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強穿越者》 最新章節: 第一千三百三十六章祖神不和(即將完本)(04-18)      第一千三百三十五章抗擊打術(04-18)      第一千三百三十四章智取神獸(04-18)     

最強穿越者422 名利雙收

一陣漫長的沉默。
  洪飛燕很懂事,她也默不出聲,只是靜靜的看著洪七,不過,從她緊咬牙關看得出,她的心情很緊張。
  “好吧,首先,我有幾個條件,第一,我不會殺人越貨干傷天害理的事情,曾經有大老板請我看場,我拒絕了;第二,我不會去精神病醫院!我就這兩個條件。”
  “這……”王蠢張了張嘴,硬是說不出話來。原本,王蠢是計劃把洪七送到醫院治療,等康復后,再讓他到新東方武校當個教練什么的,但是,洪七直接就把路給封死了。
  很明顯的,洪七是間歇性神經病,如果不治療的話,光只是想想一所學校有個功夫出神入化爐火純青的神經病,其后果就不堪設想,萬一洪七那天病情發作拿一把菜刀血洗武校,誰能夠擋得住他?
  “你真的什么都愿意?”王蠢思忖片刻,眼珠一轉。
  “除了上述兩點,其它的都無所謂。”洪七倒也光棍。
  “好,你等等,我先打個電話。”王蠢撥通了錢伯的電話,“喂喂,錢伯……啊……嘿嘿……知道你老人家日理萬機,就沒有打擾你嘛……嗯嗯……是有點事情……是這樣的,學校有空著的屋子沒有?要一樓的……有!肯定有?哈哈,兩百多個平方,太好了……不不……不是我要用,我給你們請了個高手做教練,他需要一間獨立的房間,地方大點當然好……嗯嗯……這事兒我回來和你詳談,嗯嗯,就這樣,回頭再說,再見。”
  “洪七,我幫你找了一份工作,不過,因為你需要治療,所以,你的薪酬暫時不能發給你,會作為你的治療費用,如果有多余的,還會用在贍養你的父母和洪飛燕身上……”
  “什么工作?”
  “我剛才是給新東方武校的校長打電話,他會給你在學校里面安排一份合適的工作,譬如當武術教練,或者是陪練什么的,但是,因為你的病情非常不穩定,為了安全起見,學校會為你提供一個寬大的房間,房間會改-裝加固,你在完全康復之前,你的行動都會受到約束,無法離開那房間,也就說,你的生活和工作,都將在房間里面,洪飛燕會經常去看你,如果你不會傷害到她的話,我甚至于可以安排你們同住,當然,那是指她下課之后……”
  “我很喜歡這份工作,行!我答應,而且,我不會傷害飛燕,大家都可以作證,我要求她和我一起住。”
  “很好,不過,我們丑話說在前面,我可不是開慈善機構的,我也不是愛心泛濫的好人,我只是因為一時大腦發熱想幫助洪飛燕小朋友,但我沒有義務幫你這個神經病,我也不想幫你,我們半毛錢的關系都沒有,所以,我不會為你花一分錢,你現在治療的費用,還有洪飛燕讀書和吃喝拉撒的費用,我都會用賬本記著,到時候會從你的工資里面扣除,當然,如果你一輩子都是瘋子,那我也拿你沒撤,只能讓洪飛燕小朋友長大之后慢慢償還了。”
  “行。”洪七臉上莫名的松了一口氣,很顯然,他很喜歡這種方式,至少還有做人的尊嚴,這對于他來說很重要。洪七自然是不知道,王蠢早就知己知彼了,他提出這些,也正是為了維護洪七那一點可憐的武者尊嚴。
  “還有,如果你在腦瓜子清醒的時候也不受約束,不聽安排,那么,我們隨時會把你開除,而且,在之前,我們會簽署一份合約,這份合約會對你具有行為意識能力的時候產生法律效應,一旦違約,我們在你身上所花的錢,你們家都要償還,最重要的是,你還要配合治療,我們會請專家會診,定期給你檢查,你必須要配合醫生。”
  “……我……我……只要不讓我住到神經病醫院,我都答應。”洪七遲疑了一下,輕輕摸了一下身邊的洪飛燕的腦袋。
  “好,就這么說定了。伯父伯母,你們同意嗎?”王蠢轉身對洪七的父母問道。
  “同意同意,您真是大好人,大好人……”老嫗一臉老淚縱橫,如果不是王蠢伸手快扶住她,她差點就跪在地上了。
  “你什么時候能夠帶走洪七?”老頭眼巴巴的望著王蠢。
  “因為學校的房子要改-裝加固,估計要十天半月的……咦,對了,板凳,洪飛燕小朋友的入學問題能不能夠馬上解決?”
