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穿越者》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祖神不和(即將完本)(04-18)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抗擊打術(04-18)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智取神獸(04-18)     

最強穿越者517 機場見面

此時此刻,沒有人明白王蠢復雜的心情。
  王蠢與王漢朝之間的仇恨乃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當初王漢朝把王漢博弄成植物人,栽贓王蠢,兩者的仇恨已經無法化解了,到王蠢和石小寶偷襲王漢朝,把他的一條腿砍斷之后,仇恨更是越來越深,一直到王漢朝把曹酥酥弄成了晶體人,雙方之間的仇恨更是沒有絲毫回旋余地。
  一直,王蠢都希望干掉包藏禍心的王漢朝,現在,王漢朝就死在他的面前,但是,他卻沒有一點開心的感覺,反而有一種難以言喻的失落空虛。
  毫無疑問,王蠢把王漢朝視為最大的威脅,王漢朝的威脅甚至于超過植入者和吸血鬼的威脅,絕對是殺之而后快的首選人物。
  除了恩恩怨怨之外,王蠢對王漢朝還有著一種敬畏,因為,王漢朝骨子里面有著一股子一往無前的狠勁,為了達到自己的目的,可以說是不把自己的生命當回事,當初在吸血鬼古堡的時候可見一斑,而這次為了奪回釷核電池的磁盤,更是視死如歸。
  當然,如果僅僅只是悍不畏死,王蠢也不會對王漢朝產生敬畏之心,畢竟,這世界上不怕死的人多了去,再說,不怕死也最多當得了一個匹夫之勇,但是,王漢朝除了匹夫之勇,還有赤膽忠心。
  王漢朝對王家的忠誠度讓王蠢汗顏無比。
  王蠢雖然口頭一直不承認自己是王家的人,但其內心已經接受了這個事實,畢竟,他血管里面流淌著王家的血是不能改變的,也正因為這樣,當整個王家出動奪回釷核電池磁盤的時候,他也義無反顧的踏上了這條路。
  王蠢認為,他身為王家的人,為王家上刀山下火海都是義不容辭,情理之中的事情,但是,王漢朝卻是一個養子,一個受到不公平待遇的養子……
  ……
  王蠢如同雕塑一般看著躺在沙發上的王漢朝,王漢朝的身體上傷痕累累,很多地方的肌肉外翻,露出白森森的骨頭,胸部和腹部,更是密密麻麻如同篩子一般的彈孔,觸目驚心。
  王蠢無法想象王漢朝在瀕臨死亡之際承受了多么大的痛苦。
  “今生今世的仇恨一筆勾銷,來世咱們再做兄弟!”
  王蠢站起,朝王漢朝深深三次鞠躬,然后,在別墅里面找了一床干凈的被單,小心翼翼的把王漢朝包好,放入了空間戒指里面。
  臨走之際,王蠢放了一把火,直到大火把這棟別墅完全吞噬,他才離開。
  至此,曾經聲名赫赫的女神雇傭兵團如過眼云煙一般消失,沒有人知道女神雇傭兵團會曇花一現,這成了雇傭兵世界的一個謎。
  當然,沒有人會關心一個雇傭兵團的死活,在世界上,幾乎是每時每刻都會有新的雇傭兵團崛起,老的雇傭兵團消失。
  女神雇傭兵團的幕后老板也再也沒有出現,當然,他從女神雇傭兵團名聲鵲起的那天起,就從來沒有出現后,人們根本就不知道女神雇傭兵團的背后,還有一個隱形的老板。
  當然,也沒有人知道,那隱形老板已經死于了少年的追殺。
  少年可不是個好惹的角色,當他受到威脅的時候,會毫不猶豫動用手中的資源把威脅扼殺在萌芽狀態,也正因為如此,少年才能夠有滋有味的活到現在。
  就在王蠢一把火燒了那棟別墅的時候,五十一區的一間實驗室里面,有三臺手術正在緊張的進行著。
  兩個超人分別躺在兩張手術臺上,他們的肢體被炸得七零八落,就像被焚燒的積木拼湊在一起一般,被熏得漆黑的腦袋上布滿了一些儀器的管線。
  另外一張手術臺上,是被王蠢打成了篩子的上帝之手……
  ……
  王蠢坐在出租車上面,一臉落寞的看著窗外高聳入云的建筑物,突然之間,他意識到自己是在美國。
  呂嬌不知道怎么樣了?
  王蠢下意識的撥通的呂嬌的電話。
  “王蠢!”呂嬌驚喜的接通了王蠢的電話。
  “我在美國。”
  “啊……”
  “正在趕往機場,回國。”
  “為什么不提前告訴我?”呂嬌聲音里面透出一絲幽怨。
  “趕飛機,來不及。”
  “你在哪里?”
  “拉斯維加斯市。”
  “啊……我就在拉斯維加斯市。”呂嬌聲音微微顫抖,她感覺冥冥之中自有天意,要知道,她是臨時決定到拉斯維加斯市旅行。
  “來不及了,我離上飛機的時間只有兩個半小時了,如果與你見面,就趕不上飛機了。”
  “我過來。”呂嬌鼓起勇氣。
  “過來!到機場來?”
