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穿越者》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祖神不和(即將完本)(04-18)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抗擊打術(04-18)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智取神獸(04-18)     

最強穿越者546 漁翁閃亮登場

毒鼠-強被稱為TETS,是一種神經毒素,能引起致命性的抽搐,效果與印防己毒素相似,是世界上最危險的殺鼠劑之一。
  蛟龍雖然被稱為是神獸,但與真正的神獸還是有一段距離,面對人類這種化學劇毒,如果在最強壯的時候或許還能夠抵抗,但是,在重傷之下,根本無力抵御。
  被鬼王接連劃了數十刀后,劇毒開始在蛟龍身上產生了作用,那水桶般粗的身子越發抽搐得厲害。
  其實,不僅僅是蛟龍在抽搐,鬼王也的身體也在無意識的抽搐,只不過,他用鋼鐵一般的意志力控制著。
  人類在求生的時候,所爆發出來的力量是極為恐怖的。
  鬼王現在是命懸一線,一手抱住蛟龍的背脊,一手握著匕首在蛟龍身上瘋狂的劃,此時,他只想以最快速度找到蛟龍的內丹……
  ……
  “差不多了。”
  好整以暇的老人見鬼王的動作越來越慢,而那渾身浴血的蛟龍已經趴在了亂石之中,成了任人宰割的羔羊。
  在老人眼里,此時就是收割成果的時候了。
  老人慢條斯理的從腳下抽出一把鋸齒匕首,不徐不疾的朝鬼王走去,此時,已經瀕臨死亡的鬼王還在做著最后的努力,一只握著匕首的手機械的在蛟龍身上剮著,但是,失去了力量的匕首,已經無法刺穿蛟龍那堅韌的皮膚。
  “鬼王,讓我送你最后一程吧。”老人緩緩的走到了鬼王的身后。
  終于,鬼王停下了切割的動作,抽搐著身體,慢慢的轉過身子,一臉怨毒的看著老人。
  “鬼王,當初……”
  “當初不提也罷,我們誰也不欠誰的,你自己知道!”鬼王打斷了老人的話。
  “呵呵,是嗎?我可是把最疼愛的女兒嫁給了你,你是怎么報答我的?坑殺報答我!”老人陰森森道。
  “你最疼愛的女兒?哈哈哈哈哈……”鬼王仰天一陣狂笑。
  “你笑什么?”
  “老賊,不要以為我不知道,小玉是你的養女,在她很小的時候你就霸占了她的身子。”
  “啊……你……你……你知道了……”老人身軀一震,連連后退。
  “小玉早就防了你一手,在臨死之際,給我留下了一封信。”
  “賤人!”老人惡狠狠的罵了一句。
  “禽獸,我是活不了了,不過,你也別想活著離開,看刀!”
  鬼王突然一聲暴喝,握著劇毒匕首的左手舉起,手中的匕首化為一道閃電朝老人投擲而去。
  “哼……啊……”
  老人冷哼一聲,身體輕輕一傾,匕首擦肩而過,但是,就在他傾斜身體的電光火石之間,一道光影緊跟著那匕首射了過來,直直的沒入了老人的胸膛,老人發出一聲撕心裂肺的慘叫,低頭看著胸口的匕首,一臉不可思議的表情。
  “老賊,我不是左撇子了,我的右手,也能發射飛刀。”鬼王一臉獰笑。
  “你……你……”
  老人一臉死灰。
  “哈哈哈……黃泉路上也不寂寞,哈哈哈哈哈……”鬼王的身軀“蓬”的一下倒在蛟龍身邊,四肢不停的抽搐著,嘴里吐著白沫。
  “我不會陪你死的。”
  老人突然發出一陣刺耳的怪笑聲,身形一躍,一下落到了蛟龍身邊,一腳把鬼王踢得凌空飛起,然后,手中的匕首在蛟龍的頸部狠狠的挖了起來。
  “老賊,蛟龍這么大,還沒有等你找到內丹,就要到閻王殿報道了。”落在一塊巨石上的鬼王上氣不接下氣的獰笑道。
  “蠢貨,蛟龍的內丹就在喉嚨下面……你看,哈哈哈……“
  老人三下兩下,就把蛟龍的喉嚨下面挖出了一個血淋淋的洞,洞內,白光涌動,而此時,蛟龍已經奄奄一息,就像一條半死不活的蛇一樣扭動著身體。
  “老天不公!“
  鬼王見那白光涌動,氣急之下,猛然噴出了一口鮮血。
  “老天何時公平過!”
  老人猛然猛然舉起手中的鋸齒匕首,狠狠的刺了下去。
  “噗!”
