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穿越者》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祖神不和(即將完本)(04-19)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抗擊打術(04-19)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智取神獸(04-19)     

最強穿越者454 君子不欺暗室

“我們什么時候開始?”歐陽媚媚的聲音輕微得聽不見。
  “現在就開始吧。”
  “哦……”
  突然之間,兩人陷入了一陣沉默之中。
  王蠢發現,如果歐陽媚媚脾氣大的時候,他沒有絲毫的心理壓力,反而會尖酸刻薄諷刺打擊,但是,現在的歐陽媚媚羞澀單純的摸樣,他卻無法下手了。
  “奶奶的,這小妖精玩什么花樣?會不會歐陽卿卿壓根就沒有出去?她會不會就睡在房間里面?”
  “你確定你姐姐出去了?”王蠢暗自琢磨著,磨磨蹭蹭不敢動手治療,他最擔心的是這小妖精故意設陷阱陷害他。
  “嗯……你不相信我?”
  “咳咳……”王蠢尷尬的笑了笑。
  “你等等,我幫姐打個電話……喂……姐,到了嗎?哦……聽說北方停冷的,你要注意身體,別凍壞了……嗯嗯……放心,我會照顧好自己的……啊……你說的是那些數據資料嗎?好的,我明天會給蠢哥的……嗯嗯……好了,你坐高鐵也累了,早點休息吧,嗯嗯,晚安!”
  歐陽媚媚似乎為了打消王蠢的疑慮,立刻撥通了歐陽卿卿的電話,而且是用免提。
  “真是出去了。”
  莫名的,王蠢心情一松,要知道,他每次在歐陽卿卿家里幫歐陽媚媚療傷的時候,總是有一種神經緊繃的感覺,生怕歐陽卿卿突然闖進來。
  “哼,你還不相信我。”歐陽卿卿白了王蠢一眼。
  “呵呵,沒……知道有點擔心,如果你姐知道……”
  “你猜我姐知道了會怎么樣?”歐陽卿卿突然問道。
  “……啊,不可能,這是不可能發生的事情。”王蠢一驚,他無法想象歐陽卿卿那傷心欲絕的樣子,要知道,歐陽卿卿對他是完全信任的。
  “我是說如果。”
  “如果……如果她知道了……我……我不知道……我想,恐怕會恨我吧,不過,我可以向她解釋,說是為你療傷。”
  “她會相信嗎?”歐陽媚媚微微一笑。
  “我什么不相信,你只要把傷疤給她看一下就知道了。”王蠢看著歐陽媚媚道。
  “……嗯,這倒是。”歐陽媚媚避開王蠢的目光,低頭輕輕道。
  “現在可以開始了嗎?”
  “可以。”歐陽媚媚的聲音就像嗡嗡的蚊子。
  “哦……”
  王蠢感覺自己就像誘騙未成年少女一般,一雙手總感覺沒地方擱。
  “我把電視關了。”歐陽媚媚輕輕道。
  “嗯嗯。”
  王蠢頓時連連點頭,這電視的燈光雖然不亮,但是,客廳就這么大,再不亮,還是有很強烈的光線。
  “啪”
  歐陽媚媚起身關了電視機后,借助著窗外射進來的依稀光芒,摸索到了王蠢的身邊坐下。
  “要不要脫衣?”電視關了之后,有了黑暗的掩護,王蠢頓時感覺好多了,膽子也大了,當歐陽媚媚摸索到他身上的時候,順勢一拉,就把歐陽媚媚拉到了懷里。
  “隨你……”歐陽媚媚掙扎著坐起來,“還是不脫了……我……我把里面的衣服脫了……”
  “好吧。”
  王蠢心臟砰砰直跳的看著歐陽媚媚背轉雙手,挺起胸脯解掉里面的衣服,那婀娜的身子在依稀的亮光之下露出一個令人血脈賁張的剪影,王蠢控制著自己攬住歐陽媚媚小蠻腰的沖動。
