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穿越者》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祖神不和(即將完本)(04-14)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抗擊打術(04-14)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智取神獸(04-14)     

最強穿越者568 生死人肉白骨

王蠢不懂復雜的商業運作,更不懂情報對商業的作用,王杰不厭其煩的說了幾個案例為王蠢掃盲,大意是中國在國外投資油田,因為缺乏一些商業情報,結果是數百億美金的投資打了水漂。
  在與王杰的談話之中,王蠢總算是弄明白了一些商業運作模式和前期準備。
  對于一些商人來說,商業情報以及市場分析都屬于前期準備工作,譬如要某地投資辦廠,首先就要考察其交通是否方便,工廠需要的資源是否豐富,員工是否容易招聘,員工素質能否達到企業的要求,當然,還要研究當地的民風以及官場,缺一不可。
  對于普通老百姓來說,開個,所要考慮的事情就太多太多了,稍有不慎,就會血本無歸,中國早年在全世界的投資動輒虧損千億萬億,都是血淋淋的教訓……
  ……
  問題又回到了原點。
  美國人為什么要針對王家?
  王家得罪了誰
  在世界上,希望王家垮臺的企業多如牛毛,但沒有企業敢冒天下之大不韙打擊王家,畢竟,王家是一個巨無霸的家族,要打擊這樣一個大家族,如果沒有百分之百的勝算,沒有人敢付諸于行動,哪怕是打擊成功,也是殺敵一千自損八百,為他人作嫁衣裳。
  另外,希望王家垮臺的企業雖然多,但真正有能力打擊王家的企業卻是鳳毛麟角,而能夠做到不露絲毫形跡的公司企業,根本就沒有,畢竟,要打擊王家,所牽涉的領域實在是太廣泛了,不僅僅是需要龐大的財力,還需要龐大的人力,在這種苛刻的要求之下,不可能不露出蛛絲馬跡。
  擁有打擊王家能力的家族要考慮打擊之后的報復,傻瓜都能夠猜測到,一旦招惹上了王家這種巨無霸的家族,勢必招致瘋狂的保護。
  對于俗世來說,一個擁有修真者家族的保護絕對是恐怖的……
  ……
  “有線索嗎?”王蠢問道。
  “沒有具體的線索。”王杰搖了搖頭。
  “你們得罪了誰?”
  “一個家族在擴張的過程之中,勢必要得罪很多人。”
  “你開始說是王漢朝泄露了王家的情報?”王蠢突然心中一動。
  “是的。我明白你的意思,但是,美國政府不是獨裁政府,他們不可能動用政府的力量來對待一個跨國公司,哪怕是,也不會這么倉促……”
  “倉促?”王蠢一愣。
  “這次王家雖然蒙受了慘重的損失,但是,并沒有受到到致命的打擊,至少我還活著,甚至于,王家還擁有東山再起的資本,而我們看不見的敵人所擁有的能力原本是可以把王家至于死命的,所以,他們這次的行動是倉促的。”
  “這有什么區別?”
  “區別很大。一個政府要對付一個企業,不會如此明目張膽。你想想,如果美國政府打擊我們王家的真相被披露出來,這將是對美國政府信譽的沉重打擊,總統都要下臺。那么,也就是說,如果美國政府打擊我們,保密自然是不用說了,而且也不會如此倉促,畢竟,國家的力量可以做得非常完美。”
  “但王漢朝的泄露的秘密只有美國人知道。”王蠢疑惑道。
  “我們分析了這個問題。美國政府插手已經是事實,植入者,還有你說的超人,都是屬于美國政府的力量,不過,這些力量的驅使者,可能不是美國政府方面做出的決定,而是私下做出的決定。”
  “為什么?”
  “理由就是我開始說的,倉促!如果美國政府發動這次行動,那么,很多部門都會被協調行動,絕對不會出現紕漏,但是,這次的行動可以說是漏洞百出,暴露了美**方的力量,最重要的是,事情發生之后,美國當局立刻派出了高級官員追查此事……”
  “賊喊捉賊罷了。”
  “賊喊捉賊當然也有可能,不過,我們還是把美國政府排除在外,我們更相信,是我們得罪了美**方的高層……”
  “美**方的高層?”王蠢心神一震,莫名其妙的,他想到了在五十一區把一個高級將領模樣的美國人打成篩子的情景。
  “你有線索?”
