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穿越者》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祖神不和(即將完本)(04-14)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抗擊打術(04-14)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智取神獸(04-14)     

最強穿越者545 劇毒匕首

“兄弟們,用石頭砸他!”老大退到了一塊石頭后,撿起了一塊石頭狠狠的砸向鬼王。
  “你以為用石頭就能夠砸死我?”鬼王手臂輕輕一抖,就擋住了空中的石塊,嘴里發出一陣刺耳的獰笑聲音。
  “石頭砸不死你,但是,毒-鼠強能夠毒死你。”老大一臉陰笑。
  “毒-鼠強?”鬼王一愣。
  “我在匕首上面抹了毒-鼠強。”老大得意洋洋道:“鬼王,你當初教我了很多毒藥方子,不過,我不是你,沒法弄到那些高級貨,就只能用地攤貨了。”
  “你……你……”
  鬼王停住了腳步,臉上開始扭曲變形,額頭上豆大的汗珠滾落。
  “過來啊,過來啊,你的動作越激烈,就死得越快……”老大哈哈大笑的聲音突然戛然而止,因為,他感覺到腿下好像有什么東西在動。
  “啊……”
  老大往腳下一望,一張巨嘴赫然張開,直接就把他攔腰咬成了兩截。
  “不好,龍還沒有死。”
  一群盜墓賊眼見老大被蛟龍一下咬成了兩截,頓時嚇得屁滾尿流,發瘋的朝峽谷外面跑。
  遲了。
  蛟龍可是這峽谷的主人,雖然是強弩之末,但對付幾個普通人還是不在話下,只見它四肢微微一動,身體便如同離弦的劍一般射了出去,只是幾口,便把剩下了幾個盜墓賊活活咬死。
  當峽谷里面只剩下鬼王一個人的時候,峽谷陷入了一陣極度的安靜之中。
  蛟龍瞪著一雙血紅的眼珠子,死死的盯著鬼王,那龐大的身子,則是在巖石之間緩緩的游走,一點一點的靠近鬼王。
  鬼王一臉痛苦,五官都快扭曲變形了。
  讓王蠢和蘇雪奇怪的是,鬼王居然沒有逃走,反而是一步一步的向蛟龍走了過去。
  “他為什么不逃走?”蘇雪一臉疑惑。
  “他中毒了,逃走也是死路一條,還不如背水一戰,或許有一線生機。”
  “背水一戰就有生機嗎?”
  “如果鬼王能夠殺死蛟龍獲得內丹,或許能夠解毒也說不定呢。”
  “原來如此。”
  ……
  鬼王一雙突然一張,十數張黑色的符箓如同利箭一般射向正在地上爬行的蛟龍。
  “黑色的符箓!”王蠢發出一聲驚呼。
  “怎么啦?”
  “你看!”
  王蠢根本沒有時間解釋,只見鬼王手中射出去的十幾張黑色符箓已經落在了蛟龍的身上,綻放出一團團黑色的濃霧,聚而不散,如同一朵朵黑色的花朵一般,顯得無比的詭異。
  原本氣勢洶洶的蛟龍突然不能大幅度動彈了。
  “怎么啦?”蘇雪再問。
  “你有聽說過黑色的符箓嗎?”
  “沒有。”蘇雪搖了搖頭。
  “奶奶的,這鬼王也是大奸大惡之人,居然用這種邪物。”
  “黑色的符箓是邪物嗎?”
  “一時半會兒也說不清楚,總之,用黑色符箓的人,絕非良善之輩。”
  王蠢臉上露出一絲殺機,手中一緊,居然拉著蘇雪往懸崖下面跳了下去。
  “啊……”
  蘇雪一手捂住嘴,只感覺臉上凌冽的寒風如同刀割一般。不過,讓蘇雪放心的是,這種失控的感覺很快就結束了,因為,王蠢的身體借力在一塊突出的巖壁上,只是輕輕的一蹬,兩人的身體立刻變得輕盈起來。
  只是幾個跳躍,兩人就落在了峽谷之中。
  “你為什么不讓我有個心理準備。”蘇雪附著王蠢的耳朵,說完之后,狠狠的在王蠢的耳朵上面咬了一口,留下了一排牙齒印。
  “姐姐,你要打情罵俏能不能換個地方?”王蠢忍著痛徹心扉的疼痛。
  “誰和你打情罵俏。”蘇雪臉上泛起紅云,雪白的手指在王蠢的額頭上狠狠的戳了一下。
  “姐姐,等把那鬼王殺了之后再和你玩好不好。”王蠢哭喪著臉。
  “……鬼王到底怎么啦?”蘇雪臉頰一陣發燒,她自己都不明白為什么會變成這樣,連忙岔開話題。
  “他……哎,現在說不清,總之,這人今天不死,就會有成千上萬的冤魂。”
  “成千上萬!”蘇雪倒抽了一口冷氣。
  “你在這里別動,收斂氣息,我潛伏過去抽冷子干掉鬼王,他太危險了。”王蠢按住蘇雪的身體,然后,雙手雙腳在地上爬行著往鬼王與蛟龍所在的地方過去了。
  “好快的動作。”
  看著王蠢那爬行的滑稽動作,蘇雪忍不住想笑,但看到王蠢在亂石之中行云流水沒有絲毫阻滯,又是一陣驚嘆。
  蘇雪發現,她越來越不了解王蠢了。
  王蠢并不知道蘇雪在想什么,他正一點一點的靠近鬼王和蛟龍。
  此時,鬼王和蛟龍之間的戰斗看起來很平靜,蛟龍的身體不停的抖動著,試圖把黑霧抖掉,但是,那身上的黑霧卻是紋絲不動的附著在它的身體上。
  隨著蛟龍的掙扎,那黑霧居然逐漸變幻成了黑色的火焰。
  蛟龍不停的掙扎著,發出令人心悸的悲鳴。
  很明顯,與小黑戰斗之后又被九九歸一大陣所困的蛟龍已經是強弩之末了,被那黑色火焰焚燒的時候所發出的悲鳴聲也沒有開始那樣中氣十足。
  空氣之中,散發著一陣陣的焦臭味道。
  蛟龍身上的鱗甲都在一塊塊的脫落,四肢在巖石上發狠的掙扎著,利爪在巖石上發出刺耳的摩擦聲音,有些巨石,直接被它那鋒利的爪子抓得四分五裂。
  忍受著痛苦折磨的還有鬼王。
  鬼王一手捂住腰部,扭曲變形的臉上黑氣籠罩,顯然,毒-鼠強的藥性讓他也到了油盡燈枯的地步。
  要不要現在動手?
