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穿越者》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祖神不和(即將完本)(04-18)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抗擊打術(04-18)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智取神獸(04-18)     

最強穿越者531 遇上盜墓賊

當王蠢睜開眼睛,就聞到了一股誘人的香吻,起床一看,只見蘇雪正在飛揚的輕霧之中燒烤,那從容曼妙的倩影,硬是讓俗氣的燒烤妹子變成了九霄下凡的仙女一般,一時之間,王蠢看癡了。
  “起來了。”蘇雪似有所覺,朝帳篷看了一眼。
  “你真漂亮。”王蠢呆呆的道。
  “那就多看一會。”
  蘇雪淺淺一笑,那不食人間煙火的氣息越發讓王蠢魂不守舍,好不容易才清醒過來,頓時老臉一紅,連忙起床收拾帳篷。
  兩人又吃了一頓豐盛的早餐,還煮了一鍋肉湯,喝得渾身暖融融之后,等得陽光高照,這才出發。
  因為有了昨天的勾勒出來的地圖對比,兩人有了大致的方向,而且,也不用像昨天一樣沿著山嶺走,而是開著車沿著山腳下走,每走一百多里路,便上山用無-人機拍攝視頻,再由王蠢繪出地圖與秦始皇提供的地圖對比。
  這種抽段拍攝視頻的做法效率極高,一天就能夠拍攝數百里。
  第三天的時候,從地圖抽象的線條對比之下,兩人已經接近了目標。
  因為秦始皇的地圖是由修真者在高空觀察之后抽象繪制,而王蠢蘇雪兩人拍攝的也是航拍,不能像衛星地圖一樣看到局部效果,當兩人接近了目的地后,反而有一種失去了方向的感覺。
  “好像有點糊涂了。”王蠢一籌莫展的看著兩幅地圖。
  “這稱為目不見睫。”蘇雪眺望了一下遠方,又看了一眼手中的兩幅地圖。
  “什么意思?”王蠢一愣。
  “你能夠看到自己的睫毛嗎?”
  “啊……不能……”
  “我們目前就是這種情況,因為目標太近,我們反而看不到,找不著。”蘇雪淡淡道。
  “那怎么辦?”
  “沒有辦法,只能一點一點的搜索,反正也就是在這個范圍之內,花點時間而已。”
  “但問題是,這個范圍,至少也有近百平方公里,到處都是陡峭的山崖和荒無人煙的樹林……”
  “這是唯一的辦法,因為,你的地圖太抽象了,哪怕是用無人-機拍攝,也不可能找到古地圖上的確切地址。另外,如果你找的是遠古遺址之類的,就像上次去泰山那樣的地方一樣的話,那么,從航拍的視屏上根本就看不清楚,畢竟,時間太過久遠,一些人為的痕跡早已經被時間的長河抹平了。”
  “是這個道理,好吧,就這么決定。”王蠢嘆息了一聲。
  兩人找了一個農戶家附近把車挺好,然后,沿著山嶺朝大致的方向前行。
  這一次,路途越發險阻,基本上可以說是人煙罕至,只是走了數十里,兩人已經變得衣衫襤褸,如同乞丐一般。
  “這么下去不是辦法,我來開路吧。”王蠢看了一眼狼狽的蘇雪。
  “你不是在開路嗎?”蘇雪苦笑著撥開身前的荊棘,看著王蠢手中所提的黑色長刀,如果不是王蠢開路,她根本就是寸步難行。
  “這不叫真正的開路。”王蠢召喚出黑色甲胄。
  “啊……你還有一整套甲胄?”蘇雪驚訝的看著地上一堆的黑色的甲胄,嘖嘖稱奇。
  “嘿嘿,我的粉絲給我打造的。來,幫我穿上。”
  在蘇雪的幫助之下,王蠢穿上了盔甲,如同天神下凡一般,威風凜凜。
  “怎么樣?”王蠢看著一臉呆滯的蘇雪,得意洋洋道。
  “帥!”看著王蠢那小人得志的模樣,蘇雪抿嘴竊笑。蘇雪自己都沒有意識到,她對王蠢已經發生了改變,要知道,她以前最討厭的就是王蠢這種猥瑣笑容。
  “看我的!”