  “這個……這個問題應該不大,大不了花點錢,只是,馬上要過年了,而且,開學是九月一號,現在弄有點不好弄,哪怕是弄進去,也跟不上班,要不,先就近找個幼兒園,讀學前班,到明年九月開學的時候……”
  “大哥哥,我二年級的題目都能夠做好,不信你出個題目。”洪飛燕一臉天真道。
  “我女兒肯定能夠跟上班,她很聰明。”
  “是啊是啊,她很聰明的,我們村有個孩子的二年級的書本給她做,都難不倒她。”
  “這樣啊……板凳哥,刀哥路子寬,要不,你給刀哥打個電話,讓他把這事情落實一下,如果落實了,今年還能夠讀一個多月書。”
  “蠢哥,不用問刀哥,你還記得上次那個莫書記的小舅子嗎?”
  “記得記得,聽莫書記小舅子說,莫書記經常幫人轉學插班之類的,賺了不少錢……”
  “哈哈哈……你一說,我差點忘記了,真是騎驢找驢啊,等等,我先給韓校長打個電話。”
  王蠢猛一拍大腿,連忙掏出電話撥打韓冰的電話號碼。
  “王蠢。”韓冰的聲音有點莫名的驚喜。
  “韓校長,找你幫個忙,你可一定要幫啊!”
  “哦……什么事情?”韓冰有點失落。
  “我的一位好朋友有個女兒,七歲了,但一直沒有上學,想讓她插班到新東方武校附近的小學讀一年級……”王蠢不知道,就在他說話之際,洪七一臉感激的看著他,因為,王蠢把他當好朋友。
  “沒有讀書還插班?”
  “是啊,不過你放心,她非常非常的聰明,別說是一年級的知識,就是二年級的知識都難不倒她,這事兒非常重要,你一定要幫忙,花多少錢都行。”
  “和我還談錢了?”韓冰嗔怒道。
  “嘿嘿……行行,不談錢,談感情。”王蠢嘿嘿笑道。
  “好了,我幫你,如果實在不行的話,就讓她做旁聽生,等明年開學的時候就好辦了。”
  “嗯嗯,謝謝韓校長,韓校長再見。”王蠢興沖沖的掛斷了電話。
  “再見……”
  聽著話筒里面的盲音,韓冰臉上露出一絲苦澀的笑容。
  很多東西,失去了之后,才會知道珍貴,人的感情,亦是如此。以前,韓冰把與王蠢的關系當成一種精神負擔,當她認為已經與王蠢一刀兩斷的時候,卻總是有一種莫名的情愫在脈動。
  傷口需要時間愈合,而感情,何嘗不是需要時間去沖淡。
  恩恩怨怨,愛恨情仇,在時間的長河面前不堪一擊,時間,能夠讓滄海桑田;時間,能夠讓海枯石爛。
  只是,韓冰與王蠢之間,時間還很短很短,一切,就像在昨天發生一般……
  ……
  “伯父伯母,洪七去上班的事情,還需要十天半月,洪飛燕小朋友的事情,估計明天就能夠給出個準確答復,今天我們就不帶她走了,明天如果搞定了,我會安排車過來接她,到時候,你們可以先過去一個人暫時照顧一下洪飛燕小朋友,等我回學校之后,看學校還有沒有打雜的職位,如果有,兩老最好也過去,不僅可以照顧洪飛燕小朋友,還可以照顧洪七。”
  “恩人啊,太感謝你了!”
