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穿越者》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祖神不和(即將完本)(04-19)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抗擊打術(04-19)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智取神獸(04-19)     

最強穿越者476 飛僵本體

“你不就是黑暗之神嗎!”圣騎士臉上露出一絲嘲諷不屑的表情。
  “對,我就是黑暗之神。”
  看著圣騎士臉上不屑的表情,王蠢嘿嘿一笑,暗中松了一口氣,剛才聽到圣騎士說“是你”的時候,他還真嚇了一跳。
  王蠢很清楚,別看他在異空間耀武揚威的,在地球上和教廷比起來,他就是個渣,以教廷數千年的根基,隨時都可以把挫骨揚灰,甚至于連累王家這樣巨無霸的家族。
  王蠢相信,在地球之上,沒有一個家族能夠與教廷對抗,兩者之間,已經不是一個等級的存在。
  王家的歷史,充其量能夠追溯到二百年之內,而教廷的存在,已經有數千年,無論是積累的人脈和財富,都不是王家能夠相提并論的,也正是這個原因,王蠢在以為暴露身份的時候會一陣緊張。
  “你會英語,你來之于地球?”圣騎士一雙深邃的藍色眸子盯著王蠢。
  “不是。”
  王蠢一愣,他剛才居然下意識的用半罐子的英語與圣騎士對話,暴露了自己來之于地球的身份,立刻否認。
  此時,王蠢越發堅定了殺死圣騎士的決心。
  一旦圣騎士返回地球追查到了王蠢的身份,那事情可就大條了。
  目前,在地球上能夠與教廷對抗的宗教少之又少,哪怕是人數最多的伊斯蘭教,其在世界上的影響力也遠遠不及教廷。宗教的影響力,在某些時候,不是取決與人多,主要是在于所信仰者的身份和社會地位。
  “不管你是不是,你今天都要死!”
  圣騎士一字一頓,當最后一個字說完后,身體猛然撲向王蠢,手中的華麗權杖高舉過頭頂,散發出圣潔的光芒。
  “嘿嘿,想殺死我黑暗之神可沒有那么容易。”王蠢冷笑一聲,身體極速后退,兩條腿就像縫紉機一般在石頭城的亂石之中跳躍,身后留下無數的殘影,一瞬間,已經倒退了數十米。
  現在的王蠢,雖然只是心動期,但是,其身體的瓷實度和敏捷度,已經遠遠超越了一個心動期的修真者,加上王蠢的第六感已經覺醒,其戰斗力,更是無法用心動期修真者來衡量。
  “嗖嗖嗖嗖……”
  王蠢手中的黑色箭羽連珠射了出去,一支接一支不斷線,形成了一波令人背脊發冷的箭潮。
  因為白毛女魃小倩送了一枚空間戒指,王蠢現在已經不用擔心身上的箭羽不夠,在他的空間戒指里面,備用的箭羽達到了二千支之多,足夠他對付一支小型的軍隊。
  有了空間戒指之后,王蠢現在的活動限制變得越來越少了,不僅僅是可以把一些貴重的物品隨身攜帶,還可以隨時變換武器,其戰斗力也直線上升。
  “蓬!”
  “蓬!”
  “蓬!”
  ……
  眼看著不斷線的利箭射過來,圣騎士并沒有停頓,身體反而加速追趕,他手中遍布寶石的華麗權杖不停的擊出去,綻放出耀眼的光芒,隨著光芒閃爍,箭羽化為齏粉,響起一陣密集如鼓的爆炸聲音,驚心動魄。
  “奶奶,有本事不用寶物。”王蠢見自己的利箭無功,氣得破口大罵,卻是忘記了用英語,而是用中國話說了出來。
  “中國人!”圣騎士一臉殺氣騰騰。
  “對,我就是中國人,咋滴!我知道,你也不是什么狗屁的十字教,你就是教廷派來的一條狗。”王蠢一邊極速后退一邊射箭,一邊大罵。
  “去死吧!”
