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穿越者》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祖神不和(即將完本)(04-18)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抗擊打術(04-18)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智取神獸(04-18)     

最強穿越者450 被摧毀的狼人部落

“啊……被氣得吐血,不會吧!”
  “我的傷勢太重,撐不住了……”女魔頭剛才一下軟在了地上,大口大口的呼吸著。
  “還是我背著你吧。”
  王蠢也不管女魔頭反抗,蹲下身子,一下就把她背在了背上。
  “謝謝。”女魔頭此時極度虛弱,已經顧不得羞恥了,趴在王蠢的背上。
  “不用,只希望你以后少殺野蠻人就是了。”王蠢已經來了二十天,不想耽誤時間,也沒有心思褻瀆女魔頭,加快腳步,朝狼人部落的方向走去。
  “我姓李,名珂珂。”
  “珂珂,不錯,好名字。我姓王,王爺的王;蠢,蠢貨的蠢。”
  “王蠢……好奇怪的名字……”
  “呵呵,我長得太帥了,我媽怕不好養,就起了這么個名字,還有大智如愚的意思。”信口開河是王蠢的強項。
  “這樣啊……”李珂珂自然也不當真。
  “嗯,就是這樣,我覺得挺好的,中國雖然有千千萬萬姓王的人,但絕對不會有人和我重名。”王蠢得意洋洋道。
  “的確……對了,王蠢,我認同你的觀點,天主教讓我屠殺野蠻人,是為了凸顯圣騎士的偉大,但是,我不明白,讓野蠻人信仰天主教,有很多很多方式,為什么要選擇這種播下仇恨的極端方式?”
  “這個很簡單啊,殺人總比做好事容易!再說,世仇嘛,世世代代的仇恨,就像以色列和巴勒斯坦一樣,幾年前就種下了仇恨,這種仇恨,會讓雙方的信仰更加堅定,當然,這只是其次,請問,如果不用這種方式來凸顯天主教的偉光正,你還有什么辦法在極短的時間內讓野蠻人相信天主教?”
  “這……可以潛移默化,就像你一樣,慢慢教化野蠻人,為野蠻人做一點事情……”
  “哈哈哈……說得容易,別說讓你教化野蠻人,就是讓你與野蠻人多接觸接觸你都非常排斥,你會做教化的事情嗎?還有,教化可不是你想象的那么容易,你要傳授野蠻人知識,而這個傳授過程,可是極為繁瑣的,因為,野蠻人智力未開,根本就不懂人類的現代科技,你得有足夠的耐心,當然,這還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你還要花費大量的精力去學習古地球的一些技能,譬如紡織技術,呵呵,那玩意兒在地球上雖然淘汰了,但是,在這里卻是大有好處,我身上穿的短褲,就是處之野蠻人之手……”
  “原來如此……”
  “就是這樣,如果你想傳播文明的火種,你就得自己掌握很多很多知識,紡織技術只是微不足道的一個小技巧,還有語言文字,冶金,兵器弓箭的制造,還要告訴他們如何馴服家禽野獸,開荒種植等等。”
  “好復雜。”
  “這本身就是一個繁復浩大的工程,我每次返回地球,就要做大量的準備工作,只從幫助野蠻人之后,我才體會到什么才叫書到用時方恨少啊!”王蠢深有感觸道。
  “我能夠理解,我在這里雖然呆了十年之久,但是,我從未曾和他們交流過,我……我討厭他們……”
  “一開始,我也討厭他們,茹毛飲血,臟兮兮的,誰不討厭啊,不過,當你和他們真正的接觸之后,你會發現,他們其實很好,很淳樸,也很聰明,他們其實和我們一樣,也是高級智慧動物——人類!”
