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穿越者》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祖神不和(即將完本)(04-18)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抗擊打術(04-18)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智取神獸(04-18)     

最強穿越者461 勝出

最先上場的兩人都是名不見經傳,但是,都是身手不凡。
  王蠢發現,這一次太陽山武林大會出現的高手如同雨后春筍一般,越來越多了,特別是經過前兩輪賽選之后,留下來的選手都是有幾把刷子。
  說民間藏龍臥虎果然是有道理的。
  重賞之下必有勇夫也是有道理的。
  王蠢知道,來這里參賽的,除了極少數的武癡是抱著切磋的態度之外,絕大部分的人都是沖著豐厚的獎金而來。
  在兵荒馬亂的古代,是窮文富武,而在何平富庶的現代,是富文窮武,除了一些會阿諛奉承的神棍攀上一些頂級富豪之外,真正的民間武術高手,則是沒有什么機會露臉,遇到太陽山武林大會這種千載難逢的機會,自然不會放過。
  對于一些武林人物來說,像太陽山武林大會這樣的活動,不僅僅是可以發一筆財,也是揚名立萬的好機會,只要有了名氣,利益自然是接憧而至。
  任何一場比賽,都是讓人歡喜讓人憂。
  十幾分鐘后,兩個身手不凡的選手就分出了勝負,其中一人一招不慎,直接被踢下了擂臺,失去了下一輪的比賽,黯然離去。
  第二場比賽就是王蠢和馬文。
  王蠢并不知道馬文是誰,當馬文站在擂臺上之后,他才看到馬文的真面目。
  馬文是個四十多歲的中年人,穿著很普通,樣子也是其貌不揚,不過,他有著普通人沒有的冷靜,站在擂臺上,一副波瀾不驚從容不迫的樣子,氣度非凡。
  “王蠢。”因為高來全這個太極拳高手的原因,王蠢對太極拳人士都有著莫名的好感。
  “馬文。”馬文微微抬手,不卑不亢,風范令人心折。
  “我對你很有好感,但是,我必須要打敗你!”王蠢虛抬手臂后,兩手一放,立刻,整個人如同出鞘的寶劍一般,鋒芒畢露,戰意熊熊。
  “戰!”
  原本氣度非凡的馬文見王蠢只是一個動作,便變得殺氣騰騰,鋒芒畢露,原本淡定從容的臉上,露出凝重之色。
  沒有人能夠無視現在的王蠢。
  通過異空間鐵血與死亡的磨礪之后,王蠢無論是氣度還是氣質,都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他已經不像一開始那樣無法控制自己的殺氣,現在,他已經能夠收放自如。
  當王蠢釋放出戰意的時候,他就變成了黑暗世界的猛獸,猙獰兇橫,充滿了一往無前的氣勢。
  偌大的體育館,被王蠢控制了節奏,人們屏住呼吸,觀看著這個頗有爭議的年輕人。
  是騾子是馬,牽出來遛遛!
  所有的人,都希望看到王蠢的真正實力,因為,前幾場戰斗,王蠢雖然是贏了,但總好像缺少一點什么,以至于很多人都輕看王蠢。
  王蠢曾經用卑鄙的手段打敗了前一任拳王,又用氣勢讓東門的竹竿知難而退,現在,他要光明正大的打敗馬文。
  排山倒海的氣勢讓馬文感覺自己就像是驚濤駭浪之中的一葉扁舟,他曾經看到過王蠢嚇退東門的竹竿,當時,他還不服氣,但是,當他站在擂臺上之后,這才感同身受。
  這到底是怎樣的一個人?
  為什么年紀輕輕就有如此濃重的殺氣?
  讓馬文難受的不光是王蠢那排山倒海的殺氣,還有一種睥睨天下的王者之氣,而這種氣息,在現代已經極為少見了,畢竟,地球人類已經跨入了文明社會,不像是皇權社會,很難培養出萬人之上君臨天下的張揚氣息。
  高來全和東門的竹竿互相看了一眼,兩人臉上露出了凝重之色。
  吳雄一臉震驚的看著王蠢,眉宇緊皺。
  王漢朝那從容不迫的臉上,也露出一絲難以言喻的驚訝之色,似乎,王蠢每一次走上擂臺,都會讓他產生一種蛻變,一種精神氣質上的蛻變。
  蘇雪則是癡癡的看著王蠢,王蠢那睥睨天下的豪邁讓她心如鹿撞。
  在遠處的角落之中,歐陽媚媚一雙眼睛里面,更是洋溢著無比的狂熱之色,她已經深深的喜歡上了王蠢,她不知道自己是否愛上了王蠢,但是,她愿意不惜一切代價擁有王蠢,哪怕只是片刻的溫存……
  ……
  戰意在空氣中越來越濃烈。
  突然,馬文毫無征兆的退后了一步,然后,那原本就凝重的表情變得冷峻起來,此時,他已經完全理解了東門的竹竿為什么不過一招就認輸的原因。
  王蠢就像一座雄偉的大山一般屹立在擂臺之上,讓馬文產生一種窒息的壓力。
  此時,馬文也想認輸,但是,他并不是一個認輸的人,而且,他與東門的竹竿不一樣,他是有師承的人,如果他不過一招就認輸,必定會影響到師門的百年聲譽。
  “戰!”
  馬文后退一步后,猛然跨前,生生頂住王蠢那令人窒息的精神壓力,此時的他,只能硬著頭皮戰斗。
  “好!瓦罐不離井上破,將軍難免陣上亡!”
  王蠢哈哈大笑,笑聲直沖云霄,豪氣萬丈,雙腳一錯,往前垮了一步,這一步,立刻就把兩人之間的距離化為虛無。
  “呼!”
