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穿越者》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祖神不和(即將完本)(04-18)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抗擊打術(04-18)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智取神獸(04-18)     

最強穿越者431 公平的聊天

“呯!”
  就在王蠢思忖之間,女魔頭又開槍了,隨著槍聲響起,“啊!”的一聲慘叫,緊接著,就是一陣撕心裂肺的哭泣聲音,王蠢循聲看去,只見不遠處,一個野蠻人倒斃在血泊,一群孩子和一個女性野蠻人正趴在尸體上哭號著。
  女魔頭看都沒有看一眼,朝前面大步走去。
  “咿咿呀呀……”
  突然,兩個野蠻人孩子張牙舞爪的朝女魔頭撲了過來,發出歇斯底里的咆哮聲。
  “咔嚓!”
  女魔頭調轉槍口。
  “你瘋了!”
  王蠢終于忍不住了,把手中的黑色短劍貫入地下,猛然撲過去,膝蓋狠狠的頂在女魔頭的小腹上,一把奪過女魔頭的狙擊步槍,而與此同時,兩個狼人撲向了兩個小孩。
  “呯呯!”兩聲槍響,兩個狼人倒在了血泊中掙扎,兩個野蠻人小孩的母親也奔跑了過來,抱住了兩個孩子,一臉驚恐的看著王蠢和地上的女魔頭。
  王蠢的速度極快,射殺兩個狼人之后,立刻,黑洞洞的槍口對準了一臉呆滯還沒有反應過來的女魔頭。
  “你是誰?”
  “快走!”王蠢沒有理女魔頭,而是用動作示意野蠻人母親帶走孩子離開,因為王蠢在刀刃峰和野蠻人相處了很長的時間,懂得野蠻人的肢體語言,那野蠻人母親明白之后,立刻帶著三個野蠻人孩子消失在了密林之中。
  “你到底是誰?”女魔頭并沒有因為槍口對準她而驚慌,緩緩站了起來,一雙深邃的目光死死的盯著王蠢。
  “走!”
  王蠢看了一眼周圍圍攏過來的狼人,“呯”的一聲朝天開了一槍,嚇得一群狼人紛紛后退之后,示意女魔頭往森林里面走,在離開之際,王蠢還沒有忘記拔起地上的黑色短劍。
  女魔頭深深看了一眼王蠢,沒有再說話,按照王蠢的指示,向森林里面走去。
  看著女魔頭那從容的表情,王蠢總感覺哪里不對勁,他唯一的辦法就是用槍口對著她,不讓她有絲毫反抗的機會。
  足足走了一個多小時,遠遠離開了狼人與野蠻人的聚居地之后,在路過一條小溪的時候,女魔頭突然停住了腳步。
  “好了,現在,我們可以好好的聊一下了。”女魔頭轉身盯著王蠢。
  “和你一個喪心病狂的女人有什么好聊的。”王蠢冷哼一聲,死死的抓著手中的狙擊步槍,絲毫不敢松懈。
  “是嗎!”女魔頭臉上浮現一絲詭異的微笑,然后,彎腰掀起褲腿,露出一支精致的小手槍。
  “別動!”王蠢怒叱道。
  “你難道不知道最后一顆子彈都被你浪費了嗎?”女魔頭自顧自的拔出小腿上的手槍握在手中,一臉看傻瓜似的表情看著王蠢。
  “啊……”王蠢一臉石化了,下意識的,他扳動了扳機,果然,狙擊步槍并沒有發射出子彈。
  “現在開始,你聽我的。”女魔頭一臉冷酷的笑容。
  “好吧。”王蠢一臉頹然的把狙擊步槍扔在地上,他做夢都沒有想到形勢會急轉直下,剛才他還是高高在上的勝利者,轉眼之間,他就成了階下囚。
  “把短劍也扔了。”
  “聽你的。”王蠢嘆息了一聲,把短劍也扔在地上,思考著要不要現在返回地球。
  “只要你老老實實,我保證不殺你!”
  “為什么?”王蠢正準備默念咒語返回地球,聽女魔頭這么一說,忍不住問道。
  “在這地方,遇上一個說人話的不容易。”
  “是啊是啊。”王蠢連連點頭,深以為然,暗中揣摩著女魔頭的心理想法,按照正常人的思維來看,她應該暫時不會殺他,畢竟,在這么個環境之下碰上一個地球人,任誰都會產生強烈的好奇心。
  “去,把身上洗干凈。”女魔頭那示意王蠢到溪流邊去。
  “可是……”
  “別懷疑我有沒有子彈,我的子彈足以把你殺死若干次!”女魔頭冷冷道。
  “我沒有在女人面前洗澡的習慣。”王蠢苦笑道。
  “我不介意。”
  “但我介意啊……”
  “我的槍也不介意。”
  “……好吧,你贏了。”王蠢哭喪著臉跑到小溪邊,開始洗刷身子,很快,身上的污泥都洗干凈了,露出了白皙的肌膚。
  其實,王蠢的肌膚談不上白凈,但是,和野蠻人比起來,他的肌膚就變得嬌嫩雪白了。
  “把樹葉都脫了,洗干凈,還有,把胡須也刮掉。”看著王蠢那近乎完美的雄壯挺拔的身軀,女魔頭眼睛一亮。
  “咳咳咳……我沒有刮胡刀。”
  “用你的劍刮。”
  “……好吧。”
  王蠢覺得反抗也沒有什么意義,干脆大大方方的脫掉身上,然后,就著溪水用那把黑色短劍刮掉了自己的胡須。
  就在王蠢一邊洗刷的時候,還沒有忘記觀察那女魔頭,他發現,那女魔頭看向他的身軀時候,臉上露出了一抹羞紅,這說明,她還是知道羞恥之心,并不是那種殘忍的冷血動物。
  忙碌了足足半個小時,王蠢總算是搞定了清潔工作,露出了原形。
  “還挺帥的嘛!”女魔頭嘖嘖稱贊道。
  “好說好說,你不也是挺漂亮的嗎!”王蠢拍了一擊馬屁。
  “我知道自己很漂亮,不用你告訴我。好了,現在,你可以告訴我你是怎么一回事了,當然,如果你不愿意說,我也不會強迫你。”女魔頭找了一塊石頭坐下,示意王蠢坐到對面。
  “這么好?”光著腚的坐在一個女人面前,王蠢有點坐立不安,渾身不自在,只能雙腿死死的夾住重要部位,避免走光。
  看著女魔頭在他身上上下巡視,王蠢只能心中哀嚎。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報應嗎?要知道,一直以來,都是王蠢看別人,像現在這種被一個女人上上下下看個遍的,還是破天荒第一次。
  “因為,我有很多事情不能告訴你,為了公平起見,我是不會強迫你說自己不愿意說的事情。”
  “嗯,很公平。”王蠢點了點頭。
  “我先問,你是如何來到這里的?我首先說我自己,我來到這里是執行秘密任務,所以,我不能告訴你是如何來到這里的,所以,你也可以不回答我。”
  “我是一個茅山道士,一次偶然的機會,通過和驅鬼獸-交換,來到了這里。”
  “你可以回去嗎?”
