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穿越者》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祖神不和(即將完本)(04-18)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抗擊打術(04-18)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智取神獸(04-18)     

最強穿越者469 十字教堂

王蠢不敢在宇宙飛船久留,告別了野蠻矮人之后,和九殿繼續朝石頭城進發。
  沿途,王蠢發現,九殿的一些行為發生了細微的改變,他似乎對自然界產生的極大的興趣,不停的會向王蠢發出一些問題,而且,他在休息的時候,就會手握能量石冥想,神情極為專注。
  看著盤坐冥想的九殿,暗自思忖的王蠢再一次肯定,九殿的大腦已經那艘巨無霸的宇宙飛船改變了。
  和一些普通的野蠻人比起來,九殿除了是精神力駕馭者之外,其智商并不會高多少,屬于野蠻人的智商范疇之內,甚至于還不如鐵人那樣的工匠。
  九殿和普通野蠻人唯一的區別就在于他是一個強大的精神力駕馭者。
  以此推斷,那艘宇宙飛船選擇九殿,應該是因為九殿是一位精神力駕馭者,不過,這讓王蠢無法判斷出宇宙飛船利用九殿的意圖。
  不過,可以明顯的感覺到,九殿的求知欲比以前強大了很多,因為,以前的九殿,只是一介武夫,而現在的九殿,開始對這個世界產生了新的認知,他甚至于會詢問為什么會有白天和黑夜這樣的問題……
  ……
  九殿的變化讓王蠢擔憂又欣慰。
  從九殿的求知欲可以肯定,那艘巨無霸的宇宙飛船還沒有強大到為一個野蠻人灌輸知識,更無法直接輸入指令,那么,這也就意味著宇宙飛船是不可能完全控制九殿。
  王蠢推測,宇宙飛船對九殿動的手腳應該是激活了九殿腦部的某一些區域,讓九殿變得更聰明。
  一個聰明人對一個種族的影響是巨大的,王蠢為了幫助野蠻人,曾經仔細的研究過地球的近代史,他發現,人類的工業文明發展的早期,其實就是幾個聰明人引領了整個人類的發展,譬如蒸汽機的發明,電燈電話的發明,這些與人類息息相關的發明,其著劃時代的意義。
  在研究地球近代史的時候,王蠢甚至于懷疑地球的科技也是來之于外星球,因為,工業文明的發展史與整個人類的歷史比起來,是極為短暫的,但是,它卻讓人類發生的翻天覆地的改變,讓人類過上了和以前完全不一樣的生活。
  對于野蠻人發展,王蠢抱著無所謂的態度,一直以來,他都相信,野蠻人終將走上科學文明的發展之路,他所重視的是自己在野蠻人之中的地位。
  目前,和王蠢在野蠻人之中角逐的是基督教神騎士,還有宇宙飛船。
  在王蠢看來,基督教那種急功近利的方法已經產生了消極的印象,加上他持續的為刀刃峰野蠻人灌輸宗教信仰,圣騎士在這顆星球上最終也只會擁有一個極為有限的信仰者。
  王蠢輕視圣騎士,但是,他卻不敢無視宇宙飛船。
  毫無疑問,宇宙飛船的智力應該要遠遠的超過他,飛船的智能系統的每一個決定,都可以決定著這顆星球的未來,因為,它有這個能力。
  正因為上述的原因,王蠢一直都在提防著宇宙飛船。
  這次和九殿的飛船之行,讓王蠢有了一個新的認識——飛船無法控制野蠻人。
  王蠢不知道當蠢宇宙飛船是如何控制野蠻矮人和指揮他們,但是,從野蠻矮人所活動的范圍就已經肯定,宇宙飛船的影響力也是極為有限的,而且,它要想改變人類的智力水平,也不是想象的那么簡單,至少,也要讓野蠻人進入主控室才能夠做到這一點……
  ……
  在胡思亂想之中,王蠢最后得出了一個答案。
  無論宇宙飛船有什么目的,它最終的目的都是利用野蠻人來修復宇宙飛船,現在,宇宙飛船提高了九殿的智力,也應該與修復宇宙飛船有關。
  想通這些之后,王蠢突然渾身輕松。
  宇宙飛船修復自己的目的與王蠢在野蠻人之中配置自己的力量和信仰沒有沖突之處,最關鍵的是,宇宙飛船由智能系統控制,它似乎對時間沒有什么概念,它提高九殿的智力,很可能是一種長線投資,畢竟,以九殿目前的智力水平和異空間的科學水準,根本不可能修復宇宙飛船。
  沾沾自喜的王蠢沒有意識到,地球的一天是這里的一年多,百天就是百多年,而千天,也是就是一千多年,千天地時間,在地球才三年,如果王蠢三年之后再來,這顆星球早已經滄海桑田物是人非了……
  ……
  王蠢終究是一個普通人類,他不是一個科學家,他的時間概念和思維,還是被地球的知識所束縛著。
