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穿越者》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祖神不和(即將完本)(04-14)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抗擊打術(04-14)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智取神獸(04-14)     

最強穿越者536 鬼王

終于,一群盜墓賊把四具尸體從殺人魚塘里面拖了起來,一陣窸窸窣窣之后,峽谷里面又陷入了一陣極度的安靜之中。
  在王蠢看來,這群盜墓賊目前沒有任何利益沖突,甚至于,雙方都還沒有發現古墓和寶藏,而就在這種環境之下,其中一幫人馬就對另外一幫人馬展開了無情的屠殺,實在是有點匪夷所思。
  當然,王蠢相信,那幾個摸黑過殺人水塘的盜墓賊也絕非良善之輩,如果他們不是居心不良,也不會落入殺人水塘的陷阱之中。
  與此同時,王蠢感受到了蘇雪心中的悲涼,這是一種很奇妙的感覺,兩人在靈氣相通的時候,居然也有一種心意相通的感覺。
  本以為,殺人水塘的任務已經完成了,但是,接下來的事情,讓曾經在異空間縱橫沙場的王蠢都是無比的震撼。
  四個盜墓賊的死亡只是拉開了死亡的帷幕,一場沒有鮮血的殺戮在漆黑的夜晚之中不停的上演著。
  就在八個盜墓賊把四具尸體拖起來沒有多久,又有三個盜墓賊在黑暗之中摸索了過來。
  開始的四個盜墓賊在殺人魚塘邊的時候還徘徊猶豫了一陣,而這三個盜墓賊沒有絲毫提防之心,到了水塘邊之后,三人立刻脫衣涉水。
  和開始四個盜墓賊一樣,這三個盜墓賊沒有絲毫反抗的余地,就被繩索套住了脖子,在水塘里面掙扎撲騰了幾下便安靜了……
  ……
  八個盜墓賊盡情的殺戮著。
  在天亮之前,八個盜墓賊足足截殺死了二十二個同行。
  每一次殺戮,都讓王蠢對“殺人水塘”有了一個新的認識。
  對于普通人來說,殺人水塘就是一個無法突破的陣地,因為,任何人想要越過這個峽谷,就必須通過殺人水塘,而殺人水塘的深度和寬度以及兩岸的高度,讓涉水者變得無比的脆弱。
  在殺人水塘面前,哪怕是一倍數量的人數都沒有什么意義。
  殺戮之中,曾經有一個五人小隊非常警惕,先是安排了一個人涉水試探,一個人無法上岸后,又派一個人下水配合,當兩個人安全上岸之后,余下的三個人這才下水,而就在三個人下水另外兩個幫助三人上岸的時候,八個如狼似虎的盜墓賊蜂擁而上。
  如果上岸的兩人不慌張的話,至少還有一線生機,哪怕生機渺茫,但是,面對蜂擁的人群,先上岸的兩個盜墓賊首先想的就是逃跑,直接就跳進了殺人水塘,結果,五人都被困在了殺人魚塘里面,其結果可想而知……
  ……
  王蠢仔細的研究了一下殺人水塘,發現,要想對付這個殺人水塘,首先,就要對這個水塘有警覺性,其次,要至少有十五個人的數量,這才有機會與八個盜墓賊對抗。
  理論用于實踐并不容易,何況是突發事件。
  殺人水塘只是存在于傳說之中,哪怕是在盜墓賊這個圈子里面,也極少遇到,而遇到的,也早就骨肉化泥,王蠢發現,除了先來的四個和后來的五人對殺人水塘有警覺之外,其余的人對殺人水塘根本是一無所知,在他們眼里,就是一口普通的水塘,而不是一口要命的水塘。
  黑暗之中,就像重復播放著啞劇一般,而每一場啞劇的結束,都會有幾個鮮活的生命變成冷冰冰的尸體,殺人水塘就像一頭猛獸,不停的吞噬著生命……
  ……
  晨曦慢慢來領,壯觀的日出也拉開了帷幕,原本黑暗的峽谷,開始展現了勃勃生機。
  但是,在王蠢和蘇雪眼里,這峽谷充滿了一股令人窒息的死亡氣息。
  在峽谷靠懸崖的一側,堆放著二十二具赤裸的尸體,那慘白的尸體在朦朧的晨曦之下,讓人有一種陰森森的末日感覺。
  一縷金色的太陽射入了峽谷之中。
  原本潛伏在巨石后面的一群盜墓賊都站了出來。
  讓王蠢意外的是,一群盜墓賊并沒有因為戰果輝煌而高興,一個個反而是無比的緊張。
  “鬼王沒有來。”為首的老大一臉失望,目光之中,又一絲憂色。
  “老大,沒來就沒來,鬼王都是單槍匹馬,獨來獨往,我們人多勢眾,就是來了,我們也不怕。”小莫不以為然道。
  “小莫,永遠都不要輕視鬼王!”老大一臉嚴肅道。
  “他……”
  “小莫,你不了解鬼王,我了解!”老大打斷了小莫的話,“鬼王出道三十年,從未有過一次失手,能夠博下‘鬼王’這稱號,絕非浪得虛名。”
  “老大,難道我們繼續蹲守?”
  “如果是晚上的話,我們還有一線機會,白天,不可能。這殺人水塘,他一眼就能夠識破。”老大搖了搖頭。
  “那怎么辦?”