  老頭“撲通”一下就跪在了地上,已經是泣不成聲,老淚縱橫,而老嫗見老伴跪下,也跟隨著跪了下來。
  “快起來快起來……”
  王蠢手忙腳亂的拉扯兩老,板凳和和平也出手相扶,這才把兩老拉扯起來。
  “洪七,你以后去了學校,一定要好好爭氣,別給恩人丟臉啊!”
  “爸,我知道了。”洪七兩眼泛紅。
  “洪七,我們走了,等房間安排妥當后,我會安排人來接你,你這些天,控制一下自己的情緒,別讓病情惡化,我總感覺,如果你控制情緒的話,你是能夠控制自己病情的。”
  “我會變成一只涅槃重生的鳳凰!”洪七臉上露出一絲堅定之色。
  “我看好你!”王蠢一臉贊許之色。
  “士為知己者而死!”洪七臉上的堅定之色變成了無邊的狂熱。
  “好了,我走了。”
  感受到洪七目光之中的狂熱,王蠢有極度熟悉的感覺,因為,野蠻人就是用這種目光看著他的,不過,此時的王蠢,可沒有黑暗之的高高在上俯視眾生的感覺,反而是如芒在背。
  任何一個人被一個神經病用狂熱的眼神看著,都不會有好心情,王蠢也是一樣,他可不想自己的擁躉里面有個隨時都有可能暴起傷人的神經病……
  ……
  “洪七很危險。”一路沉默,突然之間,板凳冒出了一句話。
  “為什么?”王蠢一愣。
  “他身上有一股非常濃烈的殺氣。”
  “咦……你能夠感覺到?”王蠢一臉驚訝的看著板凳。
  “嗯,總之就是很重的殺氣,但是,又有種奇怪的感覺,我沒法形容。”
  “是的,洪七很危險,他是個武癡,居然通過看武俠小說和看搏擊碟片,無師自通,成為了一個絕世高手,可謂是天賦驚人,但是,因為其過度癡迷,加上生活不如意,憋屈得很,長期壓抑之下,精神出了問題,不過,他意志力堅強,能夠控制自己的殺氣,我和他在擂臺上比賽的時候,他雖然殺氣騰騰,但總是適可而止,并沒有真正的下殺手,他好像很尊重傳統的武德,用一根無形的弦約束著自己……目前還能夠控制,以后就不好說了,一旦開了殺戒,可能會成為殺人機器,所以,已經不能再拖延了,必須治療。”
  “蠢哥真是菩薩心腸啊!”何平一臉感概。
  “不,我不是菩薩,我只是需要他,而他,也需要我,大家只是各取所需罷了。”
  “需要他……”何平一愣。
  “新東方武校吳家掏空了,百業待興,人才凋零,這次太陽山武林大會,乃是最佳收納人才的時候,像洪七這種高端人才,值得冒險,哪怕是失敗了,也能夠博得一個好名聲,何樂而不為呢?”王蠢臉上露出一絲奸笑之色。
  “……”
  看著王蠢臉上的奸笑,板凳和何平都是一臉石化。
  “嘿嘿,在洪七身上花錢,可以說是百利而無一害,你們想想,大家都在太陽山武林大會見識到了洪七的厲害,那可是真功夫啊,七個警察都近身不得,如果我們把這個作為噱頭大肆宣揚,說洪七成為了新東方武校的陪練和教練,會吸引多少人?一旦人們深入的了解,知道我們新東方武校為洪七治療,還為他的父母安排工作,為他的女兒提供一個好的學習環境,豈不是名利雙收!”
  看著王蠢那一臉得意洋洋的表情,板凳和何平總感覺怪怪的,他明明做了一件大好事,但是,為什么會是一副大反派的猥瑣模樣……
  ……