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穿越者》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祖神不和(即將完本)(04-19)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抗擊打術(04-19)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智取神獸(04-19)     

最強穿越者430 來之于地球的女魔頭

在王蠢呆滯的目光之中,狼人的女神已經旁若無人的脫得一絲不掛,然后,換了一套看不出款式的白色長袍,里面依然什么都沒有穿,露出了雪白的脖子和光潔的小腿,令人遐想無限。
  當女神轉身的一瞬間,王蠢連忙假裝彎腰收拾山洞。此時王蠢不得不彎腰啊,因為,他已經出現了生理反應,如果不彎腰偽裝,可就要露出原形了。
  女神看了一眼忙碌的王蠢,臉上露出一絲欣賞之色。
  當她第一看看到王蠢的時候,就覺得這個野蠻人與其他的野蠻人不一樣,聰明伶俐,一下就明白了她的動作,使喚起來得心應手,這不,他居然知道收拾房間,這和那些遲鈍蠢笨的野蠻人比起來,簡直是不在一個位面。
  在這蠻荒的世界,要找一個心靈手巧的野蠻人當跟班,是多么的不容易啊!
  從此時開始,王蠢開始成為了一個苦逼的小跟班,他必須要時時刻刻都跟隨在女神的身邊,隨時聽候使喚。
  王蠢做夢都沒有想到,正是因為他點頭哈腰的態度,讓女神對他另眼相待,決定收在身邊當過小廝。
  最讓王蠢痛苦的是,女神居然完全無視他的存在,隔一段時間就會換衣服,脫得一絲不掛。
  毫無疑問,這是一個換衣狂!
  王蠢很快就給出了結論。
  女神換衣服的時候,對于王蠢來說無疑是一種精神上的折磨,他不得不忍受這種視覺上的誘惑。
  為了拒絕女神的“誘惑”,王蠢不得在女神換衣服的時候以心觀心,通過修煉來抵御女神的“色誘”。
  女神壓根就不知道身邊有一頭大色狼潛伏,她把王蠢當成了一頭什么都不懂的畜生,在她眼里,無論是狼人還是野蠻人,都是畜生一般的存在,而她,才是高貴的人類……
  ……
  王蠢忍辱負重的伺候著女神,在這個過程之中,他把這山洞里里外外都觀察了一遍,并沒有什么發現。
  讓王蠢奇怪的是,女神似乎并不是修真者。
  她是如何來到異空間的?
  現在,王蠢已經能夠肯定女神是來之于地球,因為,他看到了很多來之于地球的商品,包括女神的衣服鞋子什么的,其中,還有王蠢熟悉的品牌。
  一個不是修真者的人,是任何來到這異空間?
  是如何驅使狼人為她服務?
  是如何在這危機四伏的異空間生存?
  ……
  王蠢有太多太多的問題了,但是,他找不到答案。
  理論上,王蠢可以直接俘虜女神,然后嚴刑拷打審問一番,但是,王蠢在不知道對方底細的情況之下,不敢輕舉妄動,萬一打草驚蛇,就得不償失了。
  一個女人孤家寡人來到這蠻荒的世界,如果沒有幾把刷子肯定是不可能的,別說是狼人,就是野蠻人,都不是好欺負的。
  事實上,在這原始蠻荒的世界,誰都不是好欺負的,隨隨便便一只不起眼的小動物,都能夠輕輕松松的殺死來之于地球的人類。
  王蠢百思不得其解。
  不知道她發現了“黑暗之神”的存在沒有?
  王蠢現在最擔心的就是這個,因為,一旦這所謂的女神發現了他的神像和石雕之類的玩意兒,肯定會知道他是來之于地球,要知道,野蠻人的一些生活器具上,都有王蠢身穿各種各樣衣服的形象,甚至于,還有一個手拿手槍的雕塑。
  王蠢越想越害怕,萬一女神要他把身上洗干凈,他立刻就會露出了馬腳,要知道,和野蠻人粗糙的皮膚比起來,王蠢的皮膚區別很大。
  看來,得找個機會逃走。
  要逃走并不容易,因為,外面可是有強壯的狼人衛兵,而且,這里乃是狼人的女神的大本營,哪怕是他逃了出去,估計要不了多久就會被抓回來。
  就在王蠢絞盡腦汁想著辦法的時候,機會來了。
  女神在山洞里面換了幾個小時的衣服之后,又小憩了一會,可能是無聊了,又沒有人陪她說話,便又換了一套迷彩服,在洞壁上取下一支狙擊步槍,示意王蠢跟隨她出去,看那架勢,應該是想出去打獵。
  王蠢連忙跑到洞壁上取下自己的黑色短劍,沖女神拍著胸脯,拍得山響,一副有危險我要保護你的模樣。
  女神見王蠢拿劍,先是皺起眉頭,見王蠢把胸膛拍得山響的滑稽樣子,忍不住咯咯之笑,轉身朝洞外走去。
  有一個忠心耿耿的小廝保護她總是好的。
  見女神默許了他拿黑色短劍,王蠢大喜,連忙一路小跑跟隨了上去。
  眼看著女神扛著沉重的狙擊步槍神情輕松的走出了山洞,王蠢心神莫名的一緊,這女神果然不簡單,至少,她受過一些很專業的訓練。
  從山洞里面走出來的時候,洞口依然站立著幾個體格龐大一臉兇悍的狼人,他們如同雕塑一般站在洞口一動不動,似乎,他們就沒有離開過。
  王蠢跟隨在女神身后,他發現,狼人看向女神的時候,臉上都是恭敬畏懼之色,而野蠻人,則是恐懼驚悸之色,每每女神路過他們身邊的時候,會下意識的后退,臉上的害怕非常明顯。
  為什么只有恐懼?