  王杰何等人物,立刻察覺到了王蠢臉上的神色。
  “啊……沒有沒有……”
  王蠢連連搖頭,就像撥浪鼓一般。王蠢哪怕是再傻,也還沒有傻到承認是自己為王家招致了災難,何況,這事兒王漢朝也有份。
  “其實,我們對有沒有線索不感興趣。”王杰嘆息了一聲。
  “為什么?”王蠢又是一愣。
  “目前,王家最重要的事情是修養生息,而不是報仇雪恨。說直白一點吧,我們已經沒有了修真者,已經失去了報仇的能力,如果執著的報仇,反而會引火燒身,招致更瘋狂的打擊。”王杰一臉黯然。
  “我是修真者。”王蠢一字一頓道。
  “你……你不要回來,如果我們的敵人知道了你的存在,肯定會不惜一切代價的殺死你。”王杰一臉嚴肅道。
  “為什么?”
  “任何人都知道,修真者對于俗世來說就是戰略核彈,不僅僅是對敵人威懾,還能夠為家族提供一種心理上的安全感,一旦你的修真者的身份和王家族人的身份曝光,敵人為遏制王家東山再起,必定會選擇斬草除根。”
  “這樣啊……”王蠢莫名的縮了一下脖子,仿佛感覺到千軍萬馬朝他殺來。
  “王蠢,我會給你一筆錢……”
  “干嘛?”
  “你剛才不是說過嗎,你要移民中東娶十七八個老婆,生一大堆孩子……”
  “咳咳……我只是說說,說說而已。”
  “不,我正是需要你這樣做。”
  “……”
  “王蠢,我虧欠你們母子,我一直在想著用何種方式補償你們,但現在,我已經沒有其它的選擇。我會給你幾億人民幣,你找個地方隱居,不要和我們聯系……”
  “喂喂,你看我長得像縮頭烏龜嗎?”王蠢不悅道。
  “……像。”王杰仔細看了看王蠢,想了一會兒,吐出了一個字。
  “……”王蠢差點噴出一口鮮血。
  “王蠢,我是說正經的。”
  “王……老……老……”王蠢支支吾吾,在王杰眼巴巴的注視之下,一句老爹硬是沒有喊出來,“我也是正經的,我絕不會當縮頭烏龜!”
  “很危險……”王杰見王蠢終究還是沒有喊他老爹,臉上露出濃濃的失望之色。
  “老爹。”王蠢突然冷不丁的喊了一聲。
  “啊……”猝不及防之間,王杰一下子沒有反應過來,一臉呆滯的看著王蠢,仿佛聽錯了一般。
  “老爹,你知道嗎,只從我知道有個很牛逼的爹之后,就一直做一個夢。”
  “什么夢?”此時,王杰已經從呆滯之中反應過來,熱淚盈眶。
  “夢見萬家家破人亡,然后,我王蠢踏著七彩祥云把王家從水深火熱之中拯救出來,在然后,我就成了王家的大恩人,每個王家的人看到我都要痛哭流涕,感恩戴德……”
  “……”原本被感動得熱淚盈眶的王杰再一次目瞪口呆。
  “你說,現在是不是我閃亮登場的最佳時機?”王蠢嘿嘿笑道。
  “……是的。”王杰苦笑道。
  “你放心,只要有我王蠢在,王家就不會倒下!”王蠢狠狠的拍了拍胸膛,豪氣萬丈。
  “可是,我們的情報系統……”
  “沒事,我會為王家打造一個情報帝國!”
  “打造一個情報帝國不是你想象的那么容易。”王杰嘆息了一聲,他只當王蠢吹牛皮。
  “困難嗎?你藏在這里,我不一樣把你找到。”王蠢一臉得意洋洋道。
  “……”
  王杰心神一震,他居然忘記這事兒了。
  “情報帝國我會很快完成,你需要什么情報,只要給我,很快就能夠得到答案。”王蠢大言不慚道。
  “光有情報也沒有用,我們還需要強大的武力支持,但是,我們的兩個修真者……”
  看著王蠢那豪邁的樣子,王杰眼睛一亮,但旋即又是一臉黯然。
  “老爹,我可是金丹期的修真者!”
