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穿越者》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祖神不和(即將完本)(04-18)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抗擊打術(04-18)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智取神獸(04-18)     

最強穿越者519 大紅袍

王蠢一路感慨的離開了王家,因為回c市的航班還有近十個小時,他也不著急趕到機場,順便去鶴年堂看看丁老,收刮一點傍身的寶貝。▲∴頂▲∴點▲∴小▲∴說,www.②③wx.com因為五十一區一戰,王蠢身上的符箓已經消耗矣盡,需要補充一點材料制作一些高等級的符箓,毫無疑問,丁老是首選。
  王蠢打車到鶴年堂,只看到憨厚的尉遲公明,一打聽,才知道馮老又來北京了,好像帶來了一個上好的丹爐,兩人正在家里煉丹。
  王蠢也懶得打電話,立刻打的直奔丁老的家里。
  “咚咚咚……”王蠢到了丁老的家里敲門。
  “王蠢!”
  為王蠢開門的是丁老的女兒丁智慧,她一臉驚喜的看著王蠢,不過,其臉上還有微微一絲紅潤,她可沒有忘記當初王蠢住在這里的時候老是吃她的豆腐。
  “想我了是不是?”王蠢閃身進門,順手在丁智慧豐滿的屁股上摸了一把。面對這個溫柔、文靜,端莊、嫵媚,苗條豐潤的形體充滿了魅力的女人,王蠢總是有一股子蠢蠢欲動的感覺。
  “狗改不了吃屎!”
  丁智慧狠狠的拍了一下王蠢的手,瞪了王蠢一眼,雪白的臉頰上泛起一絲羞澀的酡紅。
  “智慧姐姐真漂亮,臉蛋就像蘋果一樣,真恨不得咬上一口。”王蠢嘿嘿笑道。
  “再嘴貧可別怪我不客氣了。”丁智慧惱怒道。
  “是不是先奸后殺?”王蠢裝出一副害怕的樣子,雙手捂住胸口,連連后退。
  “殺你個大頭鬼。”丁智慧抿嘴直笑。
  “丁老呢?”
  “他正在和馮老在藥房煉丹,叮囑我了,不要讓人打擾他們,你先坐坐,喝什么?”丁智慧把王蠢帶入了客廳,問道。
  “喝奶。”王蠢眼睛直勾勾的盯著丁智慧高聳豐滿的胸部。
  “你再這樣我就不理你了。”丁智慧一臉通紅,嬌嗔道。
  “開玩笑開玩笑。”王蠢嘿嘿笑道。
  “喝什么?”丁智慧再問道。
  “丁老最貴的茶葉,難得來一趟,必須是最貴的。”王蠢腦瓜子飛速的轉動,立刻就想到了弄點好茶葉。
  “最貴的……”
  “好不好喝無所謂,關鍵是最貴的,咋了!舍不得?”
  “……你等等。”丁智慧遲疑了一下。
  一會兒之后,丁智慧弄了一盒茶葉出來,看包裝,不僅僅是非常精致,密封性也很好。
  “這是什么茶?”王蠢好奇看著
  “大紅袍。”丁智慧開始沖洗茶具。
  “啊……大紅袍啊,網絡上幾十塊一斤。”王蠢不以為然道。
  “你幫我來幾百斤看看。”丁智慧白了王蠢一眼。
  “難道這茶還有什么講究不成?”王蠢精神為之一振。只從上次從那狼人那里弄到了清朝貢茶之后,王蠢對茶葉有點上心了。
  “世界上最貴的茶名叫大紅袍。大紅袍是中國武夷巖茶中品質最佳者。‘大紅袍’的茶樹生長在武夷山九龍窠高巖峭壁上,那里日照短,多反射光,晝夜溫差大,巖頂終年有細泉浸潤流滴。這種特殊的自然環境,造就了大紅袍的特異品質,大紅袍茶樹現有6株,樹齡350年左右,每年能產500克左右的大紅袍茶,茶葉成品的價格高達每千克20.8萬元,甚至更高。”丁智慧似乎很樂意為王蠢掃盲。
  “啊……對對,我想起來了,上次看書,書上說,現在市面上能買到的大紅袍都是經過人工培育的,算不上是真正的大紅袍。最正宗的大紅袍是生長在武夷山峭壁上的,人是無法上去采摘茶葉的,每年都是由特別訓練的猴子上去采摘,一年的產量不過40斤左右,這40斤茶葉都是用來拍賣的,市面上是無法買到的,在1997年香港回歸的時候,國家主席江某送給香港特首董某20斤大紅袍時,戲說把中國一半的茶都送給他了,那年的大紅袍好像拍得了歷史最高價。”
  “咦,你還知道這些典故?”
