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穿越者》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祖神不和(即將完本)(04-19)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抗擊打術(04-19)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智取神獸(04-19)     

最強穿越者475 好弓

“我要報仇——”
  圣騎士內心的憤怒化為了滔天的復仇力量,他的目光,第一時間就落到了石頭城的制高點。
  石頭城的制高點并不是想象的那么高,因為,整個石頭城除了有一些亂石布局其中形成無數的洞穴之外,地勢其實還算是平坦,如果摒除一些巨石,那么,整個石頭城的地勢呈現為一個舒展的丘陵地帶。
  引起圣騎士注意到石頭城制高點是因為那里正在大興土木,哪怕是在數公里之外,也能夠看到巨大的石塊堆砌的建筑物。
  神殿。
  黑暗神教的神殿!
  就在王蠢摧毀了十字教教堂的當天,王蠢就讓九殿組織大量的野蠻人開始修建黑暗神教的神殿,地址選在了石頭城的制高點。
  當然,王蠢此時自然是不會把短暫的寶貴時間花在修建神殿上面,他的目的是——圣騎士!
  要想讓刀刃峰和石頭城的野蠻人和睦相處,還有讓野蠻人接納狼人,唯一的辦法就是鏟除罪魁禍首圣騎士。
  只要把圣騎士干掉,自然沒有人在這異空間興風作浪了,加上女魔頭李珂珂的影響力,這異空間的宗教仇恨,將降到最低……
  ……
  當聽到那聲驚天動地的長嘯聲后,正在喝茶的王蠢眉頭一展,圣騎士終于來了。
  “先生,他來了。”坐在王蠢對面的九殿赫然站起。
  “不急,再喝一杯。”王蠢輕輕端起茶杯,淺淺的喝了一口。
  “是,先生。”九殿看了一眼門外,緩緩坐下,“先生,這茶有什么好喝的,苦苦的……”
  “仔細品味,你會發現苦澀之后,會有一絲甘甜。”王蠢微微一笑。
  “我……我品嘗不到……”九殿臉上一紅。
  “其實,我也品嘗不到。”
  “……”九殿一臉目瞪口呆。
  “好了,我們走。以后記住,遇到任何事情,都要泰山崩于前而色不變……”
  “泰山是什么山?”
  “咳咳……泰山是指很雄偉的山,比刀刃峰還要雄偉。”
  “哦,我明白了,就是哪怕是刀刃峰崩了,我們也要保持冷靜,不要慌張。”
  “對,就是這意思。”
  看著九殿那若有所思的表情,王蠢心中一震,他發現,只從九殿在那巨無霸的宇宙飛船上面一游后,其智商已經明顯的提高了,不僅僅是會提出一些問題,還知道舉一反山。
  按照地球的發展模式,一個聰明人能夠帶動一個群體,不知道九殿會為野蠻人帶來什么?
  莫名的,王蠢想到了那艘宇宙飛船。
  很顯然,加快野蠻人的進化速度是宇宙飛船的意圖……
  ……
  “轟……”
  就在王蠢胡思亂想之際,突然,外面傳來一陣驚天動地的巨響。
  王蠢連忙沖出去,立刻看到了圣騎士站在石頭城的制高點上面,那些原本堆砌的石頭已經塌陷,空中煙塵彌漫,在亂石之中,無數的野蠻人倒在血泊之中,而在亂石的外圍,是成百上千的野蠻人一臉憤怒的盯著圣騎士。
  刀刃峰的野蠻人可不是石頭城的野蠻人,他們對黑暗之神王蠢有著近乎盲目的信任,當有人破壞王蠢神殿的時候,立刻引起了刀刃峰野蠻人的同仇敵愾。
  現在,殺圣騎士名正言順了!
  對于王蠢來說,殺死圣騎士并沒有什么心理障礙,但是,他希望野蠻人能夠參與到殺死圣騎士的行動之中,只有這樣,才能夠讓野蠻人仇恨十字教。
  和十字教一樣,王蠢也希望在野蠻人中播下仇恨的種子,但是,他與李珂珂的區別在于他不會故意去干播種仇恨的事情,而是選擇縱容。
  王蠢的縱容立桿見效,當圣騎士摧毀神殿的那一瞬間,圣騎士已經成為了整個刀刃峰野蠻人的仇敵,這種仇恨可謂刻骨銘心,堪比殺父之仇奪妻之恨。
  “殺死他!”王蠢對九殿下令。
  “是,先生!”
  九殿接過手下遞過的一支長槍,猛然加速,身體朝屹立在神殿殘骸上面的圣騎士狂奔而去。
  與此同時,早就埋伏在周圍的一群精神力駕馭者從四面八方撲向圣騎士,速度迅猛,如同一顆顆流星一般。
  眼看著一群精神力駕馭者包圍了那個圣騎士,王蠢提著黑色的長弓和箭袋,施施然爬上了一塊巨石。
  巨石和圣騎士所戰的位置大約八十米,這是箭羽所覆蓋的范圍。
  “殺!”
  “殺!”
  “殺!”