  “是的。”
  ……
  一個半小時之后,王蠢與呂嬌在機場的咖啡廳見面了。
  “你瘦了。”
  “你瘦了。”
  兩人異口同聲的說了一句,然后,同時一愣,啞然失笑。
  “還好嗎?”王蠢盯著呂嬌那美麗的面容。
  “……還不錯。”呂嬌遲疑了一下,輕輕道。
  “想我嗎?”王蠢嘿嘿笑道,臉上露出慣有的猥瑣。
  “想。”呂嬌臉上微微一紅,低垂著頭,突然之間,她覺得王蠢那猥瑣的笑容特別的親切。
  “……咳咳咳……”王蠢只是開玩笑,做夢都沒有想到呂嬌居然會當面回到說想,頓時有點手足無措。
  “你想我嗎?”呂嬌突然勇敢的抬起頭,一雙明亮的眸子盯著王蠢。
  “我……想。”
  “哦……”看著王蠢那遲疑了一下的表情,呂嬌臉上一絲失落之色稍縱即逝,然后,捧著自己的臉,呆呆的看著王蠢。
  “我要過安檢了……”
  “還有十分鐘。”
  “呂嬌,我……”
  “別說話,我就想看看你。”
  ……
  沉默會讓時間飛速的流走,十分鐘,很快就過去了。
  “我得走了。”王蠢站起來。
  “可以推遲一天嗎?”呂嬌盯著王蠢。
  “有很重要的事情。”王蠢搖了搖頭。
  “比我重要?”
  “沒有你重要,但我必須要回去。”
  “那那……那好吧,我送你。”呂嬌似乎在克制自己的情緒,嬌軀微微顫抖了一下,緩緩站起來。
  “要不,和我回國吧。”
  王蠢輕輕的握住呂嬌的柔荑,一臉溫情的看著呂嬌。
  “然后呢?”呂嬌的五指與王蠢的五指緊扣,依偎在王蠢身上,緩緩的跟隨著王蠢往安檢的地方走。
  “然后……”王蠢一愣,他不知道如何回答呂嬌這個問題。
  兩人又陷入了一陣漫長的沉默,此時,已經到了安檢口,安檢口排著長長的隊伍。
  “蘇雪,曹酥酥,葉蘭,還有歐陽卿卿老師和韓校長她們好嗎?”
  “她們都很好。”
  王蠢情緒突然變得低落,他明白呂嬌想說什么,但是,他無法回答,因為,韓校長已經和他劃清了界限,歐陽卿卿兩姐妹也因為他離開了c市,而曹酥酥,則因為他變成了植物人。在王蠢看來,自己就是一個不祥之人,似乎,所有與他有關系的女人都會出現各種各樣的問題,這也是他不敢親近呂嬌的原因。
  “王蠢……”
  “呂嬌,c市也沒有什么好的,你在美國挺好的,至少,這里安全。”
  “發生了什么事情嗎?”
  呂嬌冰雪聰明,立刻感覺到王蠢話里有深意。
  “沒事,我得安檢了。”
  “王蠢。”
  呂嬌死死的抓著王蠢的手不松。
  “好了。”王蠢彎腰,輕輕在呂嬌柔軟的嘴唇上吻了一下。
  “嗯。”
  呂嬌輕輕的嚶了一聲,一臉羞澀的松開了手,目送著王蠢走進了安檢通道。
  “再見。”王蠢安檢完畢之后,朝身后揮了揮手。
  “再見。”
  呂嬌站在安檢外面,一直目送著王蠢消失……
  ……
  王蠢離開了安檢之后,一直到登機,他都用靈氣“看”著呂嬌。
  呂嬌并沒有立刻離開,她在安檢外面站了很久,然后,又到機場大廳的外面站著發呆,王蠢“看”到,呂嬌頭抬著,看著每一架飛機的飛起。
  一直到王蠢乘坐的飛機升空,呂嬌都還站在外面“看”飛機起飛……
  ……
  隨著飛機爬升到高空,終于,王蠢“看”著呂嬌的靈氣中斷了。
  王蠢的目的地并不是c市。
  在美國的時候,王蠢就給板凳打了電話,板凳已經成功的讓比賽延后到了演唱會之后。
  從板凳那里獲知,那位的士司機拿了錢后并沒有食言,他還真撞了拖著維修材料的車,交警處理事故,至少耽誤了一個多小時。
  王蠢決定為了王漢朝去一趟北京,從時間上推算,王蠢能夠在演唱會結束之后的第二天趕到比賽。
  當飛機降落之后,一輛勞斯萊斯幻影和三輛奔馳豪華越野車直接停在了飛機旁邊,王家的族長,還有王漢博王漢朝的父親王兆有一行人。
  “你不是說王漢朝和你一起回來嗎?”王兆有看到王蠢,立刻大步走過去。
  “是的。”王蠢看了一眼王兆有,淡淡道:“王漢朝對我說了一句話:我的臥室里面,在書桌下面有個暗格,只要打開暗格,就能夠看到一瓶天藍色的毒藥,化驗一下,王家的人就會明白,到時候,你的嫌疑也能夠洗清了。”
  “什么意思?”王兆有深邃的目光盯著王蠢。
  “王漢朝還說,王漢博有可能醒來。”
  “啊!”王兆有身軀一震。
  “他說,只要關注植入者就可以了。”
  “就這句話?”
  “是的。”
  “嗯,我明白。王漢朝呢?”王兆有一臉狠狠地問道。
  此時,王兆有哪怕是個傻瓜都已經明白,王漢博變成植物人都是王漢朝干的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