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穿越者》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祖神不和(即將完本)(04-19)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抗擊打術(04-19)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智取神獸(04-19)     

最強穿越者457 覺明和尚與吳雄

何平駕駛著奔馳越野車,見車超車,一路風馳電掣,只是十幾分鐘就到了,當王蠢火急火燎沖進體育館的時候,站在擂臺上的不是王漢朝,卻是吳雄。
  王蠢連忙跑到大錘虎身邊詢問,原來,他口不擇言說錯了名字,等他重新改口的時候,王蠢已經掛斷了電話。
  下午王蠢也沒有比賽,而是王漢朝。
  不過,王蠢并不遺憾,因為,他即將面對吳雄,能夠觀看吳雄戰斗,還是有好處的。
  吳雄的對手是一個大和尚。
  大和尚穿著黃色的袈裟,脖子上戴著巨大的佛珠,肥頭大耳,五大三粗,一雙眼睛如同銅鈴一般,滿臉卷曲的絡腮胡,看起來有點像是達摩祖師,很有大師風范……
  ……
  王蠢并沒有觀看者大和尚的比賽,不過,他對這個大和尚卻有著深刻的印象,因為,昨天他看歐陽卿卿統計的資料顯示,這個少林寺的大和尚絕對是個高手中的高手,歐陽卿卿給出的評價非常高,甚至于高出了吳雄。
  除了歐陽卿卿的評價之外,王蠢對這個大和尚的印象主要是他是太陽山武林大會開幕之后趕到的,他和王漢朝是一起補上的名額。
  王漢朝補上名額是因為提供了一大筆的資金,而這個大和尚補上名額是因為少林寺本身在江湖上的地位。
  對于c市政府來說,參賽者的社會地位和級別越高,太陽山武林大會的影響力就會越大,自然不會把一些高手拒之門外,何況是少林寺這種名門大派。
  不得不說,因為c市政府的處理方式,太陽山武林大會的影響力已經遠遠超過了預期,甚至于,很多大門派為開始的敷衍而后悔,后悔沒有派出本門派的高手參賽……
  ……
  吳雄一臉陰晦的看著面前的大和尚,他沒有想到會抽上這個大和尚。
  吳雄是這次的主辦方,所以,他有一定的特權,譬如,這次臨時把參賽者分為兩個組比賽,也是他的主意。
  和王蠢一樣,吳雄也不想面對王漢朝那個變態。
  為了盡量避免與王漢朝在擂臺上交手,吳雄特意把自己與王漢朝分在兩個組里面,讓王蠢和王漢朝在一個組,只是,他遺漏了這個大和尚。
  沒有人比吳雄更了解這個大和尚,因為,他本身就是武林中人。
  其實,這個大和尚是個游方和尚,據說和少林寺有千絲萬縷的關系,不過,他自己并不按照少林寺的和尚排法號,而是自稱“覺明”,很多人猜測,覺明和尚不用少林寺的法號,可能是為了避免給少林寺惹上麻煩。
  覺明在江湖上可是大名鼎鼎,他是個花和尚,大魚大肉也不忌口,所以,養得肥頭大耳,滿面油光,如同一座肉山。
  當然,覺明出名并不是因為他能吃肉喝酒,最主要是他喜歡干踢館的事情。
  覺明一年也就回少林寺住個十天半月,絕大部分的時間都是在江湖上游歷,遇到開武館的,便以切磋為名去踢館,這些年來,一開始還聽到他有輸有贏,但在最近三五年,已經從未曾聽說過有敗績了。
  似乎,任何一個門派,都會有一些武癡,而武癡的生活也是形形色色,有的是關上門,在家里發瘋的修煉,過著近乎于苦行僧的生活,譬如神經病洪七就是這樣,每天對著錄像電視都能夠找到感覺;還有一種就是覺明這樣的武癡,他不為名不為利,就是為了踢館而踢館,提高自己的力量。
  一些靠開武館為生的武林人物,最頭疼覺明這樣人,因為,他乃是出家人,其身份就很難纏,而且,光著個大腦袋,還引人矚目,每到一個地方,必定引起轟動。
  不過,覺明這個人,純粹是為了切磋比武,并不是傳統意義的踢館揚威,所以,往往和他切磋的人,功夫也能夠突飛猛進,這使得他這個人充滿了爭議性,讓人恨來又讓人愛……
  ……
  這次,覺明本是回到了少林寺過年,但是,在少林寺聽到本門有人參加太陽山武林大會,立刻溜了出來,半夜下山,直奔c市,而且,打著少林寺的旗號,混到了名額。
  覺明那龐大的身軀站在擂臺上,仿佛一座雄偉的大山。
  與以往輕松不一樣的是,今天的覺明表情很嚴肅,嚴肅得曾經和他交過手的武林高手以為他改了習性,要知道,肥頭大耳的覺明可是個嘻嘻哈哈的和尚,除了踢館這個惡習之外,平時大碗喝酒,大塊吃肉,只要不踢館,還是很受歡迎的開心和尚。
  開心的和尚今天不開心,因為,他感覺到了面前這個年輕人身上有一股子邪氣,深入骨髓的邪氣。
  和尚雖然吃肉喝酒,但終究是修行的和尚,斬妖除魔也是和尚的責任,要不然,俗世也就不會供奉佛祖了。