  “金丹期!”王杰的眼睛瞪得像燈籠,一臉不可思議的表情。
  “如假包換!”看著王杰那一臉震撼的表情,王蠢感覺自己這逼都裝得要飛起來了,無比的爽快。
  “金丹期……金丹期……你居然到了金丹期……”王杰伸出手想摸王蠢的臉頰,卻是扯動了傷口,臉上露出一抹痛苦的表情,王蠢立刻輸入靈氣。
  “情報不是問題,武力也不是問題,我們還有一個新東方武校,那里,將是我們王家的武力搖籃!”王蠢一手握著王杰的手,一手握拳高舉在腦袋上面,就像傳銷演講一般。
  “好好好好!可惜我雙腿殘廢了,要不然,可以和兒子并肩作戰,一起叱咤風云!”王杰似乎也被王蠢感染了情緒,聲音也變得激動起來。
  “不不,你沒有殘廢,我有個朋友,他有生死人肉白骨之能。”王蠢嘿嘿笑道。
  “呵呵……”王杰笑了笑。
  “是真的,他就在這里,你等等,我馬上就讓他進來給你看看。”
  王蠢松開王杰的手,起身開門。
  蘇雪正在和老人閑聊,那主治醫生站在身邊聽著,秦府依然拿著一本厚厚的字典快速的翻閱,而那大校則是一雙眼睛一直盯著秦府……
  ……
  “秦大哥,你進來看看。”王蠢朝秦府招手。
  “嗯。”
  秦府收起字典,大步走進了病房。秦府不知道,他收起字典的那個動作,把那臉膛黝黑的大校驚得目瞪口呆,因為,他一直想秦府開始是把字典藏在什么地方,但是,剛才就在他眼前,秦府硬是把一本厚厚的字典變沒了。
  “魔術,魔術……”看著秦府的背影消失在病房里面,大校魂不守舍的念叨著。
  “秦大哥,我便宜……我老爹的腿傷了,你有辦法讓他康復不?”王蠢問道。
  “我看看。”
  秦府揭開被子,皺眉的看了一眼綁成木乃伊的雙腿。
  “拆開。”
  “拆開?”王蠢一愣。
  “不拆開怎么知道?”秦府冷冷道。
  “……那好吧。”
  王蠢原本想喊護士進來拆開紗布,但想想耗時間,還要解釋,也就懶得麻煩,干脆自己拆。
  王蠢從空間戒指里面掏出一把鋒利的比賽,靈氣催動之間,只見寒光翻飛,還沒有等王杰反應過來,他纏滿了紗布的雙腿已經被王蠢用匕首挑開了。
  “啊……”
  看著兩雙焦黑的腿,王蠢下意識的倒退了幾步。
  王杰的腿,已經不能稱之為一雙腿了,因為,兩條腿不僅僅是肌肉壞死發黑,還有很多地方壓根就沒有肌肉,露出了白森森的骨頭,很多肌肉上面縫著密密麻麻的線,觸目驚心,令人頭皮發麻。
  和一般失去雙腿的殘疾人不一樣的是,王杰的雙腿傷勢極為嚴重,幾乎是從大腿根開始,也就是說,哪怕是戴義肢,也沒有地方,下半輩子,只能坐輪椅了。
  “可以治好。”秦府掃了一眼。
  “可以!”
  王蠢和王杰異口同聲。當然,兩人一個是一臉不相信,一個是驚喜。
  “秦大哥,那就麻煩您老人家了。”王蠢一臉諂媚道。
  “我沒法治好了。”秦府搖了搖頭。
  “啊……喂喂,你耍我是不是。”王蠢氣急敗壞,王杰也是一臉釋然之色,要知道,王杰壓根就不認為他的腿能夠治好,這已經超出了人類醫療的范疇。
  “我不能你能。”秦府皺眉看著王蠢。
  “我……”王蠢合不攏嘴。
  “我唯一的一瓶肉白骨的靈藥已經給你了。”
  “靈藥……哈哈哈……你說的是那藍色藥丸?”王蠢頓時大喜,立刻從空間戒指里面召喚出玉瓶。
  “是的。”
  “秦大哥,要怎么用?”