  王蠢穿上甲胄之后,如同鬼神附體一般,手中長刀在空中輕輕挽起一個刀花,然后,落在了前面植物之上。
  “沙沙沙……”
  只見一陣刀光閃爍,王蠢身前的植物立刻化為齏粉,只看得蘇雪目瞪口呆。
  “走!”
  王蠢就像一臺不知道疲倦的機器在前面披荊斬棘,所有擋住他的植物荊棘在他的長刀之下,頃刻就化為齏粉。
  蘇雪跟隨在王蠢身后,除了一些地勢陡峭之處需要攀爬之外,基本上是沒有任何障礙物了,就像在公園春游一般寫意。
  就如同蘇雪的改變一樣,王蠢也不知道,他總是在努力的討好著蘇雪,譬如,兩次遇到好茶葉,他馬上就想到了蘇雪。而此時,王蠢在蘇雪面前也有賣弄討好之意,長刀揮舞之間,神采飛揚,那漆黑的甲胄在陽光的照射之下,閃爍著冰冷的金屬光澤,充滿了一種令人畏懼的金屬質感。
  蘇雪內心的震撼無以復加,她知道王蠢已經變強了,但是,她不知道王蠢居然強悍到如此地步。
  突然之間,蘇雪發現,王蠢能夠戰勝王漢朝和吳雄,并不是運氣……
  ……
  “王蠢,等等。”
  兩人經過一條干枯河床的時候,蘇雪喊住了準備怕上山崖的王蠢。
  “嗯?”
  “我們隨著這個河床走。”
  “為什么?按照地圖顯示,我們應該朝這個方向走。”王蠢指著陡峭的山崖道。
  “你看,這個線條很可能就是這干枯的河床,如果這個線條與河床吻合的話,那么,我們只要跟隨著這河床走,繞過這座閃,就能夠接近目標。”蘇雪攤開地圖道。
  “嗯嗯,有道理。”
  “這河床干枯,遍地都是鵝卵石,很好不行,你把甲胄脫了,休息一會。”蘇雪知道王蠢身上所穿的甲胄沉重無比。
  “沒事,懶得脫了,走吧,天快黑了,等到達了目的地附近,我們就找個地方露營,再脫不遲。”
  “好吧。”
  蘇雪沒有多說,卻是暗自為王蠢的體力而驚嘆。
  蘇雪剛才幫助王蠢穿那那套鎧甲,整套鎧甲架起來絕對超過了一百五十斤,而王蠢穿在身上不僅僅是沒事一般,還能夠提著長刀一路披荊斬棘,其負重和持久力,可以說是極為恐怖了。
  兩人又步行了一個多小時,此時,天色已經暗了下來,最要命的是,山中居然落下了蒙蒙的細雨,兩人一路加快腳步,本是計劃趕到目的地附近了再露營的,但是,他們被一道深達數十丈的峽谷隔斷了。
  如果僅僅只是峽谷,以兩人修真者的能力,攀爬下去也不是問題,但問題是,峽谷下面,是一條河流,水面雖然不寬,卻是奔騰咆哮,根本不可能涉水而過。
  “估計要下大雨了,我們先在這里露營,明天想辦法渡河。”
  “嗯。”打著雨傘的蘇雪皺眉看了一眼地圖,一臉思忖之色。
  王蠢見蘇雪似在思考,也不打擾他,把空間戒指里面的物資一股腦的召喚出來,然后,在高一點的地方挑選了一個還算平坦的地方,用黑色長刀開辟了一片露營的地點。
  兩座帳篷搭建之后,王蠢又在附近撿了一堆枯枝。
  一切準備就緒之后,王蠢升起了篝火。
  讓王蠢欣慰的是,蒙蒙細雨雖然一直在下,但并不影響什么,反而平添了一股煙雨朦朧的詩意……
  ……
  “有人!”
