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穿越者》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祖神不和(即將完本)(04-18)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抗擊打術(04-18)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智取神獸(04-18)     

最強穿越者473 精神較量

“十字教是我們刀刃峰野蠻人最大的敵人,他們束縛我們生存的空間,還在石頭城播下仇恨的種子,野蠻人和野蠻人之間沒有敵人,但是,因為有了十字教,野蠻人開始互相敵視,經常發生戰爭,所以,十字教就是一顆毒瘤,一顆必須要切割的毒瘤,今天,我們要摧毀十字教的教堂,以絕后患!”
  王蠢絞盡腦汁的收刮著十字教的罪狀,但是,因為他并沒有在石頭城生活,對十字教的劣跡并不清楚,也就只能說一些假大空的理由來忽悠刀刃峰的野蠻人,好在的是,刀刃峰的野蠻人和十字教早就勢不兩立了,經王蠢稍微煽動,一個個便是熱血沸騰。
  其實,王蠢是自己想多了,要知道,他在刀刃峰野蠻人心目中就是高高在上的神,他說的每一句話都是真理,如果他要摧毀十字教,根本就不需要理由,刀刃峰的野蠻人也會唯他馬首是瞻。
  一千多裝備精良的士兵和三十多個精神力駕馭者發出響徹云霄的吶喊聲音,一時之間,空氣中仿佛有火焰燃燒一般,戰意熊熊。
  “誰有辦法摧毀十字教的教堂?”王蠢站在一顆巨大的石頭上面,深邃的目光在排列整齊的野蠻人軍隊里面巡視。
  其實,王蠢根本就沒有必要咨詢辦法,他早已經想好了,直接派兵攻打十字教,然后,一把火把教堂給燒了。至于石頭建造的教堂能不能夠燃燒,這并不是問題,到時候,讓野蠻人一人帶上一捆干柴過去,保證石頭也要燒成齏粉。
  王蠢提出問題,主要是讓野蠻人養成良好的習慣,便于讓一些出類拔萃的人物出人頭地,也能夠讓民主根植在野蠻人的心中。
  現在的王蠢,已經意識到,自己的任何一個決定和行為,都有可能影響到野蠻人未來的政治格局。
  王蠢并不希望出現獨裁的政府,他希望民主在這片原始的土地之上開花結果。
  只有民主,王蠢建立的黑暗神教才會永垂不朽,如果黑暗神教被某一個獨裁者利用,到了最后,也只不過是過眼云煙……
  ……
  “先生,我有一個辦法。”
  “我有辦法。”
  “我有辦法!”
  “……”
  ……
  看著一群精神力駕馭者踴躍發言,王蠢暗自欣慰不已,看來,上次和九殿說到的投票,已經在野蠻人之中產生了效果,人們似乎已經習慣了這種大家一起議事的方式。
  果然是三個臭皮匠賽過諸葛亮。
  一群高層和一群將精神力駕馭者紛紛獻策之下,居然想出了數十種方法,甚至于包括王蠢想出來的辦法。
  在眾多的辦法之中,有一個辦法引起了王蠢的注意。
  由精神力駕馭者控制一塊巨石,直接把那教堂壓碎就可以了,效率高,見效快,而且,對方也無法重建。
  立刻,王蠢放棄了自己的辦法,采納了這個意見。
  決定之后,王蠢穿上那套黑色的甲胄,騎在烏云之上,在近百騎兵的簇擁之下,身后跟隨著過千步兵,從駐扎地開始朝十字教進發,一路浩浩蕩蕩,威勢逼人。
  兵分兩路,就在王蠢一行人浩浩蕩蕩逼近十字教教堂的時候,三十多個精神力駕馭者已經先于部隊在附近搜索適合的巨石了。
  石頭城很大,人口密度也大,刀刃峰野蠻人絲毫的風吹草動都會引起野蠻人的注意,當王蠢率軍直撲教堂的時候,周圍的野蠻人也源源不斷的趕了過來。
  石頭城的原居民雖然被刀刃峰的野蠻人文化入侵,但是,他們骨子里面還是深有提防,特別是對他們的軍隊懷有高度的警惕,在他們眼里,這些就是來搶奪他們財富的。
  其實,不僅僅是石頭城的野蠻人認為刀刃峰的野蠻人是搶奪財富,所有其它提防的野蠻人在一開始接觸刀刃峰野蠻人的時候,都會產生抵觸心理,畢竟,沒有人希望一個外來的勢力在家門口耀武揚威,哪怕是茹毛飲血的野蠻人,也無法接受這種狀況。
  和地球現代的人類比起來,這異空間的野蠻人因為智力未開,還保留著動物的領地意識的本能,所以,他們對刀刃峰的野蠻人本身就非常排斥,哪怕刀刃峰的野蠻人為他們帶來了先進的冶煉技術和農業技術,讓他們脫離的茹毛飲血的生活……
  ……
  隨著軍隊朝教堂進發,周圍的野蠻人數量也越來越多,形成了人潮,人山人海,觸目驚心。
  一直以為石頭城的野蠻人是一盤散沙的王蠢暗自驚心不已,他沒有想到石頭城的野蠻人居然如此的齊心協力。
  野蠻人的數量越來越多,氣氛也變得越來越凝重,好在的是,石頭城的野蠻人并沒有挑釁,他們只是密切的注意著刀刃峰野蠻人軍隊的動向。
