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穿越者》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祖神不和(即將完本)(04-19)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抗擊打術(04-19)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智取神獸(04-19)     

最強穿越者562 王蠢的噩夢

秦府到底是誰?
  眼看著秦府那充滿了軍人獨特氣質的步伐和偉岸背影,王蠢和蘇雪此時對秦府身份充滿了無法遏制的好奇心。
  秦府能夠被秦始皇派到現兩千年之后復活,足見其在始皇帝心中的地位有多么的重要,而起對始皇帝的忠誠絕對無需置疑的。
  秦始皇十三歲就繼承王位,三十九歲稱皇帝,在位三十七年,可謂是權傾天下,如云的鐵甲就不說,效忠于他的死士也是數不勝數,如果秦府不說,要想從浩瀚如煙的歷史資料之中找出他的真實身份,絕非易事,畢竟,大秦帝國已經過去了兩千多年的歲月,這兩千多年,斗轉星移,滄海桑田,從那撲朔迷離的歷史之中尋找真相無疑是大海撈針。
  當然,在蘇雪和王蠢看來,秦府的身份應該也是在有限的一群人之中。
  原因很簡單,因為,秦府舉手投足之間,都有著一股子鐵血軍人的氣質,而且,那身披的石像外殼和所穿的鎧甲都證明了這一點。
  最為關鍵的是,那些兵馬俑哪怕是變成了僵尸,依然是對他忠心耿耿,由此推斷,秦府的權勢也不小,絕非那種單槍匹馬獨來獨往的死士……
  ……
  “小心一點,對方已經發現我們了。”蘇雪提醒胡思亂想的王蠢。
  “嗯。”
  王蠢點了點頭,拉住蘇雪不讓她往前走。
  “干什么?”
  “有高手在前面,我們沒啥子事。”王蠢嘿嘿奸笑道。
  “會不會是我們認識的人……”
  “肯定不是!”王蠢肯定的搖頭道:“如果是我們認識的人,就不會故意隱藏形跡。”
  “有道理,估計是找那老人和大胖子一群人的。”
  “正解。糟糕!”王蠢突然失聲喊道。
  “蠢哥,別老是一驚一乍的好不好。”蘇雪皺眉道。
  “我們的身份暴露了!”
  “為什么?”
  “車牌啊!”王蠢哭喪著臉道。
  “放心,車是套牌。”蘇雪笑道。
  “啊……哈哈哈……真有你的。”王蠢捧住蘇雪潔白無瑕的臉,狠狠的親一口,道:“我們追上去看熱鬧。”
  此時,秦府已經相距兩人數十米了,顯然,這廝睡了兩千多年后,想見識一下現代的人。
  “嚶。”
  蘇雪一臉羞紅,加快腳步,跟隨在興沖沖的王蠢背后。
  不過,當王蠢趕到越野車旁邊的時候,頓時被眼前的一幕給驚呆了。
  一臉呆滯的不僅僅是王蠢和蘇雪,還有兩個表情陰鷙的中年人。
  而原本殺氣騰騰的秦府正圍繞著蘇雪的越野車打圈圈,一臉驚嘆的表情,還不時伸出手在光滑的車身上撫摸,那樣子,就像是在摸情人光滑似雪的肌膚一般癡迷。
  這是神馬跟神馬啊!
  王蠢和蘇雪面面相覷。
  “王蠢,這是你們這個時代的戰車?”秦府看到王蠢,興沖沖的問道。
  “咳咳……不是,只是交通工具……”此時,王蠢想死的心都有。
  “就是和剛才那直升飛機一樣?”秦府頓時一臉失望。
  “……是的。”
  看著兩個中年人聽到他們提到直升飛機的時候,眼神突然變得無比的鋒利。
  “蠢貨!”王蠢暗罵一聲,他恨不得一巴掌把秦府拍死。
  “你,過來!”一個中年男人對著秦府喊道。
  秦府似乎才從看到越野車的震撼之中反應過來,看了一眼朝他招手的中年男人,大步走了過去。
  “大老板……”
  中年男人看到秦府手掌在空中毫無征兆的輕輕的一劃,而他,壓根就沒有把這個看起來有點神經質的西裝小白臉放在眼里,猝不及防之間,還沒有等他反應過來,只是感覺脖子一冷,他的聲音也戛然而止。中年男人雙手捂住喉嚨,一臉恐懼的看著秦府,然后,身體慢慢的癱軟在了地上。
  “你……”
  另外一個中年男人顯然沒有想到秦府會突然暴起傷人,更沒有想到自己的同伴會如此的不堪一擊,身體下意識的極速后退,但是,他后退的速度沒有秦府快。
  秦府在干掉了一個人之后,身體已經如同一發炮彈般射向了那中年男人,手掌在空中又是輕輕的一劃,那中年男人的身體便如同雷擊一般,動作干凈利落。
  “啊……”
  中年男人嘴里發出一聲微弱的聲音,然后,和開始那人一樣,雙手捂住喉嚨,緩緩跪在地上,一雙恐懼的眼睛之中,充滿了不可思議的驚懼之色。
  看著秦府舉手投足之間便干掉了兩個高手,王蠢和蘇雪都是一臉石化。
