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穿越者》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祖神不和(即將完本)(04-19)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抗擊打術(04-19)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智取神獸(04-19)     

最強穿越者527 拐彎抹角

對于王蠢來說,能夠和蘇雪睡一張床又不吃虧,哪怕是不睡一張床,睡一個房間想想也是令人興奮的事情,所以,蘇雪還沒有來得及說話,王蠢就已經滿口答應。
  農戶很熱情,為兩人做了一頓好吃了,兩人吃飽喝足之后,主人已經把兩人的房間收拾一新,床單都換了干凈的,有一股淡淡的香皂味。
  “你……”蘇雪看了一眼床。
  “你睡床,我打坐就行了。”王蠢不等蘇雪說完,立刻搶著道。
  “好吧。”蘇雪點頭,長長的松了一口氣,她可是知道王蠢的厚顏無恥的個性。
  兩人車上都帶有洗漱用品,主人又為兩人熱了一壺水,兩人各自洗了一個熱水腳,一天的勞累頓時紓解了很多。
  “農村人都淳樸善良。”蘇雪盤坐在床上。
  “呵呵,淳樸倒是淳樸,也只不過在一定的范圍之內,碰到利益什么的,一根頭發遮住臉的多了去。”王蠢坐在椅子上伸了個懶腰,不以為然道。
  “你對農村人很熟悉嗎?我記得你是在c市長大的。”
  “我長大的那條街,有很多農村人做生意,我最好的一個兄弟也是農村出來的,我經常去鄉下玩,也算是半個農村人。”
  “我一般都是在大都市活動,很少接觸到農村的人,說說你對農村人的看法。”蘇雪饒有興趣道。
  “這個……這個也很難說,總之,和城里人一樣,各自有著各自的劣根性,談不上誰更優越,總的來說,農村的互助的氛圍要好一些,缺乏的只是眼界和遠見,這是文化和環境造成了局限性,也不能怪他們。”
  “你說的太抽象了,能夠舉個例子不?”
  “例子……好吧,就說農村的路,你也知道,我們剛才經過的鄉村公路都很破爛,如果大家都花一點力氣把路整理一下,也就不會出現那種情況,但是,鄉親們寧愿每天打麻將,也不會干這種有益與村莊的事情,還有,鄉村公路原本就很狹窄,有些人還自私的在門口放幾塊石頭,讓車輛無法會車通行……”
  “你一說,還真是這樣。”蘇雪一陣沉思。
  “其實,國家也提倡過了,要致富,先修路,但一些老百姓就等著國家來修路,極少有自己主動修的,他們就沒有想到,把摸麻將的時間抽一點點修一下路,每天出門要干凈很多,而且,路好了,農村里面的農產品也就容易拖出去賣了,討個媳婦兒也容易些了,但是,他們壓根就不想這些……”王蠢嘆息了一聲。
  “怨天尤人還不如自食其力。”蘇雪也嘆息了一聲。
  “我讀小學的時候就讀過《愚公移山》這篇文章,農村,就缺少這種精神,哪怕是偶爾有這種人,也會被人視為神經病。”
  “你看得倒是很深刻的。”蘇雪輕輕笑道。
  “我以前有個朋友,后來吸毒死了,他家離c市才三十多公里路,老家離國道不到五公里,我去過一次,就像到了非洲一樣,鄉村公路就是拖拉機都難走,坑坑洼洼都可以養魚了,下雨天的話,滿腿泥巴。一條村,居然有十多個年輕力壯的光棍,很多人相親,女方只是看了一眼路轉身就走了,那里的男人整天抱怨討不到老婆,但是,沒有誰去修路,大家都忙著打麻將。”
  “有想過改變他們嗎?”蘇雪微笑道。
  “改變?呵呵,他們附近有個村,出了個富豪回家鄉搞建設,先是修路,然后承包了村里的山林,為村民提供收入豐厚的工作,結果呢,村民們的條件慢慢改善了,也開始眼紅富豪承包村里的土地種果樹,大家用著各種各樣的手段,把那富豪給排擠走了……”
  “……”蘇雪無言以對。
  “你猜最后怎么樣?”王蠢笑道。
  “嗯?”
  “那富豪走后,村名們把富豪的承包的土地瓜分了,那些土地上的果樹自然也屬于村民們的了,在頭兩年,村民們還真賺了點錢,不過,兩年后,果樹因為缺乏管理,水果質量開始下降,第三年的時候,收購水果的商人很少了,價格也低得可怕,第四年,富豪辛辛苦苦種出來的果樹就荒廢了,數百畝的果林雜草叢生,最要命的是,那條改變村命運的路因為缺少維護,開始變得千瘡百孔,第五年,大家又回到了以前的生活……”
  “我有一點不解,那富豪承包山林不是有合同的嗎!為什么會被排擠走?”
