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穿越者》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祖神不和(即將完本)(04-18)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抗擊打術(04-18)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智取神獸(04-18)     

最強穿越者474 摧毀教堂

“啊……”
  “啊……”
  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突然,遠處傳來一陣驚恐的叫喊聲,然后,很多野蠻人紛紛奔跑,一時之間,原本就擁擠的野蠻人變得混亂了,一股恐怖的氣息在人群之中彌漫。
  王蠢循著尖叫聲望去,然后,他臉上的表情石化了。
  在遠方的,一朵巨大的黑云在空中緩緩的移了過來,當然,那不是烏云,而是一塊巨大的黑色石頭,數十米的長度,高度超過十米,也不知道多少萬噸,哪怕還相距數百米遠,也給人造成一種令人震撼的視覺沖擊力。
  明媚的陽光之下,石頭投下巨大的陰影在石頭城,巨石下面的野蠻人驚慌失措,四散而逃。
  王蠢張著的嘴硬是沒法閉上,他沒有想到一群精神力駕馭者居然如此大的手筆,這已經超乎了他想象力的極限。
  巨石移動的速度并不快,但是,就是這緩緩移動的速度,卻反而讓人產生窒息的畏懼之意,人群下意識的往后退。
  巨大的陰影一點一點的移動到了教堂上空。
  一千刀刃峰的軍隊,早已經在九殿的指揮之下退后了數十米,動作整齊劃一,其訓練之有素與那些驚慌失措的石頭城野蠻人比起來,簡直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
  “快跑!”
  “快跑!”
  ……
  在野蠻人的驚呼聲中,空中那塊巨無霸的黑色巖石一點一點的壓力下來,驚心動魄。
  教堂里面的野蠻人一開始還硬挺住,當那塊巨大的黑色石頭壓在教堂尖頂之上,教堂發出一陣咔嚓咔嚓的龜裂聲后,一個個魂飛魄散,發瘋的朝四面八方逃竄,只恨爹娘少生了兩條腿。
  “松!”
  九殿雙手高舉,猛然一聲暴喝。
  “松!”
  三十多個精神力駕馭者齊聲咆哮,那塊原本懸浮的黑色巨石突然失去了控制,猛然從天空掉落下來。
  “轟!”
  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響聲中,一時之間,地動山搖,飛沙走石,那座恢弘雄偉的教堂直接被巨石壓為齏粉,也不知道有多少沒有逃出來的野蠻人被壓死其中。
  感覺到地下一陣劇烈搖晃,王蠢不禁倒抽了一口冷氣,他做夢也沒有想到精神力駕馭者的能量居然如此之大,這遠遠超出了他的預期。
  難怪那圣騎士也不敢對精神力駕馭者趕盡殺絕!
  慢慢的,慢慢的,煙塵飛沙落下,那塊數層樓高的巨石橫臥在了教堂的遺址之上,如同一頭洪荒巨獸潛伏在荒原之上,令人心悸。
  數萬野蠻人屏住呼吸,仰頭望著那快巨石,一個個臉上露出難以言喻的畏懼之色。
  摧毀教堂出人意料的順利,甚至于都沒有野蠻人反抗。
  一千全副武裝的刀刃峰野蠻人戰士就像自始至終都鎮住了場面,沒有人輕舉妄動。
  事實上,石頭城絕大部分的野蠻人還沒有為教堂戰斗犧牲的意識,畢竟,教堂建立的時間尚短,并不是每一個人都曾經收到過教堂的恩惠,教堂的影響力還處于潛移默化的時候。
  王蠢的決定是正確的。
  此時石頭城的野蠻人把教堂也當成一個外來物,圣騎士雖然已經有了一定的影響力,但因為刀刃峰的文化入侵已經黑暗之神王蠢的名聲,抵消了圣騎士一部分的努力。
  不過,這只是暴風雨的前夕,因為,還有教堂的神職人員。
  當王蠢率領一千刀刃峰野蠻人戰士準備離開之際,一群逃出來的神職人員終于從驚恐之中醒悟了過來。
  和石頭城的野蠻人比起來,教堂的神職人員明顯對教堂已經擁有了深厚的感情。
  神職人員沖向刀刃峰的野蠻人戰士,其中不乏精神力駕馭者高手,但是,神職人員的數量實在是太少了,他們的沖鋒,就像飛蛾撲火一般。
  神職人員的數量大約在三十幾個人,他們悍不畏死的沖向軍隊,沒有激起絲毫波瀾,就被刀刃峰的戰士剁為了肉醬。
  刀刃峰的戰士可不是石頭城的居民,他們都是身經百戰的勇士,而且懂得一些簡單的陣法,更何況,還有數十個精神力駕馭者……
  ……
  從王蠢率領軍隊到達教堂,前后的時間還不到一個小時,當王蠢返回刀刃峰野蠻人營地的時候,教堂已經化為一片廢墟,那快巨大的石頭在荒原上顯得極為突兀。
