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穿越者》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祖神不和(即將完本)(04-18)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抗擊打術(04-18)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智取神獸(04-18)     

最強穿越者435 鉆木取火

王蠢發現,與刀刃峰的野蠻人比起來,其他地方野蠻人智力明顯低了很多,溝通讓他想死的心都有。
  為了和野蠻人一家三口溝通,王蠢就像一個小丑般手舞足蹈的比劃了半天,也無法說服那野蠻人媽媽,她自始至終都和王蠢保持著一個安全的距離。
  焦頭爛額的王蠢也沒有了辦法,也顧不得那么多了,不管兩個小野蠻人的阻攔,大步向既定的方向走去。
  不過,接下來的意外讓王蠢忍不住哈哈大笑。
  兩個小野蠻人見王蠢要走,便不停的跑前跑后,試圖攔住王蠢,但是,他們根本沒有辦法攔住王蠢堅定的腳步,結果是,兩個小野蠻人隨著王蠢的步伐向前走,而那野蠻人母親,也遠遠的輟在后面。
  因為上述的原因,最終的結果就是,兩個小野蠻人跟在了王蠢的身邊,而那野蠻人母親也遠遠的輟在后面,一行四人以這種詭異的方式一起上路了。
  或許是時間讓野蠻人母親放松了戒備之心,一個多小時之后,她與王蠢的距離已經越來越近了,而其中一個小野蠻人居然和媽媽同行……
  ……
  天黑!
  天真的黑了!
  當王蠢看著日落西山的時候,整個人都呆了,一直以來,他都認為異空間的光明一側只有白晝,卻沒有想到,隨著遠離刀刃峰深入到了原始森林之后,白晝與黑夜居然出現了交替。
  瑰麗的晚霞讓王蠢陶醉不已,這是他來到異空間之后第一次看到落日晚霞。
  對于王蠢這個習慣了晚上睡覺的地球人來說,晝夜的交替更像是一種生活。
  “咿咿呀呀……”
  就在王蠢放慢腳步欣賞天空壯麗晚霞的時候,突然,背后的野蠻人母親發出焦急的聲音,王蠢回頭一看,只見野蠻人指點著天際,露出驚慌的神色。
  “有問題嗎?”王蠢回頭看著野蠻人母親,一臉疑惑之色。
  “咿咿呀呀……”
  讓王蠢郁悶的是,這野蠻人母親并不是來之于刀刃峰的野蠻人,壓根就沒辦法交流,甚至于,她的肢體語言,王蠢也沒法理解。
  在異空間的野蠻人是沒有語言的,他們只有簡單的肢體語言來溝通,但是,哪怕是這種最簡單的肢體語言,也會因為部落和地域的不一樣而產生千差萬別的變化。
  沒法交流!
  王蠢搖了搖頭,只能繼續上,不過,他很快就明白了野蠻人母親剛才要表達的意思,因為,他發現,野蠻人母親已經找了一根樹干握在手中,就連兩個小野蠻人手中,也撿起了石塊,一臉警惕的四川觀望。
  毫無疑問,黑夜降臨的原始森林將會是步步殺機!
  王蠢明白了之后,思索了片刻,便決定停下腳步,等天亮了之后再啟程,反正他也不急。
  事實上,王蠢每一次來到異空間除了歷練之外,并沒有什么具體的目的,他隨時都可以返回地球,這是他與那女魔頭本質上的區別。
  相對與執行任務的女魔頭來說,王蠢更灑脫更自由,沒有什么能夠約束到他的行動。
  王蠢找了一塊開闊的地方作為營地,在營地不遠處,有一條涓涓流水的小溪。有了上次的經驗之后,王蠢可不敢在水潭湖泊邊休息了,像這種小溪就安全得多,至少,這清澈見底的小溪不可能生活那種極度危險的大型水下生物。
  就在王蠢用黑色短劍看樹枝的時候,兩個小野蠻人和野蠻人母親似乎知道王蠢要安營扎寨,也幫著在周圍收集枯枝。
  人多力量大,加上王蠢手中的黑色短劍鋒利,很快,就收集了足夠一晚上使用的柴火。
  這是王蠢第一次正兒八經的使用黑色短劍,雖然只是砍柴,但是,王蠢卻是見識到了它的鋒利,砍起柴來更是得心應手。
  手臂粗了的樹枝在黑色短劍之下,如同豆腐一般,鋒利異常,這讓王蠢忍不住幻想著提起短劍在戰場上縱橫的沖動。想到被龍馬黑云帶走的整套裝備,王蠢的心都在滴血。
  如果那個被野蠻人歷史記載,被尊為“兵器之祖”的鐵人知道自己嘔心瀝血為王蠢打造的武器居然用來砍柴,不知道會做何想?
