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穿越者》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祖神不和(即將完本)(04-18)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抗擊打術(04-18)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智取神獸(04-18)     

最強穿越者494 沖動的狼人

王蠢大步走到了那棵參天大樹下面,大樹下面,倒臥著一具狼人尸體,一支利箭直接穿透了他的喉嚨,在大樹的枝椏上,還掛著一具白人尸體,鮮血從上面一滴滴的滴落,也是射在喉管。
  看著一上一下兩具尸體,一群狼人和野蠻人翻譯都是背脊發冷,看向王蠢的目光變成了無比的敬畏之色。
  從開始發現兩個白人的地方到這棵樹的距離,至少超過了兩百米,而且,其中還有無數茂盛的樹木,狼人雖然發現了白人的行蹤,但也僅僅只是發現,而并沒有看見,就是在這種復雜d環境之下,王蠢毫不遲疑的開弓射箭,兩箭致命,其箭術之神妙,可見一斑。
  狼人和野蠻人翻譯,都沒有想到王蠢的箭術居然如此厲害,要知道,他們一路上都把王蠢當成了一個做生意的野蠻人。
  無論是在狼人部落還是在野蠻人部落,箭術超群的人都能夠獲得足夠的尊重,因為,精妙的箭法也就意味著,能夠在一個安全距離就殺死敵人。
  在當初野蠻人與狼人的戰爭之中,一個強大的弓箭手所殺死的狼人要遠遠超過一個四肢發達的野蠻人,而在狼人部落,最畏懼的就是神箭手。
  “我們走。”
  王蠢查看了一下尸體,立刻大步往前面走。
  很顯然,這兩個白人是哨兵,有哨兵出現,那么也就意味著,此時已經靠近了白人巢穴的范圍。
  “等等……”
  “啊……”
  王蠢聽到野蠻人讓他等等的聲音后回頭一看,頓時目瞪口呆,只見十幾個狼人從王蠢箭術的震撼之中清醒過來之后,一股腦的沖向白人尸體,三下五除二的把白人尸體剝了個精光,其中有兩個狼人“哧溜”“哧溜”的爬上了參天大樹,硬是把那具掛在大樹枝椏上的白人尸體給弄了下來。
  就在王蠢一愣神之間,兩個白人的尸體已經被剝得精光,一群狼人或許是分贓不均,還差點打了起來,萬幸有那野蠻人從中調和,最終大家重新瓜分,這才沒有窩里斗起來。
  瓜分了“戰利品”后,一群狼人這才加快腳步追上王蠢,一個個一臉討好的看著王蠢。
  此時,狼人在王蠢面前的言談舉止有意無意之間發生了變化,開始變得拘謹,變得收斂,不似開始那般驕橫跋扈。
  狼人和野蠻人之間的關系雖然緩和了不少,但是,在狼人眼里,野蠻人依然是弱者,而剛才王蠢的所作所為,卻是顛覆了狼人對野蠻人弱小的印象。
  連帶著,那野蠻人翻譯,也獲得了足夠的尊重,這讓他對王蠢不僅僅是敬畏,還充滿了感激。
  野蠻人翻譯壓根就不知道,在他面前的可不是普普通通的野蠻人,而是野蠻人的神靈——黑暗之神。
  不過,萬人敬仰的黑暗之神可沒有神靈的覺悟,此時,他正在躡手躡腳的在原始森林里面行走……
  ……
  遠處,傳來一陣嘈雜的聲音,根據聲音判斷,至少有數百人之多。
  王蠢手里握著一把雪亮的鋸齒匕首,額頭上滾落大顆大顆的汗珠。
  和如履薄冰的王蠢比起來,一群狼人雖然動作變得輕盈警惕,但表情依然是大大咧咧的,絲毫沒有身臨險境的覺悟。
  看著一群狼人春游般的輕松表情,王蠢都有點不好意思了,只好努力的裝出一副無所謂的樣子。
  王蠢自然是不知道,狼人的智商水平本身就不高,雖然骨子里面也畏懼死亡,但是,絕對是屬于那種不見棺材不落淚的貨。
  野蠻人翻譯就不一樣,手中一把簡陋的彎刀已經出鞘,肌肉緊繃的跟隨在王蠢身后。
  逐漸接近了嘈雜的聲音。
  沿途,王蠢至少干掉了十個以上的哨兵。
  好在的是,或許是白人沒有想到有人會跟蹤到老巢,絕大部分的哨兵都是形同虛設,要嘛是睡覺,要嘛是閑聊,越是靠近白人老巢,哨兵的警惕性就越低,到了后面,王蠢發現,有些哨兵都爬到樹上朝發出熱鬧聲音的地方觀望,壓根就沒有注意到樹腳下有敵人接近。
  一路有驚無險的接近了嘈雜的地方。
  在干掉了一棵大樹上的哨兵之后,一行十幾人在王蠢的率領之下,爬上了這棵參天大樹的樹冠。
  爬上樹冠之后,王蠢不禁嘖嘖稱贊,這棵樹視線極好,幾乎能夠鳥瞰到方圓數里,當然,這也只是理論上的說法,事實上,因為茂盛的枝葉擋住了視線,站在樹冠上的位置,所監視的范圍也極為有限,也正是這個原因,所以,白人安排的哨兵也不少,占據了很多制高點,形成了一個交叉監視網絡,基本上沒有盲點。
  毫無疑問,布置哨兵的將領是個軍事天才,只是,遺憾的是,這種布置在王蠢這樣的高手面前并沒有多大的意義。
  當然,白人哨兵原本對付的就是狼人,而不是王蠢這樣的修真者,所以說,這也不能說白人哨兵無能,如果是換了狼人,根本就不可能無聲無息的潛入到他們的大本營。
  站在樹冠之上看王蠢所來的方向視線并不是很好,絕大部分的地方都被遮天蔽日的茂盛枝葉所遮擋,但是,看向白人大本營,卻是極為清晰。
  在百米不到的地方,有一個巨大的空地,空地之上,圍繞著數百白人,形成了一個圓圈,在圓圈的中間,跪著數十個五花大綁的狼人,在狼人的中間,樹立著一個巨大的十字架,十字架上面,綁著的赫然是女魔頭李珂珂。
  李珂珂不著寸縷,那雪白的身軀在荒野之中顯得極為刺目,整個人精神很差,低垂著頭,一頭青絲垂落,只能看到半邊臉……
  ……
  “別鬧!”