  就在王蠢舉棋不定的時候,突然,天空傳來一陣轟鳴聲,抬頭一看,居然是一架直升飛機飛了過來,王蠢連忙藏身在石頭縫里面,催動靈氣,收斂氣息。
  直升飛機降落在河灘之上,下來一個巨大的胖子和一個拿著煙袋的儒雅老人,在他們身后,還跟隨著兩個全副武裝的保鏢。
  巨大的胖子和儒雅的老人大步走到了鬼王和蛟龍面前。
  胖子警惕的看著鬼王,而那儒雅的老人則是驚訝的看著在地上扭曲掙扎的蛟龍,一臉不可思議的表情。
  “師父,你沒有死……”鬼王看了一眼大胖子后,眼睛便死死的盯在儒雅老人的身上。
  “師父!不敢當不敢當,誰敢做鬼王的師父。”原本儒雅的老人臉上露出一絲尖酸刻薄的笑容。
  “師父你可別怪我,徒兒可都是跟您學的。”鬼王一臉發狠的獰笑。
  “是啊,青出于藍而勝于藍了。”老人嘿嘿冷笑,與開始儒雅的形象好像完全換了一個人。
  “看來,這次都是你設計的?”鬼王死死的盯著老人。
  “是啊,你行蹤不定,要找到你還真不容易,如果不是這條蛟龍,想必你也不會暴露行蹤。”老人臉上露出得意之色。
  “你不怕我搶到蛟龍內丹?”
  “呵呵,這還真有點出乎我的意料,原本,我只是想借刀殺人,想不到你真的能夠殺死蛟龍。”老人看了一眼地上掙扎的蛟龍。
  “是嗎,還有更意外的你不知道。”
  鬼王嘴里突然發出一陣桀桀的怪笑聲,原本彎著腰的身體猛然站直。
  “什么……”老人心神一凜,下意識的后退。
  “哈哈哈……你這個老混蛋也只不過如此!”
  鬼王一聲長笑,站直的身體突然發力,朝地上掙扎的蛟龍狂奔而去,就在撲到蛟龍身上的電光火石之間,他猛然抽出了插在腰部的匕首,狠狠的在蛟龍身上一劃。
  “嗷嗷……”蛟龍的腹部被匕首劃破,猛然抬起頭顱,發出一聲震耳欲聾的咆哮聲。
  “不好,他在找內丹,快開槍……”那老人大驚失色。
  “蓬!”
  老人的聲音剛落,一道巨大的黑影猛然橫掃過來,老人猛然蹲下身體,但是,他身后的巨大胖子和兩個保鏢可就沒有那么好運,被那黑影一下掃得凌空飛起數十丈,重重的落在峽谷的亂石之中,死活不知。
  “奶奶的,果然是瘦死的駱駝比馬大。”
  眼看著強弩之末的蛟龍用尾巴一掃就把三人掃得飛起,王蠢不禁嘖嘖稱贊。
  此時,王蠢忍不住胡思亂想,如果能夠把這蛟龍收服放在異空間當坐騎,絕對是一件拉風的事情。
  “啊啊啊……”
  就在王蠢胡思亂想之際,鬼王嘴里發出歇斯底里的聲音,一手死死的抱住蛟龍,另外一手中的匕首在蛟龍身上發瘋的劃拉,但是,匕首實在是太短的,雖然把蛟龍身上劃得鮮血淋漓慘不忍睹,卻是無法把體型龐大的蛟龍開膛破肚。
  鬼王體內毒-鼠強的藥性已經在蔓延,而且,腰部的傷口可以說是血如泉涌,如果找不到蛟龍的內丹,他就見不到明天的太陽。
  鬼王此時根本就無暇顧及到身邊的老人,他只想剖開蛟龍的肚子找到內丹,但問題是,蛟龍的身體有十七米長,身子有水桶粗,根本就不知道內丹在哪個位置。
  沒有人知道蛟龍的內丹在什么位置,因為,人們根本就不可能看到傳說中的蛟龍。
  此時,老人已經看出鬼王是油盡燈枯,要找到內丹也容易,便也不著急,干脆坐在一塊巖石上施施然的看熱鬧,等待著最佳時機出手。
  鬼王正在與生命賽跑,他并不知道內丹能不能夠解毒,但他知道,蛟龍的內丹是他活下來的唯一機會。
  只是短短十幾秒,蛟龍身上的已經被劃了數十刀,每一刀都是皮開肉綻,觸目驚心。
  如果沒有小黑消耗了蛟龍的體力,如果沒有九九歸一大陣讓蛟龍受傷,蛟龍要殺死鬼王這種級別的修真者只是搖一搖尾巴,但是,這個世界上沒有如果。
  事實上,小黑和九九歸一大陣都沒有對蛟龍造成致命的傷害,最多也就是讓它變得身體變得虛弱,要命的是鬼王手中抹了毒-鼠強的匕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