  “口服一粒。”
  “這么簡單?”
  “他不是修真者,你需要用靈氣幫他在體內煉化,順便疏通經脈,可能需要一點時間。”
  “多久?”王蠢急問道。
  “估計要三個小時。”
  “三個小時,不長不長,我馬上就弄。”
  王蠢一臉興奮,倒出一粒晶瑩剔透的藍色藥丸,也不等王杰說話,一把捏著下巴,直接就扔進嘴里。
  “不要急,慢慢來,煉化的過程越細致,恢復的效果越好。”秦府提醒道。
  “嗯嗯。”
  秦府看了一眼正在催動靈氣的王蠢,開門走了出去,然后,關上了房門,又把字典從空間戒指里面召喚了出來,靠在墻壁上認真的翻閱。
  秦府不知道,他從空間戒指里面召喚出字典的一幕又被那黑臉膛的大校看到了。
  這一次,大校終于忍不住了,大步朝秦府走去,不過,他慢了一步,因為,那美麗的女人和老人走了過去。
  “秦大哥,王叔叔醒來了嗎?”
  “醒來了。”秦府頭都沒有抬。
  “他們在干什么?”蘇雪和好奇王蠢會和王杰說什么。
  “王蠢在給他療傷,估計要三個小時。”
  “療傷?”蘇雪一愣。
  “他老爹的雙腿受傷有點嚴重,需要這么長的時間。”
  “你是說他的腿能夠治好?”主治醫生臉上露出了難以置信的表情。
  “是的。”
  “我要進去看看……”一直沉默的老人則是一臉興奮,大步朝門口走去。
  “不行。”秦府身體一晃,人們感覺眼睛一花,他那修長的身體已經堵在了門口。
  “從現在開始,誰也不能進這房間。”秦府一張臉變得冰冷無比,突然之間,空氣中一股蕭殺之氣彌漫。
  ……
  “怎么樣?”王蠢用靈氣為王杰煉化身體里面的那顆藍色靈丹。讓王蠢感覺奇怪的是,他當初吞下那顆藍色靈丹的時候,入口即化,但是,到了王杰體內之后,便如同鋼鐵一般,用靈氣煉也有一種紋絲不動的感覺。
  “說不上什么感覺,不過,很舒服。”王杰看著王蠢,“兒子,你為什么突然喊我老爹了?”
  “看在錢的份上。”
  “錢……”王杰一愣。
  “你剛才可是說過要給我幾個億的,說話要算話。”王蠢嘿嘿笑道。
  “咳咳……當然當然……”
  “老爹,我的后娘呢?”王蠢問道。
  “后娘……她……她在這次偷襲中死了……”王杰先是一愣,旋即明白過來。
  “啊……哈哈哈……太好了太好,終于死了,好好,死得好,死得其所!”
  “……”王杰臉上很難看。
  “你什么時候把媽媽接回來?”王蠢眉開眼笑。
  “接你媽媽……這……這個……我接的話,她也不一定會回來……”王杰臉上露出一絲苦笑。
  “媽媽一直很想你。”
  “都這么多年了……”
  “老爹,你可好了,有錢有勢,滿世界玩女人,老媽可可憐了,她每天都是念佛,你是他的第一個男人,也是她唯一的男人,這些年,你也玩夠了,是該把他接回家的時候了。”
  “這……”王杰一臉回憶之色。
  “人家說,人生有三大愿望,升官發財死老婆,你的目標終于實現了一個。”王蠢一臉奸笑。
  “……”
  看著王蠢那卑鄙無恥的笑容,王杰只能苦笑,這家伙有一個本事就是能夠把一個非常嚴肅的話題當成笑話說,插科打諢更是登峰造極。
  就在王蠢和王杰胡侃的時候,病房外面,發生了沖突。
  秦府屹立在病房的門口,如同山岳一般。
  大校那漆黑的臉膛冷峻無比,死死的盯著秦府,一步一步的朝秦府走過去……
  ……R10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