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穿越者》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祖神不和(即將完本)(04-19)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抗擊打術(04-19)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智取神獸(04-19)     

最強穿越者478 圣騎士的末路

王蠢并不知道自己的黑色長刀對圣騎士產生了威脅。
  其實,王蠢對黑色長刀的了解極少,他只知道這黑色長刀所采用的金屬是極為稀有的金屬,而且那艘巨無霸的飛船也非常需要這種金屬,金屬也很可能是飛船墜毀時候遺落在異空間被野蠻人獲得。
  在王蠢眼里,稀有金屬和普通金屬并沒有什么區別,最多也就是制作的武器鋒利一點耐用一點,這對于他一個修真者來說,并沒有太大的意義。
  王蠢修真的時間尚短,加上沒有師父,完全就是靠一本《無上仙道》盲人摸象修煉到了心動期,可謂是走狗屎運,但是,走狗屎運的王蠢對修真的很多概念還處于模糊之中,而這些模糊的概念之中,就包括一些法寶的相克。
  圣騎士的權杖對飛僵相克,因為,權杖乃是教廷的寶物,而飛僵則是邪惡之體,正所謂是一物降一物,飛僵的實力雖然遠遠超過了圣騎士,卻因為權杖的原因,反而狼狽不堪,窮于應付。
  王蠢手中的黑色長刀,雖然無法完全克制圣騎士的權杖,卻能夠滲透權杖的防護圈,對圣騎士形成了威脅……
  ……
  王蠢和圣騎士各懷鬼胎,互相監控著對方的一舉一動,試圖找到破綻之后下狠手干掉對方,殊不知,因為雙方過度的小心,反而很難露出破綻。
  石頭城的上空,出現了極為詭異的一幕。
  王蠢不停的被權杖擊落,然后又不停的飛身躍起攻擊,就好像是殺不死的小強。
  而飛僵小倩則是在王蠢被擊飛的時候纏斗圣騎士,避免圣騎士趁勝追擊。
  此時,飛僵小倩已經知道,只要圣騎士手中有權杖,她就不可能打贏圣騎士,所以,她從開始悍不畏死的戰斗變成了纏斗,讓圣騎士無法脫不開身。
  按照小倩的想法就是,不能殺死你,也要惡心你。
  小倩有這種想法可是深受王蠢影響。
  當然,小倩有這種想法,也需要強大的實力做后盾,要不然,早就葬身在權杖之下……
  ……
  王蠢不知道,他不屈的戰斗精神,不僅僅是讓圣騎士動容,也感染了無數的野蠻人,特別是一群精神力駕馭者,目光之中更是狂熱無比。
  在刀刃峰一群野蠻人眼里,王蠢就是個不敗戰神。
  當年在刀刃峰與狼人戰斗的時候,王蠢也多次落敗,但是,他最后還是反敗為勝,因為有了之前的先例,九殿他們相信,最終的勝利是屬于王蠢這個黑暗之神的。
  每一個野蠻人都對王蠢充滿了信心,這種信心已經近乎于盲目,哪怕是王蠢現在被揍得像一條狗。
  “我們要不要幫先生?”一個精神力駕馭者問九殿。
  “啊……幫!”
  九殿正看得如癡如醉,早就戰意沸騰,被身邊的野蠻人一問,頓時一語驚醒夢中人,立刻斬釘截鐵道。
  “戰!”
  “戰!”
  一群精神力駕馭者發出一聲咆哮,爭先恐后的沖向圣騎士。
  此時,精神力駕馭者們都補充了能量石,一個個龍精虎猛,凌空飛起,悍不畏死的向圣騎士發動沖鋒。
  “蓬!”
  “蓬!”
  “蓬!”
  ……
  圣騎士不停抖動著手中華麗的權杖,一圈一圈脈動的力量在空氣中波動,每一次波動,精神力駕馭者們立刻如同彈丸一般被擊飛,不過,精神力駕馭者已經準備了充足的能量石,受傷倒地之后,有人送上能量,立刻,原本奄奄一息的他們又變得龍精虎猛,如此反復不止。
  精神力駕馭者的加入雖然沒有讓圣騎士受到多少攻擊,但是,卻是讓他焦頭爛額,畢竟,他要分散出一部分的精力應付他們,何況,在他們之中,還有一個兇悍的飛僵虎視眈眈。
  讓圣騎士放心的是,一群精神力駕馭者雖然厲害,但他們的力量有限,還無法突破權杖形成的防線,他只要盯住王蠢和飛僵就可以了。
  世事總是不盡人意。
  圣騎士沒有想到,還有一個厲害的人一直在窺視著這場驚天動地的戰斗——那位被女魔頭李珂珂用法寶打敗的精神力駕馭者。
  這段時間,重傷的老頭躲在深山老林之中養傷,其實躲得也不遠,就在附近,當他停到外面驚天動地的戰斗聲音之后,忍不住出來看,這一看,卻是讓他熱血沸騰,按捺不住了。
  無論是遠古還是現代,都有武癡存在,毫無疑問,這個石頭城的精神力駕馭者就類似于地球的武癡,他沒有善惡之分,也沒有公平正義,他就是一個簡單到不能再簡單的目的:讓自己變得更強大。
  任何一個強者,當看到更強的存在時候,腦瓜里面第一時間就會想到挑戰,而此時,這個發現了能量石用途的鼻祖人物,對空中的圣騎士產生了極大的興趣。
  老人雖然被石頭城的人稱為瘋子,但是,他在戰斗的時候并不瘋,他也在等待時機。
  一番觀察之后,老人很快就發現,那手拿權杖的家伙把所有的注意都花在了那女人和拿長刀的男人身上,對其他精神力駕馭者的攻擊都是敷衍態度。
  這是一個致命的弱點!