  圣騎士怒極,猛然一聲暴喝,雙手握住華麗的權杖,身體猛然躍起在半空之中,權杖高舉過頭,狠狠的朝地面上狂退的王蠢當頭砸了下去,氣勢兇猛,風云變色,刮起的狂風一路摧枯拉朽。
  “老子是蟑螂命,王漢朝都殺不死我,你算老幾!”
  王蠢看了一眼身后錯綜復雜的石頭城,接連射出幾箭后,把長弓收入空間戒指之中,一下撲入了迷宮一般的石頭城下面,如同一頭獵豹在其中奔跑跳躍,每一次跳躍,都充滿了爆炸性的力量,迅猛無比。
  “轟!”
  權杖沒有擊中王蠢,落在了一塊巨石之上,巨石炸裂,碎石橫飛,無數的野蠻人被激射的石頭射中,發出撕心裂肺的哀嚎聲音。
  在石頭城上空,出現了讓石頭城野蠻人憤怒的一幕。
  圣騎士自己都沒有察覺,他的行為已經引起了野蠻人的反感。對于智商未開的野蠻人來說,喜歡一個人很容易,但是,恨上一個人,更容易。
  圣騎士不停的用權杖摧毀著石頭城的,所過之處,一遍狼藉,而王蠢則是在石頭城的大街小巷和巢穴之中狂奔,借助著石頭城特殊的地勢掩護自己的身體。
  在圣騎士的背后,則是大批了精神力駕馭者追趕。
  此時,精神力駕馭者們已經獲得了能量石的補充,一個個再一次變得力量充沛,龍精虎猛,不過,他們落下了先機,無法圍困圣騎士了,只能跟在身后為王蠢搖旗吶喊,一時之間,殺聲震天。
  當然,在精神力駕馭者之中,也有很多高手,譬如九殿這樣的人,他們在追趕的時候,不停的射箭騷擾圣騎士。
  精神力駕馭者的射箭騷擾讓王蠢的壓力劇減,雖然是逃跑,但并不狼狽。
  事實上,早已經適應了叢林生活的王蠢想要在地形錯綜復雜的石頭城中逃走的話,絕對是輕輕松松,但是,他并沒有逃走,因為,他還有最厲害的一步棋——白毛女魃小倩。
  按照王蠢的思路,精神力駕馭者是第一步棋,他自己的第二步棋,而白毛女魃小倩則是第三步棋。
  毫無疑問,第三步棋是最厲害的一步棋,要知道,白毛女魃不僅僅是一個飛僵,她還擁有一個散仙的魂魄。
  王蠢所逃走的方向是刀刃峰野蠻人在石頭城邊緣地帶所修建的一座黑暗之神神殿,白毛女魃在那神殿之中當首席女祭司。
  一開始,王蠢見識了精神力駕馭者的厲害之后,他認為要殺死圣騎士并不難,但是,當他真正接觸到圣騎士之后,才發現,圣騎士的強大,已經遠遠超出了他的想象。
  錯,是圣騎士手中的寶物厲害。
  對那點綴著寶石的華麗權杖,王蠢升起了覬覦之心,所以,他殺死圣騎士之心也更加堅決,甚至于不惜動用白毛女魃小倩這個秘密武器……
  ……
  圣騎士的怒火已經達到了臨界點,他在石頭城上空搜索著王蠢的身影,那狡猾如狐的身影在石頭城中時隱時現,總是稍縱即逝,這讓他暴怒無比,發瘋的摧毀著石頭城野蠻人的巢穴,試圖把王蠢逼出來。
  離黑暗之神的神殿越來越近了。
  突然,圣騎士停住了身體,依靠著手中的權杖,身體懸浮在空中,一雙眼睛俯視著那座精致的的神殿。
  一股危險的氣息在空氣中彌漫。
  圣騎士的表情變得凝重。
  圣騎士很熟悉這種氣息,因為,當初他追殺李珂珂的時候,曾經就感應到這種氣息,也正是這個氣息的主人,讓他追殺李珂珂的任務功虧一簣。
  王蠢見圣騎士突然不追了,不禁一愣,連忙又從一塊巨石之后跑出來挑釁圣騎士,但是,讓他感到奇怪的是,圣騎士居然對他的挑釁無視,而是一臉冷峻的盯著神殿。
  難道他感應到了白毛女魃小倩?