  突然,王蠢升起一絲警兆。
  “有人?”還在思忖之中的蘇雪明顯沒有察覺到,被王蠢驚醒之后,舉目四望,卻沒有發現什么。
  “在兩里之外,是沿著河床來的。”王蠢凝神看著河床的方向,此時,暮色已經降臨,在蒙蒙細雨之下,三十米之外就看不清楚人了。
  “你快點把鎧甲脫下來,順便把一些物資都藏到空間戒指里面,免得驚世駭俗。”
  “嗯嗯。”
  王蠢連忙脫鎧甲,蘇雪也過來幫忙,三下五除二,沉重的鎧甲脫了下來,送進了空間戒指里面。
  “他們來了。”
  就在王蠢剛把一些亂七八糟的東西召喚到空間戒指里面的時候,蘇雪已經察覺到了,而此時,燒烤架等物還沒有收拾。
  時間緊迫,王蠢根本來不及收拾燒烤爐等物,因為,他已經把炭火燃燒了起來。
  讓人蘇雪和王蠢感覺奇怪的是,黑暗之中的三人居然沒有走過來,而是潛伏在了不遠處靜靜的觀察他們。
  “蘇雪,他們不知道什么時候回來?要不,我們懶得等了,先吃點東西吧。”王蠢朝蘇雪使了個眼色。
  “嗯,我也餓了,不管他們了,先吃吧。”蘇雪立刻會意。
  王蠢和蘇雪一起燒烤,不停的聊著天,談笑風生。
  就在王蠢和蘇雪開心吃著燒烤的時候,突然,遠處傳來在聲音。
  “啊,他們來了。”蘇雪道。
  “喂,快來,再不來就吃光了。”王蠢沖黑暗之中大喊道。
  慢慢的,慢慢的,黑暗之中,出現了三張臟兮兮的臉。這是三個身材瘦小的中年人,都背著巨大的背包,手中拿著一些鐵桿之類的東西,一個個風塵仆仆一臉憔悴的模樣。
  “啊……你們是誰?”王蠢裝出一副驚訝的表情。
  “我們是驢友。”三個中年人互相看了一眼。
  “哦,既然是驢友,就是一家人,來來來,吃點熱的東西。”王蠢熱情的招呼。
  “你們還有朋友嗎?”三人警惕的靠近。
  “我們一行有十幾個人,在天黑之前,他們一起用槍打獵去了。”
  “打獵?”
  “是啊,估計就要回來了,來來,別客氣,這燒烤都烤焦了,吃了再說,他們來了再烤就是。”
  “謝謝。”
  三人又互相看了一眼,終究是忍不住誘人的烤肉香味,圍攏到了燒烤架邊,一開始,三人還算客氣,但可能是餓極了,吃到后面,根本就不顧形象,半生不熟的雞翅也三下兩下就吞進了肚子。
  因為燒烤一時之間也烤不熟,看三人似乎沒有吃飽,蘇雪又為三人各自煮了方便面,三人把湯都喝了,一個個摸著肚子,一臉舒坦之色。
  “我們另外找個露營的地方,你們等同伴吧。”
  三個中年男人似乎不想和王蠢多聊,吃了東西之后,打了個招呼,便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他們不是驢友。”待到三人離開之后,緊皺眉頭的蘇雪道。
  “為什么?”王蠢對露營不感興趣,壓根就不知道驢友應該是怎么樣子。
  “首先,他們的裝扮和肌膚顯示都是社會底層人物,通常,社會底層人物要為生活奔波,是不可能有閑心在荒山野嶺露營的;其次,他們沒有露營的裝備,但卻有一些野外生活的特種工具,而且都是自己制作的,這不是露營愛好者所作所為,要知道,真正的露營愛好者,絕不會為了省錢而自己制作一些工具;還有,三人似乎很警惕,當你提到用槍打獵的時候,他們神色之間,露出一絲慌張。”
  “你真行,居然觀察到這么多。”王蠢一臉佩服的朝蘇雪豎起大拇指。
  “我就是露營愛好者。”蘇雪微微一笑。
  “你說,他們是什么人?”
  “盜墓賊。”
  “啊……盜墓賊!”王蠢一臉目瞪口呆。
  “你注意到了沒有,他們每個人手中都拿了一種金屬桿子,其實,那些桿子只要連接起來,就是洛陽鏟了……”
  “啊,剛才那些金屬桿子就是傳說中的洛陽鏟?”王蠢一臉興奮。
  “是的。不過,這三人是最下層的盜墓賊,應該是受人指使,幫人干苦力活的盜墓賊。”
  “為什么?”王蠢一愣。
  “從衣著和打扮,以及言談舉止都可以看出來,他們應該是有人請他們在這一帶搜尋古墓。”
  “搜尋古墓……啊,我靠,我的寶藏可別被他們給捷足先登了。”王蠢頓時急了。
  “這個真很難說,既然他們出現在了這里,很有可能,他們要找的地方和我們要找的地方是一個地方。”
  “是啊,我也這么想。現在怎么辦?”王蠢臉上一絲兇狠之色稍縱即逝。
  “就看誰先找到,如果他們先找到把東西拿走,我們也沒辦法;如果我們先找到,他們也沒有辦法。總之,就看誰捷足先得了。”
  “喂喂,那是我寶藏,我的,明白不!”