  就在老人刺穿蛟龍身子就要取內丹的時候,突然,蛟龍猛然張開血盆大口,一顆散發著白光,雞蛋大小的珠子一下噴了出來,射向遠處的亂石之中。
  “哈哈哈哈哈哈……”老人長身而起,發出一陣陣得意的大笑之聲,然后,慢條斯理的朝那散發著白光的亂石之中走去。
  突然,老人的身子凝固了,因為,在亂石之中,一個身形修長,一臉猥瑣笑容的年輕人慢慢站了起來,他的肚子居然綻放出了淡淡的白色光華,時明時暗,就像肚子里面裝了一個燈泡。
  “你……你吃了蛟龍內丹?”老人結結巴巴的問道。
  “不好意思啊,我是準備偷襲你的,那知道剛準備大喊一聲先聲奪人,結果,那珠子就直奔我的嘴巴里面,我不是故意的。”王蠢一臉歉意。
  “哈哈哈哈哈哈哈……”原本奄奄一息的鬼王笑得嘴里吐著鮮血。
  “小子,你祖上沒有積德,就別怪我了。“
  老人一臉獰笑的逼向王蠢。
  “我的媽呀,你不會想把我開膛破肚搶內丹吧?”王蠢連連后退,一臉害怕之色。
  老人沒有再說話,臉上一絲痛苦之色稍縱即逝,顯然,心臟上插著一把刀并不好過,如果換了一個人,早就命喪黃泉了。
  “別過來,別過來……”王蠢一臉驚恐的后退。
  “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獄無門你偏進來!”老人捂住胸口,一步一步逼向王蠢,在王蠢背后不遠,就是懸崖峭壁。
  “王蠢,你有完沒完。”
  就在老人覺得王蠢無路可逃穩操勝券的時候,突然,那年輕人背后站起來一個貌美如花的年輕女子。
  “大姐,閑著也是閑著,玩玩……”王蠢尷尬的笑了笑。
  “上天有好生之德,他已經中了劇毒,就讓他早點去吧。”
  “好吧,女神開口了,不給面子不行。老賊,你的死期到了!”王蠢手中突然憑空出現一把黑色長刀,長刀在月光之下,閃爍著令人心悸的金屬光芒。
  老人整個人都凝固了,面前這個剛才還是貪生怕死一臉猥瑣的年輕人,轉眼之間,便變得殺氣騰騰,那雄偉的身軀陪上那把閃爍著寒芒的黑色長刀,仿佛天神下凡一般。
  當然,讓老人緊張的并不是王蠢那威風凜凜的外表,而是那令人窒息的殺氣。
  好重的殺氣!
  老人偌大一把年紀,一生都在刀尖上跳舞,大風大浪都見過,死在他手中的人沒有上百也有幾十,沒有人比他更清楚殺氣的含義。
  面前這個年輕人身上散發出來的殺氣,絕非江湖上常見的勇武之氣,而是真正的殺氣,而這種殺氣,沒有人能先天擁有,都是后天形成。
  所謂的后天形成,說直白一點就是草菅人命殺人如麻。
  不僅僅是老人一臉震撼,奄奄一息的鬼王也是一臉震驚之色。和老人比起來,鬼王的見識閱歷更廣,他相信,他這一生之中,從未曾看到過殺氣如此濃烈之人……
  ……
  “呼!”
  王蠢看電視的時候最討厭在勝利在即的時候唧唧歪歪說一大通,結果讓大反派逃走,所以,在現實生活之中,王蠢遵循著絕不給對手機會的原則。
  手中的長刀在皎潔的月光之下劃出一道令人驚艷的黑色線條,線條的最前端又如同閃電一般落在了老人的身上。
  老人感覺自己的身子一涼,張了張嘴,沒有發出聲音,臉上的表情,是驚愕和不可思議,顯得無不的復雜詭異。
  “感覺怎么樣?”王蠢嘿嘿的笑道。
  “好身手!”
  老人憋出了三個字,然后,身體從腰部掉落,整個人斷成了兩截,內臟流了一地。
  “輪到你了。”王蠢的目光落在了鬼王身上。
  “謝謝。”
  “看在你老婆的份上,問你一句,有沒有遺言?”王蠢冷笑一聲道。
  “沒有,不過,我可以告訴你一個秘密。”鬼王身體雖然抽搐不止,卻依然發出陰森森的笑聲。
  “說。”
  “老賊是藍蛤蟆的師兄。”
  “藍蛤蟆!”王蠢身軀一震。
  “你知道藍蛤蟆?”鬼王臉上閃過一絲異彩。
  “呵呵,你無非是想借刀殺人。”王蠢嘿嘿笑道。
  “聰明!是的,我是要借刀殺人,借你的刀殺藍蛤蟆,借藍蛤蟆的刀殺你,無論你們誰死了,我都沒有損失。”鬼王桀桀怪笑著,嘴里黑色的血塊不停的溢出,觸目驚心。
  “你他媽當藍蛤蟆是神仙,能夠算出是我殺了這老家伙。”王蠢破口大罵道。
  “他當然會知道。”鬼王一臉奸笑。
  “為什么?”王蠢本不想問,但還是忍不住問了。
  “原因很簡單,我和那老賊身上有很多好東西,除非你不拿這些好東西,只要你拿了,藍蛤蟆遲早有一天會知道是你殺了他的師兄。”
  “我操,來來來,我倒要看看你身上有什么好東西能夠讓我動心。”
  “你看,這是我的盜墓筆記,穿山甲護身符,黑驢蹄子,陰陽羅盤……老賊身上的好東西也不少,你是修真者,想必不用我一一介紹。”鬼王掙扎著從身上掏出一本筆記和一些亂七八糟的東西。
  “不錯不錯,都是好東西。”王蠢一臉貪婪,眼珠子咕嚕咕嚕的轉,落在了那老人的尸體上。
  “來吧,賞一個全尸。”
  鬼王知道難逃一死,倒也光棍。
  “好!”
  王蠢話音剛落,手中的長刀突然變成了一張黑色長弓,彎弓搭箭,一支漆黑的箭羽離弦而出,把鬼王直接釘在巖石之上。
  “你……你……”鬼王的手臂慢慢滑落,在他的手中,一個小手電筒模樣的東西滾落在了巖石縫隙里面。
  “想暗算我,沒門!”
  王蠢走到死不瞑目的鬼王尸體面前,得意洋洋的踢了鬼王一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