  此時,王蠢可謂是熱血沸騰,這一次,和每一次感覺都不一樣,因為,今天歐陽卿卿遠在數千公里之外,王蠢沒有了那種危機感,當然,最重要的是,歐陽媚媚就像換了一個人一樣,安靜而羞澀,這正是王蠢喜歡的類型。
  當然,王蠢并不只是喜歡安靜羞澀的女孩子,他也喜歡活潑充滿活力的女生,總得來說,看臉。
  “好了……”
  “嗯。”
  王蠢端起那杯牛奶一飲而盡,他正在努力的控制著自己的情緒,他不希望自己迷失在溫柔鄉里,他希望自己保持清醒的頭腦為歐陽媚媚療傷,而且,僅僅只是療傷,不應該有其它的旖念。
  王蠢也沒有忘記,面前女孩子可不是表面看起的安靜羞澀,她可是個不折不扣的小太妹,什么事情都干得出來。
  當然,最關鍵還是因為歐陽媚媚是歐陽卿卿的親妹妹,王蠢覺得,如果對歐陽媚媚做了不應該做的事情,那可就真是禽獸不如了。
  如果不做呢?
  那豈不是不如禽獸?
  不,不,君子不欺暗室!
  ……
  一通胡思亂想之后,王蠢總算是把腦瓜子里面那股子瘋狂**給熄滅了,然后,催動靈氣,守住靈臺,讓整個人處于一種超然的狀態之中。
  當王蠢的一雙手放在那對溫潤柔軟上面的時候,已經心若止水。
  靈氣輕輕的催動之間,歐陽媚媚發出舒適的呻呤,王蠢的一雙手,就像有魔力一般,讓她欲罷不能。
  王蠢做夢都不會想到,歐陽媚媚的傷疤早就好了,她繼續找王蠢療傷,只是為了接近王蠢。
  歐陽媚媚喜歡和王蠢在一起的感覺,這種感覺難以言喻,不僅僅是有安全感,還有一種依賴,一種眷念,一種對異性的渴望。
  歐陽媚媚快要滿十七歲了,正是情竇初開之時,王蠢所表現出來的強大力量,讓她迷失其中不能自拔,而王蠢對她的諷刺和打擊,卻讓她產生了逆反心理。
  當然,歐陽媚媚也知道王蠢和姐姐歐陽卿卿曖昧不清,但是,她無法控制想要見王蠢的**,如果她說傷疤已經治療好了,那么也就意味著,以后,她再也沒有合適的理由接近王蠢了。
  這一次歐陽卿卿出差,對于歐陽媚媚來說,乃是一個千載難逢的機會。
  無論是小樹林還是保安宿舍,都讓歐陽媚媚提心吊膽,在自己家里,感覺要好得多。
  當然,歐陽媚媚正在實施一個計劃,而這計劃,恰好需要歐陽卿卿出差才能夠成功。
  王蠢壓根就沒有想過歐陽媚媚有什么陰謀詭計,而且,他認為自己一個大男人,也沒有什么東西值得別人覬覦的,自然也不會絞盡腦汁的推敲歐陽媚媚所思所想。
  王蠢的智商很高,但是,和歐陽卿卿歐陽媚媚兩姐妹比起來,絕對不是差一點,要知道,歐陽卿卿,可是頂尖級的學霸,別說是在柳大,哪怕是在整個數學界,也絕對是排的上號的人,要不然,也不會年紀輕輕就受到研究所的邀請。
  這里值得一體的是,歐陽卿卿在柳大教書,主要是因為歐陽媚媚而犧牲了在大都市的工作機會,要不然,以她的能力,國內一些研究機構可以任憑她算。
  歐陽卿卿的高智商自是不用說了,而歐陽媚媚,千萬不要小覷,她雖然是個小太妹,但是,在學校里面,成績一直是名列前茅,她在讀書上面,所花的時間不到十分之一,也要比別人的成績好。
  也正是因為歐陽媚媚的成績好,歐陽卿卿這才敢讓她暫時休學,明年直接讀高三高考……
  ……
  王蠢靜下來為歐陽媚媚治療,而歐陽媚媚居然躺在王蠢的雙腿之上睡著了。
  這一次機會難得,王蠢足足治療了一個小時,而此時,歐陽媚媚正發出輕微的鼾聲。
  停止了修煉之后的王蠢立刻感受到了手中溫香軟玉的誘惑力,腦瓜子里面開始天人交戰。
  終于,王蠢覺得反正閑著也是閑著,輕輕的感受著少女那驚人的彈力。
  歐陽媚媚突然動彈了一下,王蠢嚇得連忙不動了,因為,他感覺到歐陽媚媚的鼻息發生了變化。
  很顯然,歐陽媚媚醒來了,而且,她感受到了他的褻瀆。
  此時,王蠢想死的心都有,說好的君子不欺暗室呢?!
