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穿越者》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祖神不和(即將完本)(04-18)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抗擊打術(04-18)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智取神獸(04-18)     

最強穿越者498 科學也是宗教

交代了阿達一些瑣事之后,王蠢帶著李珂珂上刀刃峰返回地球。
  實際上,王蠢并不需要在刀刃峰返回地球,他只是喜歡站在刀刃峰上看看野蠻人部落的變化,每每站在刀刃峰上,王蠢都會有一種巨大的成就感。
  從第一次穿越到這異空間到現在,這十幾年間,原本不毛之地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野蠻人部落不僅僅擁有了高聳堅固的城池,還從游獵發展到了農耕,手工業也越來越發達,一些遠古的自由市場也在異空間遍地開花,露出了商業雛形。
  所有的一切,都與王蠢有著千絲萬縷的關系。
  除了經濟上的發展,野蠻人在政治上也有了長足的進步,目前,野蠻人雖然有首領長老,但遇到重大的事情由投票決定已經成為了一種常態。
  自由民主已經在這蠻荒的社會露出了萌芽。
  當然,最讓王蠢興奮的是精神力駕馭者,這個因為他而被發現的人群正在迅速的崛起,他們在野蠻人的各個領域發揮著無與倫比的作用,當然,最重要的是,幾乎每一個精神力駕馭者都是黑暗神教的忠誠信徒。
  越是強大的信徒,所貢獻的信仰之力越強大,每一次精神力駕馭者參與聚會的時候,王蠢都能夠感受到澎湃的力量輸入到了他的身體。
  對于信仰之力,王蠢一直還沒有打開的鑰匙,他只能海納百川,讓力量積蓄在身體里面。
  王蠢相信,終究有一天,他能夠開啟信仰之力。
  “王蠢,這是屬于你的城市。”李珂珂拾級而上,不停的看著周圍雄偉的城墻,臉上露出羨慕之色。
  “不。這是野蠻人自己的城市!”王蠢搖了搖頭。
  “野蠻人自己的城市……”李珂珂一愣,看著王蠢,一陣沉默。
  “這里不是任何人的地盤,無論是野蠻人還是狼人,或者是那些被教廷迷惑的白人,他們都有權利決定自己的未來,我們只是過客,或許,我們會參與到他們的權利斗爭之中,但終究有一天,我們會離開,而他們,將自己決定自己的未來!”王蠢一臉嚴肅道。
  “你的黑暗神教……”李珂珂露出古怪的表情,顯然,她對大義凜然的王蠢有些不以為然。
  “黑暗神教雖然看起來有些兒戲,但是,從野蠻人目前生存的狀態來看,并不是兒戲,因為,他們需要精神力量來與自然界做斗爭,他們需要信仰來讓自己變得充實,沒有黑暗神教,也會有十字教,哪怕是沒有十字教,野蠻人也會杜撰出自己的神靈,就像我們地球古人類一樣,每一個部落,每一個種族,乃至于每一個國家,都有不同的神靈,從遠古到現代,神靈的數量甚至于超越了人類,有些神靈,或許存在過,而絕大部分的神靈,都是人類自己杜撰幻想出來,我組建黑暗神教,只是引導野蠻人向善……”
  “你是善人嗎?”李珂珂冷冷的問道。
  “不是。”
  “那你有什么資格引導野蠻人向善?”李珂珂針鋒相對。
  “是的,我不善良,在某些時候,我甚至于是個壞蛋,但是,這并不影響我向善,何況,我是一個壞人,與引導別人成為一個好人并不矛盾,再說,這個世界上,有絕對的好人嗎?”