  “我錯過了十年的時間。”李珂珂黯然神傷。
  “還來得及!現在野蠻人的智力還未完全開發,如果你從現在開始做,就可以化解野蠻人與狼人之間的仇恨,只要做到了這一點,那么,天主教在這里的影響力會越來越小,逐漸會被我們大黑暗教取代。”王蠢嘿嘿奸笑道。
  “放心,我會好好表現的,我要讓他們后悔!”李珂珂牙齒發出一陣令人心悸的摩擦聲音。
  “你抱緊,我時間有點緊迫,我要加快速度了。”
  “嗯。”
  王蠢開始發足狂奔。
  因為當時王蠢逃走的時候,就是往刀刃峰的方向,而這個方向,正好要經過李珂珂的大本營,所以,此時離狼人的聚居地已經不遠了。
  樹林之中雜草叢生,荊棘密布,王蠢為了避免一絲不掛的李珂珂被刮傷,也就顧不得隱藏實力了,催動靈氣于四肢百骸之中,身體變得輕盈敏捷,在傾情狂奔之下,兩條腿真個是腳不沾地,如同一陣狂風在森林里面刮過。
  半個小時之后,兩人就到了狼人聚居地附近。
  氣氛不對!
  王蠢放慢了腳步。
  還沒有完全靠近狼人和野蠻人的聚居地,王蠢就察覺到了空氣中濃烈的血腥味,而且,沿途開始看到倒斃的狼人尸體。
  “難道野蠻人攻打過來了?”王蠢借助著灌木的潛伏,一點點的靠近狼人的營地,他的每一步都是如履薄冰,因為,他察覺到了危險的氣息。
  “不會,你剛才前后加起來奔跑了一百多公里,我們離開的時候,石頭城的野蠻人還在和狼人拉鋸戰,野蠻人因為那圣騎士的插手后雖然士氣高漲,但是,要想短時間獲得勝利也不容易,想殺到這里來,根本就不可能,除非……”
  “除非怎么樣?”
  “除非是那圣騎士以為我逃回了這里,所以追過來斬草除根,結果我們在那湖泊邊耽誤了,恰好避開了他的追殺。”
  “嗯,有道理。”王蠢暗佩服李珂珂縝密的思維:“我們現在怎么辦?”
  “我……我想看看他們……”李珂珂咬著嘴唇。
  “看誰?”
  “狼人。”
  “……還是算了吧。”王蠢嘆息了一聲,他聽出來,李珂珂與狼人建立了一定的感情,看來,這個看起來冷酷無情的女人,還是有一點點人性,并不是他想的那么不堪。
  王蠢否決李珂珂的想法,因為,此時深入到狼人大本營沒有任何意義,反而徒增煩勞。一直以來,王蠢都不是一個喜歡冒險的人,在他的血管里面,缺少熱血,如果沒有必要的情況下,他是不會輕易涉險,像現在這種與自己沒多大切身利益的情況之下,更是萬萬不會冒險。
  可以想象到,此時此刻的狼人營地必定是尸積如山血流成河,李珂珂進去了,反而傷心,也起不的了任何作用,萬一點子低碰上了圣騎士,那可就真是倒了八輩子霉。
  “嗯。”
  李珂珂一陣漫長的沉默之后,輕輕的點了一下頭。
  王蠢感覺到,他的背上,低落幾滴滾燙的淚水。
  決定之后,王蠢開始沿著狼人營地的邊緣地帶離開,沿途,到處都是倒斃的狼人尸體,慘不忍睹,王蠢背上的李珂珂則是輕微的顫抖著,努力的控制著自己的情緒。
  王蠢發現,狼人身上致命的傷口都是劍上,簡潔且致命,所有的傷痕都是在胸口。
  從傷口的寬度已經可以肯定,這些狼人都是被那圣騎士所殺。
  石頭城一役和狼人營地大屠殺,可以說是讓狼人與野蠻人之間的仇恨越來越深,可謂是舊恨未了又添新仇。
  突然之間,王蠢有一種神智錯亂的感覺,在以前,王蠢一直仇恨狼人,而當他知道了內幕之后,發現,狼人也是一群可憐蟲。
  不知道地球上的狼人是不是這種情況?
  莫名的,王蠢想到了那棟別墅里面居住的狼人。
  吸血鬼呢?
  吸血鬼是否和狼人一樣的命運?