  “……”蘇雪感覺到了王蠢身上散發出來的殺機。
  “蘇雪,你要明白,那寶藏是有人留給我的,別人絕對不能染指!”王蠢斬釘截鐵道。
  “有時候,你就像玻璃一樣透明,而有時候,你又像一個謎。”蘇雪輕輕嘆息了一聲。
  “抱歉……”王蠢遲疑了一下,終究還是沒有說出穿越者和秦始皇的秘密。
  “不用抱歉,每一個人都有秘密,我也有。”蘇雪輕輕刮了一下王蠢的鼻子,微笑道。
  “你好美。”
  王蠢被蘇雪的親昵舉動挑逗得熱血沸騰,忍不住一下環住了蘇雪的纖纖細腰,蘇雪想躲都沒有來得及躲開,硬是被王蠢攬入了懷中。
  “蘇雪。”王蠢使出了他的殺手锏,用深情無比的聲音輕輕喊了一聲。
  “有人在一邊看著我們呢。”蘇雪一手堵住了王蠢的嘴,抿嘴輕笑道。
  “啊……”
  王蠢身軀一震,神念立刻搜索,果然,一個人就在數十米開外窺視這里,從那人潛伏的方向看,很顯然,是那三人其中的一個人。
  “奶奶的,果然是色迷心竅。”王蠢恨不得給自己一耳光,他簡直無法相信,一個普通人靠近他數十米居然沒有發現,要知道,一開始的時候,三人還在兩里之外,他就發現了他們。
  看來,女色對修真者的影響也是很大的,難怪一些修真者一輩子都不近女色。
  “我們早點休息吧,這雨,雖然不大,但時間長了,濕漉漉的,也不舒服。”
  “嗯,我收拾一下。”
  王蠢連忙收拾了了一下,邊鉆進了蘇雪的帳篷。
  “又和我睡?”
  “沒有辦法,有壞人,我必須保護你。”王蠢嘿嘿笑道。
  “你覺得我不能保護自己?”蘇雪可不給王蠢臺階,立刻揭穿。
  “咳咳……蘇雪,你始終是個女人,江湖險惡,你想想,如果他們晚上用那些下三濫的手法把你劫走了怎么辦?再說,我一開始也說過了,我們還有很多人,如果我們一人一個帳篷,他們就會知道我們說謊,現在,空著一個帳篷,也差不多是唱空城計,迷惑一下他們。”
  “嗯,你說的很有道理,我無話反駁。”蘇雪開始寬衣解帶。
  “你……你……你脫衣……睡……”王蠢結結巴巴道,一雙眼睛瞪得像銅鈴。
  “其實,我一個人的時候,一直都是不穿衣服睡的。”蘇雪一臉從容之色。
  “這樣啊,那你就不穿衣服睡覺吧,我是不會介意的。”
  “但是,因為你,我還是改變了一些,至少,也還是要穿一些的。”看著王蠢色授魂與的樣子,蘇雪噗嗤一笑。
  “啊……”王蠢一臉失望。
  “睡吧,別胡思亂想了,我知道,你不敢要我。”蘇雪蓋上被子,把自己裹成一團。
  “我蓋什么?”王蠢苦笑道。
  “你要嘛睡那個帳篷里面去,要嘛把那帳篷里面的杯子拿過來,當然,我知道你的修為已經越來越高了,有沒有被子也無所謂。”
  “……可是,我想抱著你睡。”
  “不行。”
  “……”
  王蠢張了張嘴,硬是說不出一句話來,本以為,這會是一個旖旎的夜晚,但是,看起來落落大方的蘇雪根本就不給他輕薄的機會。
  蘇雪和其她的女孩子不一樣,只要她不愿意,會讓你明確的感受到一股子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而這種冷漠,也可以說成是不食人間煙火的氣息,讓王蠢這種情場老手也無法下手……
  ……R10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