  當然,哪怕是王蠢想到了三年以后,他也懶得去絞盡腦汁的想著應付那艘宇宙飛船,在他看來,這異空間只是一個歷練的地方,他從來就沒有想過統治這個地方。
  最壞的打算也就是不來這里而已。
  一路胡思亂想之中,王蠢不僅僅是看到九殿產生了一些細微的變化,也感覺到了九殿對他的崇敬,而這種崇敬,又轉發為一種強大的信仰之力。
  目前,王蠢還不知道如何轉發信仰之力,那種力量只是涌入身體的時候有明顯的感覺,平時,波瀾不驚,好像一滴水落入了大海一般。
  信仰之力暫時沒有什么好處,但是,王蠢還是知道這肯定是好東西,要不然,地球上的宗教信仰就不會為了爭奪信徒而反復的發動戰爭,讓人類生靈涂炭也在所不惜。
  九殿奉獻的信仰之力越來越精純了,每一次王蠢向九殿解釋異空間一些自然現象的時候,九殿都會奉獻信仰之力。
  王蠢突然明白了一個道理。
  信仰者的智商和能力越高,所奉獻的信仰之力也就越大。
  從這里,王蠢也理解了為什么基督教不愿意在這里花上太大的精力,而是采取最簡單粗暴的方式來獲得信仰之力的原因了。
  對于地球上最強大的教派組織來說,這顆野蠻的星球顯得微不足道,這就像是正在享受滿漢全席的時候,自然不會重視白菜蘿卜一樣的道理……
  ……
  在跋涉途中,王蠢還是沒有忘記這次來到異空間的初衷——修煉。
  王蠢的修煉可謂是每時每刻,無上仙道依然停滯在“心動期”的瓶頸之處,不過,王蠢反復錘煉“筑基”“開光”“融合”這三個境界,卻是讓身體變得超乎想象的堅韌瓷實。
  如果普通修真者筑基用修房子來形容的話,也只是橫豎幾根鋼筋加上水泥便進入了下一輪的修煉,但是,王蠢的筑基,其鋼筋水泥就像細密的篩子一般,水泥也絕對是高標號的,別說修建十層高樓,哪怕是百層高樓也不在話下。
  在修真史上,像王蠢這種反復錘煉最基礎的修真境界,雖然說不上是后無來者,絕對可以稱得上是前無古人。
  九殿對王蠢的敬畏出了王蠢“博學”的知識之外,也與王蠢擁有強悍的身體有關。
  在九殿眼里,王蠢就像是一臺不知道疲倦的機器,他能夠不眠不休的趕路,而且力大無窮,面對荊棘灌木,他手中的長刀只是輕輕一揮,摧枯拉朽,便是一條開闊的道路。
  王蠢的刀法雖然沒有技巧沒有門派,但是,在這荒原之中通過千千萬萬次的揮刀,已經達到了武學上“無招勝有招”的最高境界。
  王蠢的刀是鐵人為他打造的那套黑色裝備其中的一把長刀,沉重的長刀在王蠢手中舉重若輕,無比的靈活,就像繡花針一般。
  當然,王蠢更喜歡用手術刀形容自己的刀工。
  精準!
  長達一米五的長刀在王蠢手中輕盈靈巧之外,其精準程度讓王蠢都自豪,因為,他可以輕而易舉的用刀鋒把一只凌空飛舞的蒼蠅劈成兩邊,甚至于能夠把蒼蠅變成太監……
  ……
  通過對刀法的摸索,王蠢發現了一個道理,在特定的環境之下,要在某種技藝上達到一個高度并不是想象的那么難。
  曾經,王蠢對武俠小說里面的蓋世武功充滿了向往和崇拜,在他看來,那些絕世武功都是杜撰的,根本無法練習,而實際上,任何武功,都是能夠通過反復的刻苦訓練來達到一定高度的,其道理,與賣油翁的熟能生巧差不多。
  任何武功,都需要一個生存的環境。
  在科技發達的地球,冷兵器已經被高科技淘汰了,要想出現大師,自然就不可能了,這本身,也是符合時代發展潮流的邏輯。
  “那是什么?”王蠢突然勒住了烏云,指著遠方一座圓頂建筑物問道。此時已經靠近了石頭城,在王蠢記憶之中,石頭城周圍是沒有這么恢弘的建筑物,而且,這建筑物有著明顯的地球教堂風格。
  “十字教堂。”九殿看了一眼,立刻回答。
  “誰修的?”王蠢緊皺眉頭。
  “一些石頭城的野蠻人修的。”
  “石頭城的野蠻人修的?”王蠢心神一震,他沒有想到圣騎士的影響力居然這么大,只是短短一年的時間,就在石頭城附近修建了一座這么恢弘雄偉的教堂。
  “是的,先生。”
  “摧毀它!”王蠢毫不遲疑道。
  “啊……為什么?”九殿一愣,這一次,他不像以前一樣完全執行王蠢的命令,而是提出了質疑。
  “他將是我們黑暗教最大的競爭對手,如果任其發展,等他們壯大了,以后就會屠殺我們黑暗教眾,與其等他壯大之后屠殺我們黑暗教,還不如趁其羽翼未豐之時摧毀打擊,斬草除根!”王蠢惡狠狠道。
  “可是……他們幫野蠻人治病……”九殿一臉遲疑之色。
  “九殿,你相信我嗎?”王蠢一臉鄭重的看著九殿。
  “九殿相信先生。”九殿被王蠢嚴肅的表情嚇得跳下龍馬跪伏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