  這對于女神的身份來說,明顯是不相符的,理論上,如果野蠻人把這女人奉為女神的話,應該是敬畏,而不僅僅是害怕。
  難道,這女神曾經對野蠻人做過什么可怕的事情?
  “呯!”
  就在王蠢思忖之間,突然,女神端起狙擊步槍,朝遠方開槍,“啊”的一聲慘叫聲中,一個野蠻人直挺挺的倒在了樹林之中,而周圍的野蠻人,則是一個個噤若寒蟬,嚇得瑟瑟發抖。
  王蠢整個人都呆滯了,他想到了很多種可能,但是,他沒有想到女神會濫殺無辜,畢竟,她可是來之于文明的地球啊!
  女神沒有停留,甚至于都沒有多望那具倒下的尸體一眼,便大步朝茂盛的樹林中走去。
  一路上,王蠢看到很多野蠻人正在制作一些武器。
  這個野蠻人部落的人口似乎很大,分布在一片巨大的森林之中,他們主要是從事生產活動,譬如采集野果,打獵,或者是工匠制作一些弓箭長矛之類的武器。
  王蠢發現,和刀刃峰的野蠻人比起來,這里的野蠻人生產力極為地下,其冶金水平和制作武器的工藝更是相差甚遠。
  那女神似乎也沒有興趣指點野蠻人,看到精美的東西會駐足一會兒,如果遇到偷懶的野蠻人,直接開槍射殺……
  ……
  女神就像野蠻人部落的瘟神一般,她開心的時候,會摸一下狼人的額頭,不開心的時候,就會殺人取樂,殺人全憑心意,王蠢只是陪她走了不到五里路,她居然射殺了六個年老體衰的野蠻人。
  看著這殺人如麻的女魔頭,王蠢不禁暗自慶幸他遇到她的時候,她沒有立刻痛下殺手。
  與此同時,王蠢發現,野蠻人對女神已經埋下了刻骨銘心的仇恨,他們雖然不敢反抗,但是,每每看向她的背影時候,無不露出**裸仇恨之色。
  最讓王蠢不解的是,女神似乎壓根就不在乎野蠻人對她的仇恨,她處處都露出對狼人的好感。
  她為什么要這樣做?
  王蠢百思不得其解,他無法理解這個女人的所作所為,因為,這除了拉仇恨之外,對她沒有絲毫的好處。
  如果她是修真者,也不可能對自己的信徒如此殘忍,而且,從野蠻人對她的態度看,她也不可能獲得信仰之力。
  她為什么對狼人好?
  對于這個問題,王蠢更加無法理解。
  無論是從長相還是行為方式上看,野蠻人更接近地球的人類,而狼人,則是另外一種兇殘動物,他們雖然也被稱之為人,但是,與野蠻人王蠢是兩個種族。
  幫助異類屠殺同類,這是王蠢想不通的問題。
  “這他媽是什么狗屁女神,這不就是傳說中的女魔頭嗎!”王蠢暗自大罵這個心腸歹毒的女人。
  此時,王蠢可以說是如履薄冰,生怕激怒這女魔頭突然暴起傷人,如果她突然開槍殺他,王蠢還真沒有把握躲避,唯一的辦法就是時時刻刻保持警惕之心。
  讓王蠢略微寬心的是,這女魔頭似乎需要一個懂得察言觀色的小廝,并沒有想要殺死她的念頭,反而偶爾還會對他表現出友好的表情來打消他的顧慮……
  ……
  沿途,女魔頭壓根就不是為了出來打獵,而是專程射殺野蠻人取樂,當然,她所殺的野蠻人,大多都是年老體衰或是偷懶的野蠻人。
  她到底是在干什么?
  難道千辛萬苦跑到這異世界,就是為了草菅人命?
  王蠢堅信,這女魔頭這種濫殺無辜肯定是有著某種目的。如果是她是一個異空間的狼人,王蠢還能夠理解,正因為她是來之于文明社會的地球,王蠢相信,她肯定懷有某種目的。
  當然,地球上也不乏殺人取樂的十惡不赦之徒,但問題是,這女魔頭射殺了野蠻人后,并沒有露出那種變態的滿足,而且,她自始至終都保持著一種木然的表情。
  直覺告訴王蠢,這女魔頭內心似乎并不想射殺野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