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穿越者》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祖神不和(即將完本)(04-18)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抗擊打術(04-18)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智取神獸(04-18)     

最強穿越者537 刀幣殘骸

鬼王的耐心果然非同尋常,原本只要二分鐘就能過的殺人水塘,他硬是花了兩個多小時在巖壁上鑿出了幾個落腳點。
  “看來,所有與‘偷’有關的人,耐心都驚人。”王蠢又想到了石小寶。石小寶這廝干什么事情都沒有耐心,泡妞更是不想浪費一點的時間,恨不得剛認識立刻就上床,但是,他在偷東西的時候,其性格之堅忍不拔,讓王蠢文靜都是甘拜下風。
  王蠢記得,有幾次石小寶需要人望風,他臨時客串了,結果是,王蠢每次都睡過頭……
  ……
  突然之間,王蠢好想石小寶和文靜他們。
  鬼王小心翼翼的過了殺人水塘之后,開始在周圍仔細搜索,很快,他就發現了埋尸體的石頭縫,略微檢查了一下,便加快腳步,朝峽谷里面走了進去。
  “我們怎么辦?”眼看著鬼王消失在峽谷里面,王蠢還沒有絲毫反應,蘇雪忍不住問道。
  “啊……他走了?”正想著石小寶文靜的王蠢如同大夢初醒。
  “……”蘇雪一臉無語的看著王蠢。
  “沒事沒事,我們不著急,看樣子,他們還要內訌,我們有的是時間。”王蠢尷尬的笑了笑,起身開始收拾帳篷,“早知你也不睡覺,就不搭帳篷了。”
  “是你要我陪著你看他們殺人好不好,怎么又抱怨我了?”
  “是我要你陪嗎?”王蠢一愣。
  “你抓著我的手不松……”蘇雪看了王蠢一眼,耳根刷的一下紅了。
  “啊……我差點忘記了,嘿嘿,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不是故意的。”
  “快點,別等會找不到他們了。”蘇雪站起來朝峽谷里面眺望,催促道。
  “放心,他們逃不出蠢哥的五指山!”王蠢信心滿滿道。
  ……
  很快王蠢就收拾完畢,把東西送入空間戒指里面之后,又從里面召喚出了一了一些清淡的食物。
  “只能吃這些,那鬼王太厲害了,重口味的食物可能會暴露我們。”王蠢一臉苦悶之色,他是無辣不歡,讓他吃清淡的食物,簡直是要他的命。
  “我不餓。”
  “還是我背你吧。”
  “不用,這里的路還好。”
  “……那行,我牽著你也是一樣。”王蠢伸手握住蘇雪的柔荑,催動靈氣,立刻,澎湃的靈氣沿著手臂涌入了蘇雪的身體里面,那種融為一體的奇異感覺再一次出現。
  “快走。”蘇雪有了王蠢的靈氣相助,立刻感應到了鬼王的存在。
  “我帶路!”
  王蠢召喚出黑色長刀,開始沿著懸崖邊上往峽谷深處走,一路披荊斬棘。
  讓蘇雪感覺驚訝的是,王蠢手中那把黑色長刀仿佛有一種神奇的魔力一般,揮舞之間,只見藤蔓荊棘化為齏粉,卻是沒有發出絲毫的聲音,仿佛在播放無聲的電影一般。
  無論是鬼王還是王蠢,他們的速度都非常之外,很快,就追上了八個盜墓賊。
  當然,也不叫追上,事實上,八個盜墓賊已經到了峽谷的盡頭。
  峽谷的盡頭是一個巨大的滑坡,滑坡上是成千上萬巨石,從巨石上面的痕跡看,下雨的時候,這地方應該是有一條巨大的瀑布,而現在的枯水季節,稍微一點點積水,也滲到了石頭縫里面。
  滑坡的兩邊,則是高聳二百多米的懸崖,懸崖之上,藤蔓滋生,綠苔遍布,顯得幽暗陰森。在王蠢對面的懸崖上,有一道細流垂下,開始如同銀鏈,中間便形成了白紗一般的瀑布,瀑布還沒有到達峽谷的水潭,便完全化成了水霧,使得整個峽谷如同夢幻的仙境一般,似幻似真。
  “老大,就是這里。”小莫一臉興奮道。
  “是的,就是這里。”老大那張老實巴交的臉上并沒有欣喜之色,只是點了點頭。
  王蠢遠遠的看到,八個盜墓賊各自從身上掏出地圖比對,很顯然,他們已經從確定的這地方就是他們要尋找的地方。
  “怎么樣?”王蠢看了一眼身邊正在查閱地圖的蘇雪。
  “除非我們現在用無-人機航拍,要不然,沒法判斷。”蘇雪搖了搖頭。
  “那鬼王在后面盯著,航拍肯定不行。其實,我們現在航拍不航拍已經沒有多大的意義了,估計他們與我們尋找的目的是一樣的,我們只要盯住他們就萬事大吉,嘿嘿,到時候再來一個鷸蚌相爭漁翁得利。”王蠢嘿嘿笑道。
  “如果真是這里,恐怕也不簡單。”
  “為什么?”