  建設,通常是一路艱辛。
  破壞,總是讓產生莫名快感。
  當看到教堂灰飛煙滅之后,王蠢壓抑在心中的郁悶突然一松,就像找到了一個口子宣泄一般。
  接下來的幾天,王蠢并沒有離開石頭城,而是開始有意識的化解石頭城野蠻人的敵意。
  其實,化解石頭城野蠻人的敵意很簡單,王蠢讓刀刃峰的野蠻人和石頭城的野蠻人大量的以物易物,這個方案讓石頭城的野蠻人狂喜無比,人們紛紛和刀刃峰野蠻人交易,很快就忘記了教堂的事情。
  黑暗神教的神殿也開始履行救死扶傷的職責,宣揚教義,潛移默化,逐步代替教堂在石頭城的影響力。
  當然,王蠢的一些法兒無法起到立桿見效的效果,這需要一個長期的過程。
  王蠢很清楚,石頭城和刀刃峰的以物易物互動越頻繁,雙方就越離不開對方,從而形成一種文化融合。
  就在王蠢布局的時候,王蠢驚訝的發現,石頭城居然有狼人活動。
  在仔細詢問九殿后,王蠢才知道,只從上次狼人攻打石頭城后,狼人消失了很長一段時間,后來,狼人以另外“商人”的身份一點點的滲透到了石頭城。
  一開始的時候,狼人還受到了石頭城野蠻人的排斥,但是,和以前囂張跋扈的狼人比起來,現在的狼人低調了很多,他們小心翼翼的接近著野蠻人,用一些稀有的獵物與野蠻人交換物品。
  和野蠻人比起來,狼人除了智商略低之外,其狩獵效率比野蠻人高了不止一點,所有,狼人能夠獲得各種各樣猛獸的牙齒骨頭之類的,而這些玩意兒,卻是野蠻人喜歡的東西。
  如果說狼人是天生的獵手,那么,野蠻人就是天生的藝術家。
  野蠻人往往能夠用各種各樣的骨頭牙齒制作出一些精美的小玩意兒,而大型猛獸的骨頭牙齒角刺之類的東西,狼人更容易獲得,所以,當狼人放低身段愿意和野蠻人交換東西之后,野蠻人很快就接納了狼人。
  其實,在野蠻人眼里,狼人更敏捷更強壯,他們懼怕狼人,當狼人變得友善之后,野蠻人會產生一種受寵若驚的感覺。
  通常,強者很難接納弱者,但是,弱者,卻很容易就會接納強者。
  在人類的生活之中,一個有錢人刻意與一個窮人交朋友是很容易的事情,而一個窮人想和有錢人交朋友,難度之大超乎想象。
  毫無疑問,在野蠻人眼里,狼人就是有錢人。
  當然,狼人在石頭城的以物易物活動還非常少,他們對野蠻人也有著很高的警惕性,他們通常會在石頭城周邊活動,主動找野蠻人交易,正是這種一點一點的接近,打消了野蠻人對狼人的敵意。
  王蠢開始收集狼人的情報,很快,他就做出了判斷,狼人的活動并不是一種自然形成的,而是一種刻意為之。
  幾乎是立刻,王蠢就想到了女魔頭李珂珂。
  很顯然,李珂珂正在試圖化解狼人與野蠻人之間的仇恨,她的努力雖然還沒有改變野蠻人對狼人的提防之心,但是,已經露出了一些效果。
  如果狼人一直對野蠻人表露出友好的態度,王蠢相信,野蠻人與狼人之間的恩恩怨怨很快就會化解。
  異空間不是地球,無論是野蠻人還是狼人,他們智商都還未開,宗教信仰還未完全成形,對仇恨也沒有達到刻骨銘心的地步。
  在野蠻人看來,填飽肚子,擁有一把堅固耐用的武器和一套好看的衣服更重要。
  當然,狼人與野蠻人之間的仇恨是否能夠化解,前提條件是圣騎士不從中作梗。
  事實上,圣騎士一直都在異空間散播仇恨,現在,他正在滿天下追殺狼人,拯救野蠻人。
  王蠢沒有忘記圣騎士的存在。
  因為女魔頭李珂珂的原因,狼人那里的仇恨其實很容易化解,目前,要想讓狼人與野蠻人之間化干戈為玉帛,唯一的辦法就是斬草除根,干掉圣騎士!
  這些天,王蠢一直都在等待圣騎士降臨石頭城。
  王蠢腦瓜子里面不止一次幻想圣騎士看到教堂上面那塊巨石之后驚訝和不可思議的表情。
  王蠢已經布置了一個陷阱,等著圣騎士自投羅網。
  摧毀教堂并不是王蠢腦袋一時發熱,而是深思熟慮,當他看到教堂的恢弘與精美之后,他就知道圣騎士對那座教堂所花的心血。
  正如王蠢所猜想的,在過去的一年之中,圣騎士除了四處征戰之外,絕大部分的時間都在石頭城的教堂經營,直到教堂露出雛形走上正軌之后,他才抽空四處顯露神跡,散播教義。
  就在王蠢摧毀教堂的第三天,圣騎士就得到了消息。
  圣騎士幾乎是第一時間就往石頭城趕,當他趕到石頭城看到那塊黑色巨石橫臥在斷壁殘垣之中的時候,他的心都在滴血,因為,這種教堂可是教廷的心血,雖然修建只是花了一年時間,但其中的準備的前期工作,卻是以十年計算。
  “啊!”
  圣騎士無法遏制滿腔的怒火,猛然一聲長嘯,嘯聲直沖云霄,殺氣沸騰,風起云涌,風云變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