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穿越者》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祖神不和(即將完本)(04-14)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抗擊打術(04-14)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智取神獸(04-14)     

最強穿越者533 八個盜墓賊

就在三個盜墓賊和王蠢蘇雪沿著峽谷搜索的時候,在百里之外的一個巨大的帳篷門口,一個肥胖的中年人坐在一張也餐椅上,手中端著一個巨大的茶杯,不緊不慢的喝著茶。
  大胖子的身邊,還坐著一個儒雅的老人,老人戴著厚厚的眼鏡,手中拿著一個古色古香的煙槍,吞云吐霧,一臉悠閑之色。
  在小院子不遠處的山坡之上,停著一架小型直升飛機,飛機兩邊,站著兩個戴著墨鏡的彪熊大漢。
  “賈先生,你的地圖是不是真的?”大胖子看了一眼陰暗的天色問道。
  “姚老板,這個問題你已經問了五次。”賈先生在一塊石頭上敲了敲煙槍,不徐不疾道。
  “我著急嘛,都一個星期了,七組,三十多個人,還沒有一點消息過來。你的地圖會不會有問題?”大胖子干咳兩聲。
  “姚老板,我的地圖可是通過美國衛星定位確認的的。”賈先生臉上露出一絲不耐煩的表情。
  “我一直不明白,既然已經衛星定位確認,為什么你還需要我?”姚老板見賈先生一臉不耐煩的表情,臉上也露出了慍色。
  “既然你非要問清楚,好吧,就告訴你也無妨。那地圖只有百分之八十通過了衛星核實,所以,剩下的百分之二十,就需要人來確定。”
  “為什么會有百分之八十無法核實?”
  “因為古地圖的時代太過久遠,至少超過了兩千年的歷史,而在這兩千年里面,秦嶺的地形地貌都發生了改變,不僅僅是出現了河流改道,還曾經發生過劇烈的地殼運動……”
  “你早說嘛。”姚老板嘿嘿笑道。
  “說不說有什么關系?”賈先生冷笑一聲。
  “咳咳……”
  “姚老板,地圖我是給你了,能不能找到是你的本事,還有,如果你的手下……”
  “賈先生,我的手下都是跟隨了我很多年的兄弟,每一個人對我都是忠心耿耿!”
  “希望如此!”賈先生淡淡道。
  ……
  “有人在前面。”王蠢停住了腳步。
  “三個盜墓賊?”蘇雪問道。
  “不是。”
  “幾個人?”
  “五個。他們是從另外一個方向趕過來的。”
  “看來,我們還真撞上了一場大戲。”蘇雪笑道。
  “好戲即將上演,不知道誰是螳螂誰是最后的黃雀……咦,在三里之外,有四個人過來了。”
  “看來,這些人都有線索。奇怪,為什么會有這么多人一起來,難道他們是一起的?”
  “嗯,這種可能性很大。”
  “既然這樣,說明他們都已經有了發現,要不,我們干脆就跟在他們身后靜觀其變。對了,你有沒有把握對付他們?”
  “你說呢?”王蠢嘿嘿的一臉奸笑。
  “既然這樣,我們遠遠跟著就好。”
  “就這么辦。”
  決定之后,兩人放慢了腳步。
  因為王蠢能夠完全偵測到三路人馬的動向,所以,輕輕松松就能夠避開他們的路線。
  為了避免留下痕跡,王蠢和蘇雪跟隨在了最后一波人的后面。
  一路走走停停,渡過了峽谷的小溪之后,又到了另外一條人煙罕至的幽深峽谷里面。山坳兩巖奇山異石,樹木蔭森,峪谷曲徑徊脹,溪水潺潺,宛若世外桃源一般。
  “好美的風景。”蘇雪驚嘆的看著遠處山谷。
  “蘇雪,你看地圖!”王蠢驚喜道。
  “完全吻合!”蘇雪也是一臉驚喜。
  “三路人馬都靠近了峽谷。”
  “我們找個好地方觀察一下。”
  “嗯嗯。”
  王蠢和蘇雪找了一處高地,這地方離那幽深的峽谷很遠,但是,好處就是能夠完全鳥瞰到峽谷里面的一草一木,一群盜墓賊的行蹤盡收眼前。
  “果然是一路的!”
  當兩人爬上了高地鳥瞰峽谷的時候,此時,那三路人已經有兩路匯聚在了一起。
  讓人奇怪的是,最后趕到的四人已經發現了前面兩路人,卻并不和前面的人打招呼,而是遠遠的輟在了他們身后。
  “那四人和前面的八人不是一起的嗎?”王蠢一臉疑惑。
  “從他們手中拿的洛陽鏟看,應該是一起的。”
  “他們為什么不集合在一起?”
