然沒有和秦府交手,但是,他能夠從秦府的氣質判斷出是個勁敵,何況,他也看到過那如同被霸王龍蹂躪一般的電動伸縮門。
  戰意在并不寬闊的廳中沸騰,如同火焰一般在熊熊燃燒,使得圍觀的人有一種窒息的感覺。
  大校那漆黑的臉膛上充滿了蕭殺之氣。
  秦府則是靜靜的站立,內斂俊酷的外表,氣宇軒昂,豐姿神逸,出色的五官,線條凌厲,劍眉飛拔,鼻梁挺傲,薄唇緊抿,面似冠玉,膚如凝脂。但是,秦府那修長的身體卻給人一種山岳一般的巍峨,而他的一頭長發,卻是無風自動。
  遠處幾個護士不停的發出驚嘆的聲音。
  如果是王蠢看到秦府現在的模樣,絕對想抽他,因為,這樣子,可是他多次出現在夢中的裝逼場景,現在,被秦府給先用上了……
  ……
  “噠!”
  大校一聲悶喝,腳下猛然發力,力量從脊椎一路貫穿到手臂,手臂掠起無數的虛影,發出呼嘯的破空聲,重重的轟向秦府。
  蘇雪為大校捏了一把汗,因為,她知道秦府的厲害。其實,蘇雪很想阻止兩人之間的爭端,但她也早就看出大校蠢蠢欲動,思前想后,還是決定讓那大校出手,畢竟,她也看到,那身份尊崇的老人隱隱約約有縱容之意,既然是這樣,還不如讓兩人分個高低,讓大校死心,免得老是糾纏。
  不過,與蘇雪相反的是,廳里面圍觀的人,都為秦府捏了一把汗,因為,他們都知道大校的厲害。
  在這基地里面,大校并不是最厲害的存在,但是,他絕對不是一個好惹的家伙。
  令人震驚的是,面對大校那驚天動地的一拳,那小白臉模樣的中年人居然不躲不閃,反而是迎面而上。
  與大校一樣的是,秦府的速度也很快,如同狩獵的豹子一般猛然竄出去。
  和大校不一樣的是,秦府沒有發出絲毫的聲音,他的腳底下就像有著厚厚的肉墊,奔走之間,風馳電掣卻是沒有絲毫聲音。
  “啪!”
  大校的拳頭擊在了秦府的掌心上面,發出令人心悸的悶響。
  在這電光火石之間,時間空間好像凝固了一般,人們看到,兩人保持著相接觸的姿勢一動不動,不過,明顯的可以看到,大校額頭上滾落了汗水,而秦府則是從容淡定,輕松自如。
  “去!”
  秦府淡淡的說了一聲,手掌輕輕一推,大校感覺自己就像被一輛百噸的重型卡車撞上一般,立刻像一發炮彈一般凌空倒射出去。
  “啊……”
  人們齊聲發出驚呼,因為,就在大校倒飛出去的一瞬間,秦府突然雙腳一蹬,居然如同閃電一般追趕上去,身后掠起無數的殘影,一拳擊向大校的腦袋。
  “蓬!”
  速度實在是太快了,還沒有等人反應過來,大校已經撞在了一根金屬柱子上,與此同時,秦府白皙的拳頭,重重的落在了大校的頭上,不,是頭邊,落在了金屬柱子上面,那地動山搖的感覺,是來之于那一拳,而不是大校撞在柱子上。
  人們倒抽了一口冷氣,因為,他們看到,秦府的拳頭,已經有一半陷入了那金屬柱子里面,大廳一陣搖晃。
  大校的身體一動不動,背脊發冷,如同雕塑一般。
  沒有人比大校更能夠體會到生死的那一霎拉之間的感受。
  剛才那一拳,完全是擦著大校的耳朵而過,刮起的風聲如同刀鋒一般,當那拳頭擊如金屬柱子的一瞬間,大校最先體會到那剛猛至極的力量,他從未曾想到自己會離死亡如此之近……
  ……
  秦府冷冽的目光如同毒蛇一樣盯著大校。
  大校額頭上,豆子大的汗珠滾落,只是頃刻之間,大校身上的軍服已經完全濕透了,如同從水里面撈起來一般。
  不過,大校并沒有露出絲毫的怯意,軍人鋼鐵一般的意志力讓他能夠隱藏自己恐懼的情緒。
  “不錯。”秦府盯著大校足足看了十幾秒,這才緩緩的收回拳頭,返回到病房門口子,又從空間戒指里面召喚出了一本厚厚的字典。
  “你是魔術師?”看著那厚厚的字典,大校有抓狂的感覺,實在是忍不住好奇心,大步走到秦府面前問道。
  “魔術師?”秦府一臉疑惑,連忙翻字典,似乎是沒有在一本字典里面找到答案,又接連召喚出各種各樣的字典詞典。
  看著秦府不停的“變”出各種各樣的字典,眾人一陣眼花繚亂,而蘇雪,只能苦笑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