  “可以。”
  “隨時?”
  “是的。”王蠢剛說出口,立刻就后悔不迭。
  “也就是說,我的槍對你的威脅并不是很大,除非,我現在就殺死你。”女魔頭一雙清明的眼睛死死的盯著王蠢,那只握槍的手,微微抬起,槍口對準了王蠢。
  “你覺得這是公平的對話嗎?”王蠢苦笑。
  “世界上有絕對的公平嗎?”
  “沒有。”王蠢嘆息了一聲。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啊!
  “好吧,為了盡量做到公平,你現在后退二十米,然后,我把槍放在五米之外,你覺得怎么樣?”
  “好。”
  王蠢不禁暗自贊嘆這女魔頭反應能力。
  二十米的距離,讓王蠢突然偷襲她,她也有足夠的反應時間拿到五米之外的手槍,但是,這對于王蠢來說,卻也是一個安全的距離,因為,五米的時間,可以讓他默念咒語安全的回到地球。
  這個女魔的思維之縝密,簡直是無懈可擊。
  看來,她還真沒有殺死他的想法。
  果然,王蠢退到二十米開外之后,女魔頭主動把手槍放在了五米之外。
  “滿意了嗎?”女魔頭淡淡的問道。
  “你不怕我突然離開?”
  “如果你要離開,當初我們見面的時候你就離開了,很顯然,你對我也很好奇。”
  “是的……”王蠢再一次見識了女魔頭縝密的思維和揣摩心理的能力。
  “你來這里有什么目的?”女魔頭問道。
  “修行,鍛煉自己的意志力。”
  “你是中國人?”
  “是的。”
  “你會經常過來嗎?”
  “會,不過,通常是一天到幾天之間,而這里,是一年到數年之間。”
  “我知道。你是東方修真者?”
  “……是的。”王蠢遲疑了一下,還是老老實實的回答。
  “東方修真者是修內功靈氣,在這危機四伏的原始社會,似乎沒有多大的用處。”女魔頭皺眉盯著王蠢。
  “這里的靈氣充沛。”王蠢自然不能說是為了贏得太陽山武林大會的比賽,只能違心的說。
  “這倒是……對了,是你在幫野蠻人嗎?”
  “是的。”王蠢心臟一陣瘋狂的跳動。
  “我們以后還會在這里見面嗎?”讓王蠢奇怪的是,女魔頭似乎根本就不在乎他幫野蠻人,也沒有追究,立刻就問了下一個莫名其妙的問題。
  “我很樂意和一個美女在這種地方約會。”王蠢又發揚了他厚顏無恥的一面。
  “不,不,不是約會!我討厭寂寞,我只是想找個人在這蠻荒的世界陪我說話。”女魔頭冷哼了一聲。
  “咳咳……”王蠢尷尬的笑了笑。
  “我問你,會不會與我見面?我要答案!”女魔頭追問。
  “很難說……這里很大很大,我們不一定能夠碰上,而且,又沒有手機可以聯絡……要不這樣,你告訴我地球的手機號碼,你過來或者我過來的時候,大家通知一聲,然后,就可以約……就可以見面聊天了……”
  “不行,地球是地球,這里是這里,我們不要把這里的事情牽涉到地球上去,也不要把地球上的事情牽涉到這里,哪怕是我在地球遇上了你,我也會假裝不認識你。”
  “為什么?”
  “不為什么,這是我的秘密,我說過,我只是在執行一項任務,等任務完成之后,我再也不會出現在這里,我討厭狼人,討厭野蠻人,討厭這里的一切!”
  “你討厭狼人,為什么還要幫助狼人?”王蠢一愣。
  “這是秘密。”
  “……美女,你什么都是秘密,這聊天都沒法聊了啊!”王蠢哀嚎。
  “你不想說的也可以選擇不告訴我。”
  “你……好吧,美女,你能不能不要濫殺野蠻人?”
  “這是我的事情,不需要你教我怎么做人,而且,他們也不是人。”
  “既然如此,道不同不相為謀,我們的聊天就此結束吧!”王蠢冷哼一聲,站了起來,站起來之后,這才想起自己身無寸縷,襠部的家伙晃來晃去,極不雅觀,連忙又坐了下來,臉皮城墻厚的他,臉上也變得血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