  王蠢何等人物,立刻想到了問題所在。
  圣騎士可不是一般的人物,他能夠感覺到白毛女魃小倩也沒有什么稀奇的,畢竟,他身上的寶物可多著呢,哪怕是他本人沒有這樣的能力,他身上的寶物也能做到。
  王蠢猜測到了原因,不過,他不知道,在這石頭城之中,圣騎士最忌憚的并不是精神力駕馭者。
  剛才的一戰已經說明,圣騎士是能夠打敗精神力駕馭者的,只是要費一些手腳而已。
  圣騎士一直沒有對刀刃峰的野蠻人動手,除了精神力駕馭者之外,主要原因是白毛女魃小倩。
  圣騎士能夠應該到小倩在石頭城中的氣息,所以,這一年來的時間,他并沒有在石頭城采取大規模的行動。
  對于圣騎士來說,他的任務是讓上帝的光輝照耀在異空間的每一個角落,而不是與別人好勇斗狠,所以,他暫時壓下了與白毛女魃一較高低的沖動。
  但今天,圣騎士有一種預感,他將與潛伏在石頭城的這個高手一分生死!
  在圣騎士的目光之下,小倩施施然的從神殿之中走了出來。
  當上了黑暗神教首席祭司的小倩穿上了一件黑色的風衣,看起來充滿了神秘的氣息。
  圣騎士盯著小倩。
  小倩盯著圣騎士。
  熊熊的戰意在空氣中燃燒。
  原本是主角的王蠢,此時已經成了看客,追上來的一群精神力駕馭者,也在王蠢的示意之下,遠遠圍觀。
  無論是圣騎士還是小倩,或者是精神力駕馭者,他們都以為王蠢是讓他們光明正大的戰斗,他們不知道,王蠢可不是什么善男信女正人君子,他正在等待時機,一旦有機可乘,立刻下令一擁而上,把圣騎士剁為肉泥,然后,把把華麗的權杖據為己有。
  對于搶奪圣騎士的寶貝,王蠢可是沒有絲毫的心理障礙,要知道,在地球的歷史上,教廷的歷史就是一部血淋淋的擴張史,當年,他們也沒有少干殺人越貨的事情。
  氣氛變得越來越凝重了。
  突然,白毛女魃的身體緩緩升空,一雙眼睛變得無比的深邃,如同那星空一般……
  “戰!”圣騎士目光之中的戰意越來越兇猛,身上的白袍在空中獵獵作響,隨著他的一聲暴喝,那根權杖在空中散發出刺目的圣潔光芒,凌空砸向白毛女魃小倩。
  風起云涌。
  權杖散發出來的光芒沐浴了整個石頭城,浩然之氣如同秋風掃落葉一般,把周圍的云彩都蕩得干干凈凈。
  白毛女魃小倩眼看圣潔的光芒照耀,五指箕張,赫然,手中的指甲暴漲數尺,原本靈動的表情也變得木然,一雙深邃的目光更是變得呆滯,穿著黑色長袍的身體也變得僵硬起來,如同沒有生命的木偶。
  飛僵本體!
  看著白毛女魃小倩的變化,王蠢心中一震,他想不到小倩居然會露出飛僵本體與圣騎士戰斗。
  小倩是飛僵之體,但是,她平時都是以人類的面孔出現,這說明,她是一個愛美的女生,而現在,她居然露出了本體與圣騎士戰斗,這說明,圣騎士已經強大到讓小倩必須露出本體來戰斗。
  心神一震的王蠢莫名的一陣心神澎湃,他只是知道小倩是個飛僵,但是,他從未曾看到過飛僵,更沒有看到過飛僵戰斗……
  ……
  ps:旅行歸來,開始恢復正常更新!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