  王蠢相信,如果刀刃峰的野蠻人稍微有點出格的行動,很可能就會招致圍攻。
  目測,此時石頭城的野蠻人已經聚集破萬,還在源源不斷的增加,按照這種形式下去,刀刃峰的野蠻人雖然驍勇善戰,但是,也不可能靠一支千人部隊打敗數萬野蠻人。
  最重要的是,王蠢并不想與石頭城的野蠻人發生戰爭,一旦發生戰爭,以后要想把他們發展成為黑暗神教的信徒就沒有那么容易了。
  不過,讓膽戰心驚王蠢欣慰的是,石頭城的野蠻人似乎對他有著一種難以言喻的敬畏,他每走到一個地方,前面的野蠻人都會紛紛讓開,如同潮水一般,讓出一條寬闊的道路。
  很顯然,刀刃峰對他的神化在石頭城的野蠻人里面也產生了效果,很多石頭城的野蠻人也知道他是無所不能的黑暗之神……
  ……
  欣慰歸欣慰,王蠢還是很緊張,他有一種坐在火山口的感覺。
  沒有人知道王蠢緊張,反而,刀刃峰的野蠻人見王蠢在前一面一路勢如破竹,讓他們越發昂首挺胸,一個個臉上充滿了驕傲之色。
  有時候,信仰是一種很奇怪的東西,它在不知不覺之中,能夠讓人產生一種不可戰勝的凝聚力。
  如果是以前,刀刃峰的野蠻人斷然是不會公然在石頭城里面行動,但是,因為有黑暗之神,他們一個個渾身都充滿了力量。
  一千刀刃峰的野蠻人被數萬石頭城的野蠻人包圍,但是,卻是士氣如虹,殺氣騰騰。
  反觀石頭城的野蠻人,雖然圍攏在周圍不散,卻是臉上露出膽怯之色,軍隊所過之處,紛紛走避。
  整齊劃一的步伐,統一制式的武器甲胄,還有那狂熱的戰意,讓這一千刀刃峰的野蠻人變成了一把鋒利的尖刀,把擁擠的石頭城硬是切割出了一條道路,直逼教堂。
  王蠢也感覺到了刀刃峰的野蠻人在氣場上占據了明顯的優勢,甚至于,他第一次明顯感覺到了普通野蠻人的信仰之力,而這種信仰之力,反過來讓如履薄冰的王蠢變得雄心勃勃。
  這是一種良性循環。
  王蠢的號召力和神化地位讓刀刃峰的野蠻人充滿了無畏和狂熱的精神,而這種狂熱又讓王蠢收獲到了龐大信仰之力,讓他無畏無懼,勇往直前……
  ……
  刀刃峰野蠻人的精神凝聚力完全壓倒了石頭城士氣勢。
  從王蠢一開始率領刀刃峰的野蠻人穿行石頭城的那一刻起,刀刃峰的野蠻人和石頭城的野蠻人就展開了一種微妙的心理較量,這種心理較量并不是有意的,而是在無意識的進行著。
  一開始,當石頭城的野蠻人源源不斷趕過來的時候,無論是王蠢還是刀刃峰的野蠻人士兵,神經都緊繃到了臨界點,如果控制不住,很可能就是血流成河的局面,但是,硬著頭皮的王蠢改變了局勢,而那些對王蠢心生敬畏的石頭城野蠻人在后退讓出一條道路之后,石頭城野蠻人開始團結起來形成的力量瞬間土崩瓦解。
  一路暢通無阻,一千刀刃峰野蠻人戰士在王蠢的帶領之下,硬生生的橫穿了整個石頭城,到達了教堂,而此時,教堂周圍已經人山人海,甚至于,教堂門口也站了很多拿著武器的神職人員,顯然,他們已經收到了消息。
  “列隊!”王蠢止住身體,對身邊的九殿淡淡道。
  “是,先生。”九殿恭敬的朝王蠢點頭,然后,轉身朝背后的刀刃峰野蠻人戰士一聲暴喝:“列隊!”
  “咔嚓!”
  “咔嚓!”
  “咔嚓!”
  ……
  在一陣密集的步伐和金屬武器的撞擊聲中,原本蜿蜒成一條長龍在石頭城里面行走的一千刀刃峰野蠻人戰士立刻排列成了軍容鼎盛的真容。
  如果說一千人在高低不平的石頭城里面蜿蜒行走沒有什么軍威的話,那么,當一千甲胄站在平地上列出整齊隊形的時候,視覺沖擊力立刻變得震撼無比,陽光之下,閃爍著金屬光澤的森冷武器和甲胄,讓一千人變得如同山岳一般讓人無法直視,特別是那騰騰的殺氣,更是讓人不敢靠近。
  周圍的野蠻人下意識的后退,與這支散發出冰冷氣息的軍隊保持了一個自以為的安全距離,有些膽小的甚至于跑到了更遠的地方圍觀。
  王蠢并沒有行動,只是靜靜的騎在烏云背上,他在等待三十多個精神力駕馭者的出現。
  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
  這種等待,對于王蠢來說不算什么,但是,對于周圍石頭城的野蠻人和教堂的神職人員來說,卻是一種巨大的精神壓力。
  沒有人知道王蠢的意圖。
  教堂神職人員一開始憤怒轉發成的勇氣逐漸發生了變化,隨著周圍石頭城的野蠻人紛紛后退,教堂神職人員的勇氣也消失矣盡,臉上,露出了畏懼之色。
  “還真有不戰而屈人之兵。”看著一群神職人員臉上表情的變化,王蠢暗自嘆息了一聲。
  一直以來,王蠢對古代的一些戰略戰術持懷疑態度,但今天,他率領區區一千軍隊,硬是逼退數萬野蠻人,使得他們不敢輕舉妄動,這已經證明了“不戰而屈人之兵”的真實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