  黑暗之中,兩人都沒有動,陷入了一陣漫長的沉默之中。
  “蠢哥。”
  “嗯……啊……已經治療完了,我剛準備抽出來……”王蠢一個激靈,生怕歐陽媚媚發飆,連忙辯護,說話之間,雙手往外面抽。
  “別動!”歐陽媚媚按住了王蠢的手,“幫我仔細摸一下,是不是好些了?”
  “哦……”
  王蠢不敢用力捏,只是輕輕的摸了一下,他有一種心驚肉跳在刀尖上跳舞的感覺。
  “怎么樣?”
  “好多了。”
  “嗯,仔細檢查檢查,難得有這樣的機會。”歐陽媚媚的聲音微不可聞。
  “好……”
  “蠢哥,我想和你說個話。”
  “說吧。”
  “你低下頭。”
  “嗯……是……唔……唔……”
  王蠢剛低下頭,歐陽媚媚伸出一雙玉臂,摟抱住了王蠢的頸項,溫暖的嘴唇覆蓋在了王蠢嘴上,溫香軟玉已經侵入了王蠢的嘴中,立刻,兩人的交織在了一起。
  王蠢的大腦仿佛缺氧一般,一下陷入了空白之中,而此時,他還有一只手在歐陽媚媚挺拔的胸口肆無忌憚的揉捏著。
  兩人在狹窄的沙發上翻滾著,擁抱著,親吻著……
  ……
  “啊……不行,不行……晚了,我要走了……”
  迷糊之中,王蠢看到窗外射進的依稀光芒映射著凹凸起伏的雪白嬌軀,仿佛有一道閃電在腦海之中掠過,頓時一驚,猛然松開歐陽媚媚,一陣風的沖了出去。
  “呯!”
  門關上了。
  “姐姐,是你不要的,你們已經沒有可能了,可別怪妹妹搶你的男人。”黑暗之中,歐陽媚媚抿嘴直笑,現在,王蠢正一步一步的進入她精心編制的陷阱。
  在歐陽媚媚看來,她與王蠢之間唯一的障礙就是姐姐歐陽卿卿,只要讓歐陽卿卿接受了現實,那么,王蠢那個好色之徒,還不是手到擒來……
  ……
  “君子不欺暗室!”
  “君子不欺暗室!”
  “君子不欺暗室!”
  “禽獸不如!”
  “不如禽獸!”
  “禽獸不如,不如禽獸!
  失魂落魄的王蠢一路喃喃自語的回到了保安宿舍,自己在自己臉上抽了幾耳光之后,這才從那原始的**之中清醒過來。
  還好,在那千鈞一發之際自己清醒了過來,要不然,可就真是釀成了大禍。
  “酒是穿腸的毒藥,色是刮骨的鋼刀!”就在王蠢剛躺在床上的時候,突然,腦海里面響起了秦始皇拿厚重的聲音。
  “啊……是你搞的鬼?”王蠢赫然坐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