  “嘿嘿,你還真當我是不學無術啊。對了,大紅袍也可以喝陳茶嗎?”王蠢好奇的問道。
  “大紅袍的巖茶可以陳放的,但是巖茶可以能陳多久,目前還沒有定論,這也是許多業內人士探討和有爭論的問題。有人說,五年之內為好,但是陳茶的存放的時間久,茶湯才會更好,茶性溫,這是大家都肯定的,本人喝過存放過10年的武夷巖茶陳茶,除了香氣不顯外,水的滋味確實非常的醇厚與平和,而且特別的養胃!當然前提也是一定要密封好……”
  “丁老果然厲害,居然能夠弄到這么好的茶葉。”
  “你剛才不說了,那姓江的給姓董的送了二十斤茶葉。”丁智慧抿嘴輕輕一笑。
  “啊……難道這就是那些茶葉?”王蠢一臉驚訝。
  “是的,當年姓董的生病了,找我父親,我父親不要酬勞,結果,姓董的就送了兩斤茶葉給我父親。”
  “兩斤茶葉!”王蠢舔了舔嘴唇,一臉貪婪之色。
  “喂喂,你可別胡思亂想,這可是我老爹的心肝寶貝。”丁智慧見王蠢一副蠢蠢欲動的樣子,連忙把茶葉盒抱在了懷里。
  “我就看看還不行啊。”
  王蠢腦瓜子里面全想著霸占這盒茶葉討好蘇雪,也顧不上斯文了,立刻起身就搶丁智慧懷里的茶葉盒,兩人拉扯之間,王蠢的手卻是碰到了丁智慧飽滿的胸部,不過,王蠢卻是沒有意識到,死死的抓住茶葉盒不松手。
  “松手。”丁智慧一臉通紅。
  “你松。”王蠢絲毫沒有察覺到自己五爪金龍不僅僅是扣在茶葉盒上面,還扣在丁智慧高聳的柔軟之處。
  “你松不松?”丁智慧心臟砰砰直跳,不敢與王蠢的眼睛對視。
  “頭可斷血可流,茶葉不能松。”王蠢嘿嘿奸笑。
  “松手啊!”丁智慧惱怒的尖聲交道。
  “就是不松。”王蠢的無賴功夫可是已經達到了爐火純青的地步,自然是不怕丁智慧,見丁智慧拉扯,手上也使勁一拉。
  “啊……”
  王蠢神力驚人,加上急于爭奪茶葉,一下用力過大,把丁智慧生生扯得站了起來,然后,一頭扎入了王蠢的懷里。
  “你干什么啊!”丁智慧羞得無地自容,掙扎著想站起來,卻是渾身無力。
  “你好漂亮。”
  王蠢看著懷里一臉嬌羞的丁智慧,頓時色授魂與,一臉呆呆的看著丁智慧。王蠢雖然因為一連串的事情變得穩重沉凝了,但正所謂江山易改本性難移,其好色本性,已經根植在他的骨髓里面,面對美色,那里還把持得住。
  時間好像靜止了一般。
  王蠢呆呆的看著丁智慧,而丁智慧也陶醉在了王蠢那強烈的男人氣息里面,一陣意亂情迷。
  “你們干什么?”就在兩人的嘴唇要碰在一起的時候,突然,響起了丁老的聲音。
  “啊……他……他搶你的茶葉……”
  丁智慧赫然站起,一臉通紅,連忙整了整衣襟,跑進了旁邊的房間。
  “搶我的茶葉……啊……你想搶我的大紅袍!”