  王蠢的拳頭砸向馬文,馬文一招太極拳里面的推手,借力打力,四兩撥千斤,用手臂搭上去,把王蠢的身體往旁邊一引,但是,當他的手臂挨上王蠢手臂的一瞬間,他就知道,他根本就不是這個年輕人的對手,這個年輕人的手臂,就像一根鐵棍,一根堅不可摧的鐵棍。
  太極拳最強的地方就是以柔克剛,借力打力,但是,哪怕是太極拳再強大,也不可能把一座山的重量用以柔克剛和借力打力的方法來化解。
  不過,馬文倒也了得,知道事不可為,身體一矮,借著王蠢那勢如破竹的力量硬是閃開一邊,避開了王蠢的鋒芒。
  “不錯!”
  王蠢臉上一愕,哈哈大笑,手臂赫然一振。
  “蓬!”的一聲悶響,王蠢這一振可是非同凡響,馬文有一種如遭雷擊的感覺,身體居然凌空彈起,失去了平衡,一下摔在了地上。
  “去吧!”
  王蠢可不是善男信女,哪怕是占盡有優勢也不托大,立刻乘勝追擊,一腳狠狠的踢在了馬文的腰上,“蓬”的又是一聲悶響,馬文被王蠢這閃電般的一腳踢得凌空飛起,如同騰云駕霧一般掉下了擂臺。
  “啊……”體育館的數萬觀眾發出一聲驚呼。
  “啪!”
  一聲,在成千上萬雙眼睛之下,馬文摔在了擂臺上面,讓人們驚訝的是,馬文落在地上之后,一個鯉魚打挺就站了起來,好像沒有一點受傷。
  “謝謝。”馬文抱拳朝王蠢行了一個禮,他知道,是王蠢手下留情了,那一腳看起來驚天動地,但力量并沒有貫入到他的五臟六腑之中,只是把他送下了擂臺。
  體育館一陣安靜。
  剛才的戰斗過程雖然只是一瞬間,但是,數萬觀眾都是第一次看到王蠢堂堂正正的戰斗,那熱血沸騰的殺伐之氣,那睥睨天下的上位者之氣,讓人有一種別開生面的感覺,畢竟,無論是前者還是后者,在現代都很難看到。
  其實,絕大部分的觀眾都無法分辨殺伐之氣與上位者氣勢,他們只是感覺到了一種不一樣的感覺,一種令人心神震撼驚心動魄直入心扉的感覺。
  幾個裁判也似乎忘了宣布,其實,他們也沒有想到戰斗會這么快結束,因為,所有當裁判的人都很看好馬文,甚至于有人在下注的時候,都是下注馬文贏,他們沒有想到馬文居然不是王蠢的一合之將,這實在是太出人意料了。
  直到王蠢無趣的走下擂臺的時候,觀眾們這才反應過來,如同潮水一般的掌聲一下就淹沒了整個體育館。
  “師父!”當王蠢走到自己座位邊的時候,爬山虎曾兵大聲喊道。
  “啊……嘿嘿……”
  “師父,我們甘拜下風了。”矮腳虎黃冬一臉敬佩的看著王蠢。
  “你呢?要不要和我比一場?”王蠢盯著大錘會羅海嘿嘿笑道。
  “……師父。”羅海不善言辭,憋了半天,還是喊出了一聲師父,惹得柳大五虎哈哈大笑。
  “好,以后,你們就是我的徒弟,放心,跟著師父有酒喝有肉吃……”王蠢拍了拍胸膛,大言不慚道。
  “師父,有沒有什么禮物送給徒兒們?”爬山虎曾兵一臉垂涎欲滴的看著王蠢。
  “啊……我靠,你們都還沒有孝敬師父,就想打師父的主意啊!信不信老子打斷你的雙腿,把你逐出師門?!”王蠢大罵道。
  “師父息怒,徒兒只是說說,只是說說……”看著兇神惡煞的王蠢,爬山虎曾兵嚇得連連后退,一副稍有風吹草動就要逃之夭夭的樣子。
  “哼,師門有的是寶貝,隨便給你們一樣,一輩子吃喝都不成問題,主要是看你們的表現。”王蠢冷哼一聲。
  “師父坐,師父坐,徒兒給您捶背了。”爬山虎見王蠢沒有動手的意思,連忙過來攙扶住王蠢坐下,一臉阿諛奉承的樣子令人作嘔。
  “很好,我就喜歡察言觀色的徒兒,賞你!”王蠢掏出錢包,抽了幾張紅色的鈔票遞給爬山虎。王蠢喜歡賤賤的曾兵,自然是要著重的培養,以后做什么事情也方便,一個眼神,就能夠心領神會,豈不妙哉!
  “啊……師父……咳咳……”爬山虎一臉尷尬的看著王蠢,而其他幾人都是一臉偷笑。
  “嫌少了?”王蠢回頭怒視著爬山虎。
  “不少不少……”爬山虎迫于王蠢的淫威,只能一臉沮喪的接過鈔票。
  “師父知道你們不缺錢,不過,師父窮得只剩下錢了。”王蠢一臉惆悵憂傷的表情。
  “……”
  柳大五虎面面相覷,無言以對。
  “這里的比賽也沒有什么看的了,走,別以為師父真是哄你們玩的,師父帶你們見識見識一下,讓你們知道師父是有幾把刷子的。”
  在王蠢的帶領之下,五個平均身高超過兩米的巨人跟隨在王蠢身后,在無數雙敬畏的目光之下,浩浩蕩蕩的離開了體育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