  “是啊,是有合同,那富豪有錢有勢,如果他不走,誰也趕不走他,問題是,哀莫大于心死,何況,他承包山林,原本就不是為了賺錢,事實上,他在離開的時候,還處于虧損狀態,果林才剛有起色,只是走上正軌罷了,離賺錢還遠著呢……”
  “也就是說,那富豪根本是無所謂虧損那點錢,他只是受不了當地村名一些排擠手段。”
  “你不知道,有水果商來了,有村民就故意在村道上曬谷子等農作物,還不準車輛進出……”
  “窮山惡水出刁民。”蘇雪長嘆了一聲。
  “是的。”
  “不過,那富豪也不過如此,如果真有心帶大家致富,他就有義務讓村名明白一些道理,如果他因為村民的一些不合時宜的舉止就心灰意冷,也未免太過于狹義,做大事的人,要忍辱負重,再說,倉廩實而知禮節,衣食足而知榮辱,這些,都是需要一個過程的。”蘇雪淡淡道。
  “過程……”
  王蠢一愣,陷入了一陣漫長的沉默,他想起了異空間的野蠻人。
  蘇雪說的不錯,野蠻人從當初茹毛飲血的生活到現在的文明啟蒙,也走過了十幾年的時間。
  “王蠢,任何事情都有兩面性,極端,只會蒙蔽自己的雙眼。”
  “是的。”
  “在任何一個國家,社會最底層的人都有著他們的思想局限性,這不是他們的錯,這是文明的結構不均衡,要想打破這種結構,那么,上層社會就有義務去做一些事情,當然,這是對于一些有責任的上層人物來說,事實上,絕大多說的社會上層人物認為沒有必要去改變他們。”
  “為什么?”王蠢一愣。
  “如果大家都有了**思考的能力,誰愿意被別人奴役?”蘇雪反問道。
  “這……這有關系嗎?”
  “道理很簡單,如果大家的都讀了大學,都接受高等教育,誰愿意去當瓦工木匠?如果大家都想過體面的生活,誰愿意去掃大街?當然,如果提高工資,大學生也會去當瓦工和清潔工,問題是,這個社會成本誰愿意承擔?沒有人愿意看到一個掃大街的清潔工的工資比一個教師的工資還高。”
  “我不明白。”王蠢搖了搖頭,一臉茫然,他不知道蘇雪要表達什么意思。
  “直接的說,有人在有意識的去培養一個群體來為這個社會提供廉價的勞動力。”
  “什么叫有意識?”
  “很簡單啊,提高讀書的門檻,提高受教育的門檻,讓很大一部分人讀書不起,就像你一樣,沒有讀書,如果又沒有顯赫的家庭和第一桶金,除了干保安你還能夠干嘛?”
  “原來是這樣!”王蠢一臉恍然大悟。
  “任何一個國家,都需要一個龐大的群體去干一些聰明人不想干的事情,當然,這里面還是有一些區別,有良心的政府,會把這個群體壓縮到最低水平,呈現棗核形狀,也就是說,有錢人和沒有錢的人數量是差不多的,而中產階級數量最多,這才是一個健康的國家;而沒有良心,或者是處于發展中的政府,通常是金字塔形,有錢人站在塔尖,沒有錢的人墊底,而中產階級的數量非常少。”
  “我們現在是金字塔的結構。”
  “是的,當然,很多事情并沒有絕對,我們所說的很多金字塔結構的西方國家,他們一旦遇到了經濟危機,首先就會拿中產階級開刀,而且,還養活一大批好逸惡勞的懶漢,這在中國和發展中國家就絕對不可能出現。”
  “看來,任何事情都是有利有弊。”
  “目前從人類的發展看,還沒有一種制度能夠做到完全公平,套用一句偉人的話說就是,大家都是在摸著石頭過河。”
  “摸著石頭過河……是啊,大家都是在摸著石頭過河。蘇雪,你知道得真多,真要感謝你的幫助,如果不是你,我可真是寸步難行。”王蠢感慨萬千,如果沒有蘇雪的幫助,以他的能力,根本不可能搞定新東方武校和素菜館的前期運作。
  “大家互惠互利。”蘇雪淡淡道。
  “互惠互利?”王蠢一愣。
  “如果你不是王杰的兒子,我會幫助你一個小小的保安嗎?”蘇雪意味深長的看著王蠢。
  “你為什么要告訴我?”王蠢苦笑道。
  “告訴你的好,免得到時候你失望。”蘇雪和衣側躺在床上,蓋上被子,一雙明亮的眸子看著王蠢。
  “如果王家破產,你還會幫我嗎?”
  “我不知道。”蘇雪搖了搖頭,她似乎不想回答這個問題。
  “我不是問你們蘇家,是問你。”王蠢有點不依不饒,一雙眼睛深邃無比,仿佛浩瀚的星空。
  “你想知道答案嗎?”蘇雪把枕頭墊高。
  “想。”
  “你可能永遠也得不到答案了。”
  “為什么?”
  “因為,前提是王家破產,而王家,不可能破產。”
  “我是說如果……”
  “這個世界上沒有如果。”蘇雪打斷了王蠢的話。
  “可是……”
  “睡吧,不早了。”
  蘇雪伸手關閉了燈光,房間里面陷入了黑暗和安靜之中,能夠聽到兩人的鼻息聲音。
  “蘇雪。”
  “嗯。”
  “我不想我們之間的友誼扯上王家……”
  “王蠢,我知道,你希望我們是單純的友誼,或者是單純的男女關系,希望不與家庭財富扯上關系,但是,我可以明確的告訴你,一些大家族的婚姻,都會有一定的目的性,至于友誼,男人和女人,會有友誼嗎?”
  “為什么沒有?”
  “我們之間有嗎?我不是被你親過,被你摸過,差不多都被你睡過了,而且,我們孤男寡女共處一室,你覺得,這是男女之間的友誼嗎?我知道,你希望擁有不受外界影響的愛情和友誼,你也最終會獲得,但,不會發生在你我身上,哪怕是我們最后結婚,也肯定是因為利益關系。”
  “你為什么要告訴我這些?”王蠢感覺自己有點絕望。
  “你仔細想想。”蘇雪輕輕笑了一聲。
  “我想不出來,告訴我吧。”
  “我是告訴你,不要輕易上我的床。”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