  ……
  就在王蠢剛爬上巨石,精神力駕馭者們已經和圣騎士殺成了一團,一時之間,殺聲震天。
  此時,石頭城的野蠻人也紛紛聚攏了過來看熱鬧,不過,他們并不敢過于接近,因為,他們都曾經見識過圣騎士與狼人戰斗的驚人場面。
  精神力駕馭者的強大讓王蠢大開眼界,不過,圣騎士的兇悍也讓王蠢膽戰心驚。
  只是一個照面,便有幾個刀刃峰的精神力駕馭者倒在了血泊之中。
  “殺!”
  “殺!”
  刀刃峰的精神力駕馭者被殺死幾個之后,反而激起了其他人的殺機,他們悍不畏死的沖向圣騎士。
  “蓬!”
  “蓬!”
  ……
  精神力駕馭者的攻擊力量是極為恐怖的,他們利用能量石的能量,不停駕馭著巨大的石頭沖撞圣騎士,而聲勢駭人聽聞,而圣騎士手中的一個權杖,也能夠散發出巨大的力量,不停的擊碎著空中橫飛的巨石,碎石在空中激射,驚心動魄,周圍圍觀的野蠻人被石頭砸中,哭啼哀嚎,一時之間,仿佛人間地獄一般。
  “好大的聲勢!”
  看著悍不畏死的精神力駕馭者和有著萬夫莫敵之勇的圣騎士,王蠢不禁倒抽了一口冷氣。
  王蠢發現,他不僅僅是低估了精神力駕馭者的力量,也低估了圣騎士的力量。
  不,是低估了圣騎士手中權杖的力量。
  很顯然,那華麗的權杖乃是教廷的寶物。
  就在王蠢思忖之間,精神力駕馭者與圣騎士的戰斗已經越來越激烈,精神力駕馭者雖然人多勢眾,但在那威力巨大的權杖之下,依然處于頹勢,此時,九殿也加入了戰斗。
  九殿的加入讓精神力駕馭者們緩了一口氣。
  王蠢發現,九殿和其他精神力駕馭者有著明顯的區別,他并不一味蠻干,而是講究策略,不停的伺機攻擊,每每有精神力駕馭者身處險境的時候他才會出手,這種攻擊手段讓圣騎士防不勝防,往往就要殺死對手的時候功虧一簣。
  圣騎士的壓力越來越大,但是,卻是越戰越勇,他就像一臺不知道疲倦的機器,而那支讓他如虎添翼的權杖,更是殺氣騰騰。
  不到五分鐘,又有幾個精神力駕馭者倒在了血泊之中,就連九殿也上了正面戰場,不時與圣騎士硬抗。
  “看來,還是要我出手。”
  王蠢嘆息了一聲,彎弓搭箭,手一松,弓弦發出一聲悅耳的聲音,黑色的箭羽化為一道亮麗的線條,朝圣騎士射了過去。
  火焰!
  當黑色箭羽離弦的一瞬間,王蠢臉上的表情已經石化了,因為,他看到,在那黑色的箭羽后面,居然拖著黑色的火焰,那火焰,好像要焚化虛空一般,令人莫名心悸。
  圣騎士一臉獰笑的盯著已經有點筋疲力盡的九殿,他已經感覺到了九殿的疲憊。
  事實上,不僅僅是九殿疲憊,所有的精神力駕馭者都已經疲憊不堪,因為,他們身上能量石已經消耗矣盡。
  能量石與四相古玉有異曲同工之妙,但是,因為精神力駕馭者才學會駕馭能量石的能量,無法最大發揮能量石的作用,在戰斗的時候,絕大部分的力量都被浪費,而這種浪費,又讓能量石的能量快速的消耗,所以,精神力駕馭者在沒有了能量石補充力量之后,很快就處于頹勢……
  ……
  “啊……”
  一個精神力駕馭者倒在了圣騎士的權杖之下,就在圣騎士的權杖再次舉起的一瞬間,一支燃燒著黑色火焰的箭羽憑空出現在圣騎士的眼前。
  “不好!”
  圣騎士身軀一陣,幾乎是下意識的,手中權杖一提,箭羽射在了權杖之上,“轟”一聲驚天動地的爆炸聲音,沖擊波讓圣騎士的身體凌空倒飛,“啪”的一聲摔倒在地上,頭發焦黑凌亂,衣冠不整,狼狽不堪。
  “是誰暗算我……”圣騎士連滾帶爬的站起,跳上一塊巨石,一雙兇殘的眼睛四處巡視。
  “蓬!”
  圣騎士的話音未落,又是一直拖著黑色火焰的箭羽在眼前出現,來不及把話說完,手中華麗的權杖猛然一舉,迸發出一團耀眼的光芒,那支拖著黑色箭羽的利箭,居然灰飛煙滅。
  “哈哈哈哈哈哈……來啊,再來啊,哈哈哈哈哈哈……”圣騎士發出一陣刺耳的獰笑聲。
  “看老子不射死你!”
  王蠢見圣騎士被射得灰頭土臉,暗自為得到了一張好弓而得意,立刻連珠箭射了出去。
  嗖嗖嗖嗖……
  數支利箭一支接一支的射向圣騎士,在空中散發出令人窒息的熱量,仿佛世界末日一般。
  “蓬!”
  “蓬!”
  “蓬!”
  ……
  在一連串的爆炸聲中,數支利箭被那權杖散發出的耀眼光芒一照,立刻灰飛煙滅。
  “是你!”圣騎士終于發現了王蠢。
  “你認識我?”意氣風發的王蠢一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