  覺明那雙銅鈴大的眼珠子盯著吳雄,目光之中,厲芒閃爍,如同鋒利的刀鋒一般,仿佛要刺穿吳雄的五臟六腑。
  “施主,苦海無邊回頭是岸!”覺明突然雙手合十,朝吳雄宣了一聲佛號。
  “大師不必多言,動手吧!”吳雄心神一震,他知道,覺明已經察覺到了什么。
  “這光天化日,朗朗乾坤,施主卻是戾氣深重,印堂發黑,不如我們找個地方喝上一杯,為施主化解化解如何?”覺明聲音如同洪鐘一般。
  “大師,動手吧!”吳雄冷眼盯著覺明和尚。
  “施主,你就不怕生靈涂炭?”覺明放下合十的雙手,輕輕撫摸著胸口巨大的黑檀木佛珠。
  “我不下地獄誰下地獄!”吳雄雙手微微張開,身上的衣服無風自動。
  “要下地獄,也是和尚,而不是施主您。”
  “大師,我意已決,如果大師要喝酒,下了擂臺,我吳某人陪你喝個夠,一醉方休,不醉不歸!”吳雄意思很明確,如果覺明認輸下了擂臺,他愿意和覺明做朋友,請覺明喝酒。
  “和喝酒吃肉比起來,和尚更在意施主的身體。”覺明雖然是個酒肉和尚,但是,他的心志卻是如同鋼鐵一般堅硬,絲毫不動搖,目光反而更加凝結。
  覺明身上的袈裟也在上下舞動,仿佛有狂風在吹拂一般。
  擂臺之上,逼人的殺氣在空氣之中沸騰翻滾,仿佛看不見的颶風正在空中掃蕩,又仿佛隱形的驚濤駭浪。
  人們不知道兩人說話的意思,甚至于,很多人因為被兩人的氣勢所壓,耳朵失聰,聽不到兩人說什么。
  只有真正的高手才知道,兩人說話之際,就已經開始過招了。
  高手之間的戰斗,一言一行,舉手投足,都是生死一線。
  現在,吳雄和覺明兩人對持在擂臺上,可謂是千鈞一發,稍有不慎,便會面對對方瘋狂的攻擊。
  “施主,苦海無邊回頭是岸!阿彌陀佛!”
  所有知道覺明底細的人發現,今天的覺明才像個真正的和尚,無論是動作神情還是談吐,都是個得道高僧模樣。
  很快,一些真正的高手知道了原因,因為,原本就冰冷的空氣,越發變得刺骨,仿佛有一道冷氣席卷了整個體育館。
  高手們這才明白一向嘻嘻哈哈的覺明和尚變得嚴肅了,因為,那股子冷氣是吳雄散發出來的。
  與此同時,人們也感覺到了一股浩然之氣。
  毫無疑問,浩然之氣是覺明身上散發出來的。
  兩股氣息在空中沖撞,糾纏,殺伐,激蕩,仿佛兩條看不見的巨龍正在空中悍不畏死的戰斗一般。
  王蠢擠到擂臺下面,原本坐著的他已經緊握雙拳站拉起來,他身上的血液瘋狂奔涌,戰意如同熊熊的火焰一般在燃燒。
  莫名的,王蠢希望自己是覺明和尚,因為,直覺告訴他,他在異空間鍛煉出來的殺氣,足以摧毀吳雄的那股邪氣。
  “戰!”
  吳雄和覺明和尚好像約好了一般,赫然一聲暴喝,兩人身體同時前沖,雙掌對在了一起。
  “蓬!”
  一聲如同魚-雷般的悶響,擂臺上平地刮起一陣狂風,擂臺周圍的人被狂風吹在臉上,仿佛被刀割一般的感覺……
  ……
  突然,人們感覺有點不對勁,因為,吳雄和覺明和尚雙掌擊在一起之后,便沒有分開,兩人如同雕塑一般屹立在擂臺之上,一動不動。
  吳雄嘴角,浮現一絲詭異的笑容。
  而覺明和尚則是一臉驚怒的盯著吳雄,一雙眼睛充滿了血絲,仿佛有一團火焰在眼睛之中燃燒一般。
  覺明和尚感覺到,一絲冰涼刺破了他的掌心,一股邪氣沿著他的血脈侵入到了他的身體,一路摧枯拉朽,勢如破竹……
  ……
  時間好像停止了。
  空間好像凝固了。
  沒有人們想象的激烈戰斗,也沒有人們想象的血腥畫面,兩人只是一個擊掌,便屹立在擂臺上不動了。
  覺明和尚張了張嘴,他想說話,但是,他感覺自己的嘴唇仿佛千斤之重,那一股邪氣沿著血脈侵入到了他的五臟六腑之中。
  “和尚,你不識趣,就怪不了我下手無情了!”吳雄冷笑道。
  “……施……施主……”覺明嘴角溢出了一絲鮮血,觸目驚心。
  “和尚,松手!”擂臺下面的王蠢知道不妙,猛然一聲暴喝。
  王蠢這一聲暴喝,仿佛晴天霹靂一般,如同天空千軍萬馬正在奔騰殺伐一般,兇猛的浩然之氣把吳雄那陰晦之氣一掃而空。
  “呼!”
  覺明和尚被王蠢的暴喝一震,身上的袈裟赫然張開,一股浩然之氣迸發而出,如同千千萬萬的利箭一般,把那無形的陰氣刺穿,與此同時,覺明和尚那肥胖的身軀猛然后退,原本膠著的雙掌分開。
  “咚咚咚咚……”
  覺明和尚連連后退,雙腳蹬在了擂臺上,發出一聲驚天動地的巨響,如同戰鼓在擂動一般。
  覺明和尚終于站穩了雙腳,一雙是抓著胸口巨大的黑檀木佛珠,嘴里念念有詞,立刻,原本發黑的臉膛上,恢復了紅潤。
  “阿彌陀佛,施主好手段!”
  覺明和尚宣著佛號,一步一步的向吳雄走過去,步伐堅定有力。r10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