  “開弓沒有回頭箭,事已至此,還能夠怎么辦,先把這些人埋了再說。”老大看了一些那些堆積在一起的尸體。
  “好吧。”
  一群人在峽谷里面找了一條巖縫,把二十二具尸體扔進去,然后在周圍找了一些巖石封上之后稍微偽裝了一下,便浩浩蕩蕩的往峽谷里面進發。
  “鬼王是誰?”王蠢問蘇雪。在王蠢眼里,蘇雪就是無所不知的百科全書。
  “不知道。”蘇雪搖了搖頭。
  讓王蠢失望的是,蘇雪并不知道這個盜墓賊嘴里“赫赫有名”的人物。
  “我又不是盜墓賊,應該是他們圈子里面的人物。對了,黃飛云知道。”
  “拍賣公司的經理,你的同學?”王蠢皺眉問道。
  “對,就是他,我給他打個電話問一下。”蘇雪立刻撥通了衛星電話,開門見山的問道:“飛云,你知道鬼王嗎?”
  “什么鬼王?”
  “盜墓的。”
  “啊……你……你問他干什么?”黃飛云突然壓低了聲音。
  “怎么啦?”
  “你招惹上他了?”
  “沒有,我只是聽到一個朋友問到他,隨便問你一下。”蘇雪感受到電話那一端的黃飛云聲音有些緊張。
  “那就好那就好,你可千萬別招惹他,這個人很邪門的,據說,他是現代僅存的摸金校尉。”
  “摸金校尉?”
  “《鬼吹燈》你看過吧。”
  “看過。”
  “對,就是《鬼吹燈》里面所說的摸金校尉,具體情況我也不清楚,總之,你不要招惹他就是。蘇雪,最近還好嗎?”
  “還好。”
  “我好想你,有時間吃頓飯……”
  “我……好了,我現在還有事,回頭給你電話,再見。”蘇雪看著一臉鐵青的王蠢,抿嘴直笑。
  “很好笑嗎?”
  “你是在吃醋嗎?”看著王蠢那氣憤的樣子,蘇雪笑得眼睛如同月牙一般。
  “我腦袋上是不是綠油油的?”王蠢摸了摸腦袋。
  “胡說八道。”蘇雪嗔怒的拍了一下王蠢的手。
  “哼……噓!”
  突然,王蠢一把抓住蘇雪的手,輕輕一帶,把蘇雪壓在了他的身下,另外一只手捂住了蘇雪的嘴,原本,蘇雪還想掙扎,但是,她感覺到王蠢的身體如同弓弦一般緊繃,立刻知道有事發生。
  王蠢見蘇雪明白之后,緩緩的松開,讓蘇雪慢慢挪開。
  終于,在一點點的挪動之下,蘇雪調整了身體,循著王蠢的目光,透過重重的樹葉縫隙,看向峽谷方向。
  峽谷里面,一個灰色的影子疾馳而來,忽上忽下,靈活無比。
  很快,灰色的影子靠近了殺人水塘,停下了腳步。
  當灰色的影子停下之后,王蠢和蘇雪算是看清楚了這個人的樣子。這個人相貌很平凡無奇,身材也不高,看不出實際年齡,大約在五十歲上下,不過,此人一雙眼睛令人印象極為深刻,細細的一條縫,縫隙之中的目光如同針尖一般,哪怕是在數百米之外,王蠢和蘇雪也能夠感覺到那眼神之中的犀利之色。
  “他應該是鬼王……”
  “別說話。”
  王蠢立刻捂住了蘇雪的嘴,與此同時,遠在數百米之外的鬼王那犀利的目光立刻朝這個方向往了過來,那灰色的身影一動不動,如同雕塑一般。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了,足足過了五分鐘,一動不動的鬼王這才收回目光,開始觀察殺人水塘。
  這鬼王果非等閑之輩,他的觀察極為細致,不僅僅是用試探了水塘的深淺,還彎腰撿起一些卵石仔細檢查,甚至于,他還在水塘下游的出水口撈起沙礫……
  ……
  鬼王并沒有涉水,而是站在殺人水塘看著峽谷里面,一臉思忖之色,很顯然,他已經知道,這就是殺人水塘。
  “他怎么過水塘?”蘇雪在手機上寫道。
  “他是修真者,很容易就能夠過去。”王蠢寫道。
  “他是修真者?”蘇雪嬌軀一震。
  “是的。”王蠢肯定的點了點頭。
  “難怪差點被他發現。”
  “我們小心一點。”
  “嗯。”
  ……
  就在王蠢和蘇雪用手機聊的時候,鬼王朝王蠢的方向看了一眼,居然從背包里面拿出一些鐵錘鑿子等工具,走到懸崖邊上開始鑿了起來。
  “他是修真者,要跳過水塘應該不是問題,為什么要在懸崖邊上鑿出一條路來?”
  “他不能肯定周圍有沒有人,他不想暴露自己的能力,所以用鑿子。”王蠢寫道。
  “他會不會發現了我們?”蘇雪擔心的寫道。
  “如果發現了,他就會過來,應該是小心謹慎,或者是懷疑。另外,他雖然是修真者,也不一定能夠跳過那水塘,在那懸崖邊上鑿出幾個坑比涉水更安全,且不用冒險也不用暴露自己的能力。”
  “果然是老狐貍。”
  ……R1058
  最快更新,無彈窗閱讀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