  就在王蠢仔細觀察地形的時候,突然,身邊一陣騷動,野蠻人翻譯正在制止一群躁動的狼人。
  原來,狼人們看到他們的女神被綁在十字架上,立刻變得躁動不安,如果不是野蠻人制止,他們早就沖了下去。
  “你讓他們等等,等我想出了辦法再救他們的女神。”王蠢暗自點頭,看來,狼人對李珂珂還真是忠心耿耿,這對于野蠻人和狼人之間的和平,顯得至關重要,如果沒有李珂珂推動,野蠻人和狼人之間的仇恨,根本不可能化解得了。
  “嗯嗯。”
  野蠻人翻譯連忙和一群狼人溝通,這才安撫著狼人暴躁的情緒。
  就在王蠢松了一口氣的時候,突然出現了令狼人們無法接受的一幕。
  一個白人開始用鞭子抽打綁在十字架上的女魔頭李珂珂,只是幾下,李珂珂那雪白的身子上面就留下了縱橫交錯的鞭痕。與此同時,有劊子手開始砍那些跪在地上狼人的腦袋。
  “嗷嗷……”
  王蠢身后剛才好不容易被安撫下的狼人猛然挺身站起,發出一陣驚天動地的咆哮聲,然后,奮不顧身的跳下了大樹,發瘋的沖向白人。
  看著陷入暴走中的狼人沖向白人,王蠢嘴角泛起一絲苦笑,他所有的努力都因為狼人的沖動而前功盡棄。
  此時,圍繞著李珂珂的白人至少超過了五百人之數,這還不包括隱藏在森林之中的白人軍隊。
  王蠢幾乎可以肯定,這里的白人數量至少超過了五千。
  十幾個狼人與五千狼人對抗,絕對是以卵擊石。
  就在王蠢思忖著要不要趁白人還沒有反應過來逃之夭夭的時候,接下來的一幕,讓王蠢目瞪口呆。
  十幾個因為女神受到侮辱和同伴被砍掉腦袋而受到刺激的狼人如同閃電一般沖進了白人之中,白人顯然還沒有想到在這里居然會有狼人出現,一愣神之間,白人已經靠近了。
  “殺!”
  “殺!”
  “殺!”
  ……
  在一陣驚天動地的喊殺聲中,十幾個狼人如同狼入羊群,那擁有粗大骨骼的強壯軀體如同鋼鐵裝甲一般,一路勢如破竹,所過之處,血流成河,尸積如山,那密密麻麻的白人,一觸即潰,壓根就無法阻擋住狼人的腳步。
  天賜良機!
  突然之間,王蠢意識到了一個問題,白人的單兵戰斗力還不如野蠻人,而當初在武器不占優勢的情況之下,強大如野蠻人遇到了狼人,也只有亡命逃竄的份。
  白人的優勢的強大的防御能力,而現在的白人處于放松狀態,一時之間無法集結成軍陣,也沒有遠程攻擊武器,被狼人近身之后,面對力大無窮的狼人,完全成了被殺戮的對象。
  在狼人的彎刀之下,白人一個一個的倒在血泊之中。
  和敏捷強壯的狼人比起來,白人如同嬰兒一般不堪一擊。狼人的單兵戰絕對是白人的噩夢,他們哪怕是不用武器,光是利爪,就能夠輕易的撕裂白人的軀體。
  王蠢很清楚,以白人嚴明的軍紀,這種混亂的局面很快就會結束,也就是說,營救李珂珂的機會稍縱即逝。
  王蠢沒有猶豫,彎弓搭箭開始射擊,配合狼人們的營救。
  王蠢的目標除了射殺威脅到李珂珂安全的白人和劊子手之外,主要是射殺那些組織白人抵抗的將領。
  此時,王蠢那神乎其神的箭術發揮出了重要的作用,他站在高大的樹冠之上,鳥瞰全局,能夠完全掌握白人的動向。
  在一邊射擊的時候,王蠢還沒有忘記觀察那十幾個狼人。
  狼人的戰斗力實在是太恐怖了,他們在數百白人之中就像一把鋒利的燙刀刺入了牛油之中,所向披靡,看得王蠢熱血沸騰,恨不得跳下樹加入到他們的戰斗之中。
  “吼吼吼……”
  就在狼人們快要突入到李珂珂身邊的時候,突然,遠處傳來一陣整齊劃一的咆哮聲,在咆哮聲中,原本和狼人們殊死搏斗的白人們突然紛紛后撤,轉眼之間,原本混亂的戰場上一下變得空蕩蕩了,沒有了敵人的狼人紛紛沖向被李珂珂。
  不好!
  看著一排排的白人軍隊從樹林里面沖出來把包圍戰場,王蠢已經知道狼人們不可能把李珂珂救出來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