  “……沒有。”李珂珂遲疑了一下,搖頭道。
  “是的,沒有,這個世界上,絕對的壞人或許有,絕對的圣人那完全就是放屁,人類從茹毛飲血的動物進化到擁有高智商,這本身就是一個殺戮的升級進化過程,所謂的圣人,那只是人們美好的愿望,就像我希望野蠻人變成善良的人一樣,也只是愿望,而事實上,這種愿望,永遠也不可能實現,因為,野蠻人在進化之中,本身就會存在殺戮,擠壓別的物種生存空間,所謂的向善,也只是相對,而不是絕對,通常,圣人在為凡人指引方向的時候,也是抱有私心,譬如,弘揚自己的觀念之類的。”
  “你在弘揚什么觀念?”
  “我……我沒有觀念……隨性吧,總之,對我好的人,我會加倍對他好,對我不好的人,我就躲得遠遠的,躲不了就跑,跑不了就戰。”王蠢哈哈一笑。
  “隨性……”
  “到了。”
  轟隆隆的聲音之中,那扇重達千噸的巨大城門緩緩打開,在數百野蠻人勇士的簇擁之下,王蠢與李珂珂進入了黑暗世界。
  “你每次回異空間都要經過這里?”李珂珂好奇的問道。
  “是的,這也是為什么我會耽誤救你的原因。”
  “你能夠教我穿越嗎?”
  “不能。”
  “……”
  “李珂珂,我不是不想教你,是我壓根就不知道如何教你,而且,我是與驅鬼獸小黑互換,形成類似于坐標一樣的存在后,才能夠自由穿越,在穿越的時候,風險也非常之大,你也和我穿越了一次,也能夠感覺到,我們的身體會出現一次分子分解,稍有不慎,便是萬劫不復。”
  “你可以幫我介紹一只驅鬼獸!”李珂珂眼睛一亮,她想到了王蠢營救她的時候召喚的驅鬼獸。
  “你別想了,在一般的情況之下,驅鬼獸也只是幫你驅鬼,不會成為你的寵物,那一次我不知道哪里出了意外,召喚了一只幼獸,而且,莫名其妙的每次都召喚到它,估計是無意之間與它簽訂了契約之類的,形成精神交流,這才有異空間的奇遇。”
  “這樣啊……”李珂珂一臉失望。
  “沒事,以后你想來的時候召喚一聲……不過……不過……你恐怕每次都要減肥……”
  “減肥……”
  李珂珂臉上露出了一絲苦笑。
  王蠢不知道,因為減肥這事兒,可是讓李珂珂吃足了苦頭,要知道,她以前的體重是一百一左右,從一百一十斤到七十斤,足足減掉了四十斤,原本豐腴的身體也變得皮包骨,最要命的是,因為減肥,原本生猛的李珂珂變得極度虛弱,上次被十字軍設伏被擒,與減肥造成身體虛弱有著莫大的關系。
  黑暗世界寒冷刺骨。
  因為刀刃峰一側的光明世界溫度很高,李珂珂只是穿著王蠢一件長長的襯衣,兩條長腿暴露在空氣之中。
  如果是在地球上,李珂珂這種穿著打扮自然是有傷風化,但在這異空間,無論是王蠢還是李珂珂自己,都覺得沒有什么問題。
  “把衣服拿出來。”李珂珂抱著雙手,瑟瑟發抖。
  “別穿了,馬上就要到了,少穿一點,我們穿越的時候就安全一些。”王蠢搖頭道。
  “好吧……”
  “來,蠢哥身上暖和。”王蠢一臉淫笑展開雙臂。
  “謝謝。”李珂珂狠狠的瞪了王蠢一眼。
  “沒一點幽默感。”王蠢啐了李珂珂一口。
  “你經常和女人開這種下流的玩笑嗎?”李珂珂冷哼道。
  “喂喂,什么是下流玩笑?”王蠢頓時不干了。
  “看來,你已經習以為常了。”李珂珂搖了搖頭,嘆息了一聲,閉嘴再不說話。
  王蠢心情郁悶,喋喋不休的說了一通,但李珂珂自始至終都閉嘴不言,這讓他也覺得無趣,只好悶頭趕路。
  很快,兩人就到了小黑的巢穴。
  王蠢找到小黑的巢穴之后,把異空間里面吃的喝的通通放到了小黑的巢穴里面。
  “這是那驅鬼獸的巢穴?”李珂珂問道。
  “是的。”
  “它一般都在這里?”