  “恐怕是螳螂黃雀見分曉的時候了。”
  “啊……我靠,居然沒有想到。對了,我看過一本盜墓的書,記得上面說過,一般盜墓都是父子關系,這是盜墓祖師爺留下的規矩,是盜墓行業中人人皆知的規矩。盜墓時,如果不是父子去盜墓,那么當盜墓的人進到古墓里面后,一旦他得到了價值連城的東西,那么在外面望風的人很有可能將他殺死滅口,自己獨吞財富。所以盜墓時最好自己去。如果兩個人去,那么一定要讓父親在外面望風,讓兒子進去盜墓,因為父親無論面臨多大的誘惑都不會傷害兒子。”
  “是的。”
  “但現在,這人也太多了,不會都是父子關系吧?再說,看年齡,也都差不多啊。”
  “說父子關系那是以前,現在的盜墓賊,都是大老板臨時拉攏一幫人,得手后就立刻散伙。”
  “互相能夠信任嗎?”
  “肯定不能完全信任,不過,做這一行的,都是老江湖,誰都會留一手,通常,盜一些小型古墓的時候,都是幾個合作了很多年的伙伴,而一些大型墓地,則是有老板帶隊,畢竟,大老板可都是一些胳膊上跑馬的人物,老老實實的干活不會少了報酬,如果動了歪心思,命都會搭上。”
  “看來這些盜墓賊都是在給一個大老板做事。”
  “從目前的情況分析,應該是大老板拿到了一副古地圖,但因為古地圖牽涉的區域太大,加上地圖太過久遠,需要大量的人手在秦嶺一帶搜索,所以,這才會出現現在這種幾個小隊碰頭的情況。”
  “看來,他們都動了歪心思。”王蠢嘿嘿笑道。
  “通常,像這種大規模的行動,大老板都會控制住局勢,估計是因為秦嶺太廣袤了,使得大老板無法監控到每一個盜墓賊,而那些盜墓賊在知道大老板無法監控他們的情況之下,都動了私心。當然,也不排除他們是先觀望觀望。”蘇雪分析道。
  “咦,為什么看不到他們了!他們還在,往里面走了……”王蠢長身而起,一臉驚訝的看著山谷里面。
  “看來,那峽谷里面有支路。”
  “那四個人也跟了上去,我們怎么辦?”王蠢有點六神無主。其實,王蠢是個很有主見的人,但只要和蘇雪在一起的時候,他就會產生嚴重的依賴性。
  “你有把握不跟丟?”蘇雪問道。
  “有。”
  ……
  就在王蠢和蘇雪遠遠輟在四個盜墓賊身后的時候,前面會合在一起的八個盜墓賊正在閑聊。
  “大老板正摟著漂亮妞,喝著美酒,我們在這荒山野嶺苦逼的找寶藏。”沿途,老三不停的抱怨著試探五個盜墓賊對大老板的忠誠。
  “是啊。”后面會合的五人連連應是。
  “對了,小莫,你跟大老板也有些時間了吧?”老二問道。
  “比你們慢一些,五年了吧。”小莫一臉感概之色。
  “小莫,你還記得我們第一次見面的時候嗎?”
  “記得,是在陜西的尚書墓。嘿嘿,你還偷了老板一個玉扳指。老二,兄弟義道吧,這么多年了,我可是沒有泄露出去。”小莫一臉諂媚道。
  “咳咳……你知道那玉扳指。”
  “當然,我看到你把玉扳指用泥土裹著。”
  “那玉扳指也不值錢……”
  “兄弟,過去的事情就過去了,反正大家都是一樣苦逼,除了大老板,沒有看到誰發財。”
  “是啊是啊。”
  一群人深以為然的迎和著小莫說的話,言語之間,都在互相試探。
  “小莫,就沖玉扳指那事兒,你們五兄弟和我們三兄弟就是一家人了!”盜墓賊老大拍了拍小莫的肩膀。
  “老大,你可是這一行的元老,有你罩著,兄弟們還不都跟著發財。”小莫臉上露出一絲得意的笑容。
  “好說好說,既然大家有這意思,也就不妨把事情給挑穿了說吧!我們跟著大老板這么多年了,很多兄弟都進去了,我們雖然運氣好一些,但也是做一些苦力活,這么下去,下輩子恐怕也沒有什么著落。你看小莫,我們第一次看到的時候,那個叫帥啊,現在……哎,就不說了,小莫,一句話,干不干?”
  “干!”小莫看了一眼身邊的四個同伴,斬釘截鐵道。
  “大老板不仁,也就別怪我們不講義氣了,這一次,是難得的機會,我們就狠狠-干一票!”老大惡狠狠道。
  “老大,你說往西小莫絕不往東!”
  “小莫是個爽快人,一家人不說兩家話,我們現在總共是八個人,我們三兄弟雖然年長一些,圈子里面的名聲響一些,但大家都知道我們三兄弟仗義,從未曾欺負過新人,這樣吧,這次的東西,分成八份,一人一份,如果東西不好分,就抽簽決定,怎么樣?”
  “哈哈哈,老大果然是義薄云天!”小莫頓時大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