  從兩個中年男人能夠隱藏自己的形跡看,他們的修為至少都達到了融合期,因為,只有融合期的修真者才有可能瞞住王蠢的耳目。
  在地球上,能夠達到融合期的修真者,絕對是高手中的高手,而且,非常罕見,要知道,像天資聰慧的蘇雪,都一直停滯在筑基期。
  當然,并不排除兩個修真者有什么其它的方式能夠隱藏自己的行蹤,畢竟,世界之大無奇不有,很多修真門派和家族都有自己的一些絕活。
  不過,從兩個修真者對秦府的到來沒有采取任何措施就可以看出來,兩人對自己充滿了信心,而這種信心,源于他們的實力,通常,有些托大的人都還是有兩把刷子的,但是,就是這么兩個有兩把刷子的修真者,在秦府面前如同豆腐一般,不堪一擊。
  “我們走吧。”
  王蠢走到兩具尸體邊,彎腰在兩人身上搜索出一堆亂七八糟的東西,也懶得看,直接就扔進了空間戒指里面,留待以后慢慢研究。
  在王蠢看來,像這種修真者,身上的東西再差也不會差到那里去的,自己哪怕是沒有用,送給幾個寶貝徒弟也不錯。
  對于王蠢這種卑鄙無恥的行為,蘇雪已經習慣了在,直接無視,而秦府,則是一臉欣賞的表情。
  在這個方面,秦府和王蠢兩雖然理念不同,但卻有共同語言。
  王蠢的習慣是跟在石小寶身邊,耳濡目染之下,養成了賊不空手的習慣;而秦府眼里,王蠢是在打掃戰爭,收繳戰利品,理所當然。
  三人上車,在鄉村小道繞了一個多小時,這才上了一條國道。
  “這車沒有馬為什么會自己動?”秦府好奇的問道。
  “車上面有一個發動機,燃燒汽油……”
  “汽油是什么?”
  “汽油……汽油是一種化學物質,可以燃燒,產生動力……”
  “那發亮的東西是什么?”
  “燈光。”
  “燈光為什么會發亮?”
  “……這個……這個……發動機里面有個發電機,能夠為燈提供能源……”
  “能源是什么?”
  “能源……是……是……王蠢,我要開車,你回答秦將軍的問題吧。”
  一路上,深沉冷血的秦府就像個好奇寶寶,不停詢問蘇雪一些無法稀奇古怪的問題,把博學多才學富五車的蘇雪都問得焦頭爛額,窮于應付,只好把秦府推給王蠢。
  “能源是什么?”秦府的目標變成了王蠢。
  “能源是什么……能源是煤電石油……有了!”王蠢狠狠的拍了一下腦瓜子,“能源嘛,很簡單,就是食物。”
  “食物?”
  “是的,就是食物。你想想,人不吃飯,就會餓肚子,餓了肚子,身子骨就沒有力氣。而車子,也要吃飯,如果不吃飯,它就不能動,區別在于,汽車需要的食物和人類不一樣。明白了嗎?”
  “汽車的需要的食物是汽油,而石油,也被稱為能源?”秦府雖然是個兩千多年的老古董,但思維非常敏捷。
  “哈哈哈,聰明!”
  “如果沒有汽油,汽車就不能動了。”秦府一臉恍然大悟的表情。
  “是的,不過,汽車不止是要汽油這種食物,還需要很多其它的食物才能夠動,就像人類不僅僅只是吃飯,還要吃素菜吃肉一個道理。”
  “明白。”
  “厲害!”
  開車的蘇雪回眸一笑,對王蠢夸贊道。
  “好說好說……”
  不過,王蠢做夢也沒有想到,他的噩夢才剛剛開始。
  秦府的問題實在是太多了,多得就連王蠢這種插科打諢的人都難以應付,一路上,王蠢想跳車的心都有。
  噩夢一直到越野車停在一家酒店門口這才結束,這讓王蠢長長的松了一口氣。只是,王蠢沒有想到的是,噩夢只是從越野車上換到了酒店而已。
  為了避免秦府這個老古董惹是生非,蘇雪開了一間單人間和一間套房,讓王蠢盯著秦府。
  就在開房的時候,秦府眼睛珠子都快掉出來了。
  對于一個兩千多歲的古董人類來說,這五星級九殿的奢華程度已經遠遠的超越了皇宮。
  王蠢生怕秦府跳到酒店天花板上面摘那些水晶燈,不得不死死的抓著他的手,惹得兩個吧臺女孩子不時的看他們一眼,很顯然,她們都把王蠢和秦府當成了同性戀。
  “這么大夜明珠!”秦府進了酒店的房間之后,終于忍不住好奇,一下沖到落地燈前面,死死的盯著燈泡一動不動。
  “那不是夜明珠,那是燈泡,和車上面的燈一個原理。”焦頭爛額的王蠢一下撲在了床上,呆呆的看著秦府。
  “哦……和車上一樣,咦,奇怪,這么小的,發動機放哪里?還有,汽油呢?”
  “……”王蠢啞口無言。
  “哎呀……”秦府忍不住摸了一下燈泡,而此時燈泡已經發燙,嚇得他一下從椅子上彈了起來。
  “秦大哥,那玩意兒很危險,有電。”王蠢有氣無力道。
  “危險!是機關?”秦府身上突然散發出王蠢熟悉的冰冷氣息,一雙深邃的眸子盯在了那燈泡上面。
  “啊啊啊……讓我去死吧!”
  王蠢發出慘絕人寰的哀嚎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