  一個高手,戰斗就是天性。
  老人癡而不蠢,心智聰慧,立刻就窺視到了圣騎士這個致命的弱點,他開始借助石頭城復雜的巨石一點一點接近戰場的核心,就像一頭狩獵的豹子一般,身形矯健領命,行云流水,沒有絲毫的阻滯。
  沒有人注意到一個蓬頭垢面的老人……
  ……
  此時,圣騎士也觀察到了王蠢的破綻。
  王蠢似乎陷入了一種瘋狂之中,他已經完全投入,每一次被擊倒在地上,他都會以同樣的動作飛躍而起,第一時間騰空而起,用手中的黑色長刀凌空劈向圣騎士。
  王蠢的動作變得機械,因為,他與圣騎士的接觸也變得機械。
  當然,機械只是一種表象,王蠢也察覺到了圣騎士的破綻。
  王蠢發現,每當他凌空劈過去的時候,圣騎士的防線就會出現動搖,這種動搖雖然不是致命的,但卻是一個可以利用的破綻。
  目前,王蠢面臨的問題是不知道如何利用這個破綻,因為,他劈下長刀之后,就會被權杖散發出來的力量擊飛,根本無力繼續下一步行動。
  白毛女魃小倩!
  王蠢只能指望小倩。
  問題又來了,小倩被那權杖所克,自顧不暇,最多也就是牽制圣騎士無法追擊王蠢,根本不可能靠近圣騎士。
  王蠢有點焦慮。
  長弓!
  赫然,王蠢靈光一閃,他想到了身上的長弓。
  如果凌空劈一刀,趁圣騎士防線動搖的一瞬間召喚出長弓遠程攻擊圣騎士會是怎么樣的效果?
  想到這里,王蠢不禁一陣狂喜。
  “殺!”
  王蠢一聲長嘯,強橫的身體凌空躍起,手中的黑色長刀揮出一道亮麗的弧線,狠狠的劈向圣騎士。
  “蓬!”
  圣騎士眼睛一亮,他感覺到了王蠢的心神露出了空隙,這是千載難逢的機會。
  幾乎是想也沒有想,圣騎士身體突然一轉,并沒有迎擊王蠢,反而用手中的權杖猛然戳向飛僵小倩。
  “啊……”飛僵小倩正等待著王蠢雷霆一擊之后再拖住圣騎士,卻是沒有想到圣騎士居然在這千鈞一發之際不顧王蠢的攻擊反而攻擊她,猝不及防被權杖力量所傷,身體如同隕石墮落。
  “小倩!”王蠢驚呼一聲,手中長刀夾著憤怒,狠狠的劈下。
  “哈哈哈哈……去死吧!”
  一招擊退了飛僵之后,圣騎士沒有了后顧之憂,頓時意氣風發,手中的華麗權杖在手中輕輕一擺,權杖散發出的圣潔光芒居然形成了光幕,就像一堵透明的墻一般。
  “嗖嗖……”
  周圍的精神力駕馭者見女祭司受傷,一個個紛紛躍起,悍不畏死的攻擊圣騎士,但是,圣騎士壓根就無視他們,完全沒有把他們放在心上。
  這一次,圣騎士錯了。
  因為,在眾多的精神力駕馭者之中,隱藏著一個絕世高手。
  蓬頭垢面的老人身體在空中已經完全化為虛影,他雖然在一群精神力駕馭者后面,卻是后發先至,一只鐵拳綻放出晶瑩的白光,狠狠的擊向圣騎士的背部。
  不好!
  就在圣騎士準備對王蠢下殺手的時候,突然,背后傳來極度危險的感覺,就好像有一頭洪荒猛獸正在伺機而動。
  圣騎士立刻放棄了王蠢,轉身。
  遲了。
  就在圣騎士轉身的電光火石間,老人那散發著能量石光芒的拳頭已經狠狠的砸在了他的身上。
  “啊……”
  圣騎士被擊中,發出一聲撕心裂肺的慘叫,吐出一口鮮血,鮮血之中,居然夾帶著肉塊,觸目驚心。
  “蓬!”
  圣騎士在被擊中的一瞬間,手中的權杖也狠狠的擊向了老人,這充滿了圣騎士憤怒的反擊,空氣中都一陣能量奔涌,一聲巨響聲中,老人被權杖擊飛數百米,墮入了亂石之中。
  “啊……”
  圣騎士反擊老人的同時,王蠢那把鋒利的黑色長刀已經落在了他的肩膀之上,圣騎士再一次發出一聲慘叫,他的左臂被直接齊根砍掉。
  重傷在身的圣騎士沒有了戀戰之心,立刻催動權杖落荒而逃。
  “哪里逃!”
  王蠢早就有準備,一聲暴喝,收起長刀,長弓在手,一支黑色的箭羽離弦而出,在空中劃出一道驚心動魄的線條。
  “啊……”
  重傷在身的圣騎士無法防御這突然出現的一箭,利箭的直接貫穿了他的胸膛,胸口居然出現一個碗口大的血洞。
  “撲!”的一聲,圣騎士的身體重重的摔落在石頭城下面,王蠢立刻奮起直追,就在圣騎士剛落地還沒有兩秒,王蠢已經站在了圣騎士的面前,居高臨下的俯視著奄奄一息的圣騎士。
  此時的圣騎士雖然是臉若紫金,一只獨臂依然死死的抓著那根華麗的權杖,掙扎著坐起來,一雙猙獰的眼睛惡狠狠的盯著王蠢,充滿了不甘之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