  原本一臉狐疑的丁老目光落在了王蠢的手中,頓時大驚失色,一個箭步沖過來就要搶王蠢的茶葉。
  王蠢手一揚,丁老撲空,也像丁智慧一樣撲入了王蠢的懷里。
  “喂喂,一盒茶葉而已,不要這么緊張好不好。”
  王蠢對一個糟老頭自然是沒有什么興趣,立刻扶起丁老。
  “我的茶葉呢?”
  丁老站穩之后再看王蠢手中,王蠢雙手空空如也,那盒茶葉已經神奇的消失了,憤怒道。
  “喂喂,老頭,你想不想要丹爐?”王蠢退后一步。
  “丹爐?”丁老的身軀一震,渾濁的目光之中,仿佛燃燒起了熊熊的火焰。
  “兩斤董先生送的大紅袍!”
  “你瘋了,我加起來也才一斤……”
  “那就一斤!”
  “你你……”
  “不愿意拉倒!”王蠢欲擒故縱,一臉愛理不理的表情。
  “我愿意我愿意。”
  “茶葉!”王蠢攤開手掌。
  “你等等,你等等。”丁老已經完全被丹爐所吸引,立刻興沖沖的跑到茶室捧出幾盒茶葉,一臉心疼的遞給王蠢,“我剩下的就這些了。”
  “等等。”王蠢沒有接丁老的茶葉。
  “咋了?”
  “我們先說好,我雖然是修真者,但三昧真火還無法煉器,沒有本事煉制丹爐,我只是認識一個人會煉器,或許能夠煉制丹爐,所以,我不保證她會煉制丹爐,這茶葉,可不是煉制丹爐的報酬,只是作為我幫你介紹的勞務費,如果你不愿意,我可是不敢接這珍稀貴重的茶葉。”
  “你想訛我的茶葉?”丁老沒好氣道。
  “看看這是什么?”王蠢嘿嘿笑著揚了揚手中的戒指。
  “什么?”
  “這可是空間戒指。”王蠢隨手一招,開始消失的那盒茶葉又出現在了手掌之上。
  “空間戒指,仙家之物!”丁老眼珠子都快掉出來了,臉上震驚的表情無以復加。
  “知道就好。”王蠢得意洋洋道。
  “如果空間戒指都可以做,煉制出丹爐乃是輕而易舉的事情,我愿意,我愿意……”
  丁老連忙捧著茶葉湊到王蠢身前,一向剛正不阿的臉上,臉上居然露出了阿諛媚笑之色。
  “咳咳……如果丹爐煉制成功,有什么好處?”王蠢接過丁老手中的茶葉,直接扔進了空間戒指里面。
  “喂喂,那茶葉……”
  “丁老,我們可是親兄弟明算賬,剛才可是提前說了,大紅袍只是勞務費,不是報酬。”王蠢此時露出了其奸猾本性。
  “也罷也罷,只要你有丹爐,這屋子里面的東西任你拿就是了。”
  “真的?”王蠢舔著舌頭,一臉貪婪的朝周圍看了看,他在這屋子里面可是住了些日子,他知道丁老和一些大人物關系良好,接受過很多價值連城的寶貝,剛才弄到手的大紅袍,絕對是其收藏的九牛一毛。
  “真的。”丁老看著王蠢那賊溜溜的眼睛,頓時一陣心驚肉跳,但話已經說出來了,不便收回,只好硬著頭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