  “這里的地形地貌都已經被破壞,而且,很明顯的,這些地殼活動都要晚于地圖形成的時間,如果所謂的古墓或者寶藏就在這里,那么,被破壞的可能性很大。”
  “我靠,不會吧!”王蠢頓時急了,要知道,完成任務,可是關系到《無上仙道》的第二卷,如果完不成任務,秦始皇肯定不會把修真秘笈白送給他。
  “可惜無法看到他們的地圖,要不然,只要把他們的地圖和我們的地圖對比一下,立刻就知道結果了。”
  “既來之則安之!看他們能不能夠弄出什么花樣。”王蠢拍了拍腦袋,他也想不出更好的辦法。
  “也是,他們可都是一些職業的盜墓賊,比我們的經驗豐富多了。”蘇雪點了點頭。
  “咦,那鬼王不知道什么時候動手。”
  “他恐怕也是和我們一樣的想法。”
  “螳螂捕蟬黃雀在后。”王蠢一臉怪笑。
  “黃雀后面還有老鷹,現在,就看你和那鬼王誰是黃雀誰是老鷹了。”蘇雪笑道。
  “是我!”王蠢昂首挺胸,一臉氣吞山河的表情。
  “你不當演員真是浪費了人才。”蘇雪噗嗤一笑。
  “……”
  王蠢精氣神一下泄了下來。
  就在王蠢和蘇雪調笑之間,峽谷盡頭的一群盜墓賊開始從背包里面弄出了各種各樣的工具,讓王蠢和蘇雪驚訝的是,他們身上的東西,居然組裝了一臺小型的金屬探測儀。
  “奶奶的,果然專業!”王蠢暗罵了一聲。
  八個盜墓賊分成四組,兩人一組。
  四組里面,只有一個組有金屬探測儀,另外三組都是采取最原始的手法在巖壁上敲打,或者是觀察一些結構。
  時間一點一點的流逝,八個盜墓賊的耐心極好,在峽谷里面地毯式的搜索,沒有放過任何一個可疑的地方。
  一直忙碌到中午,八個盜墓賊只是簡單的吃了一些干糧之后,立刻又投入了工作之中,而那遠處監視的鬼王,則一直躲藏在暗處休息,如果不是能夠感應到他的氣息,王蠢幾乎以為他已經離開了。
  在漫長的探測之中,金屬探測儀也提示了幾次,但是,每次都是空歡喜一場,挖出來的都是一些金屬碎片之類的。
  夜幕即將降臨。
  一群盜墓賊的工作停止了下來,開始在周圍收集干柴之類的,很快,一堆篝火就燃燒了起來,潮濕的柴禾濃煙滾滾,有人沖了一包牛奶,空氣中,滾滾的濃煙夾雜著奶香味,形成一種獨特的氣味。
  “老大,你看,這是剛才探測器發現的金屬,這可是青銅,如果我猜測沒錯的話,這應該是秦朝的刀幣殘骸。”小莫坐到老大的身邊,摸著青銅片上斑駁的文字。
  “我知道。”老大看了一眼,眉頭緊皺。
  “這說明我們已經接近的目標,你為什么不高興?”小莫一臉疑惑道。
  “鬼王沒有死,我們哪怕是找到了古墓,也是為他人作嫁衣裳。”
  “我們可有八個人!”小莫臉上還是不以為然的表情。
  “小莫,雖然我們以前沒有什么交情,但現在已經是一根繩子上的螞蚱,必須要一條心,要不然,財還沒有發,別把命給搭上了。”
  “老大說得對,只要兄弟齊心,其利斷金!”
  “嗯,明白就好。你可能只是聽說鬼王的一些傳說,不過,我可是跟著鬼王干過,不怕告訴你,我們都被別人稱之為下三濫的盜墓賊,而那鬼王,可是地地道道的摸金校尉。而且,那殺人水塘,也是他告訴我的。”
  “還真有摸金校尉?”小莫聽到殺人水塘是鬼王傳授給老大,臉上的表情這才變得鄭重起來,要知道,他可是見識過那殺人水塘的厲害。
  “你認為是假的?”老大也是一呆,旋即苦笑道。
  “我以為那只是小說里面寫的。”小莫臉上一紅。
  “哎,你不知道也情有可原,現在,就是想我們這樣的盜墓賊都少了,遇到古墓,不是炸藥就是挖機,摸金校尉都差不多絕跡了,據說,鬼王是最后一個摸金校尉。”
  “最后一個?”
  “除了他,反正我是沒有聽說過第二個摸金校尉……我認識他的時候,還是二十年前……”老大臉上露出了一絲追憶之色。
  “他既然是摸金校尉,為什么還要找你?”小莫問道。
  “錯,不是他找我們,而是我們找他。當時,我才入行,只知道用挖掘器亂挖一氣,就連洛陽鏟都不知道,對于五行風水之說,更是一竅不通,那一次,有一筆大買賣是我帶隊,安排了三臺挖掘機,挖了一個多星期依然一無所獲,后來,老板把鬼王叫來了……”
  “他找到古墓了?”
  “呵呵,找到古墓對于他來說只是小菜一碟。”老大臉上露出一絲心有余悸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