  當遠處最后一抹晚霞消失的時候,王蠢的篝火已經燃燒了起來。對于王蠢這個修真者來說,要點燃篝火并不是一件難事。
  當然,王蠢還是入鄉隨俗,并沒有使用靈氣之類的辦法,而是采取了最原始的鉆木取火的方式。
  王蠢這么做并不真是為了入鄉隨俗,而是向兩個小野蠻人傳播火種。
  在王蠢的悉心教導之下,兩根小野蠻人很快就掌握了鉆木取火的技巧,兩個小家伙興奮得跳來跳去,不停的收集枯枝,在篝火堆旁邊從新鉆木取火,在花了足足一個半小時的時間后,兩個小家伙終于點燃了火焰,高興得手舞足蹈,嘴里咿咿呀呀的叫個不停……
  ……
  或許是兩個小家伙活躍了氣氛,也或許是野蠻人母親完全消除了對王蠢的戒心,她居然坐在了篝火邊,當然,她與王蠢還是隔離著火堆。
  夜色越來越濃,漆黑的森林里面開始出現一些令人頭皮發冷的咆哮聲,或者是令人心悸的破空聲,周圍的樹葉之中,更是窸窸窣窣,好像隱藏著無數稀奇古怪的猛獸一般。
  野蠻人母親和兩個小野蠻人緊緊依偎在一起,兩個小野蠻人不停的看著周圍的黑暗,目光之中,露出一種難以言喻的恐懼,而野蠻人母親,則是警惕的看著周圍。
  毫無疑問,野蠻人是不喜歡黑暗的。
  因為三個野蠻人緊張的情緒讓王蠢也受到了感染,開始聆聽著黑暗之中的聲音。
  不聆聽還好,一聆聽之后,王蠢突然發現,這森林里面的動物好像突然都復活了一般,與刀刃峰的黑暗世界極為相似,當然,因為森林更加黑暗,就連星光也無法射入,越發顯得陰森恐怖。
  “奶奶的,難不成我還怕了你們不成!”
  王蠢越想越是忐忑不安,心一橫,做了一個火把,提著黑色短劍在周圍樹林里面砍了一大捆藤蔓回來。
  為了適應在這異空間的生活,王蠢可是惡補了野外生存的知識,做一個簡單的陷阱對于他一個修真者來說,乃是小菜一碟,很快,就用鋒利的黑色短劍制作了一個捕捉野獸的獸套。
  野蠻人母親和兩個小家伙好奇的看著王蠢忙碌,他們不知道王蠢在干什么,但是,兩個小家伙已經不害怕王蠢了,掙脫了母親的懷抱后,跑到王蠢的身邊觀看王蠢制作獸套。
  把獸套布置在附近之后,王蠢開始守株待兔,坐等獵物送上門來。
  如果是白天,這種獸套效率并不高,因為,這森林之中的野獸,似乎都喜歡在晚上活動。
  一個小時過去了。
  兩個小時過去了。
  森林里面越來越熱鬧,不時會響起慘叫的聲音,而那茂盛的樹葉之間,更是不停的發出噼里啪啦的沖撞聲音,仿佛千軍萬馬正在樹枝里面穿梭一般,給人一種驚心動魄的感覺。
  兩個小家伙眼巴巴的看著王蠢,不時看一眼黑暗盡頭的獸套,他不明白王蠢做那玩意兒的意義。
  王蠢有點郁悶,他本以為只要一會兒便可以捕獲獵物,然后開膛破肚,再大塊剁肴,但是,森林之中那成千上萬的猛獸好像都不上當。
  終于,漫長的時間讓環境出現了轉機。
  開始有猛獸接近篝火堆。
  在這漆黑的森林之中,燃燒的篝火堆顯得極為扎眼。
  黑暗之中,一頭體型碩大,長著一副獠牙的猛獸靠近了篝火,在周圍徘徊,一副猶豫不決的樣子。
  和地球的猛獸一樣,這異空間的猛獸也怕火,似乎,怕火是所有野獸的天性,無論是地球還是這異空間。
  火光讓野獸畏懼,但是,也讓王蠢他們成為了這一片森林的焦點,很多猛獸會因為好奇而源源不斷的過來一探究竟,當然,敢于一探究竟的猛獸,都是有幾把刷子的。
  越來越多的猛獸聚集在篝火堆的周圍,不時會傳來猛獸們自相殘殺的聲音,有兩頭猛獸狹路相逢打了起來,在樹林里面驚天動地的,不斷把樹木撞斷,斗得酣的時候,居然滾出樹林,差點一頭扎到了篝火堆,萬幸熊熊燃燒的火焰讓它們知難而退。
  王蠢有點郁悶,不計其數的猛獸在周圍云集,但是,他的獸套居然沒有套住一頭野獸。
  王蠢覺得很沒有面子,他想讓兩個小野蠻人崇拜他,因為,他教會兩個小家伙鉆木取火的時候,兩個小家伙看向他的目光已經有了崇拜之色,如果他能夠坐在這里一邊烤火就能夠抓到獵物,兩個小家伙肯定會越發崇拜,或許,那對他一直心懷警惕的野蠻人母親也會改變態度而崇拜他……
  ……
  “吱吱……”
  就在王蠢郁悶的時候,突然,藤蔓制作的獸套-動了,然后,發出一陣野獸掙扎的聲音。
  “哈哈哈哈,終于上鉤了!”
  王蠢大喜,提起黑色短劍,一個箭步朝獸套沖過去,只見獸套套住了一頭和山羊一般大小的食肉動物,它正在驚慌失措的掙扎,但是,堅韌的藤蔓死死的纏住了它。
  為什么說是食肉動物呢?因為,這頭動物長相極為兇猛,一雙兇殘的眼睛,還有充滿爆發力的攻擊性體型,稍微有點常識的人都知道,這家伙絕對不是吃草長大的。
  “去死吧!”
  此時王蠢為了在兩個小家伙面前表現一番,猛然吐氣開聲,但為了安全起見,加上不了解那頭猛獸的底細,他并沒有靠近猛獸,而是催動靈氣用飛劍殺猛獸,王蠢雖然還不能御劍飛行,不過,用拋長矛的方式捕殺獵物還是輕輕松松的。
  黑色短劍插入了那頭猛獸的脖子,猛獸慘叫掙扎了幾下,便轟然倒塌在地上。
  猛獸那撕心裂肺的慘叫聲嚇壞了周圍的猛獸,突然之間,森林變得安靜了,空氣之中,彌漫著一股濃烈的血腥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