  “難說,有時候會挪動一下,它基本是吃了睡睡了吃,只要吃飽喝足,它就懶得動。”王蠢聲音之中,充滿了溺愛。
  “我在異空間生活了近二十年,雖然看到很多兇猛的野獸,但是,它們沒有什么特別的地方,更別提穿越異空間,而你這頭驅鬼獸能夠穿越異空間,很可能是某種異獸的變種。對了,上次你營救我的時候,那些黑色的猛獸就是驅鬼獸嗎?”
  “是的。”
  “我是第一次看到它們。”
  “它們的數量很多,從小黑看,它們的壽命很長,估計像你說的那樣,或許是某種異獸的變種。”
  “恐怕是這樣,要不然,沒法解釋它們為什么能夠穿越。”
  “管他的,很多事情根本沒法刨根問底,你我到這異空間來,方法都不一樣,如果地球的科學家知道了,腦瓜子想破了估計也想不出一個所以然來。”
  “科學,也是一種宗教。”李珂珂隨手在小黑的巢穴里面拿起一瓶飲料打開喝了一口。
  “啊……”王蠢一呆。
  “科學的確給我們帶來了許多有用的科技,推動的社會的發展,但是科學的確也是一種宗教,科學最大的功能就是給了我們確定性。”
  “科學和其他我們以前看到的宗教不同的是,以前的宗教只是讓你相信她們所說的東西,而科學是讓你相信她的一套思維方式,那就是觀察各種現象,然后提出理論,然后做出預測,證明預測結果,如果結果和預測的相符,然后用這理論指導實踐,如果實踐證明理論能解釋非常多的現象,但是只是在極少數極端條件下,理論不成立,那就給理論加上限制條件,或者對理論進行修訂。”
  “科學讓我們相信的最重要的東西不是她發現的各種理論,最重要的是她的這一套邏輯思維方法。比如,我們知道的牛頓的三大定律是物理學上的一個重大飛躍,這個理論幾乎能解釋當時遇到的所有問題,所以當時有人說,物理學已經結束了。但是在極限條件下,愛因斯坦發覺當物體的速度接近光速的時候,牛頓的理論不能用的,進而提出了相對論。后面人們研究發現,在次原子結構中,已有的理論不能解釋了,所以量子理論出現了。而且現在對每個理論都進行的實用范圍對進行的限制,比如在我們日常生活中,我們用牛頓的理論就夠了,但是在研究到比原子還小的尺度的時候,我們就采用量子理論。但我們研究很大質量,很高速度的時候,我們就用相對論……”
  “大姐,我都被你的相對論量子理論給繞暈了,能不能簡單一點?”王蠢抓著腦袋求饒。
  “科學不是最完美的認識自然,社會的工具,但是的確是我們現在發現的最好的認識世界,觀察世界的工具之一。科學可能只是代表了整個世界的一個方面,或者事物的真相本來就是有還幾個形式,科學只是其中的一種而已。就像科學研究表明,對于光,既有波的性質,又有粒子的性質一樣。同樣,真理也可能只有一個,但是有很多個面,在不同的條件,展示不同的面。”
  “是不是就像路一樣,條條大路通北京一個意思?”
  “是的,譬如來異空間,教廷用傳送陣,你,則通過用寵物交換,形成星際坐標,以一種未知的形式穿越,而科學家,則可以通過宇宙飛船之類的先進交通工具到達這里,當然,以目前地球的科技水平,暫時還無法到達這里。”
  “原來如此,原來如此……”
  王蠢低頭喃喃自語,他想起了那廝巨無霸的宇宙飛船。
  從那艘智能宇宙飛船提到能力潛伏者的時候,很顯然,宇宙飛船的建造者是知道修真者這個群體存在的。
  或許,在地球之外的某一個空間生存的人類,科學與修真,并不相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