  很可能,吸血鬼和狼人,都是為宗教信仰服務的犧牲品,對于地球的任何一種宗教來說,都需要一個對立面來鞏固自己的地位,譬如,茅山道士就需要捉鬼降妖,要不然,怎么能夠體現他們存在的價值?
  至于佛教里面,也有很多斬妖除魔的段子,眾多的佛經里面,顯靈的傳說更是數不勝數,就包括四大名著里面的《西游記》,就有很多妖魔鬼怪橫行俗世的時候惹得神仙下凡的故事……
  ……
  能不能夠把狼人,吸血鬼和人類之間的矛盾化解?
  異想天開的王蠢立刻就掐滅了這個幼稚的想法。
  地球可不是這單純的異空間,地球的人類歷史可以考證的記載都超過了五千年,各種各樣的宗教信仰已經是根深蒂固,哪怕是他說了,也沒有人會相信,而且,無論是吸血鬼還是狼人,或者是人類的宗教,都已經擁有了各自的利益,沒有人會愿意放棄自己的利益,何況,那些利益本身就是盤根錯節,幾乎牽扯到了地球上所有的人類。
  事實上,地球的生環境,已經形成了一個生態平衡,在小小的地球上,修真者,狼人,吸血鬼和各個宗教組織,都已經完成了最初搶占地盤的原始積累,哪怕是臭名昭著的狼人和吸血鬼,也有著為數不少的擁躉。
  當然,誰都想在地球上占有更多的資源,也正是這個原因,俗世的戰爭一直都沒有停止過,在每一場戰爭的背后,都有宗教的影子,甚至于,在伊斯蘭教里面,生孩子,也成了一種武器,正是因為巴勒斯坦強大的生育能力,使得在以色列炮火之下生存的他們,依然越來越壯大的原因也就是掌握了生育這門利器……
  ……
  當然人類文明計劃到一定程度的時候,誰想消滅誰都已經不容易了,最多,也就是擠壓別人的生存空間,讓自己處于主導地位。
  “啊……不要去那里!”就在王蠢神游萬里的時候,突然,背后的李珂珂緊張的抓住了他的肩膀。
  “怎么啦?”
  “那邊太危險了。”
  “啊……哦……沒事。”王蠢抬頭一看,他不知不覺,居然跑到了野蠻矮人的地盤,那艘巨大的宇宙飛船已經依稀可見了,龐大的輪廓在天際給人一種窒息的壓迫力。
  “不行,那地方是這顆星球上最危險的地方……”
  “沒事,那地方的野蠻矮人我認識。”
  “啊……你認識?”李珂珂一臉驚訝。
  “是的……咦,要不這樣,我把你放在這里養傷,我先回到地球去,哎,可惜,你的身體體質與我格格不入,估計是教廷的修煉之法,你無法完全吸收我的靈氣療傷,要不然,我幫你療傷,省得如同過街老鼠一般……”
  “你確定他們不會傷害我?”李珂珂似乎感覺到王蠢歸心似箭,雖然不愿意留在這里,但是,也不想強求王蠢把她送到狼人部落。
  “肯定,既然你說這里是這顆星球最危險的地方,那么,對于你來說,也是最安全的地方,嘿嘿,那艘宇宙飛船可厲害了,我讓他們給你在里面弄一個房間,住在里面,我保證,比住在狼人部落還安全,哪怕是圣騎士來了,也要吃不了兜著走。”
  王蠢嘿嘿奸笑,腦袋里面想象著圣騎士找到這里來,然后被智能宇宙飛船射成篩子一般。
  “既然你肯定,那行,只要我恢復了體力,就不懼那圣騎士了。”李珂珂聲音之中,充滿了無盡的怨毒之色,顯然,她對被教廷出賣一直耿耿于懷。
  “咿咿呀呀……”
  就在王蠢和李珂珂閑聊之際,突然,遠處兩個野蠻人小家伙高興的奔跑了過來,老遠就沖王蠢手舞足蹈開心的大笑,在他們的后面,有一個腰像水桶的野蠻人婦女也跑了過來,胸前兩坨